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莺没听说过幽灵魔影组织是个什么东西,但是她却清楚明白的听清了苏锐口中的威胁之意。

    他脑子烧坏了吗他在拿什么来威胁对方已经处于重伤状态的他究竟有什么资本来威胁对方

    夜莺并不知道苏锐和对面的神秘人之间有什么旧怨,此时此刻的她已经是彻底的看不懂了

    听到苏锐说出这句话来,神秘人眼中的仇恨之意更加浓重了一分

    如果不是阿波罗在那一年的横空出世,或许现在幽灵魔影组织还仍旧在西方黑暗世界之中拥有着一流势力的地位甚至魔影仍旧位列十二天神位

    那个时候,幽灵魔影可是人人谈之色变,堪称顶尖的暗杀组织,成员实力强悍,行踪诡秘,好似幽灵,幽灵魔影由此得名。

    可是,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发生了就是发生了,谁也改变不了。

    那一次,苏锐把他的特种作战能力发挥到了极致,仅仅依靠一个人的战力,就把整个幽灵魔影组织给逼到了绝境,甚至连所谓的首领“魔影大人”都被打落悬崖,生死不知

    那一次的事情,也震撼了整个西方黑暗世界,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成为了阿波罗登上十二天神位的有力助推器

    事实上,依照苏锐的性格,根本不会对任何人毫无缘由的大开杀戒,如果不是他的朋友一家惨死在了幽灵魔影的手下、甚至三岁的儿子和五岁的女儿都没能幸免于难,他又怎么可能会在盛怒之下决定以一人之力单挑一个组织

    可是,恰恰是这种痴人说梦的行为,却被苏锐极为出色圆满的完成了

    “大话谁都会说,如果是三年前,我或许还会相信你说的话??墒窍衷?,我实在是猜不出来,你此时此刻的自信从何而来?!闭庖淮?,神秘人似乎嫌用生硬的华夏语交流太费事了,直接换成了英语

    夜莺的英语也只是停留在简单的对话阶段,她勉强听懂了对方的话,轻轻的叹了一声,这神秘人可是和自己想到一起去了,她同样迫切的想要看到,苏锐的底牌到底在哪里。

    “魔影,已经过了好几年的时间,你还放不下这段仇恨吗”苏锐摇了摇头。

    魔影

    原来,这个神秘的黑衣人,就是曾经幽灵魔影组织的首领魔影大人

    “只有你死了,这段仇恨才有可能消弭?!蹦в袄淅涞乃盗艘痪?,苏锐这话简直让他愤怒无比。

    花费了大半辈子的心血才建立的势力,被苏锐几天之内就把核心成员一个一个的消灭掉,他的心中怎么可能不恨

    如果不是事先受伤,身为组织首领的他又怎么可能在最终决战的时候被苏锐打落悬崖

    如果不是连续被悬崖下方的树枝挂住,恐怕魔影此时已经变成了死影了

    他也曾是十二天神,怎么可以落魄至此

    在魔影看来,苏锐说的倒是轻巧,如果有人要是把他的太阳神殿给杀个精光,他能放过对方吗

    绝无可能

    魔影被苏锐的无耻彻底激怒了,他举起胳膊,右手从黑袍间伸出,那肤色苍白的有些吓人。

    他的手中握着一个黑色的短棍,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处,但是上面的暗色金属光泽却流露出一种寒冷的意味。

    夜莺对危险的感知能力比较强,本能的举起手中的凤刀,横于身前

    苏锐倒是拍了拍她:“不必太过紧张,魔影其实是很友好的?!?br />
    夜莺不禁无语,人家都把武器给亮出来了,还友好你妹啊

    “没想到你又找到了这根烧火棍?!彼杖竦难壑新冻隽嘶匾涞纳裆?,友好的笑道:“我还以为当年这武器被我打落悬崖,从此再也不会在世间露面了呢”

    此言一出,更是激起了魔影的愤怒

    苏锐这哪里是在回忆往事,根本就是在往人家的伤口上面撒盐

    他这明明是在西方黑暗世界威名远扬的顶级武器“霜雪之刃”,到了苏锐的嘴里,竟然成了烧火棍

    魔影的苍白右手在黑色短棍的中段一按,从短棍的两端便猛然弹出两把半米长的细长利刃

    在利刃的侧面,带着让人浑身泛起鸡皮疙瘩的血槽

    时隔三年后,霜雪之刃终于重现世间

    盯着那利刃所散发出来的寒芒,夜莺的身体已经骤然紧绷或许,对方的手里的同样是神兵利器真正的威力并不在龙凤呈祥之下

    “真不知道你这伶牙俐齿还能再说多少话,我真的很想看一看,名震西方黑暗世界的太阳神阿波罗被我挖掉舌头的样子”

    魔影怪笑了一声,然后举起了手中的霜雪之刃。

    他有个习惯,越是愤怒的时候,越是喜欢怪笑,笑声越多,就表明他对对方的杀心越重

    魔影已经等了三年时间,好不容易才等到了这样的机会,他看起来完全不想废话,霜雪之刃直接就从空中斜斜的劈了下去

    “小心”

    夜莺一步迈出,站在了苏锐的身前

    面对魔影的攻击,这个姑娘竟是没有任何的害怕,主动站在苏锐的身前充当起了挡箭牌

    霜雪之刃和凤刀在空中相交,发出了铿然声响

    夜莺也坚定了自己的判断,魔影手中的武器的的确确不同凡响,在这一次碰撞之后,竟然没有被凤刀切出来口子

    如果是普通的武器,和龙凤呈祥这样硬碰硬,绝对是直接被击断的下场

    魔影似乎没想到眼前这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女孩拥有那么快的速度,竟然能够挡下自己的第一招。

    他一声冷笑:“阿波罗,你难道就准备在女人的身后藏一辈子吗”

    说话间,霜雪之刃再次挥舞而起,在空中划了一大圈,直奔夜莺的心脏位置而去

    这种双头刀比双节棍还要难用的多,稍不注意就会伤到自己,由于太难驾驭,因此已经越来越少见于世间了。

    但凡是敢使用这种武器的,无一不是武艺高强之辈譬如魔影,他已经把这把霜雪之刃当成了自己身体的外延,如指臂使

    夜莺见状,想要挥刀格挡,就在凤刀即将和对方的武器相交的时候,却发现对方的身形忽然消失了

    是的,就是这么突兀的消失,完全没有任何的征兆,好似瞬移一般

    幽灵魔影之名,可从来都不是虚传

    见到目标忽然消失,夜莺一愣,然后便本能的感觉到了一阵危险

    她抬起头来,只见到那霜雪之刃的刀尖在自己的眼中越放越大,并且速度极快

    在这样的速度下,她已经来不及挥刀格挡了

    仰着头的夜莺似乎已经看到了魔影那一双透着仇恨的双眼

    “难道现在就要结束了吗”

    此时此刻,夜莺的心中竟然闪过这样的想法来。

    她知道,对方那并不是瞬移,只是短距离移动的速度极快,快到了让人的视网膜无法及时成像

    即便夜莺的刀法再精湛,但是面对这种幽灵一般的极致速度,她根本没有多少抵抗的能力

    没有帮手出现,苏锐吹过的牛皮看起来应该也不会实现,夜莺的眼中浮现出一抹无奈之色。

    难道说这个世界上的奇人怪人武功高手,都要选择在今天晚上通通露面的吗

    既然无法格挡,那么能不能躲得开呢

    她已经来不及思考能与不能的问题,本能的迈出了一步

    而在迈出这一步的时候,她还不忘伸手去拉住苏锐的胳膊想要扯着他一同躲开

    可是,她没能拉的到苏锐,却有一双手臂极为牢靠的环住了她的纤腰

    然后,夜莺便感觉到这双手臂非常用力的将其扯向了另外一边

    是苏锐

    夜莺被他紧紧抱着倒向另外一边,小腹处甚至能够感觉到苏锐的双手透过衣物传来的热力

    在这一瞬间,她的心里闪过不解,明明自己已经迈出一步了,为什么苏锐还要往另外一个方向倒有这样的工夫,不如多逃开两步好了

    可是,事实证明,他们无论朝哪个方向躲,都不可能避的开魔影的极致速度

    或许魔影在一对一的正面战斗方面不是最强的,但是在短距离移动上,他的能力绝对要超过所有人

    苏锐知晓他的作战方式,因此才拉着夜莺躲向了另外一边这样才能把伤害的可能性降到最低

    夜莺还在想着苏锐为什么会这样做,她和苏锐的身形还在与地面呈四十五度角,尚未完全倒下去,却已经听到了苏锐发出了一声闷哼

    因为此时魔影手中的霜雪之刃已然刺进了苏锐的胳膊

    数滴鲜血从苏锐的伤口处溅起

    或许是由于速度太快,霜雪之刃并没有穿透苏锐的臂骨,而是擦着骨头而过,从手臂的另外一侧又穿了出来

    夜莺只感觉到苏锐的身体一紧,然后他搂在自己腰上的右手忽然高举,一抹乌光在他的手中陡然绽放了出来

    四棱军刺就这样从手柄里面弹射出来,然后同样刺进了魔影那握着霜雪之刃的右臂肌肉中

    两人同时抽回武器,各自在空中牵出一条血线,魔影倒飞而回,而苏锐则是搂着夜莺重重倒地

    “这就是你所说的事先有准备,而且准备了好几年”被苏锐压在身下,夜莺无奈的说道。

    ps:终于写完这一章了,这才发现圣峰和每纵兄弟把月票砸的异常凶猛,感谢兄弟们的支持,累爆了,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