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随着这个男人的亮相,整个用餐大厅便安静了下来,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这个男人的身上。

    他看起来也就二十几岁的年纪,嘴角挂着笑容,看起来很好相处,只不过这笑容却略带轻佻之意。

    很显然,陆源之前还趾高气扬的,结果见到了这位苏少,立刻变的恭恭敬敬,这种态度的反差足以说明这位苏少地位超然了。

    在苏少的身后,还跟着几个年轻男女,一个个皆是穿着华贵,明显都是大家族的子弟。

    那位被称为“苏少”的男人瞥了陆源一眼,微微一笑:“陆源,你这是怎么了谁那么不开眼,敢惹你不高兴”

    “苏少,就是一个坐着轮椅的残废和一个没素质的土包子女人?!蹦钦驹诼皆瓷肀吲ㄗ毖弈ǖ呐嗽俅畏⒒傲耍骸澳遣恢浪怯卸嗝吹墓?,差点压坏了我的脚,还反咬一口?!?br />
    到底是谁反咬一口,在座的人心里面都跟明镜似的,只是却没有一个人愿意主动站出来说明情况,这样做无疑就相当于得罪了这几个纨绔少爷。

    人们在弘扬所谓的正义之前,总是要先仔细的考虑一下弘扬正义的后果才行。

    苏锐连头都没有抬起来,舒舒服服的窝在轮椅里面,翻着菜单,简直是完全无视的节奏了。

    秦悦然也不吭声了,如果是别人来挑衅,她或许早就发火了,但是现在来的是姓苏的人,于是,她便摆出了隔岸观火的姿态来。

    “是吗哪个残废那么不开眼,还敢让陆源的小欣欣不高兴啊”苏少嘿嘿一笑,然后对着陆源的女朋友眨了眨眼。

    这眼神之中的挑逗意味简直堪称十足,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是个什么意思,陆源自然也不例外,可是,他不仅没有半点不愉快,反而因为苏少的这个眼神而变得激动起来。

    这个叫王欣的女人从表面上说是他的女朋友,但是如果能利用她来讨得苏少的欢心,那么因此事而戴一顶绿帽子似乎也不算什么太大的事情吧

    王欣很适时地嘟起了嘴:“苏少,您要给人家出头嘛?!?br />
    “给你出头这当然没问题,不过我得看到你的诚意啊?!彼丈俚难劬υ谕跣赖男厍懊楣?。

    这几人简直把秦悦然和苏锐当成了空气,在这里旁若无人的聊着,压根就没把他们放进眼里。

    陆源忙不迭的回答:“苏少,您放心,欣欣一定会让您看到她的诚意的?!?br />
    王欣也很配合的一挺胸,白皙的光泽照亮了苏少的眼睛。

    “其实我很少会替别人出头的,都快三十岁的人了,那些打打闹闹的事情已经和我没有关系,不过今天看在小欣欣的面子上,这个忙我倒是要帮一帮的?!?br />
    苏少说完,他身边的几个公子哥儿都很是配合的笑了起来,整个场面简直是和谐无比。

    不过,在他们看来这是和谐,但这饱含嘲讽和蔑视的笑声落入别人的耳朵里那可就是刺耳之极了,众多食客仍旧默默低头吃饭,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枪打出头鸟,这个道理他们还是明白的。

    陆源本身并没有多少去踩人的意思,不过是为了在女朋友面前挣个面子而已,不过现在看来,这无心插柳之举竟然取得了难以想象的成果只要能让这位名叫苏升翔的少爷开心,他真的献出任何东西都无所谓了。

    是的,这位苏少,就是苏升翔

    “我来看一看,是哪个残废和土包子欺负小欣欣的”

    苏升翔笑眯眯的说道,同时又大有深意的往王欣的身材上面瞄了一眼。

    事实上,这倒不是说明这些公子哥们儿喜欢仗势欺人,而是站在他们的角度,往往摆平这件事只需要动动嘴巴,久而久之,在他们看来,这种所谓的“踩人”便根本不是个事了。

    用他们的话来说举手之劳,何足挂齿。

    “苏少,就是他们两个”

    王欣撅着小嘴,转身让开了视线。

    于是,苏锐和秦悦然便华丽丽的出现在了苏升翔的面前

    “就是他们两个”

    苏升翔率先看到的是苏锐屁股下面的轮椅,直接就说道:“我说陆源,你也太没用了吧,就这样还犯得着让我来出面”

    陆源赔笑道:“这不是等着苏少您来大显神威嘛?!?br />
    他知道,自己这记马屁算是拍准了

    王欣这个事儿逼,惹事归惹事,但是要是每次都能这样惹,自己倒是巴不得她多来几次。

    而王欣已经松开了陆源的手,顺势挎上了苏升翔的胳膊,柔软的山峰紧紧挤压在上面,声音发嗲的说道:“苏少,你要替人家出头嘛,人家可是会好好感谢你的呦?!?br />
    就在这个时候,王欣忽然觉得哪里有点不对。

    她隐隐的感觉到苏少的身体变得略微僵硬。

    抬起头,她见到苏升翔的眼睛已经瞪的滚圆,就像是见了鬼一样

    “苏少,您怎么了”王欣关切的问道,还伸出手去试了试苏升翔的额头温度。

    “你是说,是这两个人欺负你的”苏升翔的语气比他的表情还要僵硬几分

    “是啊,就是这个残废男人和土包子女人”王欣娇滴滴的说道:“苏少呀,您”

    她的话还没说完,便发现苏升翔转过脸来,表情之上已经是一片阴霾

    陆源也连忙问道:“苏少,这是怎么了就是他们两个人欺负欣欣的?!?br />
    秦悦然也没想到,本来一场怒气冲冲的争吵竟然会有如此喜感的结局出现,她忍俊不禁,竟是笑了起来。

    “苏少爷,你是要从我这个土包子身上出气,还是要从对面这个残疾人的身上出气”

    秦悦然还把“土包子”和“残疾人”两个词都加重了。

    她那揶揄的话语落在苏升翔的耳中,更是让他气得不打一处来

    当然,他心里的气愤并不是针对秦悦然,而是陆源和王欣

    看着一脸阴沉站在原地的苏升翔,秦悦然朝苏锐的方向努了努嘴:“我倒是有个建议,如果苏少爷您老人家要出手教训别人,我建议先从他身上入手吧,反正他残废了也站不起来,只能坐在轮椅上任你欺负?!?br />
    苏锐本来也在忍着笑,结果听了秦悦然的话,顿时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尼玛,有这么往自己男人身上拉仇恨的吗

    “你是什么身份,竟然敢这样和苏少说话”陆源怒道。

    可是,他的话音还未完全落下,一记清脆响亮的耳光声便已经震撼了众人的耳膜

    啪

    只见陆源被扇的一个趔趄,差点倒在地上,捂着脸,一脸幽怨和茫然

    他根本就没弄清楚,为什么苏少会突然打自己

    “苏少,苏少,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一旁的王欣看到陆源被打,有心去扶,但又不敢松开苏升翔的胳膊。

    苏升翔转过脸来,阴沉无比的看着她:“这就是你所说的,残废和土包子”

    王欣被苏升翔的眼神吓住了,结结巴巴的说道:“是就是他们”

    啪

    迎接她的,自然又是一声耳光

    王欣被抽的晕晕乎乎,还没来得及捂住脸,苏升翔刚刚扇出去的巴掌就已经反抽了回来

    一下,两下,三下

    足足扇了七八下之后,苏升翔才收回了手

    而王欣整个人已经完全变了样

    头发凌乱,长且浓密的假睫毛被扇飞,脸上全是乱七八糟的手指印,之前雪白的肌肤已经完全的变了模样,白色的粉底被蹭掉了七七八八,黑色的眼线和眉线在脸上拉扯出几道黑色的痕迹,看起来就像是个滑稽的大花脸。

    苏升翔看了看王欣,又看着手上所沾的白色粉底,愤愤的骂了一句:“尼玛的,你特么的到底化了多浓的妆”

    秦悦然在一旁捂嘴轻笑道:“原来苏少爷就喜欢这种类型的呀?!?br />
    苏升翔看了一眼天然去雕饰的秦悦然,再看了看即便浓妆艳抹也摆脱不掉庸俗脂粉气息的王欣,心中更是气的不行了

    陆源捂着脸:“苏少,苏少,到底发生了什么”

    苏升翔身后的几个人都是看出了些端倪,很明显,王欣口中所说的一个“土包子”和一个残疾人,根本就不是她能够惹得起的

    这陆源也是富豪之子,家族中的力量不可小觑,可是,苏升翔为了对面的一男一女,竟然会主动出手教训陆源

    这说明什么

    但是这几个公子小姐们都有些意外,苏升翔是什么身份,他们清清楚楚,但是这位苏家少爷却如此的看重对面的二人,他们会有什么恐怖来头

    “还敢问我,你说发生了什么”

    苏升翔没好气的踹了陆源的腿弯一脚:“你特么的给我跪下,道歉”

    跪下

    后者挨了这一下,膝盖一软,当即跪倒在地

    “还有你”

    苏升翔很是粗暴的扯过王欣的头发,同样往她的膝弯处踹了两脚,又往其后脑勺处重重的扇了一巴掌,低吼道:“现在就给我道歉”

    王欣什么时候见过这种场面,直接被吓得嚎啕大哭了起来她这一辈子也没受过这种侮辱

    “快特么的给我道歉”苏升翔吼道

    “我道歉,我道歉”陆源并不是首都本地人,他知道这个城市里是怎样的藏龙卧虎,因此很没骨气的说道:“对不起,对不起,请先生小姐原谅,我有眼不识泰山”

    “行了,又不是什么大事,挑明了就算过去了?!闭飧鍪焙?,苏锐摆了摆手,他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似乎根本就没往心里去。

    “不行”苏升翔很是光棍的拒绝了苏锐,吼道:“小叔,您大人有大量,能原谅他们,可是我不行敢侮辱您老人家,就是侮辱我现在这已经是我的事情了”

    小叔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整个餐厅已经是一片寂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