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听着苏锐语气之中的嘲讽意味,趴在地上的马夏尔只感觉到胸口发闷,然后一口鲜血便喷了出来

    尼玛,不带这样侮辱人的

    恃强凌弱

    到底是谁强谁弱

    要知道,现在被打翻在地的可是马夏尔而那个坐在轮椅上的家伙,还好端端的毫发无伤呢

    “我可不会相信,所谓的亚特兰蒂斯家族核心成员的实力会这样渣,所以,我说你是骗子,这肯定没错吧”

    苏锐笑眯眯的,一顶大高帽子扣过去,让马夏尔差点再喷一口血他明明知道苏锐是乱扯淡,但偏偏无力反驳

    “像你这种骗子,就该被扭送派出所,对不对”

    马夏尔抬起头来,涨红了脸,艰难的说道:“我不是骗子,我是亚特兰蒂斯家族的核心成员,我”

    前几分钟还高高在上的尊贵王子,此时已经被彻底打落凡尘

    “你什么你都到现在这份上了,你还好意思说”苏锐很不屑的说道:“我身受重伤,你还被我打成这个样子,你觉得你在我面前还有发言权吗”

    看着马夏尔那一脸涨红的样子,苏锐就知道他在想些什么,淡淡笑道:“我知道,你心里不服气 ,或许你认为以你的实力压过我没有任何问题,可你却忽略了重要一点你的能力虽然不错,但是战斗的本能和技巧在我面前连渣滓都算不上?!?br />
    “战斗的本能和技巧”

    听到这几个字,马夏尔恍惚间才想到,眼前这个男人是如何在西方黑暗世界成名的

    虽然亚特兰蒂斯家族一直隐藏于黑暗之中,但是却从来没有忽略黑暗世界的半点消息,苏锐的成功之路也被他们分析的极为透彻

    当这个家族的专家们把苏锐的种种案例全部剖析一遍之后,才得出了一个让人震惊的结果,那就是苏锐的成功模式是不可复制的

    因为,他在短期内的迅速崛起,依靠的几乎全部是他的主观因素,比如智慧、勇气、实力,如果非要说出影响他成功的客观因素来,那也就只剩下“运气”了。

    马夏尔想到这些,不禁悔恨交加,自己怎么就那么自大,还想要用区区的安眠药制住名震西方黑暗世界的太阳神

    他重伤了又怎样即便没了牙齿的老虎,那也依旧是老虎

    就在马夏尔后悔的时候,苏锐又淡淡的说了一句:“当然,你也有很大的可能性不是骗子?!?br />
    “我本来就不是骗子”马夏尔都快要咆哮了

    本来还想来到华夏干一番大事业,结果才刚刚亮相,就被人打的吐血趴在地上起不来,还有比这更让人憋屈的事情吗

    “我知道你们亚特兰蒂斯家族天赋异禀,但是我警告你们,千万不要有什么蠢蠢欲动的心思,想要在西方黑暗世界之中拥有一席之地,你们还差的远呢”

    苏锐的这句话充满了冷意,让马夏尔都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

    亚特兰蒂斯家族图谋百年,在苏锐的眼中难道就如此的不堪一击

    “滚出华夏,有多远,滚多远?!彼杖窭淅淇醋怕硐亩?,道:“如果再让我见你一次,那么你就把性命永远的留在华夏好了”

    这句话中所蕴含的冷意让一旁围观的苏升翔都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

    随后,他蹲下身子,捏了捏沈星的脸:“我把我小叔的这句话也转赠给你,别再当卖国求荣的叛徒了,如果再让我见你一次,你也不要活了?!?br />
    大靠山被分分钟虐暴,沈星也不敢再讲话,只能捂着脸连连点头。

    把性命永远的留在华夏吗

    不知道为什么,在此时马夏尔的眼中,苏锐是那么的高不可攀

    他是尊贵的亚特兰蒂斯家族的核心成员,这个家族繁衍千年,庞大的简直超出想象,马夏尔从来也都是高高在上,跟真正的王子没什么两样,可是,为什么他现在竟会对苏锐生出一种高山仰止的感觉

    貌似这样的感觉也只有自己在面对家族大公子凯斯帝林的时候才会出现

    “还愣着干什么如果还不滚,我可能就要改变主意了?!彼杖裆舻姆直从痔岣吡艘环?,其中的冷冽意味也更多了。

    马夏尔深深地看了苏锐一眼,终于不再多说什么,勉强的爬了起来。

    看着这个西方帅哥的狼狈模样,苏升翔觉得简直空前解气,恨不得扑到苏锐身上,狠狠的亲他两口

    至于他带来的六名手下,每个人都被一发子弹打穿了膝盖,只能单腿蹦着走了

    马夏尔和他的手下,已经变成了瘸子军团

    “你之前对我说过的一句话,我现在也要还给你?!彼杖衩辛嗣醒劬?,释放出一丝警告的意味来:“华夏并不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br />
    在苏锐看来,华夏是自己的祖国,自己在这里出生、长大,自然不希望看到这片土地遭受任何的混乱,无论西方黑暗世界的事情在那边怎么闹都行,哪怕天崩地裂都无所谓,但是战火一定不能波及到华夏,否则他一定会尽最大的努力来出手干预

    听了这句话,马夏尔的心中涌出凛意,没有点头也没有回头,就这样默然的朝门口走去。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又是一声枪响震彻了整个会议厅

    不知道是出于本能的躲避,还是自身的伤势影响,马夏尔和他的六个独腿手下竟然是齐齐扑倒在地

    不,这样说并不确切,由于他们只有一条腿,很难掌握身体的平衡,用栽倒二字来形容倒更合适一些

    “怎么,没听到我的话吗”

    苏锐就这样大大方方的坐在轮椅上,手中一把枪明晃晃的,闪人眼睛。

    “回答我,听没听到不然我会以为你们在装哑巴”苏锐冷冷说道。

    包括马夏尔在内,每个人的心里都是极为的憋屈,尼玛,这阿波罗居然敢开枪吓唬自己

    特么的,人家外国人也是有尊严的好不好

    马夏尔咬着牙不吭声,苏锐那审问中透着嘲讽的语气让他有些承受不来。

    “还不回答”

    苏锐看了看趴在地上的七个人,随手就是一枪

    先前的那一声枪响,只是吓得众人一个激灵,可是这一声枪响过后,就已经有人发出了惨叫

    马夏尔

    只见他白色的西装裤后面已经被打了一个洞,一片鲜血已然浸透了出来

    高高在上的王子,被苏锐一发子弹打穿了屁股

    极尽羞辱

    马夏尔感受着臀部的疼痛,心中愤恨不已,他什么时候受过这种耻辱待遇

    士可杀,不可辱此时此刻,他宁愿那发子弹打穿的是自己的心脏

    而苏锐却露出一副很惊讶的样子来这家伙盯着马夏尔臀部的伤口,很是震惊的说道:

    “哎呀,怎么搞的你居然会中弹开什么玩笑,你不是会躲子弹吗你为什么不躲开呢”

    马夏尔怎么回答

    苏锐无奈的说道:“我可以对天发誓,我绝对没有任何想要打中你的意思我以为你能躲子弹,所以只是单纯的吓唬吓唬你,可是谁能想得到你这招居然还会失灵啊”

    听着苏锐满是嘲讽的话语,马夏尔再也忍不住了,血气上涌,一口鲜血再度喷了出来

    尼玛,我是背对着你的好不好我后面又没长眼睛,你让我特么的怎么躲你特么的说开枪就开枪,我根本就想挪也来不及好不好

    事实上,如果马夏尔是正面面对苏锐,以他那鬼神莫测的躲子弹身法,绝对是可以避开的,但是现在已经没法子了,他几乎是在听到枪声响起的时候,就感受到了子弹钻进了屁股里面

    那种疼痛真特么的酸爽此时此刻,马夏尔的心中有一千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

    在来到这里之前,马夏尔根本不会想到,传说中的太阳神阿波罗竟然会如此之贱

    人贱嘴更贱

    可是,马夏尔眼中的“贱”,在更多的人眼里,则是“真性情”。

    “还不回答我吗”苏锐微微眯着眼睛:“你们要是不回答,我又怎么敢让你们安然离开”

    说着,他又把沙漠之鹰给抬了起来。

    此言一出,马夏尔整个人一个激灵,他生怕对方对着另外一半屁股再来一枪,竟是不顾所谓尊严的连忙说道:“我听见了”

    “听见什么了”苏锐冷笑着扬了扬眉毛。

    “我以后绝对不会再来华夏,绝对不会”马夏尔咬牙切齿的说道

    “真乖,这种态度我非常喜欢?!?br />
    苏锐淡淡一笑,又扣动了扳机

    砰

    又是一声枪响

    这七个人简直要被苏锐搞成了神经衰弱

    说开枪就开枪,还不知道目标是谁,这是要把人吓尿的节奏吗

    枪响过后,六名保镖发现自己身上并没有中弹,不禁窃喜起来。

    似乎是在回应他们,马夏尔又发出了一声惨叫。

    一发子弹已然钻进了他另外一半屁股

    两个红色的窟窿眼出现在他的西装裤上,简直对称无比苏锐好像是在用尺子量着打一般

    马夏尔的眼泪都快出来了,他咆哮道:“我不是回答了吗我不是表态了吗为什么还要打我”

    苏锐把枪别到身后,慢慢悠悠的说道:“我不是在打你,而是在帮你,帮你加深一下记忆?!?br />
    ps:马上双十一了,大家争取在今天晚上告别单身啊,不然明天就要过节了明天三更,祝单身的同志们早日告别单身,恋爱的兄弟们继续甜甜蜜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