.

    和薛如云吃过了午饭,又在她的办公室里呆了两个小时,苏锐这才准备离开。

    对于苏锐不能和自己共进晚餐,薛如云心里非常遗憾,十五天的时间太过短暂,她希望自己能够每一分钟都和苏锐呆在一起。

    “我明天会再来?!彼杖窳僮咔案θ缭屏粝铝艘痪涑渎M幕?。

    “万一你不来,我就去找你?!毖θ缭圃谒杖竦难渑×艘话?,不过,这也只是象征性的动作,她根本就没舍得用多大的力量。

    “放心?!彼杖裥Φ溃骸坝心敲匆桓龉椿甑难谡饫?,我怎么可能不想来”

    而此时,张紫薇正在酒店里化妆。

    有国安的大开绿灯,苏锐自然事事方便,只是给某位负责人打了个电话,一个专业的化妆师便来到酒店专门为张紫薇做造型,而且,一台gmc房车也停在了酒店的门前。

    等苏锐回到酒店的时候,张紫薇基本已经化妆完毕,简约淡雅的白色裙装非常合体,在裙子下摆,布料开始旋转,就像是美人鱼的造型,把她姣好的身材完全衬托了出来。

    张紫薇并没有把头发盘起来,长发束成马尾,绕过脖颈,自然垂在胸前。

    苏锐的目光 落在张紫薇的发梢,然后情不自禁的说道:“看不出来,你还挺有料的?!?br />
    张紫薇闻言,本能的低下头,入眼是一片雪白。

    她平日里绝对不会穿低胸的衣服,更不会用隐形内衣把胸前的沟壑挤的如此壮观,这还是人生头一次,真是便宜了苏锐的眼睛。

    “别色眯眯的了,快化妆吧,晚宴还有两个小时要开始了?!闭抛限钡那瘟骋讶徊悸撕煸?。

    虽然微微有些羞意,但是毫无疑问,苏锐的赞美让她很受用。

    对于男士来说,这种商务晚宴的服装就不会有任何的特别之处了,简单的白衬衫黑礼服,搭配着黑色领结,不过由于苏锐的身材非常好,这简单的衣服倒是被他穿出了不一样的气质来。

    二人站在镜子前面,一黑一白,倒也是相得益彰,非常搭配。

    张紫薇轻轻的咳嗽了一声,挽住了苏锐的手臂:“一会儿在宴会上面是不是要这样进场”

    “应该是这样?!北徽抛限蓖熳?,苏锐的胳膊略微有点僵硬,这姑娘真是不放弃任何一个吃自己豆腐的机会啊。

    “你看我们两个穿的衣服,有没有一点像结婚时穿的礼服”

    张紫薇轻声说道,在她的眼里,身上的那件白色长裙,好像是一件婚纱。

    苏锐的身体轻轻一震,苦笑着点了点头。

    东洋外相所领衔的东洋商务考察团将在南阳进行一系列的商务洽谈,而今天晚上,由南阳商会设下酒宴,欢迎东洋考察团,许多知名的南阳籍企业家都会出席,这也是个增进双方交流的好机会。

    酒宴定于晚上六点,在南都国际酒店的花园里举行,由于宴会规格比较高,因此所有华夏的参加人员必须凭邀请函进入。

    gmc房车在酒店门口停下,苏锐率先下车,然后伸出一只手,把张紫薇也牵了下来。

    这一对俊男靓女很是吸引眼球,两人一亮相,立刻有很多相机开始噼里啪啦的闪起来。

    苏锐并没有任何怯场之意,微笑着对着记者们点头示意,很显然,这里都是官方媒体的记者。

    这次东洋商务考察团的动静着实不小,甚至把全世界的许多目光都吸引了过来,毕竟由于华夏和东洋的微妙历史关系,两个国家的交流与合作已经日趋减少,这次的商务考察也带有极其浓烈的政治意义。

    在侍者的引导下,苏锐和张紫薇递出邀请函,缓步穿过酒店大厅,来到了花园之中。

    酒店的花园中间有一块占地颇广的草坪,已经张灯结彩,布置好了许多餐桌,厨师们正在忙碌的准备着自助餐,苏锐和张紫薇已经算是到的比较早的了,两个人看似闲逛,但苏锐却在观察着周围的布置。

    “今天晚上的安全规格也挺高的,毕竟东洋外相来到这儿,南阳省的省长都不得不来了?!彼杖窕肥恿艘蝗?,已经把花园四周的安保力量判断的**不离十了。

    “这一次东洋的考察团里,是不是有山本组的人也参与进来”张紫薇忽然低声说道。

    苏锐点了点头:“据说此人可是整个山本组的临时负责人,山本太一郎的小女儿,山本恭子?!?br />
    “山本恭子”

    听到这四个字,张紫薇情不自禁的捂住了嘴

    同为黑暗世界的人物,张紫薇自然听说过山本恭子的鼎鼎大名,传说山本太一郎的小女儿心狠手辣,能力极强,是最有可能带领山本组走向二次辉煌的人物

    听到自己要直面这个女人,张紫薇的心里已经止不住的紧张起来

    苏锐笑了笑:“那女人个子没你高,长的没你漂亮,顶多胸部比你大一点,你就别紧张了?!?br />
    张紫薇闻言,瞪了苏锐一眼,然后又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的胸前。

    还好啊,今天由于隐形内衣的衬托,她真的一点也不小。

    于是,张紫薇不禁幽怨的说道:“看来你的要求还挺高的?!?br />
    苏锐不禁哑然失笑。

    “说真的,你没有任何的必要惧怕山本恭子,她和你一样,都是个女人,但是,她是仗着父辈的荫蔽才能够临时主持山本组大局,而你不一样,你是靠着自己的努力才走到现在这一步。从这个方面来说,你比她要强的多了?!?br />
    张紫薇点了点头,却又摇了摇头:“我明白你说的这些话,但在那个女人面前,我还是找不到太多的自信和优势所在?!?br />
    “你华夏语比她说得好?!彼杖褚槐菊乃档?。

    “扑哧?!?br />
    张紫薇顿时控制不住的笑出来,心中的所有紧张感觉都因为苏锐的这一句话而烟消云散。

    “按照我说的做,完全没有任何必要慌张?!彼杖袂崆崂孔×苏抛限钡难?,把她的身体拉的更加靠近了自己,压低了声音:“首先”

    在一旁的侍者看来,这两人就像是一对真正的情侣,不停的甜言蜜语,有时候女人还会露出羞涩的笑,他不禁感慨着说道:“富二代就是好,漂亮妞随便泡?!?br />
    由于羡慕嫉妒恨的想法实在是过于强烈,导致侍者的声音并不算小,清晰的传进了张紫薇的耳中。

    后者闻言,并没有任何争辩的意思,反而心里闪过了一丝甜意,在这丝甜意的驱使之下,她把头又往苏锐的肩膀上多靠了一分。

    等了半个多小时,华夏南阳商会的企业家们都已经来的差不多了,苏锐在这些人中清楚的看到了许多经常在电视机上出现的面孔,其中至少有十人的身家都在百亿以上。

    天下富商出南阳,这句话真的是一点都不夸张,作为最早改革开放的省份,这里的企业家们经受过太多思潮的冲击,把握住了最早期的机会,一跃而成为华夏顶尖商人。

    “你说,如果有绑匪来到这里,把所有的富商都给打劫了,结果会不会很精彩”苏锐眯了眯眼睛,若有所思的说道。

    “可别乱说,乌鸦嘴?!闭抛限鄙焓智崆岬呐牧艘幌滤杖竦淖彀?,这个动作显得极为亲昵。

    “这可不是乌鸦嘴,站在黑暗世界的立场上,你就得用黑暗世界的思维方式来分析对手,思考问题?!彼杖裨俅闻牧伺恼抛限钡募绨颍骸把就?,与豺狼为敌,可不能太善良?!?br />
    张紫薇深以为然,她知道苏锐是在趁机点拨自己,于是深深的记住了他的话。如果青龙帮要进军东洋的话,一定会遇到山本组强烈的阻击,到那个时候,自己就必须狠辣起来了。

    终于,在苏锐已经快把现场的糕点尝了个遍、差点就要打出饱嗝的时候,东洋商务考察团现身了。

    而苏锐一眼就看到了那个身着大红色礼服的身影。

    她站在人群之中,就像是一团跳动的火苗,异常显眼。

    山本恭子

    她终于来了,而且是这么一种极其公开而高调的出场方式。

    张紫薇情不自禁的攥紧了苏锐的手,紧张的感觉再一次从心底泛上来。

    在热烈的掌声中,南阳省长率先上台讲话,紧接着东洋外相也发表了一段简单的致辞,而在这个过程之中,山本恭子一直站在人群的最后面,品着一杯红酒,冰冷的脸上面无表情,烈焰红唇极为吸睛。

    苏锐也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于是轻轻的拍了拍张紫薇:“待会儿看你的了?!?br />
    “嗯嗯?!?br />
    张紫薇点了点头,深深的吸了几口气,便迈步朝山本恭子走去。

    此时已经到了自由交流的时间,数位翻译穿行其间,帮助双方的企业家们交流翻译,张紫薇站在山本恭子的身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说道:“您好,欢迎山本小姐来到华夏?!?br />
    山本恭子转过脸来,表情很冷,没有一丝融化的意思,声音更是充满了寒意:“你是谁”

    苏锐交代过,张紫薇现在的身份是华夏某个知名卫浴品牌的总裁之女,代替父亲出席晚宴。

    张紫薇按照事先的交代做了简单的自我介绍,但是没想到山本恭子竟是只回了一句极其简单的话:“我不想多说废话,我对和你们之间的合作没有任何的兴趣?!?br />
    她的华夏语很生硬,这样让人听起来更是充满了强势,她的气场已经稳稳的压过了张紫薇。

    张紫薇锲而不舍:“山本小姐,我希望我们能够更深入的交流一番,这对我们彼此都没有坏处?!?br />
    山本恭子直视着张紫薇的眼睛,冷冷的说出了两个字:“走开”

    张紫薇事先并没有预料到会发生这种情况,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该继续上前,因为山本恭子的眼神和毒蛇一样阴冷,让她浑身上下都不舒服。

    就在这个时候,张紫薇的手被苏锐握住了。

    而后,她只听到一句略带揶揄的声音响了起来:“如果不愿意和华夏企业家交流,那么我就要怀疑山本小姐为什么要来到华夏了,难道你是来打酱油的”

    山本恭子听了,冰冷的脸上顿时生出怒意来,她转过身,刚想发火,可是却看到了眼前男人的脸

    这种场面大大出乎了山本恭子的预料,她的手不禁一松,装着红酒的高脚杯就这样摔落在了草坪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