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残疾人会给别人添麻烦

    听着这句话,电梯里面顿时变得一片安静。

    苏锐转过脸来,笑眯眯的打量着这个女人,只见她看起来也不过是二十五六岁的样子,妆化的挺浓的,至少在浓妆艳抹的状态下,姿色勉强算是说得过去,不过,那一身的香水味实在是太刺鼻了。

    喷洒香水是没什么问题,但是也不能一次性的往身上洒半瓶吧

    在这空气已经完全变凉的秋季傍晚,她的身上还是穿着及膝的裙装,上半身则是白色的低领口针织衫,雪白的山坡露出来不少。

    苏锐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在这种天气里穿成这样,这妹子不冷吗

    美丽冻人,不外如此。

    知道别人是残疾人,还如此公然的说出来,看来这妹子的素质可真的不怎么高啊。

    不过,当众人看到苏锐脸上的微笑之时,不禁出现了两极分化的想法。

    “这位残疾人兄弟真是身残志坚啊,在面对别人嘲讽的时候都能笑得出来,这种心态真的值得我们学习?!闭馐瞧渲幸恢窒敕?,不过只是少数人才有。

    抱着第二种想法的人占了绝大多数“被人这样侮辱都不知道发怒,看来这兄弟不仅是个腿残而且还是个脑残啊”

    如果苏锐知道这些人的观点,肯定会咆哮出来“脑残你妹啊,哥哥我这是坚持和谐社会的指导思想好不好”

    秦悦然也怔了一下,随后俏脸之上满是寒霜。

    本来她能够这样推着苏锐出来,心中还充满了幸福感,可是,听到这个牙尖嘴利的刻薄女人一说,她的幸福感登时下降了一半。

    别人可以侮辱她,但是却不能侮辱苏锐。

    “把你刚才的话再说一遍?!鼻卦萌焕淅涞目醋耪飧雠?,目光之中释放出寒意,整个人都表现出了强烈的气场。

    她平日里看似随和,但好歹也是秦家的四小姐,在那个大家族里面可是掌上明珠一般的人物,这市侩女人和秦悦然相比,无疑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癞蛤蟆和白天鹅的区别。

    在秦悦然出声的时候,才有人注意到了她的面容,人们的心里顿时闪过惊艳的心情。

    这么漂亮这么有气质的女人,竟然会推着一个残疾的男人

    难道说,这个男人非常有钱,让漂亮女人心甘情愿的臣服

    不得不说,这个社会的大体意识形态就是这样,一旦遇到有钱人,人们的第一反应就是,肯定是为富不仁,不知道是通过什么非法所得才攫取的财富。如果遇到了打扮漂亮一身名牌的女人,人们的第一反应往往是,这肯定又是哪位老板的小蜜,那一身的名牌,肯定都是包养她的人送的。

    很显然,现在人们对于秦悦然也是同样的想法,因为她实在是太漂亮也太有气质了,完全没有必要这样照顾一个“残疾人士”。

    “再说一遍又怎么样”那女人看似漂亮,但是话语却刻薄的要命:“这种身残加脑残的人就不要带出来了,还带着轮椅坐电梯,这样很影响别人的,知道不知道万一踩坏了我的高跟鞋,你们赔得起吗”

    秦悦然刚要发作,这个时候,电梯已经到达了顶层,叮的一声,门打开了。

    苏锐拍了拍秦悦然的手背,摇头笑了笑,对于这样的人,完全没有必要和她一般见识。

    嘴上恶毒心肠也恶毒的人,一定走不了太远的。

    这栋高楼的顶层,就是味极雅居的所在了。

    “亲爱的?!闭飧鍪焙?,那个女人飞奔出去,扑到了一个男人的怀里,脸在对方的胸膛上面使劲的蹭了蹭,就像是遇到了主人的小猫一般温顺。

    这个动作看的苏锐一阵恶寒,尼玛,这样力度的磨和蹭,难道不怕把脸上厚厚的粉底给蹭下来吗

    这样温顺的模样和刚才的母老虎相比,简直判若两人

    秦悦然也是恶心的别过头去,她正准备推着苏锐走进味极雅居的时候,那个正娇滴滴的女人忽然转过脸来,脸上满是鄙夷之意:“怎么回事残疾人也要来这么高档的餐厅”

    苏锐不咸不淡的回答了一句:“残疾人也有人权?!?br />
    “宝宝,怎么了”这个时候,那个抱着女人的男人说话了。

    “亲爱的,就是他,刚刚在电梯里差点用轮椅压到了你给我买的普拉达高跟鞋?!?br />
    “没事,这点小事不用放在心上,不就是一双鞋么,想要我再给你买?!闭饽腥丝雌鹄吹够雇νㄇ榇锢淼?。

    这女人立刻委屈的说道:“这可是你送给人家的生日礼物呢”

    “没关系,你以后还有很多个生日,很多个生日礼物呢?!闭饽腥讼干碛锏乃档溃骸盎褂?,今天我请几个朋友吃饭,你可得调整好情绪啊,都是场面上的重要人物?!?br />
    “亲爱的,你就尽管放心好了,你让我灌醉谁,我绝不含糊?!彼底?,这女人踮起脚尖,在男人的脸上亲了一口。

    秦悦然实在是听不下去,直接推着苏锐走了进去。

    二人找了一个座位,周到的服务员看到苏锐还坐着轮椅呢,立刻很贴心的把另外一边的凳子给撤掉,然后帮忙把苏锐推进去坐好。

    “怎么会有素质这么差的人,残疾人怎么了残疾人就该被她看不起”秦悦然坐在位子上,还在愤愤不平:“刚才就应该把她的普拉达给压坏掉,不就是一双普拉达吗又算的了什么就算是最贵的那一款,又能值多少钱”

    秦悦然真的是说了一句大实话,在这位秦家掌上明珠的眼里,普拉达就和大路货没什么两样。

    “没事,我觉得挺好的,在疗养院里面呆了那么久,整个人都要闲出病来了,还想多看几个人装装逼呢,好不容易碰上了一个,你可不准给我消灭了?!彼杖裥γ忻械乃档?,看起来心情极为不错。

    “你就贱吧你?!鼻卦萌幻缓闷牡闪怂谎郏骸八悸钅闶悄圆辛?,我看你也相差不远了,装弱者很有意思吗”

    苏锐笑着摸了摸鼻子:“点菜吧,我的肚子都咕咕叫了?!?br />
    在秦悦然看来,别人可以侮辱她,但是绝对不能侮辱苏锐,她还有点为刚才的事情不高兴,很没兴致的说道:“有什么好点的,难得来一次,把这家店的特色菜全部上个遍好了?!?br />
    苏锐无奈的说道:“这里的每一道菜都是特色菜?!?br />
    他说的可是实话,味极雅居主打创意菜,每一道菜都是独具特色,看来秦悦然之前还真的是没怎么来过这儿。

    “土包子,哼,还没个残疾人有文化?!?br />
    这个时候,一道带着嘲讽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还是之前那个女人,她正挽着自己的男人趾高气昂的从苏锐身边走过。

    不过,她这句话主要是攻击的秦悦然,当然,也顺带连着苏锐一起鄙视了。

    敢说秦家四小姐是土包子的,恐怕放眼整个首都,她也是独一份了。

    苏锐慢慢悠悠的搁下了筷子:“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是残疾人,你哪只眼睛又看到她是土包子”

    “你给我闭嘴”这女人冲着苏锐吼了一句,把整个餐厅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然后又嘤嘤哭着扑进了身旁男人的怀里:“亲爱的,你看,这个残废欺负我”

    得,从残疾人变成了残废,苏锐的被鄙视程度又加重了。

    听了这话,苏锐和秦悦然不禁有些瞠目结舌,尼玛,这到底谁欺负谁啊恶人先告状

    “宝宝,别生气,别生气?!?br />
    “我能不生气吗有人这样当面欺负你的女人,你还不替我出口气吗”

    “好,好,替你出气,替你出气?!闭饽腥饲崆岬呐牧伺幕持械呐?,然后冷冷的瞥了苏锐和秦悦然一眼:“一而再,再而三,招惹我女朋友生气,我忍你们一次,忍你们两次,绝对不能有第三次”

    哪来的一次两次和三次

    苏锐扬了扬眉毛:“你要干什么”

    “很简单,我要你给我女朋友一个道歉?!闭饽腥舜啪痈吡傧碌淖⑹由裆?,看来平日里身家地位还算是不错,否则不可能有这样的自信。

    “颠倒黑白”秦悦然冷冷说道。

    “我怎么颠倒黑白了你们一个土包子,一个残废,从电梯里一直欺负我到这儿,还敢反咬一口”这女人估摸着今天是来了大姨妈,真是尖锐刻薄到了极点。

    “道歉”那男人再次重复了一遍

    “道歉道你全家的歉啊”苏锐淡淡说道:“这样欺负一个残疾人,你还真出息了?!?br />
    秦悦然本来正在气头上,结果听到苏锐又在这演残疾人,竟是一个没绷住,笑了出来。

    可是,她这样一笑,被那男人女人更认为是对自己的蔑视了

    “服务员,我要让他们从这间餐厅里滚出去,我认为味极雅居这样的高端餐厅不应该接待这种素质低劣的人,来到这里的都是有身份的社会名流,你们接待这两人,就是对所有会员的侮辱”

    这个家伙竟是要把责任全部推到餐厅的身上了

    “很抱歉,先生,每一个顾客对我们来说都是上帝,只有顾客有权力挑选我们,我们是没有权力去挑选顾客的?!闭夥裨钡故遣槐安豢?。

    苏锐听得很爽,回头一定要建议苏无限,必须给这个小服务生涨薪面对仗势欺人的情况,人家连犹豫一下都没有

    这男人听了之后,勃然大怒,掏出一张白色的卡片:“我可是味极雅居的高级会员一个高级会员,难道还不能赶走这两个家伙你问问他们,有会员卡吗”

    “我们还真的没有会员卡?!彼杖窬怪苯咏淮?,不过脸上却是笑眯眯的。

    “听到没,听到没,他连会员卡都没有,就敢坐在这里”那男人也动怒了:“既然这样,我们的会员卡还有什么作用可言”

    这个家伙似乎要开始煽动所有食客的情绪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声音忽然响了起来。

    “陆源,我说你干什么还没进门就听见你在大吵大嚷?!?br />
    听到这个声音,这名叫陆源的男人连忙收起愤怒的表情,换上了一副明显带着讨好的笑容来:“苏少,您终于来了?!?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