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事实上,对于普通民众而言,首都的那些世家对于他们都太过遥远,即便偶尔会有些了解,也只是从传说之中听说的只言片语而已。,

    能够在首都隔壁城市开这么一家酒店,胖老板自然不是傻子,黑白通吃的他也不会这么的低智商,但是苏锐明显就是个危险分子,在他的酒店里持枪伤人,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他还要对对方客客气气的,那才是脑子进水了呢。

    凡是持枪者都是暴徒,这个观点并没有任何的问题,但是,胖老板混到现在,不知道经过多少明争暗斗,还会怕了他们吗

    他的手下,也是个个带枪

    敢影响到他的生意,那就一定要让他付出代价

    至于首都的苏家,距离他太过遥远,这胖老板又怎么可能相信,一个苏家的核心成员会这样出现在他的面前

    而且,在这位胖老板的眼中,对面分明就是一个逗逼和一个残疾人,根本就是不足为惧,哪怕有枪,也不用担心他们能翻出多大的浪花

    “你是苏家的老祖宗”苏升翔听到这话,真的是被气乐了,“好,希望过一会儿,你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在说这话的时候,自大惯了的苏升翔根本就没有想到,除了坐在轮椅上面的苏锐之外,他连一个帮手都没带在身边。

    胖老板名叫赵子金,也是混黑出身,这些年生意越做越大,但某些手段也是越用越娴熟,此时,他看着苏升翔的目光,就像是在看着一个傻逼:“还过一会儿你以为我会给你这样的机会吗”

    说完,他便对着身后的几名手下一摆手:“你们几个,现在上去,把他们给我控制住如果连这两个人都制服不了,你们也给我趁早滚蛋一分钱工资都别想领”

    在胖子看来,似乎也应该锻炼锻炼手下人的战斗力了。

    “是,老板”胖子赵子金身后的几个人顿时开始摩拳擦掌了,然后纷纷从腰间拔出了手枪

    “把这两个人给我绑了,然后一切等李队长来了之后再说如果敢负隅顽抗,第一次打伤,第二次直接打死”赵子金的话语之中流露出和他外表极不相称的狠辣之意。

    苏锐微微的眯起了眼睛,看来,这个胖子也是个狠角色啊。

    不知道这个家伙出于什么目的,竟然敢拿自己来祭旗。苏锐摇了摇头,自从坐上了轮椅,还真是总被当成小。

    苏升翔闻言,怒气又上来了,很是光棍的指着自己的脑袋:“行,有种,死胖子,有种你就照着爷爷这里打如果你今天不把爷爷我的脑袋打爆,那你就是我亲孙子”

    苏锐直接无语,尼玛,激将法不是这个时候用的好不好万一人家受不住你的激将,真的开枪了,那你这条命还要不要

    “好,你也有种,我赵子金已经有很多年没遇到过这种威胁了”赵子金那一身肥肉被气得直哆嗦

    “老赵,看起来你今天火气很大啊?!?br />
    这个时候,一句带着打趣意味的声音响了起来。

    声音的主人是个中年男人,看起来四十岁左右,面庞黝黑,穿着一件普普通通的黑色夹克。

    苏锐的目光只是在他的脸上稍稍的停留了一下,便下滑到了对方的右手,这样的距离,足够目力出众的苏锐观察清楚一些细节了。

    手指短而粗,虎口位置有着一圈老茧,中指的第一个指节已经几乎被磨平,只有经常用枪的人,才能够表现出来这种特征。

    这个发现让苏锐微微的眯起了眼睛。

    而在这个男人的身后,还有着五六个年轻小伙子,也都是身着便装,面带精悍。

    “哎呀,李队长,你可终于来了?!闭宰咏鹨患秸飧瞿腥?,立刻换了一副表情,脸上的愤怒已经全然消失不见:“大晚上的劳烦你过来,我可真的是过意不去啊”

    “老赵,你这就是在说客气话了,咱们谁跟谁啊再说这么外气的话,你就是看不起我了?!崩疃映び檬直撑牧伺恼宰咏鸬亩亲?,两个人露出了一个只有彼此才懂的微笑,直接把苏锐当成了空气。

    苏锐见此,不禁自嘲的笑了笑,手上有枪茧又能说明什么问题呢看对方的心态,根本就是不足为惧。

    “我一听说这里有人闹事,立刻就带着手下人赶过来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李队长身为警察,却对赵子金几名手下人的枪支视而不见

    这说明什么

    有勾结

    “李队长,我正准备制服这两个暴徒呢,这可不是闹事那么简单啊?!闭宰咏鹚档溃骸罢饬饺嗽谖业木频昀锩娉智股巳?,伤者已经逃跑,只剩下行凶者还大大咧咧的呆在这里,就等着李队长你来发落呢不过他们有枪,你待会可要小心啊?!?br />
    “持枪”

    虽然这两分钟在态度上面表现的不大专业,甚至无视赵子金手下的持枪行为,但李队长好歹也是当过了二十年刑警刑警,他看着地毯上面的几处血迹,嗅着空气中的血腥味道,神情也立刻凝重起来。

    “给我蹲下,双手抱头”

    李队长喊道

    与此同时,他的手下也全都拔出枪来,指着苏锐和苏升翔

    “我说阿sir啊,你们系不系搞错了啊”苏升翔被那么多枪口指着,心中极为不爽,他也真是够恶搞的,一开口,竟然是一副香港腔调:“连事情都还没调查清楚呢,就要来抓我们我们也是受害者好不好”

    “不管你是不是受害者,现在给我蹲下,不然我就开枪了”李队长吼道:“持枪伤人,监控一清二楚,你们如果想要解释,那么就跟我回去解释好了”

    事实上,他并没有看过任何的监控,但是赵子金既然已经挑明了这两人是行凶者,那么他肯定会站在赵子金的一边。

    不谈别的,只谈交情。否则的话,他身为刑警,就不回无视赵子金几个手下的持枪行为了

    “可是阿sir啊,我如果不想和你回去解释怎么办”苏升翔一副无赖的架势,他之前也从来没遇到过这种情况,但是有苏锐在身边,苏家少爷的底气可是足足的。

    那什么来自于亚特兰斯底家族的马夏尔够不够牛逼长的那么帅,身手那么好,可是在自己的小叔面前,还不是一样得跪屁股都被打烂

    想到这一点,苏升翔竟然还有点责怪苏锐心太软,要是他的话,肯定先一枪打断对方的小丁丁

    真尼玛是个恶趣味和重口味的家伙

    “这里没有你讨价还价的份给我带走”李队长冷冷说道,他见过不少比苏升翔还要油嘴滑舌的犯罪嫌疑人,但到最后他们的下场可是要惨的多了。

    “住手”苏升翔一声大喊,不得不说,这兄弟的嗓门倒还真不小,在旁边的苏锐都被震的耳膜发疼,几个便衣警察的脚步也被震的停住了

    “我不是在和你讨价还价,我是在和你摆事实,讲道理?!彼丈枰贿P渥樱骸拔倚∈褰痰脊?,让我不要借着家里的关系来狐假虎威,所以你才能和我扯淡到现在,不然,哼哼”

    “我可以跟你们走?!本驮谡飧鍪焙?,苏锐发话了。

    “哦”听到苏锐忽然这样讲,就连李队长也是微微一愣,他似乎没想到苏锐竟然会那么的配合

    “但是,这件事情并非因我而起,我希望你能够在调查清楚事情的真相之后,给出一个合理而公平的结果?!?br />
    苏升翔又愣了,怎么小叔今天的步调跟自己总是不一致啊刚刚自己狐假虎威的时候,他制止了,现在自己又不狐假虎威了,他怎么又妥协了

    苏锐已经看穿了他的想法,根本就懒得解释,淡淡的瞥了一眼,那眼神跟看白痴没什么两样。

    “还是你识时务,不过,至于调查结果怎么样,事实说了算,我说的可不算?!崩疃映ひ换邮郑骸案掖摺?br />
    一个逗逼,一个残疾人,他还真的没把这场抓捕行动放在眼里。

    赵子金眯着眼睛看着这一切,事实上发生枪击事件,他真的没怎么放在心上,对于常年混黑的人来说,听到枪声简直是家常便饭。他之所以在今天晚上大动干戈,其最主要的目的还是让自己的酒店能给客人一个说法。

    东宫酒店之所以能够在首都的隔壁城市经营这么多不合法的“服务”项目,不知道打通了多少关系才做到,这个酒店现在已经是赵子金的吸金利器,用日进斗金来形容丝毫不为过。

    这酒店投资那么大,如果因为这几声枪响便影响到了后期的生意,那可真的是太得不偿失了

    可是,就在几名警察准备动作的时候,会议厅的门外传来了一道粗犷的声音。

    “我看谁敢把人带走”

    随着这话音一落,整齐的脚步声便穿到了众人的耳中

    一个虎背熊腰的高大男人正大步朝会议厅中走来,而且,他竟然穿着军装

    而他的肩章,赫然是两杠四星

    竟然会是一位大校

    ps:第二章送上,晚些时候还有一章,祝大家双十一快乐,早日脱单

    我先去冲杯咖啡,不知道要熬到几点,大家可以先睡,明早起来再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