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天清看着苏无限离去的背影,根本不领情,而是冷冷的说了一句:“这人就是贱,不喷他几遍根本没作用”

    本来正准备气势汹汹找人报仇的苏无限,听了这话,整个人的气势直接被削掉了一半

    整个首都,敢当面这样说他贱的,除了苏锐,就只有苏天清了

    后面的四个保镖都是忍俊不禁,不过当他们看到苏无限那猪肝一般的脸色和杀人一般的目光之时,立刻齐齐正色起来,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

    苏天清知道,只要苏无限亲自出面,那么这件事情就完全没有想象中那么难了,那些让苏锐受伤的人,也终究会收到报复的。

    “你们去休息一会儿吧,苏锐一时半会儿也醒不过来,我在这里看着就行?!?br />
    苏天清关心的说道,但是林傲雪和苏炽烟看起来并没有任何移动的意思,她们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苏锐的身上,甚至完全没有听到苏天清的话。

    这个时候,之前那位男医生又战战兢兢的走出来,看到暴力女侠已经离开,他不禁松了一口气。

    “几位,医药费医药费的事情,还没有人来解决?!闭庖缴醋湃雠?,一时间不知道自己该对谁讲话。

    苏无限说过要交钱,结果却被苏天清给逼走了。

    苏天清看了这男医生一眼,拿出一张卡,递给了男医生,语气冰冷:“密码是六个七,不要多刷?!?br />
    男医生的脸上顿时涌现出喜色:“记住了,记住了,六个七,不会多刷的,按照账单来,多退少补,多退少补?!?br />
    不过下一秒,他脸上的微微喜色便凝结了。

    因为他接过来的是一张黑色的信用卡

    男医生知道,这种黑卡代表着怎样的含义

    那就是无限额度

    这种黑卡不接受主动申请,只有银行从顶级客户中邀请才行

    这群人到底是干什么的啊又是刀又是枪的,还有无限额度的黑色信用卡

    男医生战战兢兢的揣着卡离开,由于腿软,半路又摔了一跤。

    时间在一点一滴的流逝着,很快便要天亮了。

    三个女人都没有任何的睡意,她们已经盯了苏锐一晚上。

    除了偶尔会因为疼痛而露出皱眉的表情,苏锐基本上一直处于昏迷之中。

    所幸,一天之后,他的体温恢复正常,被从重症监护室转移到了高级病房。

    苏天清在场,自然不可能让苏锐去住普通病房,弄了个单间也方便照顾。

    由于苏锐现在还没有苏醒,因此苏天清也暂时压下了给他转院的想法,按照她的性子,弟弟都受了那么重的伤,自然得去最好的医院才行

    林傲雪和苏炽烟都没有合眼,苏天清也是全无睡意,苏锐颤颤手指,皱皱眉头,都能牵动她们的心情。

    又过了一天。

    苏锐的面色已经不像之前那般苍白,而是变得略带蜡黄,而且已经有了一丝血色。

    这是个可喜的转变,至少表明他的身体状况在逐渐好转。低体温状态及时解除,应该也不会让他的中枢神经系统受到太多的影响。

    林傲雪和苏炽烟轮番休息,不过每个人都睡不长,睡不到半个小时便会醒来,有些时候看着林傲雪一直在握着苏锐的手,苏炽烟不禁觉得自己像个电灯泡。

    她有时候会有种冲动,想要去拉着苏锐的另外一只手,但也就是想想,然后便把这种荒唐的想法从脑海之中驱逐出去。

    这两天多的时间以来,她们彼此之间都没怎么讲话,都没有去理会外界发生了什么,也没有去管苏无限有没有替苏锐报仇成功,她们最关心的就是躺在病床上的那个男人,他的每一下呼吸,都牵动着她们的心跳。

    至于给苏锐擦洗之类的事情,都是林傲雪来完成,绝对不让护士代劳,苏炽烟虽然想要帮忙,但是一想到这一男一女的亲密关系,便打消了这种念头,有些部位,还不是现在的她能看的。

    终于,等到了第三天,在发出了几声连续的咳嗽之后,苏锐睁开了眼睛

    他还是有些虚弱,似乎不太适应这样的光线,微微的眯起眼睛来。

    左右看看,洁白的墙壁,显然是在病房里面。由于昏迷了好几天时间,苏锐仔细的回想了好一会儿,才想起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医院里面。

    他已经看到,林傲雪正坐在小凳子上,握着自己的手,伏在床边睡的正香。

    他也同样看到,苏炽烟伏在另外一边,甚至还发出了轻轻的鼾声。

    两个姑娘连续熬了那么多天,没怎么睡,也没有心思吃饭,都是疲惫到了极点,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活着真好?!彼杖裣氲?。

    一睁眼,就能看到阳光,虽然有些刺眼,但却能够感受到它所散发出来的温暖。

    他自己并不知道,这几天来他的身体一直游走于危险的边缘,差一点点就醒不过来了。

    而那个在关键时刻救了他的女人,已经飘然远去,这几天来都没有再出现。

    苏锐感觉到浑身无力,虚弱的要死,他极为不喜欢这种感觉,于是想要活动一下。

    没想到,他的腿才刚刚挪动,苏炽烟就已经醒来。

    她抬起头,有些茫然的看着苏锐那翘起一半的腿,然后又转向苏锐的脸。

    接下来,她看到了苏锐睁开的眼睛,于是,茫然的表情顿时化作巨大的惊喜

    这三天来,苏炽烟不知道悄悄担心过多少次,担心苏锐再也不会醒来。

    所幸的是,现在苏锐终于睁眼了

    “苏锐,你醒了天啊,你终于醒了”

    长久的期待在此刻化为了现实,苏炽烟陷入了狂喜,然后竟然扑上来,抱着苏锐的脑袋,竟是直接在他的脸上印了好几口

    无论是额头上,还是双颊上,甚至在嘴唇上,苏炽烟都留下了吻痕

    强烈的兴奋真的是能够使人做出许多意想不到的事情

    苏锐直接就愣住了,他完完全全的没有想到,苏炽烟竟然能够这样

    那啥,她都亲完了自己的嘴巴了,会不会接下来就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苏锐顿时就哀叹了起来,真是怕什么来什么自己虚弱的要死,恐怕根本做不了那种事情啊

    苏炽烟似乎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这么失态,俏脸登时就红了起来

    嘴都亲了,自己还想干什么

    “你想干什么耍流︶氓吗”苏锐张嘴说话,却发现声音异常沙哑。

    昏迷了好几天,似乎连舌头都变得僵硬了起来。

    “我就是耍流︶氓,怎样”苏炽烟哼了一声,一不做二不休,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激动的,竟是抱起苏锐的头,又往嘴唇上印了好几口

    “你能醒来,我真是太高兴了?!彼粘阊檀永床换嵴獍闶?,但是此时此刻,她真的是激动的不能自已。

    或许,这就是她表达激动之情的特殊方式

    苏锐有些理解无能,他简直快要被这种“简单而粗暴”的方式给亲的傻掉了

    “尼玛,这种接吻也太没有美感了吧”苏锐哑着嗓子说道。

    不过,话说回来,苏炽烟亲的虽然简单粗暴,但是她的嘴唇充满弹性,接触起来的感觉还算不错的。

    “那你觉得怎么样才能有美感呢”苏炽烟笑着问道,她的鼻尖距离苏锐的鼻尖也就只剩几厘米而已。

    就在这个时候,苏锐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左侧四十五度方向似乎有光芒射来,于是便扭头看去。

    兴奋过头的苏炽烟笑着伸出手,一把把苏锐的脸给扭回来:“别到处瞟,快说说,你觉得怎么样亲你才能更有美感”

    苏锐心中在哀嚎,觉得自己已经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大姐,你在搞什么飞机

    他现在好像有种错觉,尼玛,刚刚踏出了鬼门关,就走上了黄泉路

    看着苏锐哭丧着脸,苏炽烟又好气又好笑,故意调笑道:“我这样的美女主动送上门,你都不想要”

    这哪里是不想要,分明是不敢要。

    苏炽烟看着苏锐紧紧抿住的嘴,还有那不停示意着的眼神,终于觉察到了有些不对,转过头来,正好迎着林傲雪的目光。

    她这才意识到自己到底做了多么疯狂的举动,而且是当着林傲雪的面

    苏炽烟的脸上满是尴尬,真的想找个地缝立刻钻进去,不再出来

    “傲雪,你听我解释,我只是看到苏锐醒来,太高兴了,所以才这样的”

    她还没说完,就已经被林傲雪打断,她看了一眼苏炽烟,然后目光便飘到了苏锐的脸上,眼波如水:“我理解你的心情,因为我也想这样?!?br />
    苏炽烟愕然,她本以为林傲雪会发怒,会吃醋,但就是没想到她会是这种表情

    “你醒了,真好?!绷职裂┑纳粑氯?,一如外面秋日明媚的阳光。

    她本想也上去亲亲苏锐,但是想到苏炽烟之前才刚刚做过同样的举动,立刻便止住了。

    看着面前的两个女人,苏锐只想感叹一句:“和谐社会人人爱?!?br />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了争吵的声音。

    “我来看看我这小叔,你们也要拦着我”

    “你们不过是普通的保镖而已,要是再拦着我,信不信我分分钟开除你们”

    “我是听说小叔受伤了,这才来看看他的笑话不,来看看他的病情怎么样,你们给我让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