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魔影听到“魔灵”这个名字的时候,身体竟然肉眼可见的一颤,那一团霜雪风暴竟然也停顿了一下

    很显然,魔灵对于他而言至关重要

    “你在骗我,这不可能,魔灵早就已经死了”

    这一次,魔影终于没有再怪笑,这三年多时间的压抑生活,已经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他的性格,但是,一旦听到了妹妹的名字,他还是回到了最本来的那个自己。

    在魔灵面前,他不是血腥残暴诡异的魔影大人,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哥哥。

    甚至夜莺还从他的声音之中听出了一丝颤音

    苏锐深深知道魔影对魔灵的感情,因此也并没有准备在这件事情上多做文章,而是淡淡的说道:“很多人说我演技好,但是在魔灵的事情上,我没有必要骗你,尤其是这种关头?!?br />
    夜莺看着苏锐那一副认真正经的模样,发现自己真的无法判断出对方到底是不是演戏如果是演戏,那这心理素质和临场发挥也真是没得治了

    “不可能,魔灵早就死了”魔影还在重复着这句话,但是他的语气带上了更多的波动,很显然,因为这个消息,他的心境已经被彻底打乱了。

    “我说她没死,她就没死?!彼?锐凝视着魔影的每一个动作,声音平缓的说道。

    这个时候,霜雪风暴已然停止了下来,那倾泻而出的杀意也渐渐消散,魔影就这样拎着霜雪之刃,整个人的气势和之前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魔灵死了,我亲眼看到她死了,就死在我面前”

    回忆起往事,魔影的身体都在微微颤抖,他的眼中不禁浮现出一层浓重的血色

    “她是个善良的姑娘,如果不是你一直在逼她,她又怎么可能会死”苏锐冷笑:“且不说魔灵现在没死,就算她真的死了,你也是杀了她的第一刽子手”

    “不可能我怎么会逼死自己的妹妹”

    听了苏锐的话,已经回忆起很多往事的魔影似乎变得有些歇斯底里,浑身的杀气骤然爆发,一声大吼,整个人便瞬间从原地消失了

    夜莺只感觉到一股强烈的杀气迎面扑来,她还未来得及格挡,就看到那黑影已经骤然出现在了苏锐的面前,双脚重重的印在了后者的胸膛之上

    挨了这一下,接下来苏锐的身体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一样,远远飞出

    “苏锐”

    夜莺满眼都是担忧,她来不及多说什么,直接就奔向了苏锐的身边

    后者挨了这一脚,看起来并无大碍,他的身体刚刚落地,立刻弹身而起,在空中一个漂亮的横转,然后稳稳落地

    只是,并没有人看到,在苏锐横向转身的时候,他的左手在胸腔位置狠狠一拍,把吐血的冲动硬生生的压了下去

    站在那儿,苏锐的手中还拿着四棱军刺,在夜色的掩映下,一滴血珠顺着军刺的尖端滴落在地

    “苏锐,你没事吧”这个时候的夜莺已经飞奔来到了苏锐的身边,几乎没有多想,便毫不避嫌的搀扶住了苏锐的胳膊

    “我没事,恐怕魔影大人会有点事?!?br />
    苏锐冷冷一笑,然后把身体的重心往夜莺的方向偏移了一些。

    后者顿时有种错觉,如果她此时不搀扶苏锐的话,后者肯定已经摔倒在地了。

    看着这个满身伤痕却仍旧要给敌人营造出一副轻松且强大模样的苏锐,夜莺的目光不禁有些凝滞了。

    那一滴从四棱军刺上面滴落的血滴,正是魔影的。

    此时后者的身形已经回到了原地,就像是从来不曾离开过那里一般身法能够快到这种程度,也足以震惊世界了。

    但是魔影把苏锐踹飞了十几米,自己也有些不好过。

    他的右臂上再添了一道伤口,那是四棱军刺造成的

    所幸的是,军刺并没有伤到骨头,没有给他造成不可康复的损害。

    魔影那笼罩在阴影下的面容之中布满了阴霾,他之前看的非常清楚,在双脚踹向苏锐胸膛的时候,他自己的身体也同时进行了转向,否则的话,苏锐的军刺就已经刺破了他的胸膛

    被这种专为放血而生的四棱军刺刺破胸膛,即便不是心脏部位,那么后果也是可想而知的

    魔影真的想不到,苏锐竟然能够把自己的每一个攻击动作都判断的那么准,也许,他这几年真的把很多精力放在研究自己上面

    接连两次攻击,竟然两次都被对方反偷袭这如果是巧合,恐怕根本没有人相信

    难道说,自己的极致速度已经全无用武之地了吗

    “魔影,我觉得我们两个现在还是心平气和的聊聊天比较好,一直打来打去的,真的是太没意思了?!彼杖窳嘧啪?,嘴角泛起一丝嘲讽的笑容来:“当然,如果你不相信的话,自然可以再次出手,试试看我的军刺能不能刺破你的心脏?!?br />
    魔影也是在歇斯底里的情况下才对苏锐发出这一击,此时感受到了胳膊处的疼痛,不禁让他有些清醒过来。

    如果要让他在杀死苏锐和得到妹妹消息之间强行做出一个选择的话,那么他肯定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后者。

    “魔灵到底是活着还是死了”魔影声音沙哑的问道。

    曾经的他强大无比,率领幽灵魔影组织所向披靡,但是,那个妹妹却是他唯一的软肋

    “她活着,但是差点被你逼死了?!彼杖衩凶叛劬λ档?。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再次把身体的重心往夜莺的方向偏移了几分。

    后者不得不微微屈腿,以增加对苏锐的支撑力量。

    下意识的去握着苏锐的手,夜莺不禁吓了一跳,这只手竟然如此冰凉,完全不似正常人的体温

    严重的内伤和不断的失血让苏锐的身体开始进入了低温状态

    如果拖的久了,让苏锐的体温继续下降,那么所有器官将无法进行正常的代谢和工作,就算是侥幸不死,哪怕抢救过来,也会留下极为严重的后遗症,尤其是会极大的损伤中枢神经系统

    本来苏锐就是强行支撑着身体在震慑魔影,而后者刚才的那一次重击,无疑把苏锐推到了悬崖边

    时间已经到了极为紧迫的关头,夜莺真的不知道,受了那么重的伤,如果再拖下去的话,将会造成怎样的后果

    夜莺又急又气急的是苏锐的身体,气的是苏家为什么还不来人

    她不知道自己怎么样才能帮助苏锐,只是本能的用手紧紧握着苏锐的手,想要以此传递给对方一丝温暖。

    “我没有逼她,我没有逼她,从来都没有过,从来都没有”一听到苏锐这样讲,魔影就仿佛已经陷入了魔障

    苏锐凝神看着魔影,而后摇头笑了笑:“魔影,其实你本身是个好人,只不过那些年里,你的权力越来越大,金钱越来越多,自我膨胀的太厉害,才让你这个人发生了质的转变?!?br />
    “你迷恋上了那种人见人怕的感觉,因此才会变得更加的血腥而残暴,让其他人更怕你?!?br />
    “有人说,权力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腐蚀性武器,真的一点都没有错。我自认为,在我成立了太阳神殿之后,在这个方面做得远比你要好得多?!?br />
    魔影抬起头来,似乎苏锐的话让他回想起来很多往事。

    “魔影,你是变了,但是很难得,你的妹妹魔灵却还是能够?;ず盟约旱男牧椴皇芮质?,魔影,你想想,她最爱的人是你,如果不是你变得那么残暴那么血腥,她会想到要用了结自己的生命来唤醒你的良知吗”

    “不”魔影大吼,身上的黑袍已经无风自鼓

    “我知道你不愿意面对这个结果,但是我还是要说?!彼杖窭淅渌档溃骸澳愕拿妹孟胍运览锤谋淠?,但是她最终还是失败了,这三年里,你一直沉浸在仇恨之中无法自拔,但是却从来不曾看到过自身的问题,我想,如果魔灵知道你还是这样,没有半点改变,想必她也会失望之极的?!?br />
    听到妹妹会对自己失望,魔影的心中忽然闪过了一丝微微的慌乱

    “她到底死没死她到底在哪里快告诉我,快告诉我”魔影的身形再度消失,下一秒,就已经出现在了苏锐的身前

    这个动作倒是把夜莺给惊到了,双刀立刻出鞘,护住了苏锐

    “别担心,魔影只是想要他妹妹的消息,并不是要对我不利?!?br />
    苏锐微微一笑,拉了拉夜莺的胳膊。

    “告诉我,魔灵到底在哪里”魔影吼道

    这几年间,他一直认为自己的妹妹死了,毕竟那是他亲眼看到的场面,又怎么会有假

    可是,当苏锐这么一说的时候,他开始燃起了一丝希望他坠崖尚且能活,那么妹妹也极有可能死而复生

    “我知道,你一直是个重情重义的男人?!?br />
    苏锐淡淡的给魔影戴了个高帽子,然后掏出手机,拨了个电话。

    看着苏锐的这个动作,意识到妹妹的消息近在眼前,魔影已经浑身僵硬

    或许苏锐这个时候选择把四棱军刺捅进魔影的胸膛,后者都不会第一时间做出反应

    但是,苏锐并没有这样做。

    待电话拨通之后,苏锐淡淡的说了一句:“魔灵,你哥还活着,他很想你?!?br />
    ps:推荐一本书,朋友的诛天镇魔,喜欢玄幻的兄弟们可以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