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而在这位大校的身后,还跟着两排身穿迷彩服的战士,每个人都是戴着钢盔,紧握钢枪

    这里怎么会出现大校怎么会有部队出现

    看着这些军人气势汹汹而来的模样,胖老板赵子金彻底愣住了

    尼玛,这唱的究竟是哪一出spy吗不大像啊

    这种迷彩服,怎么看起来像是作战部队啊

    赵子金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脑子有点不够用了,不禁喊道:“你们是那个剧组的”

    剧你妹

    没有人回答他,只有整齐划一却十分急促的脚步声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这里是我的酒店,你们没经人同意,就私自乱闯,不管你们是剧组的,还是部队的,这样都不行”赵子金见到没人理睬他,心中登时不爽了,部队怎么了部队就能无法无天了吗

    为首的大校也不答话,阴沉着一张脸,虎目之中流露出凶悍的光芒

    那样的眼神,似乎随时可以吃人

    “你们到底是谁”赵子金吼道。

    对方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这让在津山市的黑道上颇有话语权的赵子金愤怒不已

    那名大校仍旧不发一言, 走到他的面前,单手揪起了赵子金的衣领

    后者登时感觉到一股巨力袭来,让他不由自主的被扯的离开了地面

    他可是足足有两百三十多斤的体重,竟然就被这人一只手举起来了

    赵子金憋的脸通红,想要去掰开那名大校的手,可是对方的手指好像是钢铁浇筑的一般,无论自己怎么掰扯,根本就是纹丝不动

    即便举起这么重的胖子,那大校的身体仍旧挺的笔直,根本看不出任何吃力的样子

    “你想干什么快放我下来”赵子金涨红了脸

    大校盯着赵子金,冷冷说道:“我可以向你承诺,如果你再多说一句废话,我立刻让你吃苦头”

    感受到了大校眼中那有如实质的杀气,赵子金只能唯唯诺诺的点头:“好的,好的,你先放开我,什么都好说”

    “啊”

    可是,他的话还没说完,小腹上就挨了重重一拳,一声惨叫,整个人也蜷缩成了大虾米

    尼玛,老子还正在表态好不好,表态都还没表完,你特么的就揍我赵子金简直快哭了

    大校冷冷的看着他:“我说过,让你不要多说一句废话,可你偏偏不听?!?br />
    说完,他的右手一松,赵子金那肥胖的身体便摔落在地好似一堆肥肉重重的颤了几颤

    这胖子摔的一声惨叫,正望着那大校的背影出神,可是接下来一秒,他便感觉到脑门陡然一凉

    一个黑洞洞的枪口已经重重的抵在了他的太阳穴上

    只见一个眼中饱含锋锐之色的年轻上校正死死盯着他,语气之中同样流露出杀气:“再多说一句话,你就死定了”

    这个时候,脑子已经快要转不过圈来的赵子金终于意识到,自己遇到的并不是剧组,而是真正的部队

    而且是真正的作战部队

    年轻上校说完,用枪口重重的顶了一下赵子金的脑门,后者的整个身体都失去了重心,趴倒在地,浑身都在打颤

    走到会议厅,那名人高马大的大校军官冷冷喝道:“刚才是谁要把人带走的”

    “是我?!?br />
    李队长名为李栋梁,他参加工作很多年,见过很多事情,也知道政府中办事的基本流程,因此倒是丝毫不惧这些军人的凶悍,他是警察,对方是部队,根本就是两个系统的,谁也管不到谁,谁也别想干涉谁

    他走上前,目光冷然:“我是津山市津州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

    他还没说完,就被大校军官粗鲁的打断:“好了我不想听你的自我介绍,我也没兴趣知道你是谁,我就是想问清楚,刚才是谁下的抓捕命令”

    李栋梁的心里感觉到极为的不快,平日里在市局乃至省厅开会,那些大领导也不会对他这样粗鲁的讲话这个不知道身份是真是假的大校,又怎么可以这样对自己大吼大叫

    “我下的抓捕命令,你有什么问题吗”李栋梁丝毫不让,挺起了胸膛

    他的警衔也不低,他可不会相信,这名大?;嵯穸源宰咏鹨谎源约悍戳怂?br />
    “有问题,我有很多问题”大校死死盯着李栋梁,声音略带沙哑,而恰恰是这种声音,让后者觉得极为不舒服

    因为里面的压迫感实在是太过明显,太过直接让这位办了很多年案子的老刑警都有些呼吸不畅了

    “有问题也轮不到你来提,你不是我的领导,我们也不是一个系统的,八竿子打不着,请你们不要干扰我办案”李栋梁调整了一下气息,同样冷声回道。

    那名大校闻言,单手抓起李栋梁的衣襟,恶狠狠的说道:“如果你今天晚上执意要这样做,我马上就拆了你们分局的大门”

    被揪住了领子,李栋梁挣扎了几下都没有脱离开,已经是颜面尽失,他完全没有想到,对方竟然可以跋扈至此

    “你们当兵的怎么可以如此野蛮,他们有故意伤人嫌疑,我要抓人,关你们屁事你到底是谁,敢不敢报上姓名,我回头就把你们告上军事法庭”

    “告我好”那名大校单手一用力,把李栋梁拽的一个趔趄,差点失去重心,低吼道:“老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首都军区特种侦察大队大队长邵飞虎就是我,你去告告看”

    说罢,他单手一推,李栋梁蹬蹬蹬的踉跄退了好几步,然后一屁股结结实实的坐在了地上

    邵飞虎

    望着这个已经多年不见的老战友,坐在几米开外的苏锐已经眯着眼睛笑了起来。

    在听到他声音的时候,苏锐就已经猜到了是谁,那么久不见面,他还是这种火爆性子,那跋扈程度比起自己来也是不遑多让

    这个家伙当年为了执行任务而假死,把所有战友都欺骗了,苏锐他们甚至还为此悲伤了好一阵子

    感谢苏无限,让苏锐重新找到了昔日战友的消息,甚至,此时此刻还重逢了。

    就冲着这一点,苏锐都宁愿被苏无限多利用几次

    如果多利用一次,就能找回一名失联或者牺牲的战友,那么苏锐真的愿意一辈子啥事都不干,光被苏无限利用心甘情愿

    可惜的是,邵飞虎是假死,但还有太多的战友已经永远的长眠在异国他乡的隐秘战场上,甚至连遗体都无法带回华夏来入土安葬

    一想到这些,苏锐的神情就微微凝重了一些。

    首都军区特种侦察大队

    听到这个名字,赵子金那肥胖的身躯猛然的颤了几颤

    尼玛,自己上辈子到底做了多少缺德事,怎么这次就能把首都军区的特种部队给招来呢

    这种特种部队不是都在执行特殊任务的吗怎么就会出现在东宫酒店而且还是荷枪实弹这怎么可能

    赵子金并没有怀疑这些大兵的真正身份,很明显,从之前那名大校有如实质的杀意眼神之中,他就能够清晰的体会出来,这个猛男绝对杀过不少人

    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对方绝对不可能仅仅凭借一个眼神,就让自己浑身发软无法动弹的

    李栋梁同样被震撼的说不出话来,他在这之前绝对没有想到,一个看起来平淡无奇的案件,竟然会把特种部队给牵扯出来

    看了看几个同样震惊的手下,李栋梁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他从地上爬起来,调整了一下呼吸,很是硬气的说道:“即便是特种部队,恐怕也没有任何资格来干扰我们地方机关办案吧你们又不是执法部门,有这个权力吗”

    邵飞虎冷冷看着还在强词夺理的李栋梁,忽然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李栋梁很不自然的问道。

    可是,他才刚刚说完,衣领就再一次被揪了起来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这个胖子沆瀣一气”邵飞虎的声音之中似乎强压着怒气:“身为地方警察,对这些人的持枪视而不见,我很想问问你,眼睛是不是瞎了”

    赵子金的几名手下都有枪,李栋梁在进来的时候分明看到了,却假装没看到,而事实上,这些人的手枪到现在都还没有收起来,实在是嚣张至极了。

    对此,李栋梁根本无法解释。

    “这次事情过后,我不知道我会不会因此而脱下军装,而你,铁定要从警察队伍里滚蛋我保证”

    听了这斩钉截铁一般的话,李栋梁竟然忍不住的打了个冷颤

    “没有证据就不要乱说话,我会追究你的刑事责任的?!?br />
    李栋梁反驳的说道,不过很可惜,他的反驳并没有任何的力量,正处于激动情绪之中的邵飞虎根本就不吃他这一套

    “刑事责任你妹”

    邵飞虎觉得自己快要被气炸了肺,不管不顾,一拳就狠狠的轰了出去

    这一拳正好击中了李栋梁的肚子上方,后者只感觉到胃部一阵强烈的痉挛,然后便开始趴在地上翻江倒海的呕吐起来

    邵飞虎看着他,目光之中喷吐出了火焰:“你知不知道,你今天要带走的那个坐在轮椅上的家伙,是华夏的国家一级战斗英雄”

    ps:第三更送上,已经困得睁不开眼,感谢一直等到现在的兄弟们,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