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知道邵飞虎依然活着之后,苏锐曾经设想过一百种兄弟两人重逢的场景,但是,眼前的这一幕,绝对不在他的想象范围之内

    当听到邵梓航喊出那句“那个逗逼居然还没死”的时候,苏锐就有了想死的心了。

    到底谁是逗逼

    老子是来给你灭火的好不好火苗才刚刚灭下去,你特么的又在电话那端点起火来了

    不过还好,邵飞虎那暴脾气并没有因此而点燃,他像是魔怔了一般,就这样直直的盯着手机,面容之中满是震惊

    没错,这的的确确是邵梓航的声音,这的的确确是他的语气

    他果然还活着他真的活着

    “梓航,梓航,是你吗”邵飞虎迟疑的喊道,但是他语气之中的激动意味很明显。

    电话那端沉默了,连续几十秒都没有声音。

    “梓航,梓航我对不起你”邵飞虎一直紧张的盯着手机,再度喊道

    “原来你真的没死啊,我可是听说你都被追认成烈士了?!鄙坭骱角豳挠锲窒炝似鹄?。

    “我没死,当时是为了执行任务才这样,这件事情说来话长,你现在在哪里我去找你,立刻去找你”邵飞虎都激动的 语无伦次了

    如果不是他当年和老爷子一起的一通打骂,邵梓航又怎么可能远走西方

    即便弟弟的消息已经重新找到,他也不可能原谅自己当年所犯下的错

    “老头老太太都还健在吧”邵梓航又问道,不过这问法让一旁听着的苏锐感觉到极为的蛋疼。

    “都硬朗着呢,不过天天念叨你,梓航,只要你愿意回来,我给你跪下赔礼道歉都成”邵飞虎一把抓过了手机,激动的喊道。

    除了他自己,真的不会有别人能够体会到他的这种激动心情,最亲的人死而复生,最珍贵的东西失而复得,他怎么可能不激动

    “都特么的多久远的事情了,还提干嘛”邵梓航继续轻佻的说道:“得了,今天就说到这里,我现在是大人物,很忙的,等抽出了时间,就回去看看哈,你也好好活着,别死在我前头了?!?br />
    说罢,电话直接被挂断了

    邵飞虎捧着手机,脸上全是不知所措,说道:“他为什么挂电话了呢他这是原谅我,还是不原谅我啊”

    苏锐笑着拿过手机:“听起来像是不原谅你的意思?!?br />
    邵飞虎闻言,重重的捶了一下前排座椅靠背:“不原谅我也没关系,他还活着就好”

    苏锐摇了摇头,不禁暗暗骂了一句邵梓航逗逼,明明对家里很牵挂,明明对父母的健康很上心,但是,一样的话不会换成另外一种说法吗非得在这种时候用嘲讽模式来彰显自己的坚强么

    而在大洋彼岸,邵梓航已经躺在了地板上,手机扔在一边,一边哭一边笑。

    黄梓曜走过来,往他的脸上扔了一条毛巾,然后扶了扶标志性的黑框眼镜,说道:“别再犯神经病了,既然这样,硬撑着也没意思,回去看看好了?!?br />
    很显然,身为双子星的另外一位,黄梓曜也是知道邵梓航的历史的。

    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故事,这个戴着黑框眼镜的文静青年也同样不例外。

    邵梓航拿着毛巾,在脸上胡乱的抹了几把,然后随手一丢,恶狠狠的说道:“当初他们不分青红皂白的就把我赶出家门,差点还把我的腿给打断。不就是被部队给开除了吗这算多大的鸟事我早就说过,我要是回去了,我就是乌龟王八蛋”

    “你这话可算是把你老爹一起给骂了?!被畦麝啄闷鹱约旱氖只?,查看了一下,说道:“最近一架飞华夏首都的航班会在两个小时之后起飞,如果你能买到这架航班的票,那么十个小时之后你就可以见到你父母了?!?br />
    邵梓航眼中满是不屑:“切,我是那种没骨气的人吗我跟你讲,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哪怕他是我亲爹和我亲哥也没用”

    “上一次回华夏,你过家门而不入,想必心里也不好受?!被畦麝缀眯娜敖獾溃骸盎厝タ纯春昧?,硬撑着有什么意思”

    “过家门而不入那是我根本不想去好不好”邵梓航不爽的说道:“小黄,我可告诉你,你和我不一样,别瞎揣测我的意图。就算邵飞虎那个没脑子的逗逼真的来到我面前跪下,我也不可能原谅他”

    黄梓曜根本不搭他的话,自顾自的翻着手机,在上面连续点了几下,盯着屏幕说道:“这航班的票我已经帮你买好了,两个小时之后起飞,机场距离这里大概有一个半小时的车程,如果你现在收拾东西出发并且超速行驶的话,估计能赶得上行李托运?!?br />
    邵梓航闻言,一个鲤鱼打挺就从地上坐了起来,风一般的朝外面冲去,一边跑一边扔下了一句话:“我现在就去找军师请假”

    看着邵梓航的背影,黄梓曜又扶了扶黑框眼镜,嘴角微微翘起,自言自语:“乌龟王八蛋,我让你装?!?br />
    远在华夏的邵飞虎还不知道大洋彼岸究竟发生了什么激动人心的事情,这位平日里指挥作战头脑清晰镇定自若的特种部队大队长,现在就跟魔怔了一般,不断的拍打着前排座椅,一边拍着一边说道:“活着就好,活着就好,活着就好”

    坐在他前面的司机都快被拍的散了架。

    “行了,你也别在这里发神经了,反正你弟弟还好好地活着,能喝酒能泡妞,还担心什么”苏锐笑着拍了拍邵飞虎的腿,他敢打包票,邵梓航的话语虽然看似轻佻,但是苏锐却从其中听出了很明显的刻意味道,这货在装。

    当然,就算邵梓航不愿意回到华夏,自己也可以把他给弄回来,这似乎并不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于是,他再度拿出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发给军师。

    “把邵梓航派到华夏首都,限二十四小时之内赶到?!?br />
    一分钟后,军师的短信息回过来了:“十分钟以前,我已经同意了他的请假?!?br />
    苏锐看着手机,哭笑不得。

    车子一路行驶到了首都军区的大门前,看着这虽然简朴但是却极有气势的大门,看着大门边把身形挺的笔直的哨兵,看着悬挂于门上的八一红星,苏锐不禁很是有些感慨。

    他青春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这里度过的,在这里留下了许多汗水,留下了许多荣誉,也留下了许多回忆。

    事实上,苏锐并不是个轻易就容易感慨的人,他很少会回想过去,甚至在从国外回来之后,他都没有来这首都军区门外看上一眼,但是现在眼前的一幕幕,让他不禁有点触景生情。

    青春是珍贵的,是需要被铭记的,而且偶尔还需要祭奠一下才行。

    苏升翔一直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上,但是这个逗逼一路上却极为聪明的没有插嘴,直到此时,才终于感慨道:“我去,这地方真心牛逼,我也算是沾了光才进来的?!?br />
    苏锐看了他一眼,笑道:“其实你是个当兵的好苗子?!?br />
    “是吗”苏升翔听了苏锐的夸奖,心中一阵兴奋:“小叔,你真的这么想”

    “当然了?!彼杖窕胺嬉蛔?,继续说道:“不过你更适合打入敌人内部?!?br />
    以苏升翔这种能吃能玩的性格,如果能够打入敌军阵营,那可绝对能够起到一颗老鼠屎坏掉一锅汤的惊人效果。

    不过这位苏家少爷似乎还没听出苏锐话语中的深意,乐道:“那我就听小叔你的,回头我就报名参军,而且我还要进入特种部队到时候那苏战煌再敢在我面前瞎嘚瑟,看我虐不死他”

    邵飞虎斜眼看着苏锐,那眼神之中的意味非常明显你从哪里找来的这个奇葩

    作为全国八大军区之一,首都军区占地极广,这里的夜很安静,偶尔能够见到巡逻的战士经过,苏锐把车窗打开,任由清新微凉的夜风吹拂着脸颊,微微的眯着眼睛,过往的许多场景似乎都历历在目。

    那些场景和那些人本来就深深的埋在记忆的深处,虽然平日里不会主动想起,但也绝对不代表着忘记。

    “那里是以前的新兵宿舍楼,三楼最东边的一间,你在里面还住过一年?!鄙鄯苫⑺档?。

    “那是我最不想回想起来的一年?!彼杖窈懿宦獾乃档溃骸拔艺庖槐沧佑泄复尾挥淇斓木?,那个宿舍楼绝对能够属于其中之一?!?br />
    苏升翔好奇的转过脸来:“小叔,那楼怎么你了”

    邵飞虎笑着解释道:“因为那栋楼让你的小叔背了个处分?!?br />
    “处分怎么回事”苏升翔的八卦之火熊熊燃起。

    苏锐瞪了邵飞虎一眼,示意他不要说,不过后者却还是讲了出来。

    “以前新兵的时候,从晚训到熄灯就只有二十分钟的时间,这里的条件不好,每层楼只有一个水房,训练结束,水房就被老兵们给霸占了,他们在里面洗澡,磨磨蹭蹭,还不让新兵进去,这些人不到熄灯的时候绝对不出来,所以我们刚下连队的新兵根本洗不了澡?!?br />
    邵飞虎的眼中也露出回忆的神色来,无奈的笑道:“最热的天气,每天都大量流汗,结果一个月都洗不了一次澡,身上都酸臭了?!?br />
    苏锐接着说道:“我那个时候也是年纪小,不然怎么可能为了所谓的纪律忍他们一个月”

    苏升翔问道:“那你到底忍没忍啊”

    邵飞虎笑的很开心:“那还用问苏锐冲进水房,把每个老兵全部打的躺了一个月下不来床,要不然怎么可能背个处分”

    ps:经过两个星期的筹备,烈焰滔滔vip读者群第一次活动终于敲定了。15日周日晚21:00活动正式开始,奖项设置、奖品、抽奖方式都已经公布在群里,大家可以查看群相册和群文件提醒一下,想参加活动的正版读者尽快进群,进群后请主动将你的订阅记录截图或者消费记录截图给管理员,让管理员来验证,15日下午17:00以后就暂停验证,为了保证正版读者的福利,届时群里没有验证的朋友将会被移出。第一次书友活动,可能有考虑不周全的地方,烈焰收入不高,刚有了孩子,压力有点大,也拿不出太多的钱来买奖品,请大家别嫌弃奖品太小。这次的奖品我和小睦姑姑挑了很久,希望大家喜欢?;队蠹医翰渭踊疃⒑土已婊ザ已嫣咸蟰ip读者群号:202743746,烈焰恭候大家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