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加深记忆

    听了苏锐的话,马夏尔差点要崩溃了

    尼玛,往自己屁股上打了两个血窟窿,就是为了加深记忆

    这记忆绝逼是加的够深了,一辈子都不可能忘得掉

    “还不滚蛋还想再挨一枪吗”苏锐嘲讽的说道。

    马夏尔打碎牙齿和血吞,他硬生生的忍着屁股传来的疼痛,在心里诅咒苏锐全家几百遍之后,才艰难的爬起来,一瘸一拐的朝门口走去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他又听到苏锐说道:“尊敬的马夏尔先生,你这屁股上面两点红的照片不错,我已经拍下留存了,如果改天有兴趣,我就上传到西方黑暗世界的网页上?!?br />
    “天啊,你不能上传”

    苏锐的这句话比再打马夏尔两枪还要来的有威慑力

    在此时的马夏尔看来,名誉已经比生命更加重要了

    如果让人知道,亚特兰蒂斯家族的核心成员才刚刚露面,就被苏锐两枪打烂了屁股,他马夏尔从今以后就会成为整个黑暗世界的笑柄,哪里还有脸见人

    “我不能上传你也不仔细想想,你有什么资格对我提要求”苏锐笑眯眯的,手中的沙漠之鹰又扬了起来。

    看到这把枪,马夏尔的气势登时就没了

    此时的苏锐还不知道,在日后的时间里,这种型号的手枪对马夏尔形成了怎样的阴影,以至于他后来只要见到这种枪,立刻全无战意,掉头就走

    “我可以交换,你开价,我来买?!甭硐亩档?。

    他想了半天,也只想到了这个理由。

    苏锐好笑的问道:“你确定”

    “当然,我可以买的起?!甭硐亩媸窍铝撕菪?,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这些照片流传出去

    “好,难得碰到这么个爽快人?!彼杖裎⑽⒁恍Γ骸澳愠醮卫吹交?,来者皆是客,我也就不为难你了?!?br />
    来者皆是客

    听到这句话,马夏尔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个世界上竟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如果他当自己是客人,那么还会往自己的屁股上打两个窟窿吗

    如果他当自己是客人,还会选择在这个时候敲诈自己吗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强忍着吐血的冲动,尊贵的亚特兰蒂斯家族的核心成员马夏尔同志开口问道:“请问,这一张照片需要多少钱”

    “一张”

    苏锐的表情顿时变得很精彩:“可是我拍了十几张呢?!?br />
    马夏尔走了,给苏锐留下了一大笔钱,到底是家底丰厚,这样大笔金额的直接转账,这货根本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小叔,你今天晚上实在是酷毙了啊?!彼丈韬俸傩ψ排芄?。

    话说这货虽然生在苏家,但是从小就不想成为一个大人物,而是梦想成为一个可以打家劫舍的江洋大盗,苏锐刚才的举动无疑非常对他的胃口

    几枪就撂倒所有人,几句话就敲来一个亿,真的狂拽酷炫吊炸天啊。

    这倒不是苏锐不想再多敲一些,而是马夏尔能够在短期内自由支配的金额就只有这么多。

    饶是如此,也足够让苏升翔两眼放光了。

    可是,苏锐却咳嗽了两声,捂着胸口,面色不太好看。

    “小叔,你怎么了”

    “没什么,牵动了一些伤势?!彼杖癫⒉皇呛茉谝?。

    事实上,在双脚未能踩在地面的情况下,一拳就把马夏尔这种实力不错的成年人打飞出去,想要完成这种动作,即便在健康的状态下也会非常困难,更何况苏锐本身就是重伤未愈

    但是,面对马夏尔这种来自传说家族的子弟,苏锐只有尽全力一击震慑对方才行

    估摸着这一击过后,他之前的伤也白养了。

    “没事就好?!彼丈璺凑膊坏P乃杖竦纳耸?,反而想入非非的说道:“我现在就调集人手,拦住马夏尔,再敲他一笔”

    苏锐闻言,差点吐血,传说苏意办事风格极为稳重,怎么会培养出这么一个奇葩儿子来

    “就算你不去拦着,他也走不了的?!彼杖竦档溃骸澳阋晕野踩棵诺娜耸浅运氐穆稹?br />
    “真扫兴?!彼丈柘氲阶约旱那谜┬卸薹ㄊ凳?,脸上顿时露出沮丧之色。

    “下次不要再被女人迷惑住了?!彼杖裼挚人粤肆缴骸靶卮笠膊灰欢ㄊ钦娴?,总是露出这副猪哥相,你也不觉得自己掉价”

    “小叔教训的是,教训的是?!彼丈柃ㄚǖ阃?,没有任何反驳,在他的眼里,苏锐跟绝世猛男没什么两样,崇拜他还来不及呢。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这个时候,一个经理模样的中年男人带着几个服务员出现在了会议厅的门口,当他们看到地上的血迹之时,顿时露出了惊容

    如临大敌

    在他们的酒店,竟然发生了流血事件

    没办法,苏锐并没有随身携带消声器,沙漠之鹰的枪声实在是太响,想不惊动人都不行,于是便华丽丽的把整个东宫酒店的客人全部都震醒了

    当然,这里的绝大部分客人都不是住宿的,所谓的“东宫酒店”,取的是“太子东宫”之意,客人们来到这里,只是为了寻欢作乐,享受一下太子的待遇,释放一下体内多余的精力。

    结果,在和姑娘们激战正酣之时,苏锐连续开了几枪,直接把他们吓得软绵绵了

    这些客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短暂的惊吓之后,好一番努力,才重新振起雄风。

    结果,这雄风还没振多久来着,突如其来的枪声再度响起,让他们被吓得再次软绵绵,说不定还会留下什么心理阴影和功能障碍

    发生了这种事情,这些客人一个个怒火中烧,纷纷去找经理投诉去了

    能够来到东宫酒店玩乐的客人,都是老主顾,值班经理可不敢得罪他们,如果把他们的某些方面给吓出毛病来了,那么酒店以后要赚谁的钱

    经理不敢怠慢,一边点头哈腰的赔礼道歉,一边连忙差人通知酒店的大老板。

    能够在首都的隔壁城市,把一个隐蔽的开的这么大,而且相关部门从来没有来这里检查过,不得不说,这里的大老板还是很有几把刷子的,至少在白道和黑道上面都吃得开。

    很快,老板就先派了几个打手赶过来,并且下命令,在场的人一个也不许离开。

    “把我们的人全部叫过来?!本淼勺潘杖?,吩咐手下。

    “你特么一个小小的经理,就敢跟我这么说话”苏升翔顿时不干了:“你知不知道,我还是你们酒店的白金会员”

    那经理阴沉着脸,显然与苏升翔并不熟识:“我说过,在事情调查清楚之前,你们谁也不准离开,说不定你们就是杀人凶手”

    地上有好几片血迹,虽然面积不大,但是这血腥气味可是一点也不假

    “你妹的杀人凶手啊,你睁大眼睛看一看,哪里死人了哪里有尸体了”苏升翔平日里眼睛都长在鼻孔上,今天却接二连三的受到这种对待,实在是要被气炸了肺。

    “你们杀没杀人,你说了不算,我说了也不算,警察说了才算?!?br />
    这个时候,一个穿着休闲装的胖子从门外走进来,这家伙看起来有四十来岁,长的跟矮冬瓜似的,头顶光秃秃的,脑门锃亮。

    在他的身后,还跟着几个打手模样的家伙,每个人的腰间都鼓鼓囊囊的,显然是揣了武器在里面。

    苏升翔哪里咽得下这口气:“你们开什么玩笑拜托,是我们在这里受人暗算好不好我特么的还没追究你们酒店的责任呢,你们倒还想反打一杷”

    “给我闭嘴”胖老板怒喝道:“你们知道我是谁知不知道你们打的这几枪给东宫酒店的生意带来了多大的影响以后还有谁敢来这里消费信不信我活剥了你们”

    这话实在是太过彪悍,连苏升翔都愣住了。

    苏锐冷笑着坐在轮椅上,一句话都没有说。

    之所以不说话,并不是他说不过对方,而是因为不屑。

    是的,这样的小角色,还不至于让他很认真的去对待。

    看到苏锐和苏升翔都不说话,那胖老板认为他们是被自己震住了,继续怒道:“你们在这里闹事,就是太岁头上动土”

    “太岁头上动土”苏升翔闻言,像是听到了什么极好笑的笑话一样,笑的前仰后合,眼泪都差点出来了。

    “你笑个屁你现在笑得欢,我看你待会儿还能不能笑得出来”胖老板的脸上满是阴霾。

    不管怎么样,敢这样影响他的生意,这两个人都铁定完蛋了。

    无论是白道还是黑道,他全部通吃,就算不把这两人弄死,也绝对可以给他们留下毕生难忘的代价

    “我告诉你什么叫真正的太岁头上动土”

    苏升翔那纨绔少爷的脾气又上来了,他指着自己的鼻子,对着胖老板冷笑道:“我是苏家的人,惹了我,你才是太岁头上动土”

    一旁的苏锐闻言,眉头一皱:“没出息的家伙,就知道打着家里的旗号,狐假虎威?!?br />
    苏升翔听了苏锐的话,立刻答应:“小叔,您老人家放心,您的话我记在心上了,以后再也不这样了,就这一次,嘿嘿?!?br />
    那胖老板嘿嘿一笑:“两个逗逼,在这里说双簧有意思吗你们是苏家的人,哪个犄角旮旯里的苏家”

    苏升翔还是改不掉那仗势欺人的臭毛病,挺起了胸,冷冷说道:“首都苏家?!?br />
    那胖老板一拧眉头,随后哈哈笑道:“嘿,首都苏家别特么的扯淡了,你们要是苏家的人,我就是苏家的老祖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