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莺并不知道这个黑色的身影到底是谁,但是她却能够从那一掌中明明白白的感觉到,这个人的体内拥有着何等恐怖的能量

    而苏锐接下来的话,无疑是印证了她的想法。

    “他很厉害,你呆在车里,不要下去?!彼杖袢跃衫∷氖?,这是他无意识的动作,却让夜莺的心轻轻的颤了一下。

    是的,苏锐越是凝重,她就越是担心

    苏锐拼着重伤也要干掉明灭,此时已经严重的内出血,又怎么可能是眼前黑衣人的对手

    “你已经身受重伤,不能再打了,我和你一起去?!币馆耗敲览龅拇笱劬驼庋醋潘杖?,其中竟没有半点恐惧,全部都是坚定

    不知不觉之间,她和苏锐从生死之敌,已经变成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战友关系

    “不行,这次请你听我的,我一定不会拖累你的?!?br />
    “我凭什么听你的”夜莺的冷哼了一声,嘲讽的说了一句:“你这么一个半废之人,还有什么压箱底的手段没使出来”

    在两人说话的时候,那个神秘而诡异的黑色身影仍旧单手放在引擎盖上,似乎一点都不着急,他在等着苏锐做决定。

    为了今天这个机会,他已经苦苦等了好几年,不差这一会儿了。

    再也没有比这次更好的机会了,他不仅一点都不心急,反而心境充满了前所未有的镇定。

    目标就在这个车子里面,不仅前所未有的虚弱,而且没什么高手相助,他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今夜,一切都将要见分晓。

    几年前的那一场仇恨,也将在今天晚上宣告彻底结束

    想到那连续充满着浓重血色的几天时间,他处在阴影之下的眼睛里面就闪现出了一抹狠辣与决绝

    看着夜莺坚定的神色,苏锐的心中闪过了一丝暖意,他微微一笑,拍了拍夜莺的肩膀,刚要说话,却感觉到又是一股腥甜的气息从食道之中涌上来

    尼玛,关键时刻,怎能吐血

    苏锐狠狠闭气,硬生生的忍住了吐血的冲动,然后才指了指车前方的黑影,说道:“其实,今天晚上的事情,并没有出乎我的预料,包括这个家伙在内?!?br />
    “什么意思”夜莺看着那个神秘人,眼中涌现出冰冷的神色,她那握着龙凤呈祥双刀的掌心已经沁出了汗水她对危险有着独到的感知力,知道这个家伙的实力一定在自己之上

    “你不用老是看他,他一贯喜欢装逼的,从几年前就是这样?!彼杖褚桓薄拔液退苁臁钡难?,他说完之后,就把目光从黑影身上收回来,对夜莺说道:

    “你以为我那么傻,会拼着性命不要,去单挑明灭吗我既然去了,那么就是有把握战胜他,至于后续再来什么高手,我自然也找好了应对的方法?!?br />
    闻言,夜莺一脸的不相信,这苏锐绝对是在扯淡呢,在他们遇到玉面书生张玉宁的时候,如果不是刘氏兄弟在关键时刻赶到,说不定他们两个早就已经变成亡魂了

    如果他真的找好了应对的方法,为什么之前还要让司机打电话给苏无限找帮手吹牛也不挑个时候

    苏锐的脸上也难得的露出了一丝赧然的神色:“咳咳,那什么,只是我也没想到,我竟然被明灭揍得那么惨,直接晕了过去,这就把我的计划全部打乱了。如果不晕的话

    本章未完,请翻页,今天晚上别管他是张玉宁还是宁玉张,谁也别想讨的了好”

    夜莺真想找针线把苏锐的嘴巴给缝上,关键时刻,吹什么牛

    她没好气的说道:“我劝你还是好好想想眼前的事情该怎么办吧,人家在那里一直装逼,也是很累的?!?br />
    夜莺说的是事实,但是听起来,却更像是冷笑话。

    那个黑影还站在前方,保持着酷炫炸天的姿势。

    而此时,司机已经把手机放在中控台的下面,悄悄的往苏家的某个人的号码上发了个短信。

    之前他之所以拒绝苏锐找苏无限救援,主要还是不想违背家里的安排,但是事已至此,如果再不来人帮忙的话,恐怕苏老太爷的私生子真的要挂在这里了

    在苏家服务了多年,这司机知道,他死了不要紧,但是苏锐一定不能死虽然今天晚上家族里并没有派出更强的高手前来相助,但是他们之所以这样做,一定是有着自己的道理

    苏家的所有人对家族都有一种近乎盲目的信任,因此,司机也认为,今天晚上苏锐一定不会有事

    但是,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像司机想象的一样简单,这个世界上还有许多东西并没有对他揭开面纱。

    似乎是有点失去耐心了,这黑色的身影开始把手从引擎盖子上缓缓抬起。

    就像是在为了向他证明这一点一样,于是,下一秒,这司机就已经瞪圆了眼睛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来

    他清楚的看到,在这神秘人把手抬起了之后,在坚硬的别克商务引擎盖子上,留下了一个清清楚楚的五指手印

    这手印甚至凹下去足有好几厘米

    这是一个大活人的血肉之躯能办到的事情吗恐怕就是用锤子猛砸也不一定能够砸的出来

    一定是见了鬼了

    从来不信鬼神的司机也开始有了迷信的想法了

    他的身体紧紧贴着椅背,心中有无限的恐惧升腾而起,冷汗都已经把全身给湿透了

    在苏家这么多年,他不是没有见过高手,但是从来没有见过这样浑身上下充满了诡异气息的人

    只见这黑影缓缓抬起手,举的很高,然后又重重落下

    砰

    又是一声闷响,别克的车头都要被砸的亲吻地面了

    整个引擎盖更是已经完全变形,被这股力量拉扯的,往中间凹陷下去了一大块

    不知是水还是机油,已经开始滴答滴答的滴在路面之上

    不过是简单的两掌而已,竟然就造成了这么恐怖的破坏性结果

    “喂,你别在这里话痨了,人家可是在催你下去呢?!币馆和绷艘话阉杖瘢骸澳阋窃俨幌氯?,我可就先下去了?!?br />
    “那好,我们一起下去?!?br />
    苏锐知道,今天他无论如何也是不可能拦得住夜莺的,这个姑娘一旦犟起来,绝对九头牛也拉不回来。

    如今自己身受重伤,虽然短暂的昏睡了几十分钟,恢复了一丁点儿,但距离巅峰状态实在是太远太远,以这种状态,连夜莺都打不过,想要战胜对面的家伙,简直是痴人说梦了

    电动门打开,夜莺单手扶着苏锐,另外一只手拎着凤刀,就像是武侠小说里面的侠客姑娘搀扶着自己的老公。

    可惜,此时此刻,夜莺却完全没有半点旖旎浪漫的心

    本章未完,请翻页思,她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不说别的,就凭这黑衣人两掌摧毁引擎盖的能力,她夜莺和现在的苏锐加起来都不是对手

    苏锐的双脚才刚刚站立在地面之上,立刻就有种想要瘫倒在地的感觉。

    吐了那么多血,终究让他流失了太多的精力和体力,如果没有夜莺搀着,他想装出一副健健康康的样子,恐怕还真的做不到。

    站在车前方的黑影抬起头,往这边看过来,夜莺能够感受到他的目光,却仍旧看不出他拿阴影下的脸庞长的是什么模样。

    “很久不见了,却没想到我们这次相见是在这种时候,这种方式?!彼杖袼祷凹?,还控制不住的咳嗽了两声。

    夜莺搀扶着苏锐,满脸都是警惕的神色。她必须时刻做好防守的准备,就凭对方之前所展露出来的那一手,应该不比明灭和张玉宁弱多少吧

    “很好,你终于下来了,这样看起来,你倒并不像是个懦夫?!闭夂谟翱诹?,声音像锯木头一样难听。

    他的华夏语极为的生硬,似乎也只是刚学不久。

    “我从来都不是懦夫,我一直光明正大的在那里,等着你来找我?!彼杖竦牧成下冻鲆凰课⑿?,只是笑容之中带着一丝冷意:“是的,我在等你找我?!?br />
    “从这一点上来看,如果说谁是懦夫的话,应该是你才对吧”苏锐的笑容之中带上了一丝嘲讽的意味,就连眼神之中也带着蔑视

    夜莺看着苏锐,真不知道这家伙的自信从哪里来。一个实力强劲,一个身受重伤,孰强孰弱一眼就能看出来,他还装什么大尾巴狼难道是想唱空城计

    “我是懦夫我第一次听到别人这样形容我,一点都不恰当?!焙谟胺⒊隽髓铊畹男ι?,这声音让人听了之后浑身都冒出了鸡皮疙瘩

    “难道不是吗我就在那里等着你,等了你好几年,结果你一直藏起来不出现,偏偏在我最虚弱的时候,你来了,这是典型的趁人之危,难道应该是一个男人的所为吗”苏锐冷笑。

    夜莺在一旁听的差点吐血,大哥,你这是在用激将法吗人家可是来杀你的好不好你却在说人家不是男人,我去,还有比这更低端的主意吗

    “或许你不知道,你是我今天晚上的变数,但是却是我一直以来最提防的人?!彼杖竦淖旖锹冻鲆凰课⑿?,语气很平静。

    “你知道吗我一直都怀疑你没死,也一直都在努力证明着你的存在,尤其是丹妮尔夏普来到华夏的那一次,你有过短暂的现身,让我证明了自己的猜想。被你这种人一直在暗中盯着,这种感觉真的很难过?!?br />
    那神秘人又怪笑了两声,笑容之中带着仇恨的味道:“我也不想让你一直难过下去,所以我来了?!?br />
    苏锐的嘴角再次掠过冷笑:“你难道还没有意识到吗我在几年前,就可以单枪匹马灭掉你的幽灵魔影组织,能够灭你们一次,自然就可以有第二次”

    ps:估计一两点钟的样子还有一章,我再去冲杯咖啡,然后开始写第三章。

    明天就是新的一月了,号召一下大家的保底月票

    我最近的更新不给力,本不好意思求月票的,但是,看到兄弟们一直都那么给力,我也汗颜了,所以我决定要做出一些改变下个月,我一定比这个月至少多写十章出来说话算数,求月票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