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夜莺的放行,林傲雪匆匆忙忙的跑过去,看着苏锐静静的躺在重症监护室里面,鼻子上插着管子,身上缠着绷带,脸上没有一点血色。mianhuatang棉花糖。wщw.更新好快

    。

    “苏锐,苏锐,苏锐?!?br />
    林傲雪的俏脸之上也是一片煞白,她从来没见过苏锐这种模样,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她伏在落地玻璃上,喃喃的呼喊着,泪水已经流进嘴里,满是苦与咸的味道。

    这是她的男人,是她认定的人,是她打定主意要跟着一辈子的人,但是此时此刻,二人虽近在咫尺,但却根本碰触不到,好似咫尺天涯。

    他平时那么厉害,好像遇到再大的困难都能够解决,好像无论多强大的敌人都可以消灭。

    但是,此时的他却紧紧闭着眼睛,眉头轻轻皱着,像是遇到了很不开心的事情,也像是疲惫到了极点。

    林傲雪无法想象,如果苏锐无法从这间重症监护室中走出来,那么她的人生该怎么继续下去。她已然泪崩了,双手捂着嘴,肩膀轻轻耸动着,狠狠的抽泣,却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

    苏炽烟也在一旁抹着眼泪,苏锐也确实是她比较欣赏的男人了,如今看到他这个样子,心情自然渣到了极点。

    她揽住了林傲雪的肩膀,声音很小,似乎是怕吵到厚厚玻璃门内的苏锐:“傲雪,放心,苏锐一定会好起来,一定会好起来的?!?br />
    苏无限站在她们的身后,眉头死死皱着。

    “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彼崆岬乃盗艘痪?,然后并没有再停留,而是走到夜莺的身旁。

    “丫头,这次我要谢谢你。nad1;”苏无限说道。

    夜莺还是看着窗外的夜色,一言不发。

    在她看来,这都是假惺惺的做派,所有的言论都是苍白的,只有实际的行动才能有说服力。

    苏无限摇了摇头:“我会帮你找到你姐姐的?!?br />
    夜莺闻言,身体微动了一下,还是没有回头。

    消失了快六年时间了,她已经不认为自己还能找回姐姐了。

    现在的夜莺基本断定,姐姐并没有在五年前的首都流血夜中死在苏锐的手中,毕竟活要见人死要见尸,还是失踪的可能性大一些

    。

    对于苏无限的话,她是断然不会相信的,说的好听而已,在心思简单直接的她看来,那个家族的人,个个都是政客。棉花糖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

    政客的话,能相信吗

    “我已经有眉目了?!彼瘴尴拊俣人档?。

    “什么”

    听了这话,夜莺终于惊呼出声了

    接近六年的时间,她已经渐渐放弃了希望,却没想到苏无限竟会忽然抛出这个消息

    苏无限点点头:“事实上,我最近一个月才开始帮你寻找你姐姐的消息?!?br />
    “为什么”夜莺挑了挑眉头。

    “因为那个小子?!?br />
    苏无限回过头来,看着躺在重症监护室内的苏锐。nad2;

    “因为他为什么”

    “我想帮他,你让他帮忙找你姐姐,那我来出面或许更容易一些?!彼瘴尴匏档溃骸暗比?,我这其中是有一些功利性的心思存在,但并没有必要来告诉你原因?!?br />
    “你到现在还没说眉目在哪里?!币馆旱纳艋指辞謇?。

    “我虽然还不确定她现在的具体行踪,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她在前一段时间和你师父张不凡见过面?!?br />
    “什么她和师父见过面了”夜莺震惊的说道:“她去见师父干什么师父当年差点把她逐出翠松山”

    “还有,她能去见师父,为什么不能来见我”夜莺很不理解,但还是惊喜大于生气。

    有消息了,就是最大的好消息,因为可以证明姐姐还活着

    。

    “你怎么知道她没来看过你呢”苏无限反问道。

    “她当然没来看过我,我从来都不知道她还活着?!?br />
    “你不知道,并不代表她没来过,或许她曾经远远的看过你呢?!彼瘴尴抟馕渡畛さ乃档?。

    “你忽悠三岁小孩呢”夜莺冷冷问道,本来她还有点相信,但是回过头来却发现,苏无限的话全部都可以推翻。

    “我没有必要骗你?!彼瘴尴奚斐鲆桓种福骸耙荒曛?,我帮你找到你姐姐的确切消息?!?br />
    “一年太久了?!币馆壕芫?。

    “可是她已经失踪了快六年时间,你连这一年都等不起吗”苏无限也同样扬了扬眉毛:“我并没有任何的义务来向你担保什么,别说是一年,就是十年找不到,你又能怎么样”

    夜莺沉默了:“好,谢谢你帮我,一年为期,多谢。nad3;”

    苏无限正想说什么,夜莺又打断:“找不到我也不会怎么样,如果找到了,我这辈子愿意给苏家当牛做马?!?br />
    看着这个漂亮姑娘一脸认真的表情,苏无限忽然觉得有些感动,不过嘴上还是说道:“不需要,你的感谢对我来说并不值钱?!?br />
    这句话并没有打消夜莺的积极性,她反而回道:“你觉得值不值钱对我来说并不重要,我觉得值钱才重要?!?br />
    苏无限摇了摇头,颇有些气闷的心情被这位有个性的姑娘给冲淡了许多。

    “不过,一码归一码?!币馆夯胺嬉蛔骸敖裉煺馐虑?,咱们没完?!?br />
    苏无限无奈的哼了一声,不再和她多说,继续转身看向苏锐。

    “小子,我承认是我对不住你,把你坑惨了?!彼瘴尴拊谛睦锼档溃骸跋M隳芸斓慊指垂?,不然不知道有多少人等着找我的麻烦呢?!?br />
    想着想着,苏无限又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大哥对不起你

    ?!?br />
    这句话已然清楚的表明,他承认苏锐是自己的弟弟,并且愿意接纳他。

    虽然苏无限之前也表达过类似的想法,尤其是在宁海面对市长段俊峰的时候,但那个时候演戏和夸张的成分居多,而现在则全部都是认真。

    冰凉的药水还在通过细长的管子一滴一滴的流进苏锐的身体里面,就像是此时林傲雪的泪水,止也止不住。

    这个姑娘确实很坚强,即便悲伤至此,但仍旧没有哭出来。

    她觉得自己实在太没用,为什么连自己男人的任何忙都帮不上,却还偏偏总是需要对方的?;ぴ谒庋槿醯奶稍诓〈采系氖焙?,自己又能给他带来多少帮助

    她要替苏锐报仇,用自己的方式。

    苏炽烟双手紧握,放于唇前,脑海之中闪过和苏锐从相见到后来的点点滴滴,目光早已朦胧。

    夜莺呼吸了一会儿空气,重新又戴上了她那标志性的黑色口罩。望着落地玻璃前的两个女人,她冷哼了一声:“你有什么好值得那么多人喜欢你”

    既然苏家的人来了,她也没有再呆下去的必要了,苏锐在他们的?;は?,比在自己的身边要安全的多。

    “别忘了你说过的话?!币馆涸诰瘴尴薜纳肀呤焙?,冷冷丢下一句,然后酷酷的走向电梯。

    就在这个时候,又是一辆黑色的奥迪a6疾驶而来,速度比起之前的黑色车队有增无减

    轮胎和地面摩擦出尖锐的声响,车子在医院大楼前骤然停下,后门打开,一身黑衣的苏天清走了出来

    她抬头看了看苏锐所在的楼层,而后迈步走了进去,脚步很快,高跟鞋的声音清楚的回荡在走廊中。

    那个被林傲雪赏了一记膝撞的嘴欠值班女已经连续挨了两次揍,这次终于没敢再叫嚣,眼睁睁的看着这位极有气场的女强人风风火火的走了进去

    。

    电梯再次打开,林傲雪和苏炽烟却都没有回头,他们的目光仍旧集中在重症监护室的苏锐身上。

    苏无限带来的四个高级保镖齐齐对苏天清微微躬身示意,后者都顾不得摆手,竟是蹬蹬蹬的开始小跑起来

    “苏锐怎么样了苏锐怎么样了”苏天清一边小跑一边喊着,但是却没有人回答她。

    当她跑到落地玻璃前,看到苏锐的样子之时,眼眶顿时红了起来。

    连她自己都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对这只见过几面的弟弟有这样深厚的感情。

    或许,只有“血浓于水”四个字才是最有说服力的解释吧。

    苏无限站在她的身后,说道:“现在还处于低体温状态,只有等他自己扛过去了,苏锐的身体素质一贯不错,他应该”

    “应该个屁”

    苏天清的脸上顿时露出怒意,转过脸来,恶狠狠的盯着自己的大哥,对着他吼道:“苏无限,这就是你干的好事这就是你干的好事”

    苏无限无言以对,貌似今天晚上的所有错都是他造成的,就跟苏锐这一身的伤势都是来自于他一样。

    看着这样护犊子的妹妹,他的心里在苦笑,自己和她相处了几十年,她却愿意为了一个见过不到几面的年轻弟弟这样对自己发火。

    “苏无限,你给我个解释”苏天清平日里在单位偶尔也会对做事不力的下属发火,但是从来不会火大到这种程度

    苏无限俨然已经成为了今天晚上的罪人,他并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淡淡的留下了一句话。

    “你们看着苏锐,剩下的事情,交给我?!?br />
    说罢,他深深的看了苏锐一眼,便转身离开

    下载本书最新的电子书请点击:

    本书手机:

    发表书评:

    为了方便下次,你可以在点击下方的"收藏"记录本次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谢谢您的支持

    print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