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灭真的没有想到,今天竟极有可能会是他的葬身之时。

    纵横首都黑道那么多年,曾为枭雄,呼风唤雨,此时七大弟子尽皆身死,自己却被一个后辈这般凌辱,他如何能够甘心

    明灭一声怒吼,白发舞动,浑身的气势再度凝聚。

    可是,就在他准备出招的时候,苏锐已经闪电般的伸出一脚,重重的踹在了明灭大腿的伤口上,顿时让鲜血喷涌的更加迅猛

    明灭凝聚的气势立刻被打散,腿部的剧痛让他的动作都为之停顿了

    他想要反击,却发现苏锐的拳头已然狠狠的砸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虽然由于苏锐的受伤,体能大降,这力道已经不如以前,但是明灭同样已经到了强弩之末

    这一下把他那道被龙凤呈祥的凤刀所造成的伤口砸的更开了几分,而被切开的骨头和肌肉绽开的更多

    剧烈的疼痛让他几乎都要昏过去了

    与此同时,苏锐右手跟进,一记简单利落的直拳直直的轰向明灭的胸膛

    这直拳看似普通,但是却让明灭的眼神骤然凝缩

    因为这记直拳实在是太熟悉太熟悉,完全就是之前他对苏锐用出来的翻版

    明灭毕竟是年纪大了,再加上失血颇多,在持久的体能方面已经不是苏锐的对手,此时面对这种攻击,他脑海里有十个以上的格挡或者躲闪的办法,但是一个都来不及用出来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苏锐的拳头落在自己的身上

    这一拳如此坚硬,还透着无穷的后劲

    只听到咔嚓一声,明灭那用独门硬气功滋养多年的坚硬骨骼,就这样发出了断裂的声响

    在这声咔嚓声响发出的时候,他的眼中也闪过了绝望的神色

    他知道,苏锐通过和自己的交手,终于在短时间内就悟出来这种发力的法门,虽然不甚熟练,但是配合上他本身的强大爆发力,已经有了伤害自己的能力

    一拳砸裂了明灭的胸骨,苏锐没有任何的停留,左右拳齐出,如雨点一般的落在明灭的胸膛之上

    明灭只感觉到自己的胸口好似被无数重锤砸中,骨裂声不断响起

    他已经成了活靶子,完完全全的无法做出任何反抗骨头甚至不知道断了多少根

    终于,苏锐连续轰了不知道多少下,在双拳已经完全麻木了之后,忽然身体后仰,与地面平行

    他屈膝而出,双脚重重的踩在了明灭的胸前

    后者受此重击,本来就已经裂开无数口子的胸骨此时登时凹陷下去一大片,整个人宛若断了线的风筝,竟是直接飞出了十几米

    苏锐受到反作用力,也摔出了老远,身体重重着地

    他捂着胸口,趴在地上,再度喷出了一口鲜血

    他能够把明灭伤成这个样子,自身的受伤程度也和对方差不多了,明灭的每一拳都像是炮弹,又重又狠,把苏锐浑身都要打散了架

    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苏锐抹了一把嘴上的鲜血,扶着桥的栏杆,一步一步的挪向了明灭的所在地。

    他的体力消耗太大,到处都是硬伤,似乎已经不能依靠自己来独立完成行走了

    曾经纵横首都黑道的爱新觉罗明灭,此时正躺在地上,眼睛已经半闭。

    他的年纪已经很大了,但是还从来没有感觉到轻薄的眼皮竟然还能够这样沉重。

    他想要睁开眼,再看一看这皎洁的月光,再看一看这深沉的夜空,但是却很难做到。

    明灭对于身体的每一寸肌肉都能有详细的感知,此时的他当然知道,在苏锐那一脚的作用力之下,自己的心脏已经被断裂的胸骨给刺破了。

    无论他把骨骼和肌肉给练的如何坚硬,但心脏终究是人体内最脆弱的地方,他那独门硬气功再神奇,也作用不到这里。

    明灭感觉到自己的呼吸越来越粗重,不断有鲜血从他的嘴角溢出,随着这种溢出,他清晰的感觉到了自己的生命力在一点一滴的流逝。

    这真的是一种很神奇的感觉,但是明灭实在不想多体验一分钟。

    一呼一吸,在平时是最简单不过的事情,他这一辈子也不知道把这个本能的动作做过几百亿次,但是,此时的明灭却感觉到一个简单的呼吸对于他而言简直比登天还难

    他的两只手在地上本能的抓了几把,但是什么都没有抓起来,入手的只有冰凉的路面,和穿过掌间的秋风。

    风吹过,又离开,一如他此时的生命。

    苏锐好不容易挪到了明灭身边,他艰难的弯下身子,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看着人之将死的明灭,苏锐的眼神之中却没有多少喜悦的意味。

    “你这样的老东西,就该找个地方藏起来,一辈子都不要出来?!彼杖袼底?,还咳嗽了一声,带出来一道血丝。

    很显然,明灭的攻击也让他受了极为严重的内伤,如果不及时治疗的话,这样的内出血有可能产生极大的危险。

    明灭自然知道自己该不该出来,他的心中也有悔意,但是现在后悔,还有什么用处呢

    他无法回答苏锐的话,眼中却流露出一丝凄凉与怆然。

    “说实话,你在三十年前不知道干了多少坏事,还有你那七个徒弟也是一个德行,枪毙你一百次都不多,让你多活了这三十年,已经是赚到了?!彼杖裢詈粑?,他也觉得身体深处有种浓烈的疲惫感,甚至都想立刻倒头睡上一觉。

    “你说你,都藏起来三十年了,为什么还要再出来你知不知道,你这次纯粹被人当枪使了?!彼坪趺娑砸桓鼋乐嘶崛盟杖癖涞酶踊斑?,他还在絮絮叨叨的讲着:“我去把欧阳家族给推平了,会事先不知道他们养了多少高手吗可是从头到尾,那些高手愣是一个都没有露面,倒是你,事后才来找麻烦,真是被人卖了还替他们数钱?!?br />
    明灭那逐渐暗淡的眼光似乎闪烁了一下。

    “我可以跟你打赌,接下来绝对不会有任何一个欧阳家族的高手出现,你只是他们试探我的一个棋子而已,我活着你死了,就说明他们试探失败,你活着我死了,那就说明他们顺手赚到了?!?br />
    苏锐看着已经气若游丝的明灭,叹了一口气。好歹也是一代枭雄,到头来却以这种结局而收场,让人不得不唏嘘。

    “老家伙,安心的去吧?!彼杖裼挚人粤肆缴?,说道:“你死了就一了百了了,我还不知道得面对对少人的暗杀呢?!?br />
    明灭似乎是回光返照,沉重的眼皮竟然缓缓的睁开了,他看着身边这个要了自己命的年轻人,眼神之中却没有多少怨毒与杀意。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这句话并不是没有道理的。

    生命都要没了,心中还存放着那些仇恨又有什么意义呢

    “你很不错?!泵髅鹌奈枘训乃档?。

    事实上,以他现在的呼吸强度,已经很难支撑他发出声音了,此时他的声音,就像是憋在嗓子里一样。

    所幸,苏锐还能听得清。

    “老家伙,你这是在夸我吗”苏锐苦笑:“我可是要你命的人,你不该夸我才对?!?br />
    “离开首都,这是个是个是非之地,走的越远越安全”

    明灭艰难的说出了这句话,只是不知道这话是他临死前的觉悟,还是对苏锐好心的提醒。

    苏锐闻言,眼中闪过了一抹诧异,先是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

    “老家伙,你或许是对的,我也谢谢你这个忠告,临死前说出这样的话,证明你还没有坏到骨子里?!彼杖裢6倭艘幌?,又继续说道:“但这只是相对于你自己而言,你在首都呆了一辈子,认为这里水太深,只要离开这里,就能获得安全,从这一点上来讲,并不能说你是错的?!?br />
    说话间,苏锐抬起头,看了看那隐藏在夜色下的航拍器。

    此时对战停歇,航拍器螺旋翼所发出来的嗡嗡声音很清晰的传到了苏锐的耳中。

    “对于我而言,不止是首都,只要在地球上,哪里都是江湖?!?br />
    苏锐沉声说道。

    他静静的盯着那航拍器许久,转过脸,却发现明灭早已闭上了眼睛,呼吸和心跳全部停止一代黑道枭雄,在时隔三十年的短暂亮相之后,溘然长逝。

    看着明灭那散乱的白发,看着他那沾满了血迹的脸,看着他凹下去的胸膛,苏锐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再强大的人物,终究也有会落幕的一天,只是不知道,他的落幕会是这样的一种场景一定不要像明灭这么惨才好。

    苏锐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望着皎洁的月光,目光复杂而悠远。

    他本来就受了很重的伤,还说了那么多的话,之前战意昂扬的时候还不觉得,此时明灭一死,似乎让他体内的残余力量也随之流失了。

    此时此刻的苏锐似乎已经地扛不住身体的那种疲惫和伤处的疼痛,他只想好好的睡一觉,于是干脆躺在明灭的身边,闭上了眼睛。

    一个活人,一个死人,并肩这样躺在夜风中,场面极其的没有美感。

    就在苏锐刚刚闭上眼睛的时候,数道流光忽然划过夜空,然后精准的打在了航拍器之上

    而后,比子弹速度慢很多的枪声才传了过来

    苏锐睁开眼睛,正好看到了航拍器正冒着火光坠落

    ps:大家别等了,第二章我在写,但不知道今晚能不能写出来,所以大家先睡吧。

    看到国家全面放开二孩政策,忽然有点感慨,这也就意味着,我们80后和90后这代人成了中国历史上最特别的一代独生子女。

    一个时代结束了,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