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于总走了,不,确切的说,他是逃跑了。

    跟随薛胜男多年,于总深深知道前者的心狠手辣程度,在被苏锐逼迫签下了阳泰公司的转让协议之后,立刻回家收拾东西,逃向了国外

    此时,薛如云的办公室中,苏锐正不满的说道:“真是不够意思啊,我说了那么多话,口干舌燥老半天,你也不知道给我倒杯水,有这样欢迎客人的吗”

    “好,我现在给你倒?!?br />
    薛如云见到苏锐从天而降,光顾着兴奋了,脸上始终挂着笑容,哪里还想那么多,此时听到苏锐这样讲,她才转身弯腰给苏锐倒水。

    站在苏锐的视角,正好可以看到薛如云那被铅笔裙所包裹着的流畅曲线,让人一眼看去就不想把眼睛挪开。

    极品御姐真的是名不虚传,浑身上下的任何一处都流露出浓浓的熟女气息,饶是苏锐的定力不错,在这样的场景刺激之下,内心深处也有一股蠢蠢欲动之意。

    不知怎么的,他又想起在离别前的那一天晚上,薛如云坐在自己的大腿上,两个人一起喝醉的情景。

    那天晚上,苏锐充当了一次正人君子,并没有任何事情发生,不知道在这个几个月的时间里,他每每回想起来那次醉酒的情形,会不会有那么一点点的后悔。

    薛如云转过脸来,看着苏锐正直勾勾的盯着自己,不禁暗自好笑:“看什么呢”

    “我在思考一个问题?!彼杖褡灾?,于是把目光从薛如云的身材上转移开来,说道:“为什么这间公司要叫锐云贸易”

    苏锐,薛如云,锐云贸易,看到这样的名字,让人很难不去往一些方面联想。

    “我的好弟弟,问出这样的问题,你不觉得你太自恋了吗”薛如云轻轻的勾起唇角。

    “这种事情可由不得我不自恋啊?!彼杖裾驹谘θ缭频纳砬?,已经能够清晰的感觉到对方从口中喷吐出来的香气:“妖精,你是不是暗恋我了”

    “是啊,这么些天来,姐姐我每一天都会想起你?!毖θ缭瓢胝姘爰俚乃档?,眼眸始终直视着苏锐的眼睛,亮晶晶的。

    被薛如云这样看着,苏锐忽然感觉到自己的内心深处升起了一股悸动,深吸了几口气,才把薛如云对自身产生的诱惑力强行给压了下去。

    “你想不想姐姐”薛如云伸出一根手指,点了点苏锐的胸前。

    于是,苏锐好不容易才压下去的悸动心情,此时又冒出头来了。

    “妖精,我警告你,不要再撩拨我,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自己会干出什么禽兽不如的事情来?!彼杖褡プ×搜θ缭频氖种?,狠狠的说道。

    “是吗姐姐我很期待呢?!毖θ缭萍绦ψ潘档?。

    她似乎有种回到了宁海时期的感觉,在那个时候,她总是以调戏苏锐为乐,当然,她也只调戏苏锐一个人。

    这个年轻的小伙子已经救了她好几次,如果没有苏锐,那么薛如云绝对不可能回到南阳,绝对不可能主动对薛家发起反击,绝对不可能看到现在的希望。

    是苏锐给了她勇气。

    “告诉你,不要调戏我,不然后果很危险?!?br />
    苏锐伸出手,在薛如云的臀部狠狠的打了一巴掌,清脆响亮

    还是熟悉的手感,还是熟悉的味道。

    薛如云不自觉的发出一声轻叫,俏脸微微挂上了一层红晕,这一巴掌并没有打出多少色情的感觉,反而是让她的心中又弥漫出不少的回忆。

    事实上,在宁海的那段时间,她虽然有刻意逃避薛家的心思,但无疑是她过的最轻松快乐的一段时光,而这种情绪在很大的程度上都是苏锐带来的。

    对这个比自己小上好几岁的男人,薛如云的心里不止有感恩,还有源于灵魂的依靠感。

    她一个人已经坚持独行了太久太久,这一路上,似乎只有苏锐才值得依靠。

    苏锐打了薛如云一巴掌,还没来得及回味手感如何,就见到后者已经靠上来,双手环住了自己的腰,把脸庞也靠在了他的肩膀。

    这一个简单的拥抱,让薛如云充满了浓浓的安全感,她紧紧搂着苏锐:“你能来看我,真好?!?br />
    说话间,晶莹的眼泪已经要从眼眶之中溢出来。

    “姐,你又变大了?!?br />
    苏锐并没有理会薛如云的深情,而是呼吸不畅的说道。

    在楼下的咖啡厅里,两个人面对面喝着咖啡,薛如云说道:“事实上,薛家的主要经济来源就是对外贸易,他们是靠这方面起家的,想要对他们进行打击,首选对外贸易领域。锐云能够有现在的进展速度,多亏了你?!?br />
    “和我有什么关系这都是你自己努力的结果?!?br />
    “别以为我不知道,在锐云公司成立之后,那么多的国外买家主动放弃原有的供应商,而找到锐云来合作,都是你的手笔吧”

    “我有这么厉害”苏锐自然没有承认。

    “而且,锐云的横空出世无疑是在南阳整个省掀起了一场地震,按照以往的经验来讲,省里面的领导肯定会出面干涉,他们和薛家人很熟,即便当时的薛家并没有人把锐云当成一回事,但某些领导肯定也是看不过去的。但是,我没想到,从头到尾,省里面的人对锐云的行为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全部假装没看见?!?br />
    “或许还是因为锐云公司太小了,并不能吸引他们的注意力?!彼杖窦绦袢?。

    “不,有些事情,想必你比我要明白,即便你不承认,我也知道,那就是你在暗中帮助我?!毖θ缭频难劬锶跃缮磷帕辆ЬУ墓饷?,说道。

    “你不会都感动的想要以身相许了吧”苏锐眨了眨眼,笑眯眯的说道,然后抿了一口咖啡。

    “以身相许倒不至于,但是姐姐看你的身体不错,来一次一夜情或许可以接受?!?br />
    薛如云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苏锐开始剧烈的咳嗽了起来差点没被那一口咖啡给呛死

    薛如云很贴心的给苏锐擦了擦嘴,然后又揶揄道:“我的好弟弟,这么久没见,你怎么比以前更禁不起调戏了呢”

    看着薛如云眼睛之中流露出来那种明媚之意,苏锐不禁觉得自己的小腹中有火苗在逐渐燃起。

    这样一个极品妖精坐在对面,说着撩拨的话语,确实很容易让人把持不住。

    “不是我禁不起调戏,而是姐姐你的魅力值太大了?!彼杖癫⒉皇救醯拇鸬?。

    两个人虽然久不联系,但一见面却没有任何的生分之感,闲扯了几句,终于回到了正题上。

    苏锐的表情也变得有些严肃了起来:“你把锐云经营到这种程度,今天又吞并了有着薛家背景的阳泰贸易,已经彻底引起了薛家的注意,接下来,才是刺刀见红的时候?!?br />
    苏锐有一句话还没说出来,那就是你也将处于极大的危险之中。

    许多豪门世家看似高贵,但行事手段却堪称卑鄙之极,他们更崇尚简单有效的处理办法,譬如说让某个对他们产生威胁的人直接从世界上消失。

    “我明白?!毖θ缭七袅巳罚骸拔蚁?,我已经做好准备了?!?br />
    “不?!彼杖袢匆×艘⊥?,拉过了薛如云的纤手,把她紧紧攥着的拳头给掰开:“能做出这样的动作来,说明你的内心很紧张,你还没有做好准备?!?br />
    薛如云低头看着桌面:“我真的做好了准备?!?br />
    “别嘴硬了,你要真的准备好了,会是这种模样吗”苏锐把手贴着对方的掌心:“瞧,都出汗了?!?br />
    感受到了苏锐掌心传来的温度,薛如云那紧张的心情顿时平缓了一些立竿见影,这个男人总是能够给人无限的安全感,这和年龄的大小并没有太多的关系。

    以一人之力对抗一整个世家,这真的是太难太难。那些曾经把苦难施加给她们母女的人们,很快就要再次出现在她的面前。即便薛如云已经做了多年的准备,心志也早已经坚韧无比,但是当这一刻真的来临之时,薛如云还是情不自禁的会产生忐忑之感。

    “不管怎么样,我都会按照我预先设想的步骤前进的?!毖θ缭埔参兆×怂杖竦氖郑骸熬圆换嵊腥魏蔚耐怂??!?br />
    “我会站在你身边?!彼杖裥ψ潘档溃骸叭绻腥烁叶阅悴焕?,那么他就死定了?!?br />
    看着苏锐如阳光一般和煦的笑容,薛如云的心里也不再有那么多的忐忑,她重重的点了点头:“好,我今天下午就派律师去阳泰贸易公司,宣布转让协议?!?br />
    “我想,到时候薛家会大吃一惊的?!彼杖竦恍?。

    在他看来,薛如云选取的切入点很好,阳泰贸易也是整个南阳对外贸易界的大公司,这一刀切下去,即便庞然大物般的薛家,也会感觉到疼痛吧。

    薛如云很认真的望着苏锐的眼睛,道:“你准备在南阳呆多久”

    她的话语里面有着一丝很明显的不安。

    苏锐好不容易才从宁海过来一趟,她可不希望这次相聚只是短短的几天自然是时间越长越好。

    “半个月左右?!彼杖袷祷笆邓?。

    “那我能每天都见到你吗”薛如云的眼中已然升起了期待。

    半个月的时间虽然短暂,但是薛如云已经满足了,她不是那种贪心的女人。

    “白天还是晚上”苏锐笑道。

    “最好是每天晚上?!毖θ缭瓢胝姘爰?,却意味深长。

    十五天的时间,真的足够发生很多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