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没有再管邵梓航是怎么在短短一天时间里就泡到一个高材生,苏锐也没有再打扰这一家人的团聚,而是打了一辆车,回了疗养院,继续去享受属于他一个人的安静生活。,

    不过这安静也都是表面上的罢了,他的脑海里始终回想着张玉干对他说过的那些事情,恐怕这养伤期间也是他难得过上几天的清闲日子。

    等到伤好了之后,或许就要面对一种更加激烈的生活了。

    这几天来,秦悦然一般都会在白天过来,君澜凯宾酒店的事情已经被她彻底放下,照顾苏锐才是头等大事。

    林傲雪会在晚上和苏锐简单的发几条短信,虽然字数很短,但是却能够清楚的看到她在其中所流露出来的关切与柔情。

    时间很快,不知不觉就过去了半个月,在这半个月之中,林傲雪来了四次,苏炽烟来了三次,以至于这间疗养院里面的所有工作人员都在感叹苏锐的桃花运,三个极品大美女换着花样来看望,实在是让人艳羡到了极点。

    在这半个月里面,苏锐还找苏无限帮了一个忙。

    一个来自于民间的硬气功高手被找来,与苏锐共同探讨关于爱新觉罗明灭的硬气功问题。

    在和明灭的交手之中,苏锐虽然窥到了关于硬气功的一些门径,并且悟出了其中的一些要领,但是想要全部的融会贯通,还差的太远太远。和这名高手连续探讨了好几天,苏锐终于在这方面取得了重要的突破。

    虽然他现在有伤在身,无法练习,但是只要理解到了其中的精髓,那么训练起来就事半功倍了。

    能够掌握明灭那一身强绝的硬气功,对于苏锐而言,也已经是迟早的事情。

    转眼之间,又是一个月过去了,这些天来,苏锐难得的享受了安静的时光,把许多繁杂的事情都给理顺了。当然,他在某些方面的还是没能释放出来,林傲雪和秦悦然都以他身体没有康复为由,拒绝了这种“无理”要求。

    除了这二人外,还有一个极品大美女苏炽烟,但是苏锐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对她说出那种要求的。没有酒精的作用,这货根本没有胆量干出上次在酒吧包房里做出的事情

    在这一个半月的时间里,首都的一切风云似乎都和苏锐没有任何的关系,这间疗养院好像已经变成了一个独立的小世界,隔绝着外面的喧嚣,隔绝着俗世的纷扰。

    从五岁之后到现在,苏锐已经完完全全的习惯了打打杀杀的生活,偶尔这样一放松下来,竟还有点不习惯,反而对以前的日子有点怀念。

    人就是这样一个矛盾体,穷的时候想要变得有钱,有钱的时候却在回忆着穷逼日子时所拥有的快乐,苏锐现在也是一样,本来这种安宁的时光就不会有几天,他还不知道好好珍惜,至少,能每天睡到自然醒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啊。

    这些天里,于苏锐有救命之恩的夜莺倒是从来都没有来过,不知道她的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已经立冬了,整个首都已经明显有了冬天的味道,正当苏锐独自在疗养院的花园中看着落叶的时候,一个男人从花园的小径过来,一路来到了苏锐的身前。

    “我等你那么多天,你可终于来了?!彼杖裥ψ糯蛄苛艘幌露悦娴闹心昴腥?,说道:“怎么,高升了之后就忘了我吗”

    “东洋方面的事情实在是太多太多了,我出去之后简直是焦头烂额,回来光整理材料就整理了半个月?!?br />
    这男人看起来大概在四十来岁,高高瘦瘦,戴着金边眼镜,头发精心打理,一丝不苟,初看就像是个形象不错的科研工作者。

    可是,熟悉他的人都知道,这个男人和科研工作者几个字真的是完全不沾边。

    他是国安史上最优秀的特工之一,名叫钟学枫,也就是他把苏锐从国外喊回来的。

    如今的钟学枫已经不再在国安内部任职,而是成为了驻东洋大使,在四十来岁的年纪就走到了如今这一步,也是绝对的前途无量了。

    苏无限之所以能够把苏锐劝来首都,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当时搬出了钟学枫。

    “丁木阳死了?!彼杖竦纳袂橹新庸艘凰磕?,而后叹了口气,说道。

    丁木阳也是他曾经的老战友,如今落到这样的自杀结局,不得不让人唏嘘。

    “我听说了,这并不怪你?!敝友Х闼档溃骸敖鹎母芰κ俏薜械?,事情走到现在这一步,是我们都没有想到的,但是,他本质上并不坏?!?br />
    苏锐似乎不想再谈论这个问题,无论丁木阳的本质到底如何,他都曾有过对苏锐不利的想法,过去了就已经过去了,再讨论这些也没什么意义。

    “你现在提拔的那么快,看来日后很有机会去接替罗云路老部长的位子啊?!彼杖窕涣烁龌疤?。

    钟学枫无奈的笑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对仕途并不感兴趣,我只想安安稳稳的当一名特工?!?br />
    “当特工还能叫安安稳稳那可是把脑袋拴在裤腰带上过日子?!彼杖褚×艘⊥?,也只有钟学枫这种认为当特工是过安稳生活的怪胎,才能把特工工作做到极致。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爱好吧?!敝友Х阈Φ溃骸霸趺囱?,回国之后的日子还算习惯吗”

    “说实话,我真的得谢谢你把我给叫回来?!彼杖裼芍缘乃档?。

    如果不回国的话,怎么会遇到林傲雪和秦悦然怎么会知道自己的身世又怎么会过上现在的生活

    当然,如果他继续呆在西方黑暗世界,或许日子过得也一样精彩。但是,生活最大的乐趣不是命中注定,而在于阴差阳错。

    “你当时可是不情不愿的,电话里还把我大骂一顿?!敝友Х阈α诵Γ骸拔冶纠聪胱攀侨媚惆锪指U陆饩龅阄侍?,谁能想到你把人家的女儿都给泡了,那可是出了名的冰山美女啊,这都能被你拿下,真的是出乎我的意料?!?br />
    “看来你人在国外,消息还真是灵通的可以?!彼杖袼档溃骸翱上懔私獾牟蛔既?,喜欢我的女人还多着呢?!?br />
    两个人很久没见,但是在聊天的过程之中却并没有多少尴尬,或许这也是老友之间的魅力所在吧,这种关系并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变得生疏。

    边走边聊,二人一路来到了疗养院楼下的咖啡厅。

    “喝点什么”苏锐问道,然后他给自己点了一杯果汁。

    “矿泉水?!敝友Х阋槐咚祷?,一边扶了扶金边眼镜,看他这文质彬彬的样子,谁能联想到他的真正身份

    “我问了句废话,刚刚记起来你只喝矿泉水?!?br />
    “我不想让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对我的身体造成任何一丁点的损害?!敝友Х阈Φ?,然后对服务员强调了一下:“麻烦,一瓶依云矿泉水,记在这位先生的账上?!?br />
    “拜托,依云很贵的好不好”苏锐很不爽。

    “别以为我不知道,是苏家替你结账,反正又不花你的钱?!敝友Х憧蠢词枪室獾?,哪壶不开提哪壶。

    “你知道我不喜欢听这些事情,别扯这些有的没的,快说说你来的正事吧?!?br />
    苏锐知道,钟学枫平日里办事的效率极高,绝对不是一个喜欢扯闲篇的人,正常情况下,他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带有目的性,如果说的废话越多,就说明他接下来要抛出的消息越重要

    两个人找了个僻静的位子坐下来,钟学枫往四周打量了一下,把所有的情形尽收眼底,然后才不着痕迹的收回眼神,说道:“听说你带着太阳神殿对山本组宣战了”

    “是的,这件事情在山本组内部或许已经不是秘密了,你这个驻东洋大使能够得知这个消息并不奇怪?!彼杖袼档?。

    “前一段时间山本组在华夏做的确实有点过分了,我已经私下里对山本组提出了警告?!?br />
    “警告有个屁用,你就该直接发挥特长,把老山本直接干掉算了,这样也省的我再多费周折?!彼杖窈懿宦乃档?。

    “你以为我不想啊,可我要是那样干了,回国马上就受到处分?!敝友Х阋涣澄弈危骸霸谀歉鑫恢蒙献芤悸呛芏嗟氖虑?,还是当一个特工来的自由自在?!?br />
    “再者说了,你要灭掉的是整个山本组,杀了老山本并不能够解决根本性的问题,他们的组织架构已经非常成熟完善,并不以某一个人的意志为转移即便山本太一郎是创始人,也是一样的效果?!?br />
    苏锐眯了眯眼睛:“我怎么感觉你是来提醒我早点对山本组动手来着”

    “三年为期,已经过去了小半年,如果你再不动手的话,恐怕会有些来不及了?!敝友Х阊沟土松簦骸岸?,我必须提醒你,虽然你的太阳神殿在顶尖战力上面要比山本组强一些,但是在产业布局和组织架构方面,你差远了?!?br />
    “你特么今天就是来打击我的,对不对”

    这些道理苏锐都明白,毕竟山本组是亚洲的第一黑帮,触手深广,势力庞大的让人不可想象。

    “我为什么要打击你我帮助你还来不及呢?!敝友Х愕难壑辛髀冻鲆凰烤猓?br />
    “我可告诉你,现在山本太一郎的女儿山本恭子,就在南阳省”

    ps:第三更送上,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