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听了纠察队长的话,在场的人都愣住了。

    他们实在是想不出来,如果说苏锐都没有资格来到首都军区,那么还有谁能够来这里

    不过,当这些昔日战友听到从纠察队长口中说出“残疾人”三个字的时候,他们的脸色全都阴沉了下来

    曾经以一己之力把首都军区带上全区大比武冠军位置的苏锐,在这名纠察队长的嘴里,竟然成了无关紧要之人甚至他的语气还饱含着嘲讽

    “不知者无罪?!?br />
    在这一刻,众人的心里虽然愤怒,但是却没有人想要去找纠察的麻烦,因为他不了解苏锐的真正身份,大家还想着要给他解释。

    “这位纠察同志,他并不是残疾人,他以前是”

    张团长说道,可是,他还没有说完,就已经被打断。

    “是什么都和我没关系我不需要任何的解释我会按规定处理不用你们来教我怎么办”纠察队长冷冷喝道

    “听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这个时候,邵飞虎转过脸来,定睛在纠察队长的脸上看了几秒钟,然后喊道:“孟庆良”

    这个时候,纠察队长也看到了邵飞虎的脸,冷笑了一声:“没想到是你真巧”

    这一声“真巧”里面,并没有任何惊喜的成分,反而带着嘲讽,带着一种报复性的意味

    “孟庆良,你以为你借着家里的关系成了大校,成了纠察队长,眼睛就能翘到天上去,就能在我面前胡显摆瞎嘚瑟了吗”

    邵飞虎的暴脾气也上来了,重重的一拍桌子

    “邵飞虎,你不要乱来,无论怎么样,你今天已经严重违反了纪律,我一定会处理你的”

    听到孟庆良这个名字,苏锐也觉得有点耳熟,也跟着转过脸来。

    结果,不看不知道,一看差点笑。

    真是冤家路窄,之前邵飞虎还对苏锐提到,有几个曾经因为霸占水房而被苏锐教训的一个月下不来床的老兵仍旧留在首都军区,那话说完还没多久,这边就立刻出现了一个,真的是说曹操曹操到。

    孟庆良就是那群老兵中的一个代表人物。虽然被苏锐痛殴了一顿,但是他凭借家里的关系,还是在极短的时间里成为了大校,这火箭一般的提拔速度也是让许多人为之咋舌了。

    时隔多年以后,冤家又重新见面了,孟庆良看着苏锐,不禁感觉到有点眼熟:“你是”

    “当年那群老兵总是拦着新兵,不让我们去水房洗澡,你就是其中领头的一个吧”苏锐笑道:“一晃已经好些年过去了?!?br />
    说实话,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他也在这期间经历了许多大风大雨,哪里还会把曾经的冲突放在心上。

    他甚至连对方的名字都不记得,只是勉强能认出来他的长相而已。

    可是,苏锐这句充满了开玩笑和友好语气的话,落在纠察队长孟庆良的耳中,却充满了讽刺的味道

    “是你”

    孟庆良此时终于认出了苏锐

    他的眼前似乎已经浮现出多年前的场景他一件衣服没穿,被年纪轻轻的新兵蛋按在地上,一顿狂揍,两根肋骨骨裂,一个月下不了床连丁丁都摔肿了

    苏锐的这张脸,孟庆良真的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那件事情让他成为了全军区的笑柄

    “都过去那么多年了,你不会还在恨我吧”苏锐微笑着说道。

    说实话,他今天晚上的心情不错,并不想让自己的好心情遭到破坏,虽然以前和孟庆良不怎么对付,但现在好歹也算是同一个部队的老战友了,再兵戎相见就没多大意思了。

    孟庆良的脸依然阴沉无比,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苏锐脸上那友善的笑容,他定睛看了苏锐几十秒,才说道:“以前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我自然不会追究什么,可是我要谈的是现在,深夜在军区食堂聚众饮酒,这一点我绝对不能装作视而不见全部都要处理,严肃处理,以正军纪”

    苏锐看着这个情商着实不高、甚至有利用手中职权进行打击报复的“老战友”,不禁无奈的说了一句:“这次都是因为我,兄弟们才聚在一起,你只处分我一个人好了,其他人就不要追究了?!?br />
    “处分你你算什么你现在是军人吗你现在有什么资格这样对我说话”孟庆良看着苏锐的一身便装,冷冷说道:“给你十分钟时间,离开首都军区范围”

    孟庆良不到四十岁的年纪,就已经依靠家里的关系成了大校,自然也不是当年的兵痞了,当然,他家里的关系已经倾尽全力,也就只能把他给送到这个位置,至于要成为将军,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不过,在这样的年纪就已经扛上了两杠四星,难免让孟庆良有些飘飘然,而且他身在纠察队之中,有所谓的执法权来撑腰,人见人怕,整个人自然也不一样起来。

    他曾经被苏锐打的躺了足足一个多月都下不来床,自然没有多少想要和他叙旧的心思,处分他还来不及呢

    见到苏锐眯着眼睛不讲话,孟庆良指着苏锐,说道:“没听到吗十分钟之内给我离开如果你自己走不了,那么就让人推着你的轮椅离开”

    真是张扬到了极点

    老朋友难得相见,却来了这么个扫兴的家伙,邵飞虎再次一拍桌子,正想发怒,只是话还没来得及出口,便听到门外传来了一道大大咧咧的声音:“哎呦我去,这谁啊,说话这么牛逼哄哄你是天王老子还是军区司令啊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爹是军委主席呢”

    比他更张扬的人物出现了

    众人一愣,只见到苏升翔的身影从门外晃着进来了

    苏家少爷之前肚子不舒服,跑出去上了个卫生间,结果回来就看到了这种场面,那桀骜的脾气顿时就要爆发出来了

    “你又是谁”孟庆良看到苏升翔出现,眉头一皱,表情更加冷厉:“吊儿郎当,面黄肌肉,一看就不是军人,我给你十分钟的时间,离开首都军区范围,现在就给我走”

    “麻辣隔壁的,你特么的是喷壶吗吐沫星子都喷了我一脸”苏升翔的戾气早就已经压制不住了:“你让我走我就走你特么算是哪根葱”

    孟庆良感觉自己的肺都快要被气炸了

    自从他当上纠察队长以来,还没有人敢这样对他讲话,别人看着这一身纠察队的制服,都望而生畏,可这个小子竟然敢用如此粗鲁的语言来侮辱自己,实在是需要好好的教训一下了

    “把他给我扣起来”孟庆良一摆手,两名纠察队员便要上前制住苏升翔

    “孟庆良,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你敢扣人你给我扣试试看”邵飞虎气的吹胡子瞪眼。

    “身份不明,没有通行证,深夜时分出现在军区重地,我有充分的理由怀疑他们是来这里窃取重要情报而你们这些军人,极有可能是他们的同伙,协助作案”

    窃取情报协助作案

    不得不说,这顶帽子扣的着实太大了

    孟庆良转而对邵飞虎厉色说道:“邵飞虎,这里你的军衔最高,今天的事情,你要给我负主要责任”

    “孟庆良,你眼睛瞎了是不是你让我负责我就要负责我们是军人,不是间谍”邵飞虎喝了点酒,虽然不至于头晕,但是暴脾气却是轻易的一点就着。

    他站起来,一脚把凳子踹翻,然后单手便揪住了孟庆良的衣领

    同时邵飞虎的右手一劈,重重的打在了孟庆良的小臂上面

    挨了这一下,后者仿佛感觉到自己的臂骨都要裂开了,手上的橡胶棍再也握不住,直接掉到了地上

    那几名年轻的纠察从来不曾遇到过这种情况,以往部队的同志们见了他们都要客客气气的,什么时候遇到这种超级猛男

    “邵飞虎,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孟庆良被顶到墙上,满脸涨红,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

    “我当然知道我在干什么,用不着你来提醒”邵飞虎说着,往孟庆良的肚子上面狠狠的来了一拳

    身为首都军区特种侦察大队的队长,邵飞虎的身手在整个军区里面绝对能够排的进前几名,这么一拳下去,让孟庆良简直痛的肝胆欲裂

    “只要我把这次冲突形成报告报上去,你这身军装就穿不成了你敢打我你再来啊”孟庆良忍着痛吼道

    仅仅是肚子上挨了一记重拳,就让他的脸疼到扭曲了

    侦查大队的大队长,可不是吃素的在几大军区的大比武上,他就以重拳而出名

    “你个傻逼,你知道整个军区里有多少战士想要揍你吗就你把纠察队带成了这个样子,还有脸找别人的麻烦”

    “老子平日里枪林弹雨走过来,今天好不容易弄一次战友聚会,还要被你这种狗仗人势的东西扫兴”看来邵飞虎也是忍了很久了,当下直接不管不顾的说道:“我特么不仅揍你,还要把你往死里揍”

    说着,他左手揪着孟庆良的领子,右手高高举起,随后一拳重重的砸在了对方的白色钢盔上

    只听到哐当一声响,钢盔在孟庆良的头上晃了两晃,然后后者的身体便彻底软了下来,靠着墙壁,缓缓滑坐在了地上

    一拳砸晕了孟庆良,邵飞虎便转身吼道:

    “把这些纠察队员的武器全部都给我下了我看谁敢出这食堂一步”

    ps:昨天晚上第一次正版读者群活动历时一个半小时,虽然有些瑕疵,但是还是很高兴的,小睦姑姑、炮哥、小武哥、夕阳,四位管理员同志辛苦了,太不容易,深深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