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看到处于昏睡状态的苏锐被推进来的时候,苏升翔简直要彻底震惊了

    “我说小星星,你这是唱的哪一出啊苏锐我家小叔怎么会在这里”苏升翔很是意外的问道,他忽然感觉到自己的智商严重不够用了。

    苏锐不是好端端的在味极雅居和秦悦然一起吃饭的吗自己正在追求的女人,为什么会和苏锐相识呢

    苏升翔忽然感觉到有点不妙,他似乎意识到,看这样子,苏锐可不是自愿过来的

    如果不是自愿的话,那么,就是绑架

    想到这儿,他眼中的迷糊之色已经尽去,取而代之的是带有审问意味的严肃神情。

    能够完成如此迅速的情绪转变,真不知道苏升翔之前的逗逼模样是不是装出来的。

    “你可别这样的看着人家,人家怕怕呢?!鄙蛐怯只指戳酥暗奶鹕挠?,拍了拍胸口。

    这个动作又把苏升翔弄的心旌荡漾不已:“小星星,你还没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你等一会儿就知道了,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鄙蛐切Φ?。

    苏升翔指了指苏锐:“你说的礼物,是指他吗我对这么一个大活人可不感兴趣?!?br />
    “

    这个时候,从会议室的另外一个门走进了一个身穿白色西装的男人,他金发碧眼,看起来英俊至极,眼眸之间透着深邃的味道。

    在这个男人的身后,还跟着六个人,确切的说,是六个黑人。

    每个人看起来都是膀大腰圆,充满了强大的爆发力,那拳头像是砂锅一般大小,苏升翔毫不怀疑,如果自己的脑袋挨上这么一拳,肯定会被打的凹陷下去

    “小星星,他是谁”苏升翔狐疑的问道,心中的警惕之意已经升了起来。

    “他是我的王子?!?br />
    “王子”

    “对,就是王子?!?br />
    沈星微微一笑,走到那个男人的身边,亲热的搂住了他的脖子,微微踮起脚尖,在对方的脖子上轻轻的吻了一口。

    这个动作看的苏升翔怒火直冒。

    “亲爱的马夏尔,你看,我这件事情做的还合你心意吗”沈星柔声问道。

    “当然,你可是我最信任的女人?!?br />
    说着,这个名叫马夏尔的英俊男人便揽住了沈星的腰,低下头,和对方深深地吻在了一起。

    是的,当着苏升翔的面,两个人就这样肆无忌惮的接起吻来

    苏升翔忽然觉得自己像个傻逼。

    良久之后,两个人才分开,马夏尔倒是没什么脸色变化,而那个叫沈星的女人已经明显不行了,高耸的胸膛上下起伏着,面色潮红,很显然已经动了情。

    “这位是苏升翔先生吗”马夏尔松开了沈星的腰,似乎才刚刚看到了苏升翔。

    “是我,我不叫苏升翔,我叫苏傻逼?!?br />
    苏升翔看起来很有自知之明。

    他压根就没有任何想要和马夏尔握手的意思,而是转脸就走,看都没看沈星一眼。

    虽然追求的那么辛苦,但是一旦放弃,倒也没有任何的留恋。

    “苏先生,我好不容易把你请到这里来,又怎么能让你这么顺利的离开呢”

    马夏尔微笑的说道,一口流利的华夏语,如果不是个别音节发声不太准的话,别人还真的会以为他是个在华夏长大的人。

    他这句话的意思很简单我这里可不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苏升翔听了之后,两道眉毛顿时立了起来

    他虽然平时是个逗逼,但也是清楚的知道,自己可是苏家的子弟

    顶着这个姓氏,到哪里不能横着走居然有人敢在这儿限制自己的自由这个洋鬼子到底是谁

    此时,苏锐仍旧处于沉睡状态,他身后的两个男人已经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而且把会议厅的大门牢牢的锁住了

    “你算个什么东西你知不知道,我一句话就能把你弄成残废”

    苏升翔横眉立目

    “我知道,你们苏家在华夏很厉害,但是,这并不能成为我惧怕你的理由?!?br />
    马夏尔的脸上还是那副优雅且绅士的笑容,

    “而且,请放心,我对你并没有恶意?!?br />
    马夏尔说完这句话,会议室的几扇门全部砰然关上,并且传来了清晰的上锁声响

    “你这叫没有恶意”

    苏升翔的脸色非常不好,他和齐占吉可以算得上是苏家内部最纨绔的两个人了,由于担心自己做的事情传到爷爷的耳朵里,因此每次出来玩乐都尽量隐蔽,顶多会带着一名保镖兼司机。

    此时那保镖应该找了一个单间住下了,自己之前还特意叮嘱他,让其不要打扰自己。

    苏升翔真是后悔到了极点,他准备拿出手机来求援,可是手机才刚刚拿出来,他就感觉到手掌一空

    下一秒,这手机便出现在了马夏尔的手中

    苏升翔甚至都没看清楚对方是如何动作的,直接愣住了:“我靠,你是高手你就了不起你信不信我回头让你死得很难看”

    “暂时不信?!甭硐亩⑽⒁恍Γ骸八障壬?,你就不想问问,我专程把你请到这里,是为了什么”

    “我怎么知道你是为了什么我和你素不相识,你所做的一切和我没有一毛钱关系?!彼丈杌鸫蟮乃档溃骸拔揖婺?,现在放我离开,否则你一定会付出代价的”

    “不,你是我今天晚上最尊贵的客人之一,我是不会让你离开的,至少,今晚不会?!?br />
    “你到底是谁敢打我的主意”苏升翔咬牙切齿。

    他也就嘴上硬气几句,其实是不敢离开的,否则那几个黑人的拳头要是落在自己的身上,恐怕真的不太好受。

    “我待会儿会做一个详细的自我介绍?!甭硐亩叛诺呐牧伺氖?,说道:“现在,请把我们另外一位尊贵的客人叫醒吧?!?br />
    一个黑人大步上前,走到苏锐身旁,伸出手,想要拍一拍苏锐的脸。

    苏升翔略带紧张的盯着这一切,他曾经无比盼望苏锐这辈子都醒不过来,但是此时此刻,他却希望这位便宜小叔抓紧醒来。

    可是,他此时坐在轮椅上,连站都站不起来,就算醒过来,又能有什么战斗力

    意识到这一点,苏升翔不禁想要哀嚎了,尼玛,人算不如天算,自己居然也能落到这样的地步,只能听天由命了

    就在那黑人的手正准备拍到苏锐的脸上时,他的动作忽然停了下来

    因为,一个黑洞洞的枪口,正指着他的头

    一道充满着蔑视的声音响了起来:“我的脸,也是你这种渣滓能随随便便想拍就拍的吗”

    苏锐睁着眼睛,两道精芒从他的眸子里面释放了出来,让这名黑人止不住的打了个寒颤

    他浑身僵硬,手掌还悬着,连动弹一下都做不到

    “真是精彩,不愧是名震西方黑暗世界的太阳神阿波罗,果然没有让我失望?!?br />
    这个时候,马夏尔赞叹的声音响了起来,看起来是发自内心的赞赏。

    苏锐冷笑:“可是,太阳神阿波罗落到了这样的境地,这让他自己很失望?!?br />
    “男人征战沙场,受伤乃是家常便饭?!甭硐亩幕挠锟雌鹄囱У恼媸遣淮恚骸澳忝腔牟皇怯芯涔攀鹱砦陨吵【?,古来征战几人回?!?br />
    “说的真好,我得谢谢你为我现在的怂样找了个好借口。只是我还不知道阁下该如何称呼呢?!?br />
    苏锐冷冷的把手中的枪口对准了马夏尔,之前的那名黑人已经退到了一旁,看起来充满警惕之意,但实际上他的腿脚仍然处于发软的状态因为苏锐眼神中的杀气实在是太骇人了

    苏锐已经判断清楚了,对方一定是来自于西方黑暗世界,至于真正的目的,那就暂时说不好了

    “尊敬的阿波罗先生,我想,你最好收起你的枪,因为你根本不可能打中我,这一切举动都是徒劳无功的,而且,你这样让我觉得很不友好,我们本应该成为朋友的,不是吗”马夏尔脸上的笑容没有丝毫变化。

    “我会和一个给我下安眠药的人成为朋友吗”苏锐并没有任何把枪口挪开的意思:“我特么贱啊”

    站在十米开外的苏升翔忽然觉得空前解气

    直接就张口撕破脸,这才是一个男人该有的状态

    回想刚才苏锐的拔枪威慑,看着他此时对着马夏尔的嘲讽,苏升翔忽然觉得自己弱爆了,当然,在这同时,他也觉得苏锐实在是太有型了

    他本来是极度讨厌这个小叔,但是因为苏锐这几个简简单单的动作和话语,对后者的所有反感竟然全部消失了

    “我没想到尊敬的阿波罗先生竟然也是如此粗鲁之人?!甭硐亩跃尚ψ潘档溃骸安还庑愿癖冉现苯?,很对我的胃口?!?br />
    一旁的沈星可是有点听不下去了,在她的眼中,马夏尔可是王子一般的人物,光芒万丈,让其倾心不已,可是现在,王子被别人辱骂,仍旧面带微笑,这让她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

    “你是什么东西,也敢这样对马夏尔说话”沈星说着,就要走上前来

    可是,一个男人竟忽然拦在了她的身旁,随后一巴掌就扇了上来

    猝不及防之下,沈星被扇的一个趔趄,高跟鞋控制不住平衡,直接就一屁股坐在地上了,实在是狼狈不堪

    苏升翔终于觉得自己找回了一点男人的尊严了,对着沈星大骂道:“你特么的算是什么东西,也敢这样对我的小叔说话”

    马夏尔根本就没有看一旁的沈星一眼,望着苏锐,声音平静:“那么,就让我正式的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马夏尔格林,来自亚特兰斯蒂家族?!?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