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次,夜莺可是没有丝毫的客气,直接一脚踹开值班室的门,值班的男医生正在简易床上睡觉呢,被夜莺一脚踢醒。

    他一睁眼,便两个浑身是血的人,直接给整懵逼了。

    “你们你们要干嘛那么多血,怎么搞的怎么搞的这是”男医生战战兢兢的问道。

    夜莺手一震,一道寒光便划破了空气,直接抵在了男医生的脖子上

    “快点救人”

    莺这个模样,男医生的双腿直接就软了

    “你们你们到底是做什么的”

    “快点救人”

    夜莺的刀锋往前一横,冰凉的刀身便贴在了男医生的肌肤上面

    “好,好,救人,救人”他赶紧压下了报警的心思,简直配合的不能再配合了

    紧接着,男医生打了几个电话,苏锐很快便被送进了急救室。

    没过半个小时,苏锐便被从急救室推出来,口鼻上面卡着氧气面罩,一个大号血袋悬挂头上输着血,然后便进入了手术室。

    几个医生匆匆忙忙的从外面赶来,一头扎进手术室开始换衣服。很显然他们都是接到了电话,半夜被从家里叫起来的。

    这样之前那位被刀抵住脖子的男医生还真的是很负责。

    夜莺仍旧穿着那身染血的黑色紧身衣,单脚着地,另外一只脚踩在墙壁瓷砖上,酷炫无比的站在手术室的门口。

    夜间值班的几个护士都在远远位戴着口罩的短发美女,纷纷猜测到底发生了什么,才让她的身上有那么多的血。但是谁也不敢上前多说一句话,毕竟她身上的冷气实在是太浓太浓了。

    仿佛只要靠近她一米范围内,就会被冻成冰棍儿似的。

    夜莺就这样一直盯着地面,一动不动,好似一尊雕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手术室门口的红灯一直亮着,足足过了两个小时之后,苏锐才被推出来。

    之前还威风八面的太阳神阿波罗,此时此刻竟是被绑成了一个粽子,躺在病床上人事不省。

    夜莺那如雕塑一般的身体终于动了。

    她扭了一下头,眼神瞥到了苏锐脸上,对方鼻子上面插的管子,不禁忽然有种鼻酸的感觉。

    他那么威风凛凛,那么无可阻挡,但是仍旧会受那么重的伤,会吐那么多的血,会一点抵抗能力也没有。

    现在,只要是个会走路的孩子拿着刀,都能把苏锐给杀了。

    想着苏锐在昏迷之前贫嘴的最后一句话,夜莺不禁露出了一丝苦笑,然后又用手抹了抹微微潮湿的眼睛。

    她很久没有因为某件事情而感触到流泪了,这种感觉实在是太少见。

    但是,那个男人却让她韧的性格发生了一丝动摇。

    苏锐的病床停在走廊中,那名男医生满头是汗的走到夜莺面前,说道:“这位这位小姐,这位先生已经暂时没有了生命危险,但是身体上面大概有四处骨裂的情况,淤血处更是数不胜数,必须要好好的静养一段时间才可以。不过这都是次要的,最重要的是由于失血过多,低体温状态还没有解除,身体内部多处受损,预计还会昏迷几天的时间,需要住在重症监护室观察?!?br />
    夜莺抱胸冷冷说道:“重症监护室该住就住?!?br />
    “如果如果”男医生欲言又止。

    “如果什么”夜莺听出来了他的犹豫,眉毛一挑,两道冷光从眼睛之中绽放

    男医生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哆嗦,但还是说道:“您还是要有个心理准备,如果这种低温状态不能及时得到缓解,那么可能会对中枢神经系统造成不可逆转的损伤,到那个时候有可能会成为植物植物人”

    他话音还未落,就道刺目的寒光充斥了他的眼睛

    龙刀陡然出鞘,然后直接没入了一旁的墙壁中就像是切豆腐一般,毫无阻碍

    男医生从来也没见过这种武林高手,不过他倒也是个好脾气,即便被吓得浑身哆嗦,也还是迎着夜莺那杀人一般的目光,战战兢兢的说道:“小姐,不,不,女侠,女侠,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我们我们真的已经尽力了”

    “如果他有什么后遗症,我会让你们变成和这面墙一样?!彼蛋?,夜莺拔出龙刀,墙壁上留下了深深的刀痕

    “会的,会的,我们会尽力的,女侠您尽管放心”男医生两条腿软的简直快站不住了,根本没敢再向夜莺提什么医疗费用的事情,连忙把苏锐推向重症监护室。

    夜莺跟着上去,她站在监护室的走廊上,透过玻璃睡的苏锐,心情差到了极点。

    她背着苏锐跑了那么远,很累很乏,她受了张玉宁的重重一击,浑身都疼,她想要休息,想要泡个舒舒服服的热水澡,洗去身上的血腥气息,然后换一身干干净净的睡衣,窝在温暖的大床上好好的睡上一觉。

    可是,夜莺没有离开,甚至连喝杯水的动作都没有,她就这样站在重症监护室的门口,时而静躺在里面的苏锐,时而静无声的走廊两端。

    浑身湿透了又干,让她连续打了好几个喷嚏,秋夜,真的是挺凉的。

    夜莺并不知道张玉宁有没有从刘氏兄弟的阻拦之中顺利脱身,她也不知道接下来还会不会有人出现,所以,她只能守在这里,守着苏锐的安全。

    尽管她不是某些老妖怪的对手,但是,她会尽力的。

    她是翠松山的小师妹,现在名叫夜莺。

    曾经,为了寻找姐姐的消息,她愿意从此改名,行走在黑暗里。

    此时,为了守护这个男人,她愿意冒着生命危险,静静的站在这无人的走廊中。

    夜莺觉得有点冷,然后双手抱着胸,似乎这样能取些暖。

    然后,她转脸躺在监护室中的苏锐,忽然觉得他应该要比自己冷得多。

    身上没穿衣服,缠满了绷带,冰凉的药水通过血管打进身体,整个人还处于低体温状态,夜莺弱的苏锐,不禁又感觉鼻子酸酸的。

    他应该是有很多红颜知己,应该是有很多兄弟,但是此时此刻,却只有自己这个亦敌亦友的女人在他身边,不,不是身边,还隔着一层厚厚的落地玻璃,想要给他点温暖,却连手都握不到。

    “希望你能好起来?!蓖沤阱氤呷从峙龃ゲ坏降乃杖?,夜莺在心中悄然说道。

    就在夜莺静静的站立于走廊之上的时候,一个穿白袍的男人正缓缓朝这间医院赶来

    玉面书生,张玉宁

    刘氏兄弟终究还是没能拦住他

    是的,他的脚步很慢,一点都不着急

    张玉宁此时已经不像是之前那般仙风道骨了,白袍上有好几个黑色的脚印,甚至还有两个长长的口子,这件价值不菲的衣服此时估计扔垃圾堆都没人捡了。

    张玉宁一贯有洁癖,无论是外衣还是内衣,都要求一尘不染,现在穿着这种衣服赶路,简直比杀了他还要难受。

    不过,这还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地方在他的脸上,那里有着几处青紫淤血痕迹,甚至鼻子下方也还有两道未擦干净的血痕。

    除了洁癖之外,张玉宁可是极为的在乎自己的形象,否则也不会花这么大本钱来保养了

    打人不打脸,这句话对于他而言则是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

    可是,那该死的两个家伙就是这么的打脸了,还留下了那么明显的伤痕

    张玉宁再也无法保持云淡风轻的心态了,他的脸上满是戾气与阴霾

    那两个男人联手,竟然让他费了那么大的周折才脱身

    隐居三十年后的第一战,张玉宁真的是异常憋屈

    刘氏兄弟死没死他是不知道的,反正两个人已经被打入了河里,再也没冒头。

    张玉宁也没有在他们的身上继续耽误时间,便风风火火的赶了过来。

    他并不知道苏锐和夜莺接下来要去哪里,本来还准备大面积的搜寻一下,但是很凑巧的是,他在半路遇到了一对没穿衣服的男女。

    从这对男女的口中,张玉宁已经得知了苏锐重伤的消息。

    接下来,发现苏锐和夜莺的行踪,对于张玉宁这种老妖怪而言,应该就不是什么难事了。

    他的脚步已经放的很慢,但也没过多久的时间,他就在附近的医院外面那辆保时捷卡宴。

    “两个小家伙,你们可让我一通好找啊?!闭庞衲淖旖锹冻鲆凰恳趵涞男θ?,抬头望了望医院的大楼,深深的吸了好几口气,调整了一下呼吸,才迈步向医院大门走去。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几辆黑色轿车已经从远处呼啸而来,开着远光灯,那光芒极为的刺眼,气势汹汹,杀气腾腾

    在这样的夜晚,出现了这一排清一色的车队,本就是一件极为诡异的事情

    张玉宁的眼睛已经眯起来,冷冷笑道:“蚂蚁,来的再多,也仍旧是蚂蚁,并没有任何的用处,一只脚就全都踩死了?!?br />
    几个眨眼的工夫,这些黑色轿车已经冲进了医院的院门,第一辆轿车以一种极其生猛的态势冲上了医院楼前的停车台,然后一个横移,轮胎和地面的摩擦发出了尖锐的声响,冒出了青烟

    车子停下,后门立刻打开,苏无限从其中走了下来

    今夜,几乎在公共场合从来都穿唐装或长袍的他,居然穿的是一件黑色西装,脚上蹬着一双黑色皮鞋

    苏无限一身白衣的张玉宁,目光都没有在对方的身上多做停留,便转向了医院大楼

    他难得的露出了一丝歉疚的表情,自言自语的说道:“我来晚了?!?br />
    ps:1发生了一些事情,心情又渣了,所以到那么晚才写完,由于大家太给力,最强狂兵经常能在月票榜和畅销榜上露露脸,但是我从来没黑过别的作者,更没有所谓的资格去打压别人,我不是大神,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没有时间去撕逼;

    2网站一直让我建个正版vip群,好有机会搞搞活动,感谢一下正版读者,结果我这拖延症一直就没弄,现在公布个正版群,群名字是“烈焰滔滔vip读者群”,群号是202743746,希望读者加一下这个群,已经加过烈焰军团群的正版读者们希望也可以再加一下。

    解释一下,无论是在哪个渠道当然主要是指纵横,只要你是付费了的,捧场了的,投了月票的,那么就是正版。码字不易,请大家支持正版。

    再强调一下哈,群号是202743746,当然,进群需要验证截图,欢迎大家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