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青春是个很美好的东西,即便青春期里经常打架,事后回忆起来,也能成为美好的回忆。

    就像邵飞虎,他当年也同样是一个月没洗成澡,但是现在回想起那时候的事情,也是乐呵呵的。

    回忆,这两个字,并不能真正的反应当时的心情。但是,这也恰恰是回忆的美好之处吧。

    “我小叔一个人打的过那么多老兵”

    现在苏升翔真是一口一个“小叔”,他喊他爹都从来没有那么亲切过。

    “显然的?!?br />
    “后来,水房被让出来了吗是不是从此就我小叔他老人家一个人洗澡,其余的人都不让进了”苏升翔的关注点总和别人不太一样。

    “当然不是,你小叔他是那种人么”邵飞虎笑着说道:“水房的所有水龙头从此自由开放,每人洗澡的时间不能超过三分钟,这样,大家就都能洗上澡了?!?br />
    “三分钟我去,这么短的时间,能洗干净jj吗”苏升翔的声音陡然提高了,他洗个澡最起码也要三十分钟要是给他三分钟,恐怕都还没把衣服脱完呢

    苏锐没好气的回了一句:“你特么是大象吗那么长”

    苏升翔讪讪回道:“那后来那些老兵们怎 么样了”

    “你小叔他老人家就守在水房门口,那些家伙即便伤好了也不能进去洗澡,谁敢进去就再揍一顿,后来那几个老兵痞子至少有三个月没洗成澡,一个个敢怒不敢言?!?br />
    “爽”苏升翔这逗逼货使劲一拍大腿,发觉自己又找到了新的人生目标。

    他在十分钟之前的新目标是要当个好兵,而在十分钟之后,他的新新目标就变成了要当一个好兵痞。

    现在还没有人能够想到,日后的苏升翔为了实现他所谓的“人生目标”,居然也干出了一系列让人瞠目结舌甚至刮目相看的事情。

    “不过,苏锐,当初你揍的那些老兵,里面不乏有关系之辈,个别的现在都已经成了大校,军衔和我都一样了,估计过几年提拔成少将都有可能?!?br />
    苏锐没好气的说道:“我会怕他们不成区区一个大校而已,就算肩膀上的星星再多,也掩盖不了他们曾经当过兵痞的历史。对了,首都军区的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

    司机插了一句嘴:“大校站满一走廊,上校站满一操场?!?br />
    苏锐撇了撇嘴,重重的拍了拍邵飞虎的肩膀:“大校同志,认清楚你自己的地位吧?!?br />
    邵飞虎的脸上掠过一道黑线,哭笑不得。

    他虽然也同样是个大校,但是和其他大校的地位可是完全不同的,这样的年纪就手握军区特种侦察大队,如今的邵飞虎在军区里面已经有了举足轻重的地位,以后升将军简直是板上钉钉的事情绝对是前途无量

    车子一路行到了军区食堂,这大半夜的,食堂一楼二楼黑灯瞎火,但是三楼的某个包间早已经把灯光点亮很久了。

    因为,苏锐回来了。

    曾经在全国八大军区大比武的时候,以一人之力硬生生的把首都军区的总分给拉到第一名的全军楷模,这次回来了。

    只是,这次英雄回来的却有些静悄悄。

    没有欢迎队列,没有领导迎接,只是简单的一辆车,一顿饭。

    当然,当年也并没有多少人知道,那个名震八大军区的超级猛人的真正名字,由于某位老爷子的指示,当时的苏锐一直是以代号来出战。

    代号,烈焰。

    那是一团无人能挡的火焰。

    苏锐在首都军区的特种部队里度过了青春时光,直至绝密作训处成立,从全国范围内选拔战斗精英,苏锐作为第一个被内定的人物,免除所有选拔测试,直接录取。

    “其实如果你哪天在外面过够了,不如就回到首都军区来,破格给你弄个大??刹怀晌侍??!鄙鄯苫⑺朴懈锌乃档?。

    “大?!彼杖窈懿宦獾乃档溃骸案腋鼋共畈欢??!?br />
    他不禁又想起了老首长张玉干的那个请求,他允诺自己只要完成任务,一定会给自己的肩膀上面加上一颗将星。

    当然,奖励越丰厚,也就代表着过程越困难,苏锐很清楚这一点,这倒不是他没有报效祖国的意思,只是现在手头有太多的事情没有理顺,去帮忙的时机还不成熟。反正据说那边的局面已经稳定住了,如果非要自己前往不可,那就等伤好了再说吧。

    邵飞虎先下车,从后备箱里面把苏锐的轮椅拎出来,然后说道:“坐上去,我推你?!?br />
    “矫情个屁,我自己能走?!彼杖袼档?。

    事实上他确实可以独立走动,仅仅是从一拳打飞马夏尔的时候就不难发现,虽然那一拳让他耗了很多力气,但是走路根本不成问题。

    之所以之前总是让秦悦然推着还是因为矫情。

    有秦悦然在身边,即便苏锐想要下地行走,她也是不愿意的,担心这样会影响到苏锐的康复。

    “不行,我推着你?!鄙鄯苫⒁彩且谎?,担心苏锐的身体,竟是基情无限的直接把苏锐抱起来,放在了轮椅上

    苏锐一贯认为两个猛男之间不应该有这种亲密动作,更何况被“公主抱”的还是他自己。

    可是,邵飞虎硬是不让他起来,堂堂大校主动给苏锐推着轮椅,似乎这样能够把自己心中的敬意更多的表达出来。

    几个特种兵自觉地排成了两排,走在邵飞虎的身后,目光始终从侧面望着苏锐。

    他们听说过代号烈焰的那个男人,也听说过苏锐的事迹,但是当他们把两个人完全对上号的时候,才发现内心深处的敬意真的是挡也挡不住。

    在他们还没进门的时候,食堂一楼的走廊就已经亮起了灯,相关的工作人员已经等了很久,等的就是这一刻。

    一名战士站在门口,敬了一个军礼。

    很简单的军礼,却包含了许多情绪。

    这一个军礼是送给苏锐的,心里的敬佩,无需用语言表达,军礼足矣。

    后者坐在轮椅上面,也抬起胳膊,手指划到眉间,还了一礼。

    不过,在走过那名战士身边的时候,对方敬礼的右手仍旧没有放下,而且还高喊了一声:“欢迎首长回来”

    首长

    那名年轻上校这样叫自己,这个战士也这样叫自己。

    苏锐瞪了邵飞虎一眼,知道是这货干的好事,然后说道:“别客气,我不是首长?!?br />
    这名战士没有反驳,依旧保持着敬礼的姿势,来表达心中的感情。

    “其实,今天晚上太仓促,如果要是白天,一定得给你弄个欢迎仪式,让军区首长们全部来参加?!鄙鄯苫⑺坪跻簿醯枚杂谒杖穸?,这样略略有些草率。

    曾经首都军区的英雄和战神,就这样静悄悄的回来了,邵飞虎觉得有点亏,他认为苏锐完全配得上更高规格的礼遇。

    “得了吧,我可是整个华夏历史上首个被驱逐出境的本国公民,这顶大帽子到现在还扣在头上呢,哪个首长敢靠近我”苏锐自嘲的一笑。

    时至今日,他也已经不把当年的那个让人无力吐槽的处分当一回事了,如果没有那次的所谓“驱逐出境”,自己也不可能拥有现在这么多东西。

    祸兮,福之所倚。

    这食堂已经不是当年的模样,在原址上重新翻建,要更大更现代化了,邵飞虎按下了电梯,直达二楼。

    “三层楼的食堂,也要装个电梯,真是够浪费电的?!彼杖衿财沧欤骸傲斓济翘嵯硎芰??!?br />
    “没办法,三楼都是接待客人用的,有的老首长都七老八十了,走路都困难,你总不能让他们爬上三层楼吧”

    两个人就这样闲聊着,几乎没有什么实际性内容的对话,但是气氛却异常轻松。

    或许,老朋友相见,就该是这种状态,而不是充满了炫耀。

    电梯一路到了三楼,当门打开的那一刻,苏锐已然看到,食堂的几个工作人员已经分列走廊两边,齐齐敬礼。

    他们都是炊事班的战士,平时经常给特种侦察大队开小灶,因此也经常听邵飞虎说起苏锐的事迹。

    知道英雄回来,他们没有任何人组织,自发的列队迎接。

    不管苏锐现在人在何方就职,但都曾经是他们军区的荣耀。

    苏锐不禁觉得有点尴尬:“飞虎,今天的阵仗有点大了?!?br />
    “这算什么,我觉得就算让整个军区全部列队迎接你,那也没什么问题。你就泰然处之吧,你应得的东西可比现在要多得多了?!鄙鄯苫⒐笮?。

    “老刘,把我存你这里的那瓶一直没舍得喝的茅台给拿来,今天我也偷偷的违个纪,不醉不归?!鄙鄯苫⒍砸幻心曛驹副暗?,他是食堂的负责人。

    “就知道老邵你会这样,我都准备好了,不就是一瓶酒吗,每次你都当个宝贝蛋?!闭飧鲋驹副由砗竽贸隽艘黄棵┨?。

    “就是这个了?!鄙鄯苫⒗值溃骸澳懿槐Ρ绰鹫饪墒悄谴我缓攀壮だ吹皆勖蔷?,参加国际特种兵大赛的庆功宴,我私下里顺走的一瓶一直就没舍得喝”

    苏锐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邵飞虎心中的喜悦之情,战友情,一直是最真挚的几种情感之一,甚至在某些方面还要胜于亲情。

    “今天晚上,咱们不醉不归?!彼杖褚膊还茏约旱纳耸剖欠衲芤?,心中就是有一股喝酒的冲动。

    相逢,必须要有烈酒相伴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