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幢写字楼的二十四层,一个画着淡妆的女人正坐在会议桌的一侧,面容微微泛冷。

    她穿着一件白色的无袖针织上衣,某个地方的弧度被惊心动魄的勾勒出来,下半身则是淡黄色的铅笔裙,暴露出来的小腿雪白而笔直。在惊艳的同时也显示出来浓浓的职业感。

    没有人怀疑,她是一个极品御姐。

    薛如云。

    在薛如云的身边坐着一位年轻姑娘,在不停的用笔记本电脑记录着什么,那是她的秘书。

    而会议桌的对面,则是清一色的坐着五个西装男人,一副咄咄逼人的架势,整个会议室里的气氛显得剑拔弩张。

    “薛总,自从你成立锐云贸易公司以来,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就获得了极大的发展,整个南阳的对外贸易竞争更加激烈,我们的阳泰贸易和你一直是井水不犯河水,双方的领域从来都是互不干涉的,可是你现在为什么要涉足我的领域我们公司固定的几家大型生产商供货商为什么全部毁约,反而和你们签了合同”

    薛如云冷冷一笑:“于总,亏你做了这么多年的生意,难道还不明白优胜劣汰这个道理这在生意场上不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吗”

    “优胜劣汰”对面为首的男人露出了嘲讽的笑容来:“那我就很想请薛总给我解释一下,我做了十年的阳泰贸易,和你成立才短短几个月的锐云贸易,孰优孰劣”

    “优劣并不是能够以公司年限的长短来判断,南阳从改革开放以来,被拍死在沙滩上的老企业数都数不过来,你把利润空间压的那么低,那些生产商跟着你,别说挣不到钱,甚至根本活都活不下去,但是我给他们的利润值是你的五倍以上,你倒是说说们会选择和你合作,还是选择和我合作”

    于总的表情之上已经满是阴霾:“五倍以上的利润为了笼络人心,薛总你还真是舍得下本钱啊”

    薛如云淡淡说道:“这并没有什么,即便是五倍,我也能赚很多钱而且,这还不是重点?!?br />
    于总已经把话接了过去:“重点是,不让这些生产商和我做生意,对吗”

    想到这里,他的目光之中已经露出微微的凛然之意来。

    是的,这个女人虽然漂亮到了极点,但是绝对不能以常理的眼光来,锐云贸易公司成立才短短几个月的工夫,就已经吸引了大批的供货商,当然,这里的“吸引”或许用“笼络”来替换更好一些。

    谁也不知道,锐云贸易的手里面为什么会有那么多的国外买家,为什么能够有那么多的订单

    在锐云成立之后的两个月内,许多供货商就与锐云签订了独家协议,锐云保证他们的出货量和利润空间,但是却不许这些供货商与别的贸易公司再做生意,虽然此举霸道了点,但是对于供应厂商而言,也相当于加了一重旱涝保收的保障,几乎所有老板都愿意这么干。

    于是,许多小型的贸易公司几乎在短短的个把月内就垮掉了,而那几家大型贸易公司的日子也同样不好过,被薛如云挤得苦不堪言。

    当然,薛家的贸易公司控制着整个南阳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对外贸易量,他们受到的冲击更为明显,明明有很多和他们已经合作多年的国外大型买家,纷纷毁约,转而和锐云合作,这几乎让薛家上上下下的所有人都大跌眼镜

    “薛总,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继续下去,整个南阳外贸的情况就会完全乱掉,你这种扰乱市场秩序的行为很不可取至少,现在省城已经乱起来了”于总说着,他的眼中已经透出了威胁之意。

    “我还是那句话,汰弱留强,本来就是市场规律之一,锐云贸易能够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就成长到现在的地步,为什么你们不去想想原因反而要把攻击的矛头对准我这样下去,你们的企业永远也别想做大?!?br />
    说到这儿,薛如云停顿了一下,嘴角微微翘起来,勾起一丝笑容:“即便即便你们有薛家在后面撑腰,也是不行的?!?br />
    这丝笑容之中饱含着复杂,对面的于总分明从其中很多的情绪。

    可是,他并没有想太多:“知道我们公司有薛家的背景,你还敢这样做”

    这句话中的威胁之意更加浓厚了,至少一旁做记录的小秘书就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冷颤。

    薛家,在南阳省,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啊。

    他们在这里扎根多年,势力庞大,即便称之为土皇帝都不为过,根本没有人敢和他们对着干。

    小秘书此时才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以前她总是为了公司的迅猛发展而高兴,但是现在这种迅猛发展的背后,可是有着极大的隐患

    因为这样极有可能招致薛家的强烈报复谁也不愿意来属于自己的蛋糕被分走那么一大块

    薛如云笑了笑,笑容之中透出一股难言的媚意来,自从回到南阳省之后,这种带着媚意的笑容已经很久没有在她的脸上出现过了。始终压抑着的心情,貌似到了今天才重新释放出一丝丝的曙光来。

    “是的,你难道就不想问问,我为什么不怕薛家”

    于总冷冷盯着薛如云,说道:“我不想知道其中有什么原因,我只知道薛家是没有人能动的,而且,我还想让薛总明白一件事情,不知道薛总是不是想听听

    薛如云淡笑:“但说无妨?!?br />
    于总的眼睛在薛如云的精致面容上面扫过,然后又把眼睛瞄向了对方高耸的胸前:“薛总,我想让你知道的是,你从宁海过来,初来乍到的,可能不太明白南阳的商圈,在这里,什么都可能发生?!?br />
    “什么都可能发生”薛如云脸上的笑容不变:“你可以说的再仔细一点?!?br />
    于总阴冷的笑了笑:“譬如说,一个长相不错的女老板,某一天忽然被人发现死在家里,浑身一件衣服也没有,身体上面满是伤痕”

    他的话还没说完,一旁的小秘书就已经捂着耳朵,吓得发出了一声尖叫

    薛如云仍旧淡定无比,自从她决定回到南阳来报复薛家开始,就已经对这些事情做好了心理准备,薛家那些下三滥的手段,她简直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而这于总所说的那些话,她也听的耳朵快起茧子了。

    于总完全没想到,这对正常女人而言非常有杀伤力的威胁话语,却在薛如云的身上完全没有点反应,她脸上的笑容甚至都没有变过

    “你不害怕吗”于总冷冷问道。

    薛如云的表情中闪过轻蔑的神情:“不过是薛家的一条狗而已,我有什么好怕的”

    于总闻言,脸色霎时变了,重重的一拍桌子:“薛如云,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你信不信,仅仅凭你这句话,我就能让你死在南阳”

    小秘书已经浑身哆嗦了。

    “我相信你所说的话?!毖θ缭迫跃墒欠缜嵩频难樱骸把矣惺裁凑?,可以尽管使出来,当然,我劝你还是别以为这点小事去惊动你薛家的主子,不然他们会你的?!?br />
    “就算不告诉薛家,阳泰贸易也绝对不是你能吃掉的”于总站起身来:“薛如云,我会让你知道,得罪我是什么后果”

    薛如云微微笑了笑:“我很期待?!?br />
    “来人,把锐云贸易全部控制起来,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不得进出”

    “还有,切断他们和外界的所有联系,让国外买家全部联系不上这里的工作人员我倒要总,还能不能继续嘴硬”

    薛如云嘴角的笑容越发轻蔑:“于总,你以为,就凭这些下三滥的招数,就能从我的手里抢走订单吗”

    “能不能抢得走,也要试过才能知道”对于于总而言,这无疑是最简单而有效的办法。

    “还有你?!庇谧芏⒆叛θ缭频木旅嫒?,阴冷的笑了笑:“我很想和薛总在这里关上门来谈一谈,就你和我,两个人?!?br />
    是个人都明白他这话语里是什么意思了,薛如云的面容已经冰冷,她刚要讲话,却听到会议室门口一道嘲讽的声音响了起来。

    “其实,不光是你,我也很想和薛总两个人关上门来谈一谈,这么漂亮的女人,哪个男人会不动心”

    薛如云循声望去,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身穿天蓝色衬衫的身影,下一秒,她便捂住了嘴,眼中已经全是难以置信之色

    于总冷冷:“你是哪里来的小子”

    苏锐笑眯眯的说道:“我正好路过,却人在装逼,一时忍不住,想要来替美女出个头?!?br />
    “你算是哪根葱”于总懒得在苏锐的身上浪费时间,对手下人说道:“把他给我打一顿,扔到大街上别耽误了我和薛总的要事”

    “说得对,不能耽误我和薛总的要事?!?br />
    苏锐重复了一遍,下一秒,他的身体就已经出现在了于总的身前

    于总只感觉到眼睛一花,而后整个世界便发生了旋转

    因为,苏锐已经他的身体便被扛了起来直直的冲向了窗口

    苏锐连犹豫都没有一下,直接把于总的身体顺着窗口就扔了下去

    这可是二十四楼

    ps:小黑同学找到我,说他姑姑结婚,想让我帮忙祝福一下,这个当然没有问题,祝你姑姑新婚快乐。

    也??癖乃惺橛衙嵌寄芸拿恳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