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苏锐看了看已然怔住的魔影,笑了笑,声音越发的柔和:“是的,他还活着,他很想念你?!?br />
    听到苏锐的话,魔影的身体不禁更加僵硬了几分

    他万万没想到,苏锐竟然会在这种时候选择对他说好话

    而且,这样听起来,他的妹妹确实是活着的

    “她貌似有点不太相信这个消息?!彼杖裥α诵?,然后把手机递给魔影。

    后者伸出苍白且染血的手,颤抖的握住了苏锐的手机。

    “很难见到魔影大人这样失态,我想,这应该也是件好事。毕竟兄妹重逢这种事情总是很难得的?!?br />
    苏锐笑了笑,然后拉着夜莺,走到了一边,他的脚步已经虚浮到了极点。

    “哥哥,是你吗”

    当魔影听到听筒里传来的那个熟悉的声音之时,他的身体也不可遏制的颤抖了起来似乎连手机都有些握不住了

    魔影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魔灵,是我?!?br />
    说罢,他看了苏锐一眼,整个人便腾空而起,几乎是瞬间便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之中

    此时此刻,没有什么比妹妹的消息更重要,哪怕是大仇家阿波罗在面前也是一样

    看着魔影暂时离开,夜莺松了一口气,看这样子,应该他在短时间内是不会回来了。

    而苏锐却愤愤的骂了一句:“麻痹的,他把我的手机拿走了?!?br />
    夜莺哑然失笑:“我可以送你一个苹果的新款?!?br />
    “说话算数?!彼杖翊蛏咚婀魃?。

    “你准备了几年,时时刻刻提防着对方,这难道就是你准备的结果吗”夜莺的脸上带着一丝揶揄:“不玩暴力玩温情,貌似这一招还挺有效的?!?br />
    “我了解魔影,知道他最关注的东西是什么,能够兵不血刃的解决问题自然最好?!彼档秸舛?,他停顿了一下,脑海中浮现出了一个身披黑色大氅的高大身影:“其实不止这个原因,有人放了我鸽子,不然今天更轻松?!?br />
    苏锐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然后忽然身子一软,单膝跪地,一口鲜血便喷了出来

    这口血已经被他压抑的太久太久,此时魔影离开,他便再也控制不住了

    故作轻松,从来都不可能是真正的轻松

    魔影的突然现身给这个夜晚增加了许许多多的变数,刚才的一切实在是太过惊魂,以现在苏锐和夜莺的实力,绝对不是魔影的对手,虽然苏锐已经连续挡下了他两次攻击,但是若有第三次的话,那是绝无可能挡得住的稍有不慎,便是万劫不复的下场

    除了魔灵的事情是真的,其余的都是假的。苏锐他本来就已经处于了强弩之末,此时演戏演了那么久,早就已经撑不住了

    吐了这一口血之后,苏锐便已经是面如金纸了

    天知道他的内出血有多严重

    还好魔影和他想象的差不多,已经提前离开,否则这个猛男要是在这里多呆五分钟,那么一切可就不知道该如何收场了

    夜莺这才想起来苏锐还身受重伤呢,不禁责怪起自己来,然后二话不说,背起苏锐便朝前方跑去

    别克商务车已经被魔影破坏的不能用了,不过还好,司机比较随机应变,早就给家族里打了电话,另外一辆车很快就能赶到现场。

    “来不及了”

    此时此刻,夜莺又怎么可能会等着车子从苏家开出来她撇下司机,背着苏锐狂奔起来

    苏锐已经是低体温了,如果再耽搁下去,谁也无法预测会出现什么危险

    夜莺从来没有为一个男人做过这种事情,她顾不得背上的压力,把速度发挥到了极致

    不过,她本就不是以速度见长,虽然体能不错,但是苏锐可是一百好几十斤的大男人,跑了几百米后,夜莺就已经浑身被汗水湿透了

    她剧烈的喘着粗气,胸膛因深呼吸而上下起伏着,夜晚的秋风有些大,把她湿漉漉的衣服给吹个通透,也把她的短发吹的更加凌乱。

    “苏锐,坚持住”夜莺喊着,还往苏锐的大腿上狠狠的抓了一把

    她要让苏锐努力保持清醒,否则这样一昏过去,真不知道他能不能醒的过来

    夜莺现在空前的后悔,为什么自己没有跟师父张不凡把学些医术就算救不了苏锐,也能把他的病痛减轻一下

    “我去,你掐我干什么?!彼杖襦洁炝艘痪?,声音听起来很虚弱。

    “如果能把你掐的清醒,我现在真想掐死你?!币馆核盗艘痪淝昂竺艿幕?,深吸了一口气,放慢的脚步再次快了起来。

    “我要是你,这次事情结束之后,我非得把苏家上上下下踩个遍不可”夜莺愤愤的说道:“不需要利用的时候就滚的远远的,需要利用的时候就往死里利用,派来两个人帮忙算是有诚意吗还不知道那两人是不是张玉宁的对手呢”

    一提到这个名字,夜莺的心又紧紧的提了起来

    魔影走了,但是如果张玉宁摆脱了刘氏兄弟的纠缠,再度追上来,那么他们两个可真的是上天无路下地无门了

    “他们有高手但是,今天晚上的高手都去了别的地方”苏锐断断续续的说道。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在替他们说话你把他们当家人,他们什么时候把你当家人”夜莺气的不打一处来,于是又在苏锐的大腿处抓了一把。

    后者疼的吸了口冷气,整个人顿觉清醒了不少。

    “我没把他们当家人随便找个最近的医院就行,我应该是需要输点血?!彼杖裼衅蘖Φ乃档?,此时的他虽然没有昏迷,但也是头晕眼花了。

    “闭嘴?!币馆旱比恢勒庑?,只想让苏锐少开口,保留一下体力。

    正值午夜,这段道路车辆极少,夜莺跑了那么远都没见到出租车,一转脸,路边正好停了一辆保时捷卡宴。

    只是,这辆豪华suv正在以小幅度快频率的震动着,大晚上的,明眼人都知道他们在做什么。

    如果不是别有趣味的小情侣,那么就一定是在偷晴了。

    夜莺倒是没有想那么多,她狂奔而至,狠狠的一脚便踹在了车子的后门上

    一个清晰的脚印便出现在了豪车的车门之上

    “这可是豪车啊,”苏锐看着车门上凹陷下去的一块,不禁有气无力的说道,貌似语气之中都带着一点心疼。

    里面的一男一女正在做着某种最原始最本能的动作,俩人本来就是偷情,好不容易寻到这个无人的地方来激情一次,结果正在欢愉的时候,忽然听到门上发出了一声巨响。

    就这么一下,直接把这位看起来有四十几岁的秃顶男同志给吓得缴械投降了。

    “别开门,别开门”那女的看起来也有三十来岁,乃是风韵犹存的少妇,看到有人踹门,以为是来捉奸,顿时就慌了起来。

    那男人当然不会主动开门,可是他们却忘记了上锁,夜莺一把就把车门拉开了

    “给我下来?!?br />
    夜莺还背着苏锐呢,单手拽住那男人脚后跟,直接就给扯到了地上

    那女人见状,开始捂着身体乱叫起来。

    夜莺自然不会怜香惜玉,顺手也把她给扔到了地上。

    “放心,不是捉奸,只是借你们的车用用?!币馆豪淅涞暮吡艘痪?,然后把苏锐放到了后排。

    “抢车都抢的那么理直气壮,真是服了你了?!彼杖裢吩窝刍ǖ目吭谧簧?,打趣道。

    “闭上你的嘴?!币馆阂丫诩菔蛔?,系好了安全带。

    “我想,我以后会爱上车震这项运动了?!彼杖裥ψ潘档?,然后便脑袋一歪,陷入了昏迷中。

    “这种时候就别再臭贫了?!币馆豪淅涞幕氐?,然后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便发动了车子,留下了那一对在夜色中瑟瑟发抖的男女。

    有了卡宴就是不一样,十分钟后两人便到达了附近的医院。

    夜莺极其嚣张的把车子直接开在了急诊大厅门前,然后背起深度昏迷的苏锐冲了进去,车门也不去关了。

    “医生呢医生在哪里”夜莺一进去便吼道。

    “喊什么喊,不会好好说话吗”这个时候,值班台的一个女人抬起头来,很不耐烦的说道。

    已经是深夜两点钟了,她之前一直趴在服务台上睡觉,这一男一女真是不开眼,扰人清梦么不是

    “我朋友受伤,现在需要立刻输血麻烦你快点”

    夜莺还想讲个礼貌,却被这值班的女人很不耐烦的打断了,只见她一边说话,还一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吵什么吵输血不输血又不是你来决定的,你是医生吗医院是你家的吗说话也不过过脑子,万一随便输血把人给输死了,你负责啊”

    这女人只是个急诊室的夜班人员,平日里态度恶劣惯了,见到病人家属就想教育教育,更何况自己的好梦还被搅黄了,心中更是不爽。

    一般的病人家属遇到这种情况,一般都是忍气吞声,唯唯诺诺,可是这一次,她遇到的是夜莺

    “我跟你讲,你来医院,并不是你要开什么药做什么检查,我们就会按照你说的做,你们这种情况都必须做一整套的检查,然后才能判断病情,对症下药,知道不”

    对症下药个屁要是等一整套检查全部做完,黄花菜都凉透了

    夜莺心中火起,抬起战斗靴,一脚就把眼前聒噪的女人给踹飞了

    根本就没有再多看这女人一眼,夜莺便背着苏锐,冲向了医生值班室

    争分夺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