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无论是哪一方,对于此时的夜莺而言,都是敌人

    这完全没有任何和解的必要,因为他们都害了苏锐

    如果没有他们,那个强大而坚强的男人,何以至于被害得躺在重症监护室里,人事不省

    对于他们,夜莺的态度只有三个字,那就是不原谅

    绝不原谅

    终于,第一部电梯到达了这个楼层,发出了叮的一声响

    夜莺的身体没有动一下,还是和之前一样站在走廊中央,目光死死的盯着电梯门

    龙凤呈祥双刀同时在握,随时出手

    电梯门缓缓打开,站在最靠近门口位置的苏无限率先走了出来。

    当他带着黑色口罩一身黑色紧身衣的夜莺之时,目光之中带上了一丝凝重。

    下一秒,他就夜莺浑身的血迹,于是,他的眼光之中便不再只有凝重,而是多了一种别的味道。

    位漂亮姑娘身上沾染的那些鲜血,苏无限似乎今天晚上的战斗是怎样的惨烈,从这一点上来讲,是他对不起苏锐了。

    也是苏家对不起苏锐。

    苏无限知道,自己的父亲苏耀国并不是不想帮助苏锐,他的那边同样遇到了一些难题,所谓的雄关漫道真如铁之类的话,说的好听而已。

    而苏无限这里也是一样,这个晚上暗流汹涌,并不是只有苏锐一个人在解决问题,只是他的遭遇和战斗要更激烈。

    但是这都不是理由,在重伤的苏锐面前,一切的解释都是苍白无力的。苏无限现在已经一点也不责怪林傲雪和苏炽烟这样对待他,因为他现在心里对自己也很不爽。

    林傲雪也夜莺,眼神无波,但心中仍旧微乱。

    她知道这个姑娘,和苏锐亦敌亦友。

    她也夜莺脖子和胸前的干涸血迹,她目光之中已经满是自责。

    在这种关键时刻,自己居然没有能陪在苏锐的身边,和他一同面对生死,共同进退,这让林傲雪懊恼到了极点。

    她已经意识到,这种懊恼和遗憾的感觉将会伴随她很长时间。

    这种感觉都是次要的,最主要的是,林傲雪被夜莺身上的鲜血刺痛了眼睛。

    她不知道这些鲜血是不是苏锐的,但是她的心中很难过。

    而夜莺那冰冷且充满了敌意的眼睛,更是让林傲雪有种无法直视的感觉。

    是的,在这位和苏锐并肩作战的姑娘面前,她本能的认为自己已经矮了一头。

    不过,对于苏锐的担忧心情已经很快的冲淡了这些想法,林傲雪已经不自觉的快步向前跑了起来

    她要去,她要去知道自己心爱的男人到底怎么样了

    着急的林傲雪甚至没有发现,她自己的眼睛之中已经蓄满了泪水,眼眶全红了

    而苏炽烟认识夜莺,她知道这位怪脾气姑娘现在处于何种状态,因此立刻提醒道:“傲雪,别着急”

    可是,已经晚了,一道寒芒骤然亮起,刺痛了三人的眼睛

    而此时,第二部电梯还没有到达这个楼层

    “住手”苏无限已经喊了出来

    这种程度的喊声并不能制止夜莺的宝刀,此时凤刀的刀尖已经险之又险的抵在了林傲雪的喉咙上面

    倘若这凤刀再向前半厘米,或者林傲雪多往前走一步,那么今天这里就要发生严重的流血伤亡事件了

    “今天,我在这里,谁都不准进去?!币馆旱纳羟謇湮薇?br />
    她的刀虽然指着林傲雪的脖子,但是目光却苏无限,眼神之中全部都是冷冷的警告

    苏无限哑然失笑,他活到现在,还是头一次被这么一个二十来岁的姑娘这样威胁。

    他往前走了一步:“夜莺,有话好说,我感谢你为苏锐做的一切,现在请你把刀子放下,我们想去?!?br />
    夜莺发出一声冷笑:“,你们有这个资格吗”

    林傲雪莺的侧脸,眸光之中透着复杂的意味,一声也不吭。

    夜莺的问题让她无法回答。

    单单从今天晚上的表现判断,她并没有资格。

    林傲雪一贯认为自己对局势判断充满了敏锐,很少会错失机会,但是在今天晚上,在心爱的男人身上,她竟然会犯下如此严重的错误

    如果她提前意识到今天晚上可能发生的危险,如果她能够再坚决一些,拒绝苏家的留宿邀请,如果她今天晚上陪在苏锐的身边,和他一起经受伤和痛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

    已经发生了,已经流血了,已经改变不了了。

    受了的伤,只能寄希望于时间来复原,但是,那些已经缝合的伤口,还是或多或少的会留下痕迹。

    林傲雪心疼苏锐,心疼的无以复加,她莺,两道晶莹的泪水已经无声的滑落脸颊。

    一个绝美的姑娘,就像是个难过到了极点的孩子。

    苏炽烟往前走了两步,说道:“夜莺,你别激动,我们是来帮苏锐的,我们都是他的朋友,又怎么会害他呢你快把刀放下,别伤了傲雪?!?br />
    夜莺闻言,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左手把龙刀抬起,指着苏炽烟。

    这个动作,已经表明了她的态度

    这个女孩,就是这样的倔强

    她认准了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底

    在她苏家今天晚上没出力,明明有帮忙的能力却不尽全力,这就是害苏锐

    苏炽烟觉得这件事情有点棘手,正想着解决方法,这个时候,另外一扇电梯的门也打开了。

    苏无限的四个高级保镖走了出来

    这四人显然是训练有素的好手,他们见到夜莺的样子,立刻上前,擒拿的架势已经摆了出来

    “谁也不准上前一步?!币馆撼渎嬉馕兜亩阅撬拿呒侗o谒档溃骸胺裨?,这里就要有人流血”

    她没有一丝惧怕,她要用自己的倔强,来完成对苏锐的守护

    这些事后才赶来探望的人,在她只有两个字恶心。

    那四名保镖见状,有两名已经反手从腰后拔出了枪指向了夜莺的头部

    这区区几米的距离,对于这些高级保镖而言,实在是可以忽略不计

    他们说要打夜莺的眉心,就绝对不会打到鼻梁上

    这个时候,之前给苏锐做手术的男医生战战兢兢的走出来,他事先从窗口来人,因此想要出来商量一下医药费的事情,毕竟苏锐这一台手术可就花了不少钱,而且要进重症监护室,都是要先预交几天费用的,一天就得大几千,医院可不会主动负担这些费用。

    他值班时候接下来的急诊,他就得负责收费,从那个双手持刀女侠的身上是别想收到什么费用了,因此男医生便把希望寄托在刚进来的几人身上。

    可是,这位老实却极其负责的医生却没想到,他一露面就种剑拔弩张的情形,又是刀啊又是枪的

    本来还没硬乎的双腿现在又变得软了不少,一个踉跄,他靠在墙壁上,差点摔倒。

    “各位,各位,不要这样啊,有话好好说不行吗”男医生也真是个好人了,竟然开始小心翼翼的劝和

    现场根本没有人在乎他,夜莺没有回头,那些保镖也没有扫他一眼。

    “那什么,各位先生小姐,不,各位大侠,咱们在开打之前,是不是能帮忙先把住院费用给交上了”

    苏无限一眼,淡淡说道:“一会儿会交的,你先忙去吧?!?br />
    “哎,好,好,能交就好?!?br />
    男医生听到这句话,如获大赦,连忙点头哈腰的离开,结果由于腿脚太软,直接啪叽摔到了地上。

    今天晚上的事情可不得了,他得抓紧给院长打电话汇报才行

    “把枪放下?!彼瘴尴薅员o谒档?。

    听了他的话,保镖并没有任何的迟疑,立刻收起枪。

    夜莺对此报以冷笑:“你以为这样就能让我让开路了”

    在她只要是做错了事情的,都要受到惩罚。这个观点和苏锐真的是出奇的相似。

    苏家人犯了错,那就不能去探望苏锐这就是夜莺的观点

    “我没指望就这样让你让开路,但是我也希望你能明白,我如果强闯的话,没有谁能拦得住,何况是你?!彼瘴尴薜档溃骸澳呐禄蛔瞿愕氖Ω冈谡饫?,也是一样?!?br />
    也正是因为他对苏锐的内疚,才拖到了现在,也正是因为夜莺身上的那些鲜血,才让他的语气略微缓和,否则,心高气傲的苏无限又怎么会让夜莺一个小姑娘在自己面前蹦跶那么久呢

    “话说的很漂亮,不过你大可以试试?!币馆豪淅渌档?,针锋相对,毫不相让。

    “夜莺,你怎么就那么一根筋呢”苏炽烟又着急又无奈:“别这样好不好我们都是关心苏锐的人,否则也不可能大晚上的赶过来,苏家也有困难,事情并不像你想的那么简单”

    苏无限忽然发现自己没辙了,他一来担心夜莺会因为冲动而对林傲雪做出什么事情来,二来又不可能真的让保镖开枪,强闯倒是可以强闯,只是怎么感觉起来那么的不对味呢

    “我一根筋吗我想的简单吗”夜莺冷冷说道:“我只知道,在苏锐被打的快死了的时候,只有我背着他,我只知道,在苏锐连续在我身上吐了好几大口鲜血的时候,周围没有一个你们苏家的人在场”

    夜莺的话让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

    一根筋代表着思想简单,思想简单的人一旦坚持起某件事情来,就会体现出远超普通人的坚韧

    就在苏无限正准备强闯的时候,忽然听到林傲雪说道:“求求你,让我进去,好不好我想去我很担心他?!?br />
    此时,林傲雪虽然睁着眼睛,但是脸上已经满是泪光。

    她的声音声音之中虽然没有哭腔,但是那丝悲伤的意味却异常明显。

    傲雪的样子,夜莺心中有些莫名的烦躁,她叹了一口气,竟放下了刀。

    “进去吧,不过你们只能隔着玻璃

    夜莺说完,便走到走廊另外一侧的窗口,夜风吹乱了她的头发,清新的空气让她空前的想要好好呼吸一次。

    于是,她摘下了黑色口罩,露出带着疲惫的明媚面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