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这个时候,苏锐忽然想起了一句话。

    在他第一次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本来是觉得有些矫情,不过现在想来,那句话却好像很适合眼前的情况。

    那时我们有梦,关于文学,关于爱情,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如今我们深夜饮酒,杯子碰到一起,都是梦破碎的声音。

    大家都梦想着有朝一日能够肩扛将星,但是华夏上百万子弟兵,能够成为将军的,不过是凤毛麟角而已。

    从军二十年,最后却选择转业的,不知道有多少人。

    苏锐只要愿意,那么能够肩膀扛上将星就是迟早的事,但是其他人可没有他这样的身份背影以及成长轨迹。

    好好的一场战友聚会,结果差点变成了散伙饭。

    苏锐看着在场的人,他知道,除了邵飞虎之外,几乎没有人能够在部队之中留到最后,这是必然的结果,无法改变。

    “不说这个让人不开心的话题了?!闭磐懦ぶ鞫涣艘桓龌疤猓骸八杖?,你还记得柯凝吗”

    不过他换的这个话题似乎更不开心。

    “柯凝”听到这个名字,苏锐的眼光顿时凝滞了一下。

    这位曾经英姿飒爽的军花,在对新兵进行训练的时候,和苏锐有过短暂的三个月相处时间,之后便不知去向了。

    苏锐听秦冉龙说起过,柯凝被首都的某个世家大少所看上,但是却从来不曾屈服,宁愿脱下军装,也要保得自己一身清白,宁愿被逼的颠沛流离,也绝对不会妥协半分。

    苏锐有托人打听过柯凝的消息,可是都没有得到有实质意义的回复。但是他并没有把这件事情抛诸脑后,仍旧让人密切关注着,一有消息就立刻告诉他。

    苏锐也曾经想过,到底是哪个首都大少,竟然闲得这么蛋疼,而且还这么有影响力,他实在是没想出来,首都的大少爷们都快被他给虐的差不多了,也没见那个人冒泡啊。

    “我听秦冉龙说起过,但是一直没有找到她的消息?!彼杖裎弈蔚乃档?。

    “我们也都在打听,你可能不知道,这姑娘对你情根深种啊,可惜了,可惜了?!闭磐懦ひ⊥诽镜?。

    赵阳也说道:“是啊,那可是我们首都军区的第一美女,暗恋她的战士们不知道有多少,结果偏偏就看上你了?!?br />
    原来,这一场暗恋根本就不是秘密。

    可是苏锐在当了三个月的新兵教官之后,就立刻返回了绝密作训处。

    于是,柯凝的感情还未开始,便已经宣告结束了。

    苏锐苦笑着摸了摸鼻子:“我应该是最后一个知道这个消息的人,不过,不管怎么样,我都一定会找到她的?!?br />
    他要找到柯凝,并不是因为柯凝喜欢他,而是他不能眼睁睁的看到一个花季姑娘受到这样的迫害而不去制止。

    “这承诺够爷们,如果找到了,可要善待我们的柯大美人,整个军区再也找不到比她更漂亮的姑娘了?!敝右菜档?。

    赵阳点了点头:“人家不仅人长得漂亮,心灵还美?!?br />
    “一定能找到?!彼杖襁诉?。

    “对了?!闭磐懦に档溃骸八杖?,我们当年可都听说了你的光辉事迹,你是不知道,那个时候整个首都军区都在为你叫屈,我们还联名弄了个万人请愿书交了上去,结果卵用也没有,咱们的烈焰战神还是被处分了?!?br />
    整个首都军区都在叫屈还有万人请愿书

    苏锐这才知道,原来在自己保下性命被“驱逐出境”的背后,不仅有苏老爷子的帮助,还有首都军区的万人请愿

    在部队中摸爬滚打多年的苏锐知道,在纪律当先的部队之中,弄出这样的万人请愿,需要承担多大的风险

    可是,在场的这些兄弟们却丝毫不在乎这些,这让苏锐感动的无以复加

    这就是兄弟这就是在战场上可以把背后交给他们的人

    苏锐完全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好,他拿过了那瓶被邵飞虎珍藏多年的茅台,打开之后,先给自己倒了满满一大杯,而后很认真的说道:“我不说谢谢,谢谢太外气,所有的感情都在这杯酒里了?!?br />
    说罢,苏锐一仰脖子,这一杯酒足有二两五,就这样喝的干干净净。

    邵飞虎的脸上顿时露出肉疼的神色他珍藏了那么久的一瓶酒,就这样被苏锐一口喝掉了四分之一

    “一杯不够,我再来一杯,感情铁,就得喝吐血?!彼杖裼帜闷鹁破?。

    “别别别,茅台哪是你这种喝法”邵飞虎一把给夺了下来,这苏锐要是再来一杯的话,半瓶酒可就没有了

    “你还在养伤呢,不能这样喝,对身体恢复不好?!鄙鄯苫⒄伊烁龉饷髡蟮睦碛?,夺下了苏锐手里的酒瓶。

    “拆都拆了,还怕喝吗看你抠门的熊样,肯定当不了将军?!彼杖裥Φ?,他分明看到,包间的角落里还放着一箱二锅头呢。

    虽然不是什么好酒,但是够烈,也够辣,正适合此时的心情。

    “来来来,先把茅台分完,咱们上二锅头”赵阳喊道,然后把邵飞虎手中的大半瓶茅台夺了过来。

    一共九个人,每人只分到了小半杯,不过,根本没人在意这些,因为所有的人都被心中的情绪所牵引了。

    “苏锐回来了,话不多说,为了欢迎老战友,咱们一口干”

    “干了”

    众人齐举杯,一滴不剩。

    这上了年份的茅台,就像是兄弟们心中的感情,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变淡,反而是越久越香,越久越浓,化不开也冲不散。

    有兄弟如此,又何必在意其他的东西

    酒是茅台抑或是二锅头,这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一起喝酒的人是谁。

    邵飞虎重重的把酒杯顿在桌子上,一抹嘴巴:“爽为了庆祝苏锐回来,老子也是豁出去了今天晚上必须喝到胃出血”

    说着,他直接把一箱二锅头抱到了桌子上。

    苏锐看着昔日兄弟的样子,胸中满是暖流。

    如果有时间的话,真的要把曾经生活过的地方全部都走一走,再去体验体验当时的心情。

    酒不醉人人自醉,这句话的对象并不一定要是女人,兄弟也可以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包间外面忽然传来了争执的声音。

    “同志,同志,里面是几位领导在吃饭,真的没什么的?!闭馐鞘程霉ぷ魅嗽钡纳?,音色里面透着一股焦急的味道。

    “领导吃饭哪个领导会大半夜的吃饭”那个声音充满了强硬:“给我把门打开我看看里面有什么猫腻”

    “同志,同志,你千万别想多了真的是领导在里面,开了门不太好”

    这个食堂工作人员说完,包间里的几个人便听到了墙壁震动的声响。

    很显然,这是那名食堂工作人员已经被人顶到了墙上

    “深夜饮酒,已经严重的违反了部队纪律,里面是领导又怎样什么领导可以这样胡作非为哪怕是个少将,我也是该办就办”

    “依我看,里面根本就没有领导,是你们食堂内部人员在开小灶,是不是”

    这个强硬的家伙说完,便打开了包间的门

    于是,众人便看到了几个头戴白色钢盔,袖带特殊臂章的军人

    在白色钢盔上,写着大大的两个字纠察

    臂章上面也是这种字样

    竟然是纠察队来了

    部队的纠察队专门负责整顿军容军纪,处理任何违反纪律的军人,哪怕是将军也不例外,所有的军人都害怕遇上纠察,有时候想要整整头发,把军帽拿在手里没戴在头上,被发现了都会被登记名字,然后通报所在部队。

    纠察的权限很大,下到列兵,上到将军,全部都可以处理

    这种纠察大概就相当于政府里的作风办,实在不是个能够处下好人缘的兵种。

    有很多部队在士兵复员的时候,都会让纠察队成员先一步退伍,把时间错开,就是为了防止受到其他退伍士兵的报复,说实话,这种情况发生的频率并不低。

    一进门,闻到了浓浓的酒气,让那名语气强硬的纠察队长立刻皱起了眉头

    “你们在干什么半夜喝酒,知不知道已经严重违反了部队纪律”此人的声音很响,就像是在吼一样,震得人耳膜发疼。

    “小题大做,我已经跟领导请示过了?!鄙鄯苫⒉恍嫉乃档?,他根本连头都没有回一下。

    至于跟领导请示,是的,他的的确确向首都军区特种侦察大队的大队长请示过了那大队长就是他本人,他就是自己的领导。

    “小题大做你是哪个部队的把你的军官证拿出来”这队长每说一句话都像是在吵架。

    “同志,同志,我想这里面应该有点误会?!闭磐懦ひ渤錾馐停骸拔颐钦娴囊丫胧竟?,这次是为了”

    “你给我闭嘴”

    张团长还没说完,就听到那名纠察队长一声怒喝

    被这样毫不留情的吼回来,张团长的脸色立刻阴沉了下来。但是,纠察队的权限实在是太大,他根本无法顶撞。

    “一个大校,一个上校,一个中校,两个少校,还有三个志愿兵,你们这是在干什么给我交代清楚”

    “还有你坐在轮椅上的残疾人,没有穿军装,你不是军区的人你到底是谁这里是你随随便便能来的地方吗”

    纠察队长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