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苏锐转过脸来,看到了老首长张玉干的身影。

    老将军一身戎装,即便在这样的深夜也不显疲态。

    “领导,您老人家这么晚还不休息”苏锐笑着说道。

    “这不是听说你小子来了么我特地来给你接风?!闭庞窀擅缓闷乃档?。

    “您这皱着眉头的样子,可不像是接风的态度啊?!彼杖裥γ忻械乃档?。

    而那些纠察队成员看到了张玉干,一个个就像是看到了救星一样。军区的大领导都来了,他们应该不会再受到这种对待了。

    “那我应该是什么态度我的纠察队都被你给解除武装关进小黑屋了,你还指望我能笑得出来”张玉干阴沉着脸。

    “这都是邵飞虎干的,老领导,您老人家的眼睛得擦亮啊?!彼杖窈敛豢推陌言鹑稳客聘松鄞蠖映?。

    “邵飞虎他这次跑不了处分”张玉干气呼呼的说道。

    一旁的角落里,纠察队长孟庆良还在鼻青脸肿晕晕乎乎呢,听到了张玉干的声音,忽然觉得有点熟悉,然后便睁开了眼。

    紧接着,这个家伙竟是一个立正,敬了一个军礼,吼道:“报告首长,纠察队孟庆良正在执行任务,请首长指示”

    苏锐摇了摇头,见过贱的,没见过这么贱的。

    于是,他反手便是一个巴掌扇了过去:“指示你妹啊,首长懒得理你?!?br />
    孟庆良还在鼻青脸肿昂首挺胸敬着礼呢,猝不及防之下,整个人再次被扇到了地上,没有钢盔?;さ耐凡亢偷孛嬗忠淮吻酌芙哟?,实在是狼狈无比。

    张玉干看着苏锐的动作,脸上的皮肤狠狠的抽了一下。

    这小子看来也是太张狂了,自己都让他停手了,结果还要再来补上一巴掌

    “小子,你这是不把我放在眼里吗”张玉干很是不爽的说道。

    苏锐挠着头发,嘿嘿的乐了一句:“那什么,我这不是打顺手了吗”

    “首长,这件事情您都您都看到了,请您为我们讨回公道”孟庆良倒在地上捂着脑袋,似乎由于控制身体平衡的小脑受了震动,他现在几乎站不起来。

    “好,我给你讨回公道?!?br />
    张玉干狠狠的瞪了苏锐一眼,然后说道:“纠察队长孟庆良,暂时关禁闭,调查清楚其身上存在的所有问题?!?br />
    张玉干话音一落,两个身穿谎的战士便从门外进来,要把孟庆良架起,后者登时愣住了

    “首长,我冤枉啊首长我是在执行任务”孟庆良或许很委屈,他自认为自己今天的所有行为都是有法可依有理有据的,可是张玉干一张口,竟然下了这个决定

    “两码事?!闭庞窀善沉怂谎?,说道:“前一段时间落马的首都军区少将阮达凯,已对检察机关交代,你曾对他行贿八百万元,还是现金?!?br />
    听了这句话,孟庆良的脸色顿时有如死灰

    “八百万现金呢?!彼杖裎叛?,啪的打了个响指:“哎呦,一条大鱼?!?br />
    “至于你们?!闭庞窀煽戳丝茨切┚啦於釉保骸罢饧虑槟忝敲挥性鹑?,我会还你们一个公道的?!?br />
    说完,他便转向了苏锐:“你小子也别在一旁偷着乐,过来,我有话对你说?!?br />
    包间之中,苏升翔正跟邵飞虎勾肩搭背,两人各自端着一杯二锅头,脸庞已经在酒精的作用下变得微红。

    “哥,你今天晚上实在是太爷们了,你这个哥我苏升翔是认定了”苏升翔坐在苏锐的轮椅上,拿着酒杯,跟邵飞虎重重的碰了一下,然后一饮而尽。

    “不光是你,在座的所有人,都是我亲哥”

    一箱子二锅头已经被消灭了一半,苏锐还没有回来。

    不过,明显在场的人已经喝得很开心,苏升翔也是个调动气氛的好手,众人似乎已经把今天晚上的主角给忘记了。

    就在这个时候,包间的门被打开了。

    张玉干出现在了门口,苏锐则是站在他的身边,不知道二人聊了什么,竟然花去了这么长的时间。

    “五魁首啊六六顺啊”苏升翔正和邵飞虎在一起喝酒划拳,两个人真是颇有点臭味相投的意思

    “咳咳咳咳咳”

    苏锐使劲的清了清嗓子

    赵阳等人抬起头,一看竟然是大首长来了,连忙捂着嘴,跟着一起咳嗽起来

    于是,整个包间里的咳嗽声音很快就响成了一片

    邵飞虎抬起头,很不满的看着众人,粗声粗气的说道:“我说你们怎么了吃屎吃的噎到了”

    此言一出,众人的表情真的像是被噎到了一般。

    赵阳一直在对邵飞虎眨眼,可是后者压根就不领情:“赵阳,你挤什么眼睛,你眼睛有毛病吗”

    赵阳暗暗的骂了一句逗逼,干脆站起身来,直接来了个军礼:“首长好”

    “哪门子的首长你可别唬我?!鄙鄯苫⒔沤傻淖忱?,一看是张玉干,连忙把酒杯给放下,立正敬礼,也高喊一声:“首长好”

    张玉干都不想回礼,看到手下的兵这个模样,他的脸上已经全是黑线了。

    苏升翔也晕晕乎乎的站起身来,双手叉着腰,仔细的看了一眼张玉干,然后又转过脸去,对在场的老战友们说道:“怕什么不就是打了小的来了老的吗咱们可都说好了啊,等大伙脱下军装,都跟我干去,年薪十万百万的尽管提什么首长,怕他干嘛”

    张玉干的眼皮子又开始狠狠的跳起来

    苏锐也同样是一脸黑线了,他走到苏升翔背后,狠狠的拍了一下对方的后脑勺,说道:“傻逼,闭嘴,别喝多了就给我满嘴跑火车?!?br />
    “小叔”苏升翔的酒量着实不怎么,现在已经是醉眼朦胧:“小叔,你怕什么,你不是说过,我们应该天不怕地不怕”

    他还没说完,苏锐就已经捂住了他的嘴,然后拖了出去,将其交给了邵飞虎的队员。

    “麻烦控制住这小子,实在不行打晕他也可以?!彼杖袼低?,便在苏升翔那幽怨的眼神之中进了包间。

    张玉干狠狠的瞪了邵飞虎一眼:“你需不需要给我个解释”

    邵飞虎挠了挠头,嘿嘿笑了笑:“首长,今天苏锐难得回到首都军区,我就叫上了老领导老战友们一起聚聚,谁能想到您老人家也会出席啊?!?br />
    “老战友一起聚会自然没问题,但军区纠察队长是怎么回事”

    张玉干的声音清冷,而苏锐却在后面看着邵飞虎的怂样,一直憋着笑。

    邵飞虎先是讪讪的笑了笑,然后一立正一挺胸:“报告首长,我这是在为民除害”

    “除害个屁强词夺理再这样胡来,信不信我把你这侦查大队长的位子给撤了”张玉干真是被气得不轻。

    “报告首长,您想撤就撤,但是整个首都军区,除了我之外,谁有资格担任侦查大队的大队长”邵飞虎看样子也是酒精上头,彻底虎起来了

    苏锐在后面无奈的一拍脑门,尼玛,他现在觉得邵梓航说的真对,这个逗逼居然还没死

    张玉干怒极反笑了:“好小子,有个性,行,你不是说我不敢撤掉你吗从现在开始,你就不再担任首都军区特种侦查大队的大队长了,我会让人详细的调查你殴打纠察队长一事”

    邵飞虎的脸顿时就垮下来了:“领导,别啊,我那真是为民除害您不能不讲道理吧”

    “我不讲道理不让人调查你也可以?!闭庞窀衫淅湟恍Γ骸澳愕酶乙桓霾坏鞑槟愕睦碛??!?br />
    “首长,您说啥就是啥您开什么条件我都答应”邵飞虎昂首挺胸,尼玛,这时候看起来倒像是个汉子。

    苏锐一捂脑门,简直不忍再看,这个蠢货,掉进老狐狸设下的局里了还不自知呢

    “停职反省三个月,从明天开始,不要让我在首都军区看到你?!闭庞窀伤档?。

    “首长,别啊我要是停职三个月,那特种侦查大队的队长交给谁”之前还说一切服从命令听指挥呢,结果现在一听说是这个条件,邵飞虎登时急了。

    “停职半年,不要和我讲任何条件?!闭庞窀傻纳舾忧謇?。

    “又加了三个月”邵飞虎简直想撞墙。

    “有问题吗”

    “没有”邵飞虎连忙否认,尽管他心中的意见已经大了去了,但也不敢反驳,生怕再说句有问题,停职期限会再延长。

    “其实,只要你在停职期间表现的能让我满意,那么我就可以给你考虑缩短期限?!闭庞窀捎炙档?。

    苏锐摇了摇头,这才是正题啊,和这种老狐狸斗,你邵飞虎哪里是对手

    “只要能让领导满意,缩短停职期限,我愿意服从一切命令”邵飞虎重又昂首挺胸的说道。

    张玉干点了点头:“好,认错态度不错,先回家反省吧,如果有需要你做的,我会让人告知你?!?br />
    “是”邵飞虎喷着酒气,敬了个军礼

    张玉干说完,便和警卫员一起离开了食堂,该说的话都说完了,该下的套也下好了,今天对于老首长而言,还是收获颇丰的。

    从窗户口看到张玉干的车子离开,邵飞虎竟说道:“来来来,咱们接着喝都快一年没喝酒了,今天必须要喝个痛快”

    赵阳一脸怜悯的看着他:“你都被停职半年了,还有心情喝”

    “这算啥,你没听首长说吗,这只是口头警告,他的意思是不写入档案,这对于我来说,就没有任何影响了?!鄙鄯苫⒑俸傩ψ牛骸拔蚁刃菹⒓柑?,然后再领个任务,争取干的漂亮些,这样不就能缩短停职期限了”

    “再说了,整个首都军区,还有谁比我更适合当特种侦察大队的大队长估计到时候老首长得求着我回来”

    苏锐看着邵飞虎居然还能露出一副豪情万丈的样子,而后想起了之前张玉干和自己在走廊上所说的那些话,不由得在心中对邵飞虎说道:

    “兄弟,我先替你默个哀?!?br />
    ps:看到神话少帅和书友4616461两位朋友在书评区的留言,很抱歉,我想说,这是操作失误了,由于那天晚上正版读者群搞活动,所以把没验证的朋友都清出去了,因为人多,所以这过程中存在误删的情况,所以,俺深深道歉,请两位兄弟谅解,我已经在纵横给你们发了私信,用电脑版可以查收,还是深深道歉。

    如果还有误删的朋友,请抓紧联系俺。

    然后,推荐一本朋友的书,都市精品,纯禽记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