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悦然都还没搞清楚,苏锐的眼中为什么会闪过那一抹精光,就只见到他仰起脖子,把高脚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然后又用餐桌上的白色毛巾擦了擦嘴。

    “这酒真的挺好的?!?br />
    说着,他便把手中的白色毛巾叠起来,放在桌子的一角。

    就连坐在对面的秦悦然都没有看到,这白色毛巾的中央已经浸了一片红色的酒液。

    “少喝点,你的身体还在康复中呢?!鼻卦萌恢辶酥迕纪?。

    苏锐笑了笑:“没事,我只是喝这一口而已,不算什么的?!?br />
    “我去一下卫生间,你不许偷喝酒?!鼻卦萌坏闪怂杖褚谎?,然后站起身来款款离开。

    苏锐看到秦悦然离开,于是拿出手机来,编辑了一条短信。

    短信的内容是待会儿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轻举妄动,放长线,钓大鱼。

    然后,他又对秦悦然发了一条信息。

    短信发出去之后,秦悦然放在对面座椅上的手机便响了起来她去卫生间,并没有随身携带手机。

    苏锐倒也不在意这些,他盯着红酒瓶,嘲讽的笑了笑:“一群笨蛋,居然给我放安眠药,难道就不知道这种东西即便磨成了粉末, 也是不溶于水的吗”

    说着,他摇了摇头:“这种方法都是被我用烂了的,你们到底是谁,在这个关头还想跳出来”

    说着,他揉了揉眼睛,看似有些困意,便伏在了餐桌上。

    对方明显没有想杀他的意思,否则就不会用安眠药了。

    既然如此,那么接下来的情形可有些意思了。

    苏锐自嘲的笑了笑,在首都这么个恶劣的环境里,居然还有人不愿意给他下毒药大费周折的,结果却用出安眠药这种不痛不痒的东西,到底是几个意思

    过家家吗

    苏锐猜不到是谁能在苏无限的餐厅之中给他下安眠药,但是,现在猜不猜的出来已经不是一件重要的事情了,或许真相很快就要见分晓。

    他就这样伏在桌子上,眼睛微闭,鼻息平稳,真的像是睡着了一样。

    其实,苏锐也露了马脚,什么安眠药的药效能有这么快才刚吃下就能倒

    不过还好,对方也不在意这些,看到苏锐睡着了,立刻有两个男人从餐厅的角落里站了起来。

    这二人看起来文质彬彬,都戴着眼镜,之前全是在聊着天使投资的事情,任谁也不会想到,他们会参与对苏锐的下药行为。

    二人走到苏锐身旁,把他的睡姿调整了一下,让其靠在靠背上,然后推起了轮椅,便出了餐厅。

    等到秦悦然从卫生间中走出来,远远的看到位置上并没有苏锐的身影,整个人一下子便慌了起来

    她知道苏锐现在树敌太多,随时都有可能遇到危险,以对方的稳重性格,绝对不会不打声招呼就无缘无故的消失

    如今他身体那么虚弱,如果有人想要趁机对他不利,那么真的不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秦悦然希望自己是多想了,可是,她环顾四周,根本没有苏锐的身影

    怀着最后一丝希望,秦悦然快步跑到座位上,拿出包包,翻出手机来,结果看到了苏锐的信息。

    “有人请我喝茶,不要担心?!?br />
    苏锐的信息并没有让秦悦然真正放下心来,在她看来,“喝茶”二字完全可以有很多含义。

    秦悦然并没有如苏锐所说的按兵不动,她快速的打了个电话,道:“秦天云,快点找人来给我帮忙,苏锐不见了”

    苏锐被两个男人推进了电梯,一直来到地下停车场,而后便被抬上了一辆商务车。

    整个过程中,苏锐一直保持着耷拉着脑袋的状态,这家伙演技一爆发,结果没控制住,表现的有点太夸张,看起来不像是睡着了,倒像是昏迷了。

    那两名文质彬彬的男人在完成了这件事情之后,不禁松了一口气,然后打了个电话。

    “星姐,搞定了?!?br />
    “搞定了那就过来吧?!?br />
    “好,马上就把人带到您指定的地方?!?br />
    男子说罢,便挂断了电话,对司机说道:“去津山市的东宫酒店?!?br />
    这男子显然并不专业,他所说的话全部都被苏锐听的一清二楚了。

    两个小时后,一路北行的商务车已然停了下来。

    苏锐还处于沉睡之中,似乎完全没有任何醒来的迹象。

    两个男人把他抬下车,放在轮椅上面,然后便推进了酒店之中。

    与此同时,味极雅居的最后一波客人已经离开,餐厅准备打烊了,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两名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走进来,把门一关,冷冷喝道:“经理在哪”

    一个看起来三十岁左右的女人快步走过来,脸上面带微笑,结果看到这两个男人的脸,立刻面露惊容:“没想到是您二位来了,请问有什么事吗”

    “现在关门,所有人一律接受调查,谁也不准离开”

    其中一名男子看着女经理,目光闪烁了一下,道:“也包括你在内?!?br />
    随后,他不管经理脸上的惊愕神情,走到吧台前,拿起某一瓶红酒,看着酒瓶下方的白色粉末沉淀物,目露精芒。

    东宫酒店的四楼,一个灯光暗红的房间之中,苏升翔正围着一条浴巾,满脸惬意的享受着两个美女的按摩。

    这两个美女实在是穿的又露又透,几乎只是一层薄纱罩住身体,她们要对苏升翔做些什么,几乎已经是显而易见的事情了。

    很快,苏少爷就忍受不了这种“按摩”了,他直接将两个美女压在身体下面,开始去掌握主动权。

    就在房间中激战正酣的时候,房门忽然被从外面打开了

    苏升翔的激情被打断,差点没气个半死,刚想大吼骂人,却发现开门者是个女人。

    这女人看起来二十几岁,姿色上乘,身材则是有点夸张,其余的部位都还算是标致,只是胸前的弧度实在是太让人咋舌了。

    有些男人就是好这一口儿,因此对她神魂颠倒,不能自拔,而苏升翔就是其中的一位。

    “我晕,我的小星星你怎么会在这里”

    苏升翔的身体下面还压着个女人呢,就这样瞠目结舌的问道

    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小星星竟然会出现在东宫酒店,而且居然在这种时候露面

    妈的,自己还没把她彻底的搞到手呢,这下看来,一切都要黄了

    没错,出现在现场的女人,就是苏升翔之前电话联系的沈星,他前去医院探望苏锐的时候,到卫生间里面发了一条短信,当时的收信人也是这个女人。

    由于苏升翔对于沈星的某个部位有着近乎变态般的迷恋,因此对后者所说的话言听计从,沈星说她对苏锐非常好奇,那么苏升翔就自告奋勇的帮她打探消息。

    堂堂第一家族的少爷能做到这个份上,也真是够让人无语的了。

    “你在干什么”

    沈星双手抱胸,冷冷说道。

    苏升翔看了看身子下面的两个女人,挠了挠头:“我正在和她们做游戏呢?!?br />
    “什么游戏,需要你这样不穿衣服的玩”沈星的声音非常冷,让苏升翔的某个地方瞬间就低下了头。

    可怜的苏升翔此时并没有发现,那个声音总是甜得发腻的姑娘已经变得充满了女王范儿。

    “小星星,你别误会啊,我只有对你才是真心的,跟她们都是逢场作戏而已”

    苏升翔就这样从床上跳下来,安全的套都还没来得及摘掉。

    沈星走上前来,冷眼看了看苏升翔的某个地方:“逢场作戏,需要这种东西吗你这哪是逢场作戏,可完全是真枪实干吧”

    苏升翔都快哭出来了:“小星星,你听我解释啊,你说哪个男人不这样我跟你讲,对于男人来讲,性和爱是可以分离的,我的身体和她们寻欢作乐的时候,灵魂可一直都是放在你那里的”

    真不知道这个家伙哪里来的那么多乱七八糟的理论,和苏战煌苏法华等人相比,他真的可以称得上是另一个极端了。

    沈星的嘴角忽然掠过了一丝笑容:“那你能够保证,你的心里都是我”

    “我当然可以保证,否则让我这辈子当不成男人?!彼丈杈偈址⑹?。

    反正这种誓言他不知道对多少女人说过了,从来没见有效果。

    “那你就把衣服穿上,跟我出来?!?br />
    沈星冷冷说完,转身先走了。

    “我晕,怎么就在这个时候撞见了呢”苏升翔连洗一下都顾不上,手忙脚乱的穿好了衣服,还不忘往那两个美女的身子下面塞了一沓钱。

    “两个小乖乖,你们今天表现的不错,哥哥改日再来找你们啊?!彼丈杷低?,在两女的大腿上拍了拍,便转身出门。

    这货还不忘高喊一嗓子:“小星星,等等我啊”

    事实上,以苏升翔的身份,完全没有任何必要对沈星做出这种姿态,但是没办法,他对沈星的某个位置实在是太过痴迷,如果不征服,恐怕一辈子都是遗憾。

    追着沈星的身影,苏升翔一边扣着皮带,一边拐进了一个豪华的会议厅。

    “小星星,小星星,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

    苏升翔一脸猪哥相,但是,他的真正智商是不是这样,恐怕就不得而知了。

    “我要请你看一场好戏?!鄙蛐堑淖旖枪疑狭松衩氐男θ?。

    “什么好戏”苏升翔一脸期待的看着沈星的胸前,激动的说道:“我好像猜到是什么了”

    沈星打了个响指:“恭喜你,你猜错了?!?br />
    随后,会议室的另外一扇门打开,坐在轮椅上的苏锐被推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