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苏无限自然是不会功夫的,用他的话说,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他没有学功夫的必要。

    当然,他不会功夫,自然不会去面对张玉宁,既然苏老爷子的大儿子来了,那么张玉宁的事情,自然有人去解决。

    一身白袍的张玉宁,看着从轿车里走下来的几个人已拦在自己的面前,一双眼睛之中顿时释放出了危险的光芒来。

    四个中年男人,身着清一色的白色练功服,已经呈半弧形,站在了张玉宁的面前。

    在这样的秋夜,穿这种练功服,正常人都会被冻得不行,可是这四个男人却面色红润,完全没有半点打喷嚏的迹象,甚至靠近他们,都会感觉到隐隐有一股热力传来。

    “没想到,到现在我还是没见到我的那些老朋友,却见到了老朋友的徒弟?!?br />
    张玉宁手中的折扇一挥,想要潇洒的扇扇风,可是扇子一打开才发现,上面竟然有个破洞。

    他的面色隐隐出现一丝尴尬,然后不着痕迹的把扇子给合了起来,暗暗的骂了刘氏兄弟一句。

    “可是,老家伙不出面,你们以为凭借你们几个人,就能阻拦的了我吗这是看不起我”张玉宁冷冷一哼,浑身的气势开始渐渐散发出来。

    “能不能拦得住,那也要动过手才知道?!?br />
    这四个男人齐齐往前跨了一步,组合起来的气势竟然要比张玉宁还要强上一分

    “简直是找死”

    张玉宁一声冷喝,手中的纸扇再次打开,化作一道白光,朝对面的四人狠狠削去

    与此同时,他的身形骤然后退,速度快的要命

    对面的一个男人迎着扇子,已经是一掌劈出

    掌落,扇子直接变成了两半

    这四人看着掉头就跑的张玉宁,竟然愣住了。

    他们本来以为会有一场恶战,但完完全全的没有想到,一代宗师级别的人物张玉宁,竟然不战而逃了

    张玉宁也不傻,他和刘氏兄弟恶战了那么长时间,不仅部分位置受伤,体力也有很大的消耗,如果和这四人鏖战一场,那么结果鹿死谁手,还真的说不好

    两个人都那么难对付,别说是四个人了哪怕他张玉宁会获胜,也绝对是惨胜

    “追”

    这四人在短暂的愣神之后,没有再犹豫,身形极速奔出,已然化作四道白光,追着张玉宁而去

    苏无限站在医院门口沉思了一下,便迈步朝里面走去。

    他的目光很凝重,他的面色很郑重,他的脚步很沉重。

    “这不是我的本意?!彼瘴尴耷崆崴档?,然后攥了攥拳头。

    四个黑色西装男人跟在他的后面,每个人都是精悍异常。

    就在这个时候,一辆黑色奥迪已经从夜色下疾驰而来,就像是霹雳幽灵一般,也是猛地冲上了大门前的停车台

    甚至,这辆奥迪的车头已经蹭到了玻璃大门,只听的噼里啪啦的一阵响,坚硬厚实的钢化玻璃立刻扭曲变形瞬间,布满了裂纹

    听到玻璃碎裂的声响,苏无限转过脸,看到车牌号,眉头立刻皱了起来:“炽烟怎么来了她怎么知道这儿”

    “不清楚,我们出门的时候,大小姐还在睡觉?!鄙砗蟮木衬凶踊卮?。

    奥迪正副驾驶室的门齐齐打开,苏炽烟和林傲雪已经从里面匆匆下来了。

    “谁让你们来的”

    苏无限单手负在后面,冷冷问道。

    “爸,苏锐受伤的事情,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苏炽烟简单的穿着牛仔外套,长发披散在肩上,目光之中有不满,语气之中有责备,不过,当她看到苏无限很少穿起来的黑色西装之时,目光还是变得更凝重了。

    苏无限的眉头再次皱了起来,他没有任何解释的意思:“你怎么和我说话的”

    平日里对父亲尊敬无比的苏炽烟丝毫没有相让的意思:“爸,我认为苏锐受伤的事情,我有权力知道?!?br />
    “谁把这消息告诉你的”苏无限的声音之中已经隐隐的带上了一丝怒意,他的目光转向了身后的四个精壮男子,那四人竟然齐齐把目光挪开,愣是没一个和他对视的

    “谁告诉我的,这不重要?!彼粘阊潭プ斓?。

    “真好”

    苏无限一甩袖子,转脸便向医院电梯行去

    看来,他是真的生气了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倩影已然超过了他

    是林傲雪

    林傲雪今天晚上睡在了苏家的客房里,但是她一晚上都在辗转反侧,根本没有半点入睡的意思。

    她隐隐的感觉到不妙,有些微微的心慌,但又说不上来是为什么。

    直到苏炽烟过来告诉她苏锐受伤的时候,林傲雪才彻底乱了。

    当看到林傲雪一言不发,迈着匆匆脚步就往前走的时候,苏无限心中的怒意忽然凭空消散了。

    这个世界上,关心他的人还有很多,或许,这是一件好事吧,至少能让自己的内疚减少一分。

    “哎呀,哎呀,谁把玻璃门给撞碎了是谁干的”

    这个时候,尖锐的声音又在急诊大厅里面响了起来

    之前被夜莺踹飞的值班女看到了来势汹汹的一群人,此时又开始尖叫起来。

    “你们是什么人这里是医院,医院知道吗你们想干什么你们想干什么我跟你们讲,病人家属闹事的事情我们见得多了,我们才不怕”

    这女人看起来是有受迫害妄想症,苏无限这群人看起来就那么像是大半夜来闹事的患者家属吗

    再说了,谁闹事会选择在大半夜还不都是挑白天人多的时候

    “那个女的,就是说你,你给我停下”

    值班女见没人理他,苏无限身后的几个猛男又气势汹汹,因此便想挑一个软柿子捏于是,她挡在了林傲雪的身前。

    而且,她的一只手正指着林傲雪的鼻子

    “你给我站住,这里是你想闯就闯的吗没长眼睛吗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

    可是,这个泼妇还没说话,她指着林傲雪鼻子的那只手就已经被攥住了

    林傲雪面无表情,拉着她的胳膊,将其整个人拽过来,然后一个狠狠的膝撞

    那泼妇被林傲雪撞的捂着肚子蹲在了地上,满脸便秘的模样

    林傲雪根本就没看她一眼,直接略过

    “傲雪,等等我?!彼粘阊塘ψ飞?,这两个女人竟是甩开了苏无限好几米

    看了看蹲在地上的值班女,苏无限摇了摇头,他身后的四个精壮男人本来还想动手的,结果看到林傲雪这样干脆利落的就解决了问题,心中简直是赞的不能更赞了,那么漂亮的姑娘,居然猛成了这个模样。

    电梯门打开,林傲雪率先进去,苏炽烟按下了楼层她们已经事先得知了苏锐住在哪里了。想要从那几位手术室的医生口中问出关于苏锐的消息,实在是太简单不过的事情了。

    苏无限正要进来的时候,林傲雪已经按下了关门键。

    于是,平日里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苏无限就这样华丽丽的被电梯门给夹住了。

    虽然电梯门感应到夹了人之后就缓缓打开,但这一下也把苏无限的胳膊肘撞得生疼,至少有点丢面子。

    他看了林傲雪一眼,正想说什么,结果后者根本就没看他,仍旧是那副冰冰冷冷的样子,盯着电梯的楼层按键。

    于是,苏无限只能苦笑了一声,看来,他今天晚上的所作所为是把这个丫头给得罪惨了。

    苏炽烟倒是还有点不解气,补刀了一句:“关门关晚了?!?br />
    苏无限闻言,转脸狠狠的瞪了苏炽烟一眼,他不能对林傲雪怎么样,但至少能对这大不敬的女儿实施一点眼神杀气吧

    谁知道,苏炽烟不仅同样不看他,甚至直接把脸转向了电梯壁

    吃瘪了的苏无限不禁在想自己是不是应该通过另外一部电梯上楼的,这不是自找不自在吗

    看着电梯一层一层的上升,林傲雪的外表仍旧冰冷如寒霜,但是她的心脏已经剧烈的跳动起来,手心之中已经满是汗水。

    “你一定不要有事?!绷职裂┰谛闹兴档?。

    苏炽烟虽然面对着电梯壁,但是在感受着失重的同时,呼吸也是前所未有的急促。

    她微闭着眼睛,眼皮遮住了充满担忧之情的眼神

    苏无限见过不少风雨,阅历足够的他自然能够体会到身旁两个姑娘的紧张之感,他嗅着空气中的凝重气氛,越发觉得自己做的不地道起来。

    而此时,在重症监护室的楼层,夜莺深深的看了一眼躺在监护室中的苏锐,然后缓缓的朝电梯处行来

    她看着电梯的指示灯一层层的亮起,冰凉的掌心也开始微微的出汗,目光之中释放出一丝前所未有的冷意

    双手一震,铿然脆鸣声响起

    龙凤呈祥双刀陡然出鞘,两道寒芒反射着灯光,让这走廊里的亮度都增加了几分而走廊间的温度也似乎随之下降了好几度

    双刀下垂,浑身染血的夜莺就这样站在走廊的中间,距离电梯门有大概五米的距离,死死的盯着指示灯

    一部电梯已经快要到了,而另外一部电梯也升到了中段

    夜莺双刀一挥,已经做出了随时出手的姿态

    此时此刻,她不是夜莺,而是夜鹰

    在她看来,此时此刻即将从这两部电梯之中出来的人全部是敌非友

    不管是欧阳家的人,还是苏家的人,在夜莺看来,都是敌人

    ps:1、我想说我消气了,我想说翻篇了,但还是做不到。从昨天到现在,我的心情只有两个字来形容,那就是恶心。我要很郑重的道歉,为我之前不负责任的推荐书道歉,谢谢大家的反映,我已经把狂兵里相关带推荐语的章节都改掉了,如果以后再推荐别的书,我会认真的看过再推荐给大家,谢谢大家的理解。顺带说一句,我帮助别人,但是不希望被这样坑。

    2、说一下正版群的事情,只接受付费读者,很简单,只要花钱看了这本小说就可以,群号是202743746。因为要回馈正版读者,以后会在群里搞一些活动,比如最强狂兵定制t恤和定制杯子之类的。码字不易,请大家多多支持烈焰。再说一下群号:202743746,烈焰在里面恭迎大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