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时此刻,苏炽烟终于真正明白,苏锐要送自己的礼物到底是什么了

    她的眼眶瞬间被泪水模糊了

    她对这些衣服熟悉之极,一眼就可以看出来,这里面有马代尔品牌在巴黎时装周的限量版礼服,有阿玛尼专门为英国皇室成员定制的西装,还有那件据说世界上只有五件的镶钻礼服其中一件已经被毁掉了,而这一件的造型也是一模一样,很显然,一定是剩下四件中的其中一件。

    看着那些崭新的礼服,抑或是看起来普通但实则是著名设计大师亲手缝制的衣服,苏炽烟彻彻底底的被震撼了

    一件不少,一件不落

    如果不是她仔细的看了一下,甚至还会以为这些衣服是之前被暴徒剪烂之后重又缝合起来的

    苏炽烟真的无法想象,苏锐到底是怎么做到这些的

    这才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就能从全世界各地把这些极具收藏价值的限量款礼服全部找来

    这得花去多少口舌,这得花去多少金钱这得动用多少人手

    就像是在看着自己的孩子一般,苏炽烟的手在这些衣服上面一件一件的抚过,等走到衣架的最后一排的时候,泪光早已经布满了脸庞。

    “苏锐,谢谢你的礼物?!?br />
    苏炽烟感觉到自己的心脏狠狠的抽了一下,泪水更加汹涌而出。

    她真的很想趴在那个坚实的肩膀上面,放肆的大哭一场。

    自己失去了最珍视的东西,却被他全部的给找了回来,已经空缺了一块的心房,则是被重新填满。

    而这一次,心房比起之前来要更加充实。

    因为,里面似乎还多了一个影子。

    苏炽烟坐在凳子上,抱着几件衣服哭了很久,然后拿出手机,给苏锐发了一条短息。

    “为什么对我那么好”

    在发出这条短信之前,苏炽烟有着些许的犹豫,但终于还是忐忑的按下了发送键。

    她知道,自己的心里似乎对于苏锐的回复内容有着很强的期待。

    自己在期待他回复什么呢

    苏炽烟想着想着,俏脸已是微红。

    没过一分钟,苏锐的短信就已经回过来了,苏炽烟赶忙拿起手机,解锁屏幕,由于心中的紧张感和期待感,她的纤手甚至都在小频率的抖动着

    只有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尼玛,自恋”

    看着这四个字,苏炽烟的眼前顿时浮现出苏锐那撇着嘴的样子,或许,这些衣服在自己看来异常珍贵,想要重新一件件的找回来,不知道要花费多少力气,而在他看来,或许真的是一件微不足道不值一提的事情吧。

    这个男人就是这样,做了很多事情,帮助了很多人,却从来不放在心上。

    苏炽烟看着那条短信,一会儿哭,一会儿笑,苏家大小姐从来没有露出过这种模样,情绪的转换简直复杂之极,连她自己也说不清到底是怎么了。

    然后,她想了想,又回了一条短信过去。

    “下次,不要再对别的女人这么好,你就不怕人家爱上你”

    这句话就明显带有的意味了,苏炽烟也说不清楚,自己的心里是不是有着某种淡淡的悸动。

    而苏锐的回复更加简单,只有三个字。

    看了苏锐的回复,苏炽烟捂着脸,笑出了满脸眼泪。

    苏锐的回复是“怪我咯”

    “那天晚上和你分开之后,我便被家里人接去了外地,说是去谈某项重要的事情,但是后来发现,他们应该意识到了当天晚上有可能发生什么不太好的事情,所以特地让我避开?!?br />
    秦悦然正坐在苏锐的床边,一边剥着橘子往他嘴里递,一边担心的说道:“我也是今天才得知了消息,来之前打电话把我爷爷狠狠的说了一顿?!?br />
    “你也别怪你爷爷,他不止?;ち四?,也?;ち宋??!彼杖裣肫鹆松鄯苫⑹窒碌哪侵刂植慷?,如果没有首都军区的高层点头,这支部队无论如何也不会出现在欧阳家族的现场。

    苏锐说道:“那天晚上很敏感,秦老爷子却清晰的表了态,让所有人都知道秦家的做法?!?br />
    “什么”秦悦然明显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我还以为他是选择明哲保身呢,到底是怎么回事”

    苏锐便细细的把那天晚上的事情说了一遍,推平欧阳家主宅,干掉明灭的七大弟子,单挑明灭,遇到张玉宁,还有魔影的袭杀,他故意的隐去了许多的危险细节,只是简单的陈述。

    虽然苏锐的语气平淡,像是在阐述一件非常普通甚至是和他无关的事情,但是,即便不用他说,秦悦然也明白,可以让苏锐受那么严重的伤,那天晚上的凶险程度绝对超出人的想象

    “不管怎么样,那天晚上我都应该陪在你的身边?!鼻卦萌话炎詈笠话觊僮尤杖竦淖炖?,然后握住苏锐的手,心中内疚无比,眼睛有些潮湿。

    此时此刻,她也终于体会到林傲雪当时的心情了。无论秦家在那天晚上对苏锐做出了什么支持,都无法弥补她不在苏锐身边所造成的亏欠。

    秦家的支持是秦家的,秦悦然的支持是秦悦然的,两码事。

    就在这个时候,秦悦然忽然看到苏锐眨了眨眼。

    “你要干什么”每当看到苏锐这个表情,秦悦然就一定能猜到,这个家伙接下来肯定不会冒出什么好主意。

    “我们今天晚上出去走走吧”苏锐勾了勾手。

    秦悦然附耳过来,苏锐继续小声说道:“你是不知道,这里面的饭菜简直能让人的嘴里淡出鸟来,我每次看到那所谓的营养餐都想吐?!?br />
    “不行?!鼻卦萌桓纱嗬涞木芫耍骸澳愕纳硖逭τ诳蹈雌?,不能乱吃东西?!?br />
    她都没能陪着苏锐经历危险,又怎么可能去影响他的康复

    “什么康复不康复的,我跟你讲,我现在之所以看起来还很虚弱,就是因为这里的饭菜太难吃,如果能敞开了吃,我可早就恢复了?!?br />
    苏锐强词夺理:“那什么,我也不去别的饭店,就是苏无限出于玩票性质才开的那家味极雅居,怎么样”

    “那里太贵了?!鼻卦萌环凑遣幌氪杖窭肟饧淞蒲?,随便找了个推辞的理由,说道:“我长期在宁海,也没有那里的会员卡?!?br />
    “别啊,难道你以为凭我和苏无限的关系,去那里吃饭还要付钱”苏锐笑眯眯的说道:“我到饭店就下车,下车就上楼,绝对不会到处乱逛?!?br />
    秦悦然斜眼瞥着苏锐:“你说真的”

    如果是去苏无限的餐厅吃饭,并且不让他到街上乱逛,那么应该不会出现什么危险。

    事实上,在秦悦然看来,在康复期的苏锐多吃点好的自然很有必要,虽然鸡汤是好东西,但是如果让你连着喝上三个月,恐怕这辈子都不想再碰这种食物了。

    “到了那个餐厅,我们一定要点最健康最滋补的菜品来吃,大鱼大肉就算了吧?!鼻卦萌凰档?。

    “可我还想吃烧烤来着?!彼杖竦牧乘布渚涂辶讼吕?。

    “就你这样子,还想吃烧烤”秦悦然一拍苏锐的后脑勺:“姐姐已经对你法外开恩了,就别不知足了?!?br />
    “我确实不知足,还想再开点荤呢?!?br />
    苏锐看着秦悦然凹凸有致的极品身材,大有深意的说道。

    这个姑娘在接下来这几天内会每天都出现,貌似自己可以多做一些很有意义也很有意思的事情了。

    别提什么这样影响身体康复,如果被这种事情憋坏了身体,那么还怎么康复

    开荤

    秦悦然被苏锐的表情弄了个大红脸,想着接下来极有可能发生的事情,脸庞竟然微微的发热了起来。

    秦悦然把苏锐的轮椅折叠起来,放进了后备箱,然后再将其搀扶到后排坐下。之所以总是带着轮椅,这倒不是说明苏锐瘸了,而是他还太虚弱,尽量不要走动,以免牵动了身体上的诸多伤口。

    他的皮肤外表并没有怎么受伤,但是许多处的肌肉都发生了撕裂和挫伤,几处骨裂的地方虽然不是重要位置,但还是相当影响行动的,由此可见,明灭那一身的硬派功夫甚至已经可以达到华夏古代那种内力伤人的程度了

    苏锐虽然对明灭的硬气功已经窥探出些门道,但是想要真正的练习到那种程度,恐怕还得下相当大的苦功才行。

    秦悦然开着宝马,苏锐就坐在后排上面看风景,他看着步履匆匆的行人,看着华灯初上的夜景,看着这座喧嚣热闹的都市,不禁有些感叹。

    如果不了解内幕的人,真的很难想象,在一个星期以前的黑夜里,会发生那么剧烈的碰撞。

    这里的碰撞并不是指的苏锐和明灭之间,而是指的两大阵营的直接对抗。

    这种对抗,虽然悄然无声,但是却波澜万丈。

    波澜和巨浪已经到了这种程度,没有个半年一年的时间,是很难平息余波的。

    味极雅居位于首都中心商业区的某个高档商务楼顶层,秦悦然把车子停在了地下停车场,然后取出轮椅,推着苏锐,在众人诧异的眼光之中便进了电梯。

    苏锐虽然虚弱,但也能走,只不过这样貌似更有病人的待遇,这感觉真的蛮好的。

    由于处于下班和晚餐的高峰期,人特别多,电梯里面的空间并不是很大,轮椅多挤占了一些空间,这就引起了某些人的不满。

    “哎呀,轮椅差点压到了我的普拉达高跟鞋”

    这个时候,一个身穿高跟鞋、浑身散发出浓烈香水气味的年轻女人尖声喊道。

    秦悦然连忙道歉:“真是不好意思,刚才是我不小心?!?br />
    这个女人双手抱胸,继续不爽:“切,残疾人就不要出来转了,这不是给别人添麻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