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上午十点钟,一架国际航班从首都机场降落。

    一身西部牛仔装扮的邵梓航从机舱中走出来,满脸喜意。

    在外多年的游子终于归家,这种感觉真的是极为不错的。

    因为家人的误会,在外面漂泊了这么久,说实话,邵梓航虽然嘴巴硬了些,但不可能不想家。

    如果不想念的话,他又怎么会做出立刻回国的决定来

    出了机场,他便立刻拦了一辆出租车:“师傅,去四堡,麻烦开快点,越快越好?!?br />
    说着,这个家伙还十分土豪的从口袋里掏出一沓厚厚的票子,放在中控台上。

    司机的眼都直了:“这是什么钱”

    “什么钱当然是美元啊”邵梓航不满的说道:“师傅,只要你开的快一点,这些钱都是你的了,足够你交闯红灯的??盍??!?br />
    “那我也不能闯红灯啊?!彼净Ω瞪舷麓蛄苛艘幌律坭骱降淖鞍?,道:“哥们,是不是刚从国外务工回来的”

    “出国务工我穿的不够有气质吗”邵梓航归心似箭,才没有心情去争辩,无奈的说道:“随你怎么说,快点开啊?!?br />
    “不行?!彼净Ω邓档溃骸拔曳植怀雒涝恼婕?,你得给华夏币才行?!?br />
    “华夏币”邵梓航脸一垮:“我来的太着急,没来得及兑换啊?!?br />
    “没有钱你打个毛线的出租车别以为你从国外回来,我就能把你当成国外友人了,快点给我下去,下去”司机登时就怒了,麻痹今儿运气太差,居然遇到个身无分文却还想吃霸王餐的家伙。

    邵梓航简直差点崩溃,堂堂太阳神阿波罗座下的双子星之一,在西方黑暗世界里威名远扬,此时竟然被首都的出租车司机给拦住了

    “师傅,你送我去目的地,到时候会有人来给你钱的?!鄙坭骱剿档?。

    司机师傅没有半点维护首都出租车界友好形象的意思:“信你才是傻逼”

    没办法,一分钱难倒英雄汉,邵梓航只能郁闷的下了车。

    “两千美元都不要,到底是谁傻逼”邵梓航郁闷的说道。

    这个时候,一个身穿白色小西装的女孩走过来,怯生生的问道:“请问您是邵梓航先生吗”

    一个小姑娘,邵梓航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嗨,美女,我就是邵梓航,你怎么知道我的啊”

    这么清清爽爽的华夏小姑娘,在邵梓航的心目之中,绝对比那些胸大臀翘的美洲大妞要来的舒服的多。

    “是这样的,一位姓苏的先生让我来接您,他说您一定没有兑换华夏币打车,而且您要去的地址已经因为拆迁而发生了变化,怕您找不到,这才让我来给您带路?!?br />
    这小姑娘一口一个“您”,让邵梓航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老大真是太懂我了”

    邵梓航知道,这小姑娘的口中说的“苏先生”,肯定是指的苏锐,只是,老大怎么知道他会乘坐这个航班从国外回来,怎么会知道他没兑换华夏币,怎么会知道他就喜欢这个年纪的华夏小姑娘

    “你认识我大哥”邵梓航问向小姑娘。

    “不是,他是在八五同城上面找到的我,我是首都大学的学生,业余时间会在上面做导游的兼职?!毙」媚锼底?,俏脸微红,随后补充了一句:“不过您是我的第一次生意?!?br />
    “你的第一次就给了我啊?!鄙坭骱揭馕渡畛さ男α诵?,所谓的归心似箭早已经抛到了九霄云外,一脸色狼样子的问道:“对了,我还有一个问题,为什么你一下子就认出我来了呢是因为我长得太玉树临风了吗”

    小女生腼腆的笑了笑:“不是的,那位苏先生说,只要的最落魄的人,就一定是您”

    邵梓航闻言,差点崩溃掉,真尼玛是亲大哥,连他穿成什么样子都知道

    尴尬的摸了摸鼻子,邵梓航道:“那什么,这只是我平时的穿着比较个性罢了,不聊这个话题了,咱们现在去坐机场大巴,然后转地铁吧”

    小女生有些吃惊:“不是说要打车的吗”

    “我现在改变主意了?!鄙坭骱蕉⒆判∨?,说道:“好几年没回国了,我现在想要好好的这个城市的变化,你不是业余导游吗正好可以带着我一起都的风景?!?br />
    邵梓航还特地把“风景”二字咬的很重。既然艳遇已经送上门来了,如果把握不住,可就太浪费机会了。

    而此时,在首都的另外一端,一处拆迁安置小区的一楼院子里,苏锐正和邵家人围坐在一起。

    “都是老邵暴脾气要不然咱们的小儿子也不会在国外呆那么多年,受那么多的苦”

    邵梓航的妈妈已经五十好几岁了,一提起这件事情,就老泪纵横。

    不过还好,邵梓航还活着的消息被邵飞虎提前传了回来,让一家人喜极而泣。

    “行了,都怪我,我承认?!鄙鄄杆档溃骸拔乙蚕胪?,只要孩子安全就好,至于是不是被部队开除了,真的无关紧要,再开除,那也是自己的孩子啊?!?br />
    一旁的邵飞虎的表情略有尴尬,他还在犹豫着是不是该把自己被停职半年的消息告诉父亲。如果说了,会不会像当初弟弟一样,也遭受一顿毒打

    邵梓航的二姐也抹了一把眼泪:“爸,你这么些年,终于把这件事情想通了?!?br />
    三姐也说道:“咱们得好好谢谢苏锐才是,如果不是他,咱们又怎么能得到弟弟的消息呢”

    苏锐尴尬的笑了笑,然后在一旁时间,脸上已经掠过了好几条黑线。

    尼玛,按照航班的时间,邵梓航早就应该来到这里了,可是那航班也没晚点,邵梓航又能去哪里了

    他可不会想的到,在出机场的时候还归心似箭的邵大帅哥,在遇到美女之后,就一心想着该怎么泡妞了。

    苏锐本不想透露邵梓航今天就回来的消息,想要借此机会给邵家人一个惊喜,但是子,他真的要打电话催一催了。

    “姑娘,你接到邵梓航了吗”苏锐借故走到一旁,悄悄的打了个电话。

    “接到了,我们我们”小姑娘有些为难的说道。

    “你们怎么了”苏锐扬了扬眉毛,敏锐的感觉到了一丝不妙。

    “我们现在在派出所里,正在录口供?!毙∨纳衾锩媛蔷谏ィ骸岸圆黄?,对不起,我把事情搞砸了?!?br />
    苏锐正团团坐在一起的邵家人,脸上的表情已经极为的精彩,他实在是想象不到,归心似箭的邵梓航为什么会跑到派出所里面去这尼玛也太考验人的想象力了好不好

    苏锐不禁觉得一个头两个大:“你别着急,慢慢说,到底怎么回事”

    “是这样的,梓航一时兴起,要我带他去爬长城,然后有两个外地游客踩到了我的脚,梓航便和他们发生了冲突,然后,便把他们都给打了”

    小女生用尽量简洁的语言把事情的经过说清楚了,可是,苏锐还是非常的不明白,为什么邵梓航明明是在回家的路上,却能够跑到首都边边上的长城与人发生冲突

    不过,苏锐却是敏锐的注意到了小女生话语里的一个词,于是问道:“你喊他什么梓航”

    这两人才认识多久,就能够在称呼上熟悉到这种程度了

    “是啊,梓航是个好人,都怪我,苏先生,如果不是我,后来也不会这样”

    苏锐简单的思考了一下,就知道在邵梓航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一定是这货见到小女生太漂亮,有了要泡人家的意思

    叹了一口气,苏锐问道:“你们在哪个派出所”

    挂了电话,苏锐又联系了一下苏升翔,让其动用关系把邵梓航捞出来,对于小叔的吩咐,苏升翔简直是兴奋的不行,拍着胸脯答应了。

    事实证明,苏家少爷影响力确实够可以的,哪怕只是苏家的一个逗逼少爷,也能够在半个小时之内让本该被拘留两天的邵梓航走出派出所。

    于是,在太阳落山了之后,邵梓航的身影终于出现在了这片安置房小区的大门口。

    “梓航,我就不进去了,把你带到了地方,我的任务就完成了,也该走了?!毙∨熳帕?。

    “那怎么可以”邵梓航很不满意的直接拉起小女生的手:“悦悦,你帮了我一整天,无论如何都要留在我家里吃晚饭,不然说不过去”

    “可是太晚了,而且不方便”这名叫“悦悦”的女生说道。

    “有什么不方便的我送你回学校就是了?!鄙坭骱讲挥煞炙档陌言迷美诵∏锩?。

    苏锐还在邵家没有离开,他脸上的黑线已经越来越多,尼玛,自己不会把邵梓航捞出来之后,这货直接去开房了吧

    不过还好,没过两分钟,就响起了敲门声。

    “这个点儿还能有谁来串门”邵伯父对正在厨房忙活的女儿说道:“二妮子,去开门?!?br />
    “好?!?br />
    二妮的手上还拿着酱油瓶呢,开了门,却发现门口站着一个穿着嘻哈但有点脏兮兮的青年,整个人顿时控制不住的发出了一声尖叫

    然后,她的手一松,酱油瓶便摔碎在了地上

    二妮的泪水随后就夺眶而出,捂着嘴,眼中全是难以置信

    “姐,我回来了?!?br />
    邵梓航温柔的笑了笑,然后举起了悦悦的手:“你还带女朋友回来了呢?!?br />
    不知是不是触景生情,梓航归来的情景,苏锐完全没有任何要追究对方泡妞的意思了,而是忽然觉得鼻子有点发酸。

    不管怎么说,只要还有家人,都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无论你走多远,无论你出去多久,家里的灯光始终都在照亮你回家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