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和明灭战斗结束的时候,苏锐就已经看到了那个航拍器,但是身体受了不轻的伤,疲乏难受的要死,也没就没管它。

    此时听到枪声响起,航拍器被击落,苏锐便再也躺不下去了,忍不住的咒骂了一声:“特么的,还有完没完了”

    而此时,首都的某个房间中,面对着一片雪花的屏幕,几个人已经处于了震惊之中

    “还有谁在盯着这里”

    “这是谁干的”

    “这是要杀苏锐,还是要帮苏锐”

    议论声已是一片。

    这时候,那个为首的中年男人发话了:“不管是帮苏锐,还是杀苏锐,对方明显不想让我们看到这些事情?!?br />
    这个男人之前阻止了众人对苏锐下杀手,但是现在看来,抱着同样想法的人似乎还有不少。

    “你们就真的不怕得罪苏家的那头老虎吗”中年男人望着雪花屏,轻声说道:“老虎虽然老了,但还是王?!?br />
    对方打断了自己的休息,苏锐非常不爽,但是不爽也没用,此刻保命才是最要紧的事情。

    刚才击落航拍器的那几发子弹,明显就是狙击枪

    苏锐来到这里阻拦 明灭,本以为是螳螂捕蝉,但是却有不知道多少只黄雀在盯着此处

    如果自己继续躺下去,那么无疑会成为狙击手的活靶子

    他强行调集身体的残余力量,刚刚一个翻滚,之前躺着的地方就已经溅起了火星

    尼玛,说开火就开火对方明显是来者不善

    这个位置很偏远,桥两边都是景观带,非常易于狙击手藏身

    这个狙击手倒也是吃准了苏锐身上没有足够射程的武器,连狙击位都不换,就这么连续扣动扳机,对着苏锐穷追猛打

    “太特么的嚣张了”

    苏锐已经透过树叶,清楚的看到了从狙击枪口冒出来的火光

    他一个翻身,已经闪到了桥的栏杆边,而后纵身跃下

    在跃下的这一瞬间,他粗略的估计了一下,双方的距离应该在两百米左右

    噗通

    似乎是由于受伤,苏锐都没有控制好入水的姿势,激起了一大片水花

    狙击手慢了一拍,当他想要把瞄准镜转移到水面上的时候,却发现自己已经失去了苏锐的位置

    由于天气干旱,河水流量减少,水平面距离桥底约有大概十五米左右的距离,因此,当苏锐落水之后,从狙击手的位置根本看不到水面只能看到河对岸

    他低低的咒骂了一句,然后拎着枪快速的跑向桥边

    现在的苏锐在水中行动不便,是狙杀他的绝好机会

    当狙击手到达桥上,用狙击枪瞄准河面的时候,却发现河面之上只有片片涟漪,哪里还有苏锐的影子

    两百米的距离,他大约花了二十来秒,按理说,在这个时间段内,苏锐绝对不可能游到岸边

    既然不在岸边,那么就一定在水面以下了

    这狙击手大致估计了一下苏锐的逃离范围,然后反手从腰间拔出一把微型冲锋枪,调成了连发状态,对着水面开始砰砰砰砰的扫射起来

    水面激射起无数水花,却并没有人影浮上来。

    狙击手把半个身体探出桥面,想要寻找苏锐的踪迹,可是,他却没有看到,在苏锐跳下桥的时候,一条黑色细带已经缠在了桥的栏杆上。

    而这细带的另外一端,就缠在苏锐的手腕上

    是的,苏锐的身体确确实实是自由落体砸入水中,但是他并不是因为受伤而无法调整入水的姿势,他知道,水面距离桥面有十几米,只要自己落下去,那么就进入了狙击手的视觉盲区,他的体力已经不够,无法长途奔袭去反杀对手,那么只有用上一点手段了。

    为了让处于视觉盲区的对方相信自己落水,苏锐特地没有调整姿势,双手护住胸腔,斜斜的砸入了水中,这才激起了巨大的水花,落水的声音也在夜色之中传出去老远老远

    为了骗过狙击手,苏锐也付出了不轻的代价,要是平常,这样的落水还不会对他造成怎样的伤害,不过现在就不一样了,他也被水面拍的七荤八素

    在入水之后,苏锐几乎没有任何停留,黑色细带迅速收紧,把他整个人也拉了起来,直接冲上了桥梁的栏杆

    当然,苏锐并没有选择立刻出现,而是脚踩桥底大梁,单手扣住栏杆,静静的等着狙击手来到。

    如果说他身上有什么破绽容易暴露的话,那就是浑身的衣服已经湿透,在不断的往下面滴水

    当然,也幸亏这个狙击手不是老辣之辈,并没有发现这个异常,否则就不会给苏锐此时反杀的机会了

    狙击手打空了子弹,然后掏出随身的强光手电,仔细的查看着湖面,却忽然发现,自己的喉咙间陡然冒出了一丝凉意

    这凉意是如此的清晰,好似冰凉的空气直接从脖子里面灌了进去一样

    他捂着脖子,却感受到了一股滚烫的液体涌了出来

    此时此刻,他才看到了桥梁下面的一张脸。

    “我本想留你活口再审一审的,可惜现在我也没多少体力了,算你走运,能死个痛快?!彼杖袼蛋?,揪住这狙击手的衣领,用力一扯

    随后,这名狙击手便跌了下去,在水面上激起了巨大的水花

    苏锐并没有窝在桥梁上多休息一会儿,现在他浑身湿透,夜风不小,重伤的关头再被冻感冒,可就不是太美妙的事情了。

    一个翻身,苏锐便出现在了桥面上,平时简单无比的动作,却让他不知道牵扯了多少伤处,疼的龇牙咧嘴。

    他深深的看了一眼明灭的尸体,摇了摇头,然后慢慢的朝着自己的车子挪去。

    今天晚上的事情,应该是告一段落了吧

    苏锐懒得去管那航拍器是谁放在这里的,也懒得去问是谁在派狙击手暗杀自己,现在的他脚步沉重,眼皮快要睁不开,只想好好的睡上一觉。

    可是,事情总是很难遂人心愿的,就当苏锐距离自己的车子只有几米的时候,却发现忽然有刺眼的远光灯亮起

    紧接着,汽车的轰鸣声就传了过来

    前后都是,远光灯明显是改装过了的,让人睁不开眼睛

    车速很快,几乎一眨眼就来到了跟前

    苏锐并没有再躲开,而是眯着眼睛看着现场,目光之中全是冷芒。

    两辆丰田普拉多,两辆陆地巡洋舰,齐齐漂移着停在了他的正对面

    八盏远光灯并没有任何熄灭的意思,近距离的照着苏锐,让他的眼睛难受之极

    很显然,这群家伙也是来者不善

    “一群傻逼?!?br />
    苏锐冷冷的说了一声,然后反手拔出来沙漠之鹰,对着那些车灯就扣动了扳机

    连续八声枪响,打碎了八盏远光灯

    灯光熄灭,貌似这样苏锐的眼睛才舒服了一些。

    他一只手撑着栏杆,一只手拎着枪,冷冷的看着从车上走下来的人。

    四台越野车上装满了人,包括司机在内,二十人就这样围在苏锐的身前三米处,注视着这位满身伤痕的男人。

    当然,他们的手中,全部拿着手枪

    “苏锐”

    似乎是为首的一个男人问道,他身高臂长,身上的气势正盛,那强大的气场比现在看起来有些萎靡的苏锐不知道高了多少档次。

    在说话的时候,他还皱了皱眉头,因为车灯全被打碎,很严重的影响到了他的心情。

    “苏锐不是我,我也是来杀苏锐的,结果让他跑了?!?br />
    苏锐的脸上掠过了一丝冷笑:“如果不是他,我怎么能受那么多的伤”

    这名男子先是露出一丝愕然,似乎没想到苏锐竟然还能够如此无赖,而后又笑了笑:“大名鼎鼎的苏锐,竟然也会耍这么低劣的把戏?!?br />
    “我说我真不是苏锐,你们不相信吗”

    “当然不相信,我们又不是傻逼?!?br />
    “你们就是傻逼?!彼杖裨谛睦锼档?,而后皱了皱眉头:“你们是谁”

    “我们当然是来杀你的人?!?br />
    “可是我并不认识你们?!?br />
    “认不认识又有什么关系呢我认得它就行?!彼祷凹?,这名男人从口袋中掏出一张红色的百元钞票,还弹了一弹。

    似乎他实力不错,丝毫不担心重伤的苏锐可以攻击到自己。

    苏锐的脸上露出一丝嘲讽的神色:“原来是个为了钱就不要命的主?!?br />
    “钱是好东西,为什么要跟钱过不去呢如果是鼎盛时期的你,或许我根本不会接下这趟活,但是,现在的你,恐怕根本不足为惧了吧”

    说着,他已经打开了手枪的保险,对准了苏锐的胸膛。

    那么多支枪,只要有一半能命中目标,苏锐也就死的透透的了

    “他们出了多少钱”面对那么多枪口,苏锐没有丝毫紧张之意,只是自嘲的笑了笑。

    “一千万?!敝心昴腥税颜獍僭庇炙媸秩搅松弦驴诖?。

    “一千万美金”

    “华夏币?!?br />
    “一千万华夏币?!彼杖褚×艘⊥罚骸拔业拿裁词焙虮涞谜饷幢阋肆恕?br />
    一旁的那些打手们听的直欲吐血,一千万华夏币已经是他们接到过最值钱的任务了,这个家伙是谁他把自己当成了全国首富吗

    “少说这些没用的,一分钟后,我就可以拿到这笔钱了?!彼祷凹?,这名男子也收起得意的表情,扳机已然压下去了一半

    “我可以给你两千万?!彼杖窈鋈恍α?。

    “两千万华夏币”这名男子闻言,松开了扳机,脸上却挂着冷笑:“你以为我会相信”

    但是,除了他之外,其余人的脸上都露出了意动的神色,如果放弃任务就能得到两千万,那么又何乐而不为呢

    “你还真猜对了,我有两千万不如去做慈善,为什么要给你们这群丝呢”

    苏锐的眼睛里全是蔑视,即便他已经重伤,但也不是这群小喽啰能侮辱的

    “你说谁是丝”

    “想死不成”

    “哥们现在就打死你,看看谁笑到最后”

    一群人都开始愤怒起来,随时都有开枪的可能。

    “你说得对,他们确实是丝?!?br />
    这个时候,一个窈窕的黑色身影已经出现在了四辆越野车的后面,语气之中带着清冷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