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天一早,苏锐和张紫薇的身影就已经出现在了首都国际机场。

    由于提前看了天气预报,沿海的南阳省温度远比首都要高,还和夏天差不多,因此张紫薇今天穿的是一件白色的长款连衣裙,外面披着一件大衣,黑超戴在脸上,和白皙的面部肌肤相映成趣。

    苏锐则是穿着一身简单的灰色西装,里面搭配着格子衬衫,看起来很休闲。

    两个人各自拉着自己的行李箱,郎才女貌,要说不是一对,恐怕都没人相信。

    “怎么一直戴着墨镜印象里你可从来不这么穿戴的?!彼杖裎实?。

    站在张紫薇的身边,他的鼻孔间已然钻进了淡淡的香气,很显然,这个姑娘今天精心的打扮过,和平日里的不施粉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昨天晚上失眠了,一夜没睡着,戴墨镜是为了遮挡住黑眼圈?!闭抛限甭源盐榈乃档?。

    苏锐调笑道:“和我一起出去旅游,就那么让你高兴整夜都睡不着”

    张紫薇毫不客气的反驳了回去:“那是必然的,谁让你那么有男人味是个女人在你的身边也得小鹿乱撞?!?br />
    说完这句话,她的心开始砰砰直跳,小鹿真的开始乱撞起来。这样的开玩笑 ,他应该不会生气吧

    不过苏锐似乎只是把这句话当成了单纯的玩笑话,并没有多想什么。

    张紫薇定的是头等舱,由于昨天晚上才订票,因此仅剩两张票,而且这两个位置还不是紧挨在一起。

    这让张紫薇不禁有点失望,坐在她旁边的是个肥头大耳的男人,从一上飞机就开始不断的在张紫薇的身上瞄来瞄去,那双眼睛要么停留在张紫薇的身上,要么停留在一旁空姐的屁股上,一看就是那种掉进女人堆里这辈子也爬不出来的男人。

    张紫薇对此很是反感,因此飞机才刚刚起飞,她就把座位放倒,准备闭目养神。

    可是,这样一来,更便宜了身边的这位老色狼,这胖子干脆把眼神彻底的停留在张紫薇的身上,可算是过足了眼瘾。

    这货一边看着,还一边发出无声的笑。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忽然在他的耳边响起:“哥们,你看够了吗”

    这胖子头也不回:“废话,这么漂亮的美女在身边,怎么可能看得够百看不厌好不好”

    由于他的嗓门绝对不算小,因此张紫薇也睁开了眼睛,甚至整个头等舱的目光都朝这边射来

    这胖子自知说错了话,转过脸来,看到了一张年轻却陌生的脸。

    “你是谁你要做什么”胖子恶狠狠的瞪了苏锐一眼。

    “我想麻烦你一下,和我换个位置?!彼杖裥γ忻械乃档?。

    “和你换位置,这怎么可能”

    这胖子才不会答应,好不容易遇到一个这种级数的美女,他怎么可能甘心就此放弃算上飞机经停的时间,还有将近三个小时的旅程,他就不信在这三个小时之内,他弄不来这漂亮女人的联系方式

    看到苏锐主动出现要求换位置,张紫薇的心里竟涌出微微的甜意,之前被胖子骚扰所弄乱的心情现在重又恢复了。

    “我可以出钱,只要你愿意开口,我就给的起?!彼杖褚桓蓖帘罡欢哪Q?。

    “这绝对不行,我也是有原则的人?!迸肿雍鼙墒拥目醋潘杖瘢骸霸偎盗?,我也不缺那点钱?!?br />
    “既然是这样,事情就简单多了,话说我本来也没想给你钱的?!?br />
    苏锐单手放在胖子的肩膀上,准备把这个家伙直接拎到卫生间关起来,结果张紫薇忽然说话了。

    她看着胖子,很认真的说道:“这位先生,他是我的男朋友,麻烦您换下座位,可以吗”

    堂堂青龙帮的第一副帮主,竟然愿意采取和平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男朋友”这胖子也不傻:“为什么你刚才不要换,偏偏现在要换他脸上写了你男朋友几个字吗”

    “先生,你这就是刁难人了?!闭抛限笨戳怂杖褚谎?。

    “我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如果你能证明他是你男朋友,我就让开?!迸肿铀坪醵隙ㄕ抛限蔽薹ㄖっ?。

    出乎胖子的预料,张紫薇的眼中闪过了一道光芒:“好,那我就证明给你看?!?br />
    说着,她站起身来,隔着座位,搂住了苏锐的脖子,嘴唇就这么印了上去。

    一切都发生的很突然,这让苏锐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做出什么反应,嘴唇便感受到了对方的柔软触感。

    在这一瞬间,苏锐的脑子已经变的一片空白。

    他没有推开张紫薇,也没有后退,就这样站在原地,傻愣愣的。

    张紫薇就这样搂着苏锐的脖子,充满了勇敢,虽然这次的事情来得很突然,但是她为这一刻已经准备了很久。

    头等舱本来就不大,发生了这种事情,自然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这对“小两口”身上。

    只不过短短十几秒的工夫,张紫薇就松开了苏锐,盯着对方的眼睛,脸庞已经变得通红。

    此时,头等舱里,掌声忽然响起,很快就连成了一片

    “姑娘,好样的”

    “男同志,你也勇敢一点”

    “再来一个,我们都没看够”

    张紫薇的脸庞更红了几分,她微微躬身,竟说了一句:“谢谢大家?!?br />
    苏锐还怔怔的站在那儿,下意识的摸了摸嘴唇,唇齿间似乎还残留着张紫薇所独有的香味。

    看到整个头等舱里的人都在鼓掌,美女已经名花有主,胖子也不好意思再霸占人家小两口的位置了,悻悻然的站起来,丢下一句,“公共场所玩什么浪漫,也不怕有伤风化”

    这货在说话的时候完全没想到,他刚才盯着张紫薇一阵猛窥,是不是更有伤风化了些。

    “愣着干什么,还不坐下”

    张紫薇红着脸,拉住苏锐的手,直接将其拉倒在了座位上面。

    此时,后知后觉的苏锐也开始红了脸,在这个厚脸皮的家伙身上,真的很少出现这种事情。

    “喂,你刚才的演技也太逼真了吧”苏锐小声说道:“其实你完全没有必要这样做,我把那家伙拎到卫生间里面教训一顿,就不会有那么多事情了?!?br />
    “不行的,暴力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闭抛限钡挠锲⑸?,带着一丝自嘲的意味:“能够炫一下演技,也没什么不好的?!?br />
    张紫薇已经意识到,苏锐这次愿意带上自己去南阳省,绝对不是为了单纯的旅行,但毫无疑问的是,这次的旅行将是她绝好的机会成败,在此一举了。

    如果自己永远站在他的身后当绿叶,也不是不可以,可是,既然有可以成功的机会,为什么不去尝试一下呢

    苏锐在心里微微的叹了一口气,他不是傻子,对于张紫薇的心思,他的心里也跟明镜似的,但是他没想到,对方竟然可以采用如此简单直接的表达方式,这这不是在公然吃自己的豆腐吗

    “我睡觉了?!?br />
    张紫薇的心里也如小鹿乱撞一般,不知道该和苏锐再说些什么,干脆盖上毯子戴上了眼罩。

    “吃完我豆腐,你就打算这样当没事人一样”苏锐忽然凑过来,在她的耳边没好气的说道:“你真以为我是那么随便的人你不准备给我一个交代吗”

    张紫薇把眼罩掀开,看着苏锐近在咫尺的脸,心中微动,然后稍稍抬起头,又是一个吻,印在了苏锐的唇边。

    “交代完了?!?br />
    说完,她重又戴上了眼罩。

    于是,苏锐觉得自己彻底被打败了。

    他的本意是想开个玩笑缓和一下略微尴尬的气氛,谁能想得到,张紫薇竟然会采取这种处理方式。

    而那个胖子则是一直愤愤的盯着这边,看着他们打情骂俏的样子,低低的咒骂了一句:“狗男女,等到了南阳省城,我让你们好看”

    苏锐的听力很好,并没有错过这句话,他连头都没回,就对着那个胖子竖起了个中指。

    看到苏锐的这个动作,胖子气的浑身肥肉都在打颤。

    飞机在三个小时之后到达了目的地,苏锐和张紫薇并肩走出机场通道,那胖子就一直跟在后面,眼神一直锁定在张紫薇那窈窕的背影上。

    直到他看到张紫薇和苏锐伸手招了一辆出租车,这货才收回了视线,愤愤的咒骂了一句:“土鳖”

    一辆宾利已经等在机场门口很久了,司机见到胖子出来,连忙拉开车门。

    “老板,您来了,太太在家里一直等着您?!彼净Ь此档?。

    胖子烦躁的摆了摆手:“先去小舞那里,我得泻泻火?!?br />
    “可是太太那边怎么给她交代呢”司机迟疑的说道。

    “麻痹的,束手束脚,玩个女人都不行,郁闷”这胖子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似乎很是有些惆怅:“给我根烟?!?br />
    司机恭恭敬敬的取出一支烟,放在胖子的嘴上,然后小心翼翼的给他点燃。

    “这个世界上有多少漂亮女人,我却只能远远看着?!迸肿蛹你扳?,吐了口烟圈:“没办法,谁叫家里的那位母老虎姓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