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莺能够明显的感觉出苏锐身体的虚弱,但是她却没想到,在这种虚弱的情况下,苏锐不仅可以抱着她做出这种躲避的动作,并且还能够看准时机的进行反攻

    如果不是苏锐抱着夜莺改变了躲避方向,那么此时的夜莺应该已经被霜雪之刃刺透了身子

    夜莺保持着对苏锐的绝对信任,任由他抱着自己在地上翻了好几个滚。

    这家伙之前还在大口吐血,现在就能做出这种极限的战斗动作,他是在扮猪吃老虎吗

    可是下一秒,夜莺就改变了自己的想法。

    因为她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脖子上又有了一抹温热

    苏锐从后面抱着夜莺,忍不住的咳了一口血

    这样的剧烈运动牵扯到了他体内的伤处,这股腥甜之意便怎么也忍不住了

    不过和之前所不一样的是,苏锐这一口血吐的还比较小,比较隐蔽,魔影并没有看到。

    也幸亏夜莺不嫌苏锐恶心,否则要是换了别的姑娘,恐怕早就被这浓烈的血腥气息刺激的呕吐起来了。

    这一抹温热,也让夜莺的心再度紧紧提了起来

    原来苏锐也是硬撑着在战斗

    想到苏锐在这种情况[ 下还能救自己,这让夜莺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弧度

    是的,你没有看错,她竟然笑了

    两个人面对曾经位列十二天神位的魔影,基本已经是必输无疑,但是现在,夜莺竟还能笑得出来

    不得不说,女人真的是一种喜怒无常的动物,身为男人,绝对不可能找得到她们的笑点和怒点。

    苏锐并没有看清楚夜莺的笑容,他的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魔影的身上

    自从二人在三年前交手过之后,苏锐就对这种鬼神莫测的极致速度开始认真钻研起来,他知道,这个世界上应该没有异能,但是能够把人体的极限速度发挥到这种程度的,确实是比较罕见了。

    苏锐不是神,即便他拥有山本极战的轻身功法,也无法达到这样的速度,并且那种来自东洋的身法只是让身体变得更轻盈,速度虽有提升,但绝对没法像魔影这样变态

    如果是普通人以这种速度完成极静到极动的状态转变,恐怕没几下就会脑溢血了

    苏锐很清楚,在正常人的身体范畴以内,绝对没法躲开魔影这种怪胎的攻击,那么,既然无法躲避,就只能增强防守了

    如果在增强防守的同时,还能完成对敌人的反击,那就是再好不过了

    苏锐不确定魔影到底有没有死,因此便一直在研究对方的身法,刚才他的躲避动作和反击动作看起来简单无比,但是却是凝聚了他这几年来的心血精华

    躲避之时的侧倾,侧倾之后的拧身,包括军刺从手柄里面的弹出时间,无一不是把握的恰到好处,连零点一秒都不相差

    如果不是事先研究的这么透彻,以苏锐的重伤之躯,又怎么可能伤的到拥有极致速度的魔影

    所幸魔影并没有再度攻上来,他的身形已经站在了十米之外,一道细细的血流顺着他那苍白的手臂流下来,然后滴答滴答的落在地上。

    曾经西方黑暗世界的十二天神之一,如今已是孑然一人,他上次尝到自己鲜血的味道,还要追溯到三年以前

    魔影皱了皱眉头,盯着在地上停止了翻滚的苏锐,并没有立刻发起攻击。

    他知道,苏锐一贯是以狡猾而著称,在战斗之中,为了胜利可以不择手段,哪怕是趴在地上装死认怂也不是不可以

    难道说,苏锐之前真的是在诈伤

    魔影就这样静静的看着苏锐,似乎在很认真的分辨,他已经等了几年,不差这一分钟,如果因为粗心大意而落入了苏锐预先设下的陷阱,那可就太得不偿失了。

    夜莺此时正趴在地上,苏锐则是趴在她的后背上,两个人正保持着一种极其暧昧的姿势。

    苏锐并没有心情去体会夜莺在紧身衣下面的弹性身材,而是顺势在对方的后衣领上面擦了擦嘴上的血迹,然后双手在地上一拍,整个人便一个漂亮的空翻,凌空而起,稳稳落地

    夜莺也转脸看到了苏锐的漂亮动作,只是,在只有她能够看到的角度,发现苏锐背在身后的手颤了一下。

    “真是打肿脸充胖子?!币馆阂丫馐兜?,以苏锐浑身的伤势,想要做出这样的漂亮动作来,得硬生生的忍下多少痛苦。

    为了唬住魔影,他也真的够拼的

    “你在诈伤”魔影阴测测的问道。

    之前的受伤让他深深的警惕起来,那样快速的躲避,那样凌厉的反击,怎么可能是由一个重伤之人做出来

    “没有,我是真的受伤了,我是实在人,从来不骗你?!彼坪跏俏酥っ髯约旱纳耸?,苏锐还捂住胸口,咳嗽了两声。

    “其实你真的别想多了?!彼杖裰噶酥缸约旱母觳?,那儿的衣服已经被鲜血给染透了:“你看,你那么轻松的就伤到了我,你还担心个屁”

    听到苏锐粗俗的话,夜莺竟是控制不住的笑了出来,这和现场紧张的气氛可是格格不入了。

    苏锐越是这样说,魔影越是不会轻举妄动,他很认真的打量着苏锐,说道:“不管你今天到底是不是诈伤,你都死定了?!?br />
    “可是,魔影,我建议你认真的考虑一下我的提议?!彼杖窈鋈凰档?。

    “什么提议”魔影冷冷问道:“希望这不是你的拖延战术?!?br />
    “拖延”苏锐嘲讽的笑了笑:“我三年前就能打败你,你难道以为三年之后我会不是你的对手你知不知道我在这三年里面提升了多少”

    魔影沉默了。

    苏锐说的是事实,在三年前的那次山顶决战中,他就可以破掉自己引以为傲的极致速度,那么三年后的他又能达到怎样的高度

    “我在这三年里面不断提升,而你呢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养伤的时间就至少花去一年半,而现在的你,不仅不是原地踏步,甚至是不升反降”

    “你别不承认,如果不相信的话,那么我就来帮你分析一下?!?br />
    苏锐这是要彻底的把魔影唬到死的节奏,他冷冷一笑,说道:“第一,你的出手速度比以前慢了百分之十左右,如果是三年前的话,你施展刚刚那一招,霜雪之刃会提前零点五秒之前到达我的身上,甚至极有可能戳破心脏,根本不会给我躲避的机会,而现在,它只是穿透了我的胳膊而已,一点点皮外伤,实在是不足挂齿?!?br />
    夜莺一直在看着魔影,她虽然看不清对方脸上的表情,但却能够清楚的想象出来,面对苏锐这种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的大忽悠,魔影一定是被唬住了。

    “而接下来,我说的是第二点,请你仔细的听好了?!?br />
    苏锐强忍下胸前之中翻腾的血腥气息,笑眯眯的说道:“第二,你在极速状态下的调整能力,比三年以前慢了百分之二十以上。如果换做是之前,你在发现霜雪之刃目标偏离的时候,绝对可以立刻进行调整,如果你能恢复这百分之二十的调整能力,那么刚才我的心脏同样有可能被刺破?!?br />
    “看似只有十几公分的差距,却是天壤之别,这也把你的弱点表现的淋漓尽致了?!彼杖袼档秸饫?,还特意停顿了一下:“三年的时间,足以改变很多,岁月不饶人,魔影,你老了?!?br />
    夜莺听着苏锐在这里分析的一套一套的,但是她却不知道是不是在忽悠,尼玛,这百分之十的下降程度,他是怎么判断出来的

    夜莺正在疑惑的时候,却看到苏锐在背后对着她伸出了剪刀手,比了一个“v”的手势,这姑娘顿时就明白一切了。

    满嘴跑火车,诡辩无极限

    她算是明白了,什么叫做舌灿莲花就算魔影的实力没有任何的下降,苏锐刚才纯粹是依靠他自己的能力躲过去并且反击,但同样可以说成是魔影的实力下降,才给了自己机会

    如果仅仅凭借这个方法就能把实力强大的魔影给忽悠走,那么夜莺可真的要醉了

    魔影还真的沉思了一下,事实上,那次坠崖重伤之后,他的实力确实出现了一定程度的滑坡,只是这种滑坡让他自己都认为可以忽略,苏锐又是怎么能够如此清晰的判断出来的

    不过,就算下降了又怎样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动摇他杀苏锐的决心生死之仇,不可消解

    魔影毕竟曾经是十二天神之一,虽然性格极为古怪,但可不是那么容易忽悠的,他苍白的右手从身侧缓缓抬起,然后那闪着寒芒的霜雪之刃便在手心开始旋转起来

    这锋刃旋转的速度已经是越来越快,很快就舞成了一团白光

    此时的魔影看起来真的是酷炫无比且不说他的战斗力怎么样,光是这份气场,就足以让所有人都感觉到吊爆了

    看着那团极速旋转的耀眼白芒,苏锐的目光之中已经是充满了凝重,他拎着手中的军刺,冷笑道:“这是你当年笑傲西方黑暗世界的成名绝技霜雪风暴,真是许久未见了?!?br />
    不过,在冷笑的同时,苏锐的眼中竟然露出了一丝回忆的神色来

    演技爆发时间到

    魔影再次怪笑了一声:“你今天会死在霜雪风暴之下,应该感到荣幸?!?br />
    夜莺看着那一团白光,她并不知道魔影会以何种方式放出这个大招,但是她已经本能的感觉到了危险

    “荣幸”苏锐摇了摇头,一副“非也非也”的样子:“如果我死了,真正遗憾的是你?!?br />
    “无论你今天说什么,都不可能见到明天早上的太阳?!蹦в盎耙粢宦?,那本就已经快速旋转的霜雪之刃竟更加剧烈的旋转起来

    无数的杀气从这团白光之中倾泻而出

    “难道你不想知道魔灵的消息吗”面对这种大杀招,苏锐没有任何的紧张,反而露出一丝揶揄的笑容:“你的妹妹,魔灵?!?br />
    ps:本月第一天,求月票求红票求收藏求订阅战战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