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叔

    此时此刻,在场的众人甚至都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苏家虽然贵为第一家族,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听过苏家子弟的名字,他们只是单纯的觉得剧情翻转的太厉害,明明拉来了帮手帮忙欺负人,结果却发现被欺负的是帮手的小叔,这难道不是太搞笑了点吗

    有几个食客看到跪在地上狼狈不堪的王欣和陆源,一个个都忍不住的笑出了声来。

    恶人有恶报,这句话真的是一点都不假。

    不过,不知道真相的人们都在发笑,而知道真相的人可是铁定笑不出来了。

    因为苏升翔的态度,他身后的几个人都开始彻彻底底的震惊了起来

    苏老爷子虽然有几个女儿,但是儿子却只有两个,能够让苏升翔喊小叔的,难道是苏家的近房亲戚

    也不应该啊,苏老爷子的几个兄弟姐妹都甚是低调,苏升翔也不应该对其如此重视才对

    于是,一个名字便在他们的脑海之中冒了出来

    难道是他

    想到这一点,已经有人眼睛里流露出惊恐的神色了

    可是,看着这个坐在轮椅上,身体明显有些虚弱的年轻男人,他们实在无法和那个光芒万丈的名字划上等号

    “还有你,你也给我道歉”苏升翔恶狠狠的对王欣吼道。

    后者哭的那叫一个惨,脸上的妆本来就已经花了,结果泪水一抹,黑色的眼影被弄的到处都是,更是黑一块白一块,人不人鬼不鬼,和之前的嚣张简直判若两人

    “我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呜呜呜”王欣已经被吓的不行了,整个人几乎要崩溃了。

    “我说苏升翔,我们素不相识的,你犯不着这样为我出头吧”苏锐毫不领情的说道,他抿了一口桌上的竹叶茶,清香的味道顿时弥漫了整个口腔。

    事实上,王欣和陆源会有什么下场,苏锐真的是一点也不关心,这种没素质的人,他也犯不着为他们出头。

    听了苏锐的话,苏升翔登时有种被打脸的感觉,尼玛,自己这样大动肝火的替他出头,怎么他竟然说不认识自己

    他的脸上挤出一丝笑容来,甚至这笑容之中还有着浓浓的亲切感:“小叔,你开什么玩笑呢,你是我的小叔,我是你的侄子啊你怎么能说你不认识我呢这多寒我的心呐?!?br />
    苏升翔的表现其实已经很让人惊叹了,这货平日里显得高高在上,但是在苏锐的面前却一点架子也没有,低到了尘埃里。

    生长于苏家,苏升翔居然可以养成这样的光棍气质,如果这只是他表面上的形象,或者说是演技,那么只能说明这个人城府太深,需要好好的提防。

    当然,苏锐已经在医院里见过他一次,他更愿意相信,苏升翔从骨子里就是这么的逗逼。

    “我可没有这么大的侄子?!彼杖袼档溃骸霸勖窃谡庵翱苫姑患姘伞?br />
    “没见过面这怎么可能”苏升翔一脸憋屈:“我亲爱的小叔,那啥,你要知道,在你昏迷的时候,我可是拎着好几只老母鸡去看您呢”

    “去看我”苏锐扬了扬眉毛:“去看我的笑话”

    当时苏锐已经苏醒,清楚的听到了苏升翔对着门口的保镖说些什么话。

    这货后来还说,要去卫生间里笑一下,特么的,看到自己昏迷未醒就那么高兴,至于表现的那么明显吗

    “噗”

    苏升翔听到这话,已经意识到苏锐估计觉察到了自己的不友善,连忙一脸苦相的解释道:“我说小叔,我那是口误,你在病床上躺着,我还要去看你的笑话,我还是人吗”

    苏升翔身后的几个人更加的愣住了,他们在剧情第一次翻转的时候,根本就不会想到,苏锐压根就不买苏升翔的账

    这个超级牛人,似乎比传说中的还要个性

    “你是不是这样想的,也只有你自己清楚,和我并没有任何的关系?!彼杖窭湫ψ潘档溃骸跋衷诖拍愕娜死肟?,不要打扰我吃饭?!?br />
    “好的小叔,您说啥我就干啥,您让我往东,我绝不往西,您让我打狗,我特么绝不撵鸡您让我走,我就走,说走咱就走”

    苏升翔一脸的认真,可偏偏他说出来的这些话会让人以为他根本不是什么纨绔大少,而是一个演小品的。

    说走咱就走

    听了这话,苏锐的额头上冒出两股黑线,堂堂的苏耀国,居然也能有这样的逗逼孙子

    他说走就走,怎么就不来个星星参北斗

    苏锐还没来得及发话,就听到苏升翔说道:“小叔,秦小姐,你们两个慢用,今天晚上的账单就记在我的账上好了,遇到什么好吃的,您二老就可劲的点,可劲的吃,别含糊,你们要是客气了,就是看不起我,我”

    苏锐实在是受不了这个话唠了,直接不耐烦的打断:“还不快给我滚有多远滚多远?!?br />
    他实在是不想跟这种拎着四只活老母鸡去看望病人的逗逼多说一句话了。

    “唉,您老人家说的对,我这就滚,希望您今天晚上能有个好心情哈?!?br />
    苏升翔嬉皮笑脸的说完,然后转过身子,对陆源和王欣说道:“你们两个,就给我老老实实的跪在这里,给我小叔和秦小姐锤锤腿捏捏脚,听到没有”

    苏锐脸上的黑线又多了好几根,为什么他会有种这样的感觉苏升翔在把他的智商拉低到逗逼的水平线上,然后再利用丰富的经验打败他

    苏升翔走了,走的是潇潇洒洒,似乎没有一点受到挫败的觉悟。

    在苏锐看来,这已经不是逗逼,而是逗逼之中的战斗机了。

    而王欣和陆源仍旧跪在地上,没敢起来。

    后者还犹犹豫豫的想要伸手给苏锐捏腿,但是却又不敢下手,就这么很是滑稽的悬停在了半空。

    “我还是土包子吗”秦悦然问向王欣。

    后者满脸泪水,完全被吓破了胆子,不敢说话,可怜兮兮。

    “他还是残废吗”秦悦然又问道。

    对于这样势力的女人,秦悦然的心里没有半点同情心,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个道理非常正确。

    “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是我的错,是我的错?!甭皆从挚嫉屯啡洗砥鹄?。

    “不是你的错,是你女朋友的错?!惫⒐⒂诨车那卦萌挥志勒苏饩浠?。

    “行了,你们走吧,别在这里影响我们的心情了?!彼杖癜诹税谑?。

    “啊我们可以走了”

    陆源有些不敢相信,苏锐竟然会这么容易就放过他们

    “可是苏少爷让我们在这里给您捶腿捏脚”

    “我是残疾人,用不着捶腿,还不快滚”苏锐不耐烦的说道:“再不滚可就没机会了?!?br />
    “好,好好,我们滚,我们立刻滚,您消消气,消消气?!?br />
    陆源连忙站起身来,还不忘拉了哭哭啼啼的王欣一把。

    两个人狼狈不堪的走出餐厅,王欣还梨花带雨的抽泣着:“亲爱的,你要给我报仇啊,我是什么人我从来都没受到过那么大的委屈”

    “你他妈的还嫌给我闯的祸不够大吗”

    陆源的心里正窝着火呢,本想好好的拍一拍苏升翔的马屁,结果马屁没拍着,拍到了马蹄子上。随随便便碰到个残疾人,竟然是苏升翔的小叔,特么的,这首都还究竟让不让人呆下去

    陆源看到王欣这脑残到了极点的女人居然还想着报仇,顿时忍无可忍,一巴掌把王欣扇倒在地

    “败家娘们,以后别来找我,自生自灭去吧”

    随后,他直接进了电梯,根本就再也没看这女人一眼

    “苏少,你可别郁闷,今天这事情咱们都没想到?!?br />
    “是啊,这纯属意外,谁能想到随便出来吃个饭,都能遇到苏锐呢”

    这个时候,苏升翔和他那一帮狐朋狗友已经到了地下车库,几个人都在为苏升翔打抱不平。

    “你们都别说了?!彼丈栉弈蔚乃档溃骸叭绻皇峭跣滥歉錾当颇锩嵌掖郴?,今天何至于那么丢脸”

    旁边的一个公子哥儿接话说道:“还有陆源,那个家伙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初次来到首都,也不知道收敛着点儿”

    “算了,反正这也没啥?!彼丈杷坪跸氲搅耸裁?,反倒而乐呵呵的笑了:“如果今天晚上的消息传出去的话,恐怕老爷子还会认为我非常拥护我那个小叔呢,好事儿,这是好事啊?!?br />
    “苏少,那咱们接下来怎么安排”

    “还能怎么安排当然是继续寻一个地方乐呵乐呵了?!彼丈韬俸僖恍?,笑容之中有一抹男人都懂的笑容:“老规矩,咱们去津山市的东宫酒店,听说那儿的老板又从美洲找来了几个热情奔放的姑娘”

    这群公子哥儿实在是任性,为了吃顿饭找个乐子,不惜千里迢迢。

    上了车之后,苏升翔坐在后排,看着窗外的景色,竟然情不自禁的唱了出来:“大河向东流啊,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啊,说走咱就走啊,你有我有全都有啊”

    看来这货倒真是完全没把之前的事情放在心上,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了。

    唱着唱着,这个家伙一拍自己的嘴巴:“我可真贱啊?!?br />
    然后,他像是想起来什么,说道:“差点忘了,我得抓紧给我的小星星打电话,把苏锐的情况告诉她?!?br />
    说着,这货便色眯眯的拨了个号码。

    “喂,小星星呀?!?br />
    “你坏死了,都说过让你喊人家沈星就行了,非得喊得这么肉麻,喊阿星也行啊?!钡缁澳嵌舜戳艘桓鎏鸬姆⒛宓呐?。

    “那可不行,你就是我的小星星?!?br />
    苏升翔嘿嘿乐道:“对了,你上次不是想知道苏锐的消息吗我今天碰巧还遇到他了呢,对,剧情简直巨狗血,听我慢慢说给你听哦,小星星?!?br />
    苏锐并不知道此时的苏升翔正在打电话,现在的他正端着高脚杯,看着杯中的红酒,深深的嗅了一口,然后说道:“这酒还不错?!?br />
    秦悦然似乎注意到,苏锐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里闪过了一抹精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