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家一级战斗英雄

    李栋梁也当过几年兵,还立过一次集体三等功,自然知道这个荣誉称号有着怎样沉甸甸的含金量

    他捂着肚子,满脸涨红,有些难以置信。

    那个坐在轮椅上的男人,居然是国家一级战斗英雄这怎么可能

    “国家战斗英雄又怎么了”李栋梁抹了把嘴上的呕吐物:“再说,这是不是真的,谁知道”

    邵飞虎指着他,虎目之中释放出冷光:“信不信由你,我没有兴趣和任何地方警察发生冲突,我也没有任何向你解释的必要,我只是告诉你,你要带走的人,今天带不走了?!?br />
    他的话语之中充满了霸气,让李栋梁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哆嗦

    “可是,你必须要清楚,即便天子犯法,也要与庶民同罪,我是刑警,我要对案件负责敢在我跟前持枪伤人,绝对不能放走”

    李栋梁深吸了一口气,竟然还是寸步不让

    在坚持的时候,他还看了一眼瘫在地上的赵子金

    “你在坚持正义”邵飞虎冷笑着说道:“这件事情,我会报给你的上级部门,你必须给出一个结果来?!?br />
    邵飞虎所指的,自然就是李栋梁对赵子金 的持枪行为视而不见的事情了。

    李栋梁和赵子金相交莫逆,但是邵飞虎看不得这些

    如此公然的颠倒黑白,竟然还敢说自己是在伸张正义开什么国际玩笑

    苏锐是他的兄弟,侮辱了苏锐,这比侮辱他自己还要难受

    所有侮辱他兄弟的人,邵飞虎都一定会让他们付出代价

    “这里是津山,是我的辖区,即便你们是首都军区的特种兵,那么我想你们也同样不能在这里胡作非为我们是现代社会的文明人,要讲道理”

    李栋梁这次真的脑残了么,他竟在和一个刚刚一拳将其揍的吐血的人在谈讲文明讲道理的事情

    “去你他妈的”

    邵飞虎直接伸出一脚,重重的踹在了李栋梁的胸口

    后者直接倒飞出好几米,捂着胸口倒在地上,疼的喘不过气来

    “把他们的枪全部都给我下了”邵飞虎紧接着冷冷喝道

    他手下的特种兵闻言,立刻一拥而上,无论是李栋梁的手下,还是赵子金的手下,竟然全部被下了枪,控制了起来

    “你们要干什么”李栋梁也被架起来,他别在腰间的手铐被一名特种兵拽出来,然后便咔嚓铐住了他

    胖老板赵子金也是一样,摁在地上被铐住了。即便他心里愤恨无比,但是也无济于事,面对这些强硬的特种兵,他完全生不出任何的抵抗之心来

    “把这些人全部都给我扔到津山市局去”邵飞虎对年轻上校说道:“回去之后,让军区办公室给津山市局发函,一定要严肃处理此事”

    “是”年轻上校应了一声,然后猛一摆手:“全部带走”

    李栋梁还来不及多说一句话,脑袋就已经被摁了下去,低着头给押走了

    看着这些人连一丁点反抗的行为都没有就被押解离开,苏升翔简直觉得自己热血沸腾

    “简直酷毙了好吗什么是仗势欺人,这才是仗势欺人好不好”苏家少爷觉得他似乎已经找到了新的人生目标

    苏锐看着邵飞虎,露出了一丝笑容。

    兄弟重逢,即便不多说话,也能够明白彼此的心意。

    邵飞虎走上前来,挠了挠头,嘿嘿直笑个不停。

    他到没有苏锐这么含蓄,喜怒哀乐全部都写在脸上,这个时候的他看起来少了一丝张扬跋扈,而多了一丝憨厚之意,一个十足的憨直汉子。

    “这几天出去执行任务了,不然早就去医院看望你了?!鄙鄯苫⑦肿熘毙?,战友多年不见,此时激动的心情简直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装死了好几年,你现在看起来倒是比以前更嚣张了?!彼杖裥Φ?。

    看着邵飞虎那黝黑的脸庞和一口大白牙,他的心情就非常好。

    “嘿嘿,那不是为了执行任务才装死的吗”刚才还威风凛凛的邵飞虎在苏锐的面前简直和气的不像话:“等我回来之后,才听说你已经出国而且失联了?!?br />
    “那次任务完成了吗”苏锐眯了眯眼睛,眼中露出回忆的神色来,他倒是并没有在自己出国的话题上面继续。

    “幸不辱命?!鄙鄯苫迤鹆肆?,然后很不爽的指了指自己的胸口:“他妈的,这里中了一枪,距离心脏只有五公分,还是贯穿伤?!?br />
    “不过,这个仇也算是消了,那个恐怖组织后来不也是一夜之间就被覆灭了吗不知道是哪位英雄好汉干的,权当替我报仇了?!鄙鄯苫⒂趾俸僖恍?。

    苏锐笑着看了他一眼,没有答话。

    两年前,太阳神殿全体秘密出动,趁着夜色,在短短的几个小时内,就剿灭了一个恐怖组织的老巢。

    是的,就是太阳神殿干的。

    在那个时候,苏锐以为邵飞虎已经死了,他是在替昔日的战友报仇。

    这种事情,他自然没必要告诉邵飞虎。

    只不过,邵飞虎到现在还活着,这就让苏锐两年前的复仇变得有些狗血的成分了。

    “你为什么要这样看着我”邵飞虎对苏锐的眼神感觉到有些琢磨不定:“这让我觉得你在看一个傻逼?!?br />
    “你难得有一次判断正确的时候?!彼杖裥α诵?,然后右掌竖起。

    “欢迎活着回来?!彼崆崴档?。

    邵飞虎也伸出右手,和苏锐重重的击了一下掌:“欢迎活着回来?!?br />
    一声脆响回荡在这间会议厅之中。

    两个人所说的话相同,其中蕴含的意思也一样。

    这是以前那支部队从战场归来的固定欢迎礼,每个活着的人都会受到这样的迎接。

    邵飞虎活着回来了。

    苏锐也活着回来了。

    可是还有很多人,永远的长眠在异国他乡的战场上。

    不需要奢求太多,只要能够活着,总是一件好事。

    “我特么怎么就忽然那么感动呢”这个时候,苏升翔在一旁感慨的说道,一边说着还一边抹了一把眼睛

    “别装模作样了,跟个伪娘似的?!彼杖衩缓闷乃档溃骸盎共桓峡彀才乓桓霾吞?,我们一起吃饭?!?br />
    苏升翔一拍胸脯,兴奋的喊道:“这个没问题,包在我身上好了别说吃饭了,吃喝玩乐一条龙,一会儿我给找一些漂亮姑娘,兄弟们人手一个,绝对玩到爽三天三夜,三天三夜”

    等到他说完,发现邵飞虎和苏锐正用一副看傻逼的眼神看着他的时候,苏升翔才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

    对特种兵们说这些话,实在是有些让人无力吐槽。

    苏升翔讪讪笑道:“没关系,大家都是男人,都有生理需求,可以理解,可以理解哈?!?br />
    苏锐拍了拍他的肩膀,对邵飞虎说道:“其实这小子人不坏,就是经常犯傻逼?!?br />
    “小叔这评价我喜欢,多谢小叔不计前嫌?!彼丈韬俸倮值?,貌似苏锐的评价让他非常受用。

    “我知道首都有几家特别好的饭店,我马上安排一下,虽然是夜里,不过多给点钱,应该也没问题?!彼丈枰槐卟乓槐咚档溃骸霸勖墙裉焱砩喜蛔聿还椤?br />
    “行了,我看也都别费事了,直接去我们军区食堂好了,我让厨师给开小灶?!鄙鄯苫⒁凰κ?。

    “你们食堂夜里也开伙”苏升翔有些惊奇的问道。

    “那是当然,我们经常夜里训练的,要是饿了没饭吃,那怎么办”邵飞虎乐呵呵的说道:“喝酒也没问题,如果领导知道我和苏锐一起喝酒的话,想都不用想,肯定特批了”

    “我小叔这么强大”苏升翔狐疑的问道,他今天已经彻彻底底的被苏锐所震撼,没想到即便到了现在,这震撼仍旧没有结束。

    在这之前,苏升翔只是认为苏锐不过是个在国外混黑的家伙,来到国内只是为了抱苏家的大腿而已,但是经过了今天晚上的事情之后,他这才发现,这位小叔不仅身手足够强悍,似乎在国内的关系网也可以用通天来形容

    “苏锐,可是首都军区的老人了?!鄙鄯苫⒙冻隽艘凰恳馕渡畛さ男θ堇?。

    “好汉不提当年勇?!彼杖袼嬉獾陌诹税谑郑骸熬腿ツ忝堑氖程煤昧??!?br />
    老战友相见,他也想好好的大吃一顿,庆祝一下。

    邵飞虎说了一句很经典的广告词:“不,那是你的食堂?!?br />
    邵飞虎这次的动静可真不小,带来了好几辆军用越野车,甚至还有一台嚣张之极的宽体猛士吉普,外表看起来,简直就跟装甲车差不多

    李栋梁和赵子金等人都被压上车,挤得满满登登。车子一路开往宁海市局,到了院门口,铐着双手的李栋梁等人便被踹下车来。

    发生了这样的动静,在传达室值夜班的民警匆忙赶了出来,当他看到这些荷枪实弹的战士之时,顿时露出惊容。

    “各位同志,请问你们有什么事情吗”

    邵飞虎也下了车,对民警敬了个礼,然后把自己的证件递过去:“我是首都军区特种侦察大队大队长邵飞虎,今天晚上抓了几个黑社会,交给你们了?!?br />
    十几个人躺在地上,甚至连李栋梁都没敢出声生怕惹得这个猛男再狠踹自己一顿

    “各位同志,辛苦了,辛苦了,我马上就办手续?!泵窬⒚挥蟹⑾值厣匣褂幸桓龇志值男叹映?br />
    “对了,还有一个家伙?!鄙鄯苫⒆叩揭惶ǔ岛竺?,打开后备箱,鼻青脸肿的马夏尔便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ps:白天太忙没能码字,第二更要凌晨,大家先睡吧,明天早晨起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