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苏家园子里。

    林傲雪已经被苏炽烟带到客房睡下了,而苏老太爷还坐在书房之中,正看着对面墙壁上悬挂的一幅字。

    上面是苍劲有力的四个大字壮志凌云。

    这四个字皆是铁钩银划,力透纸背,显示出了书写者高深的笔力,但是装裱过的纸张却有些微微的泛黄,已经是有些年限了。

    不过,这一幅字却没有落款。

    “这还是您四十年前写的?!彼瘴尴拚驹诶弦拥纳砗?,说道。

    那个时候还真是壮志凌云,现在人到暮年,整个人一心想着安逸,也懒得折腾了?!?br />
    “您可没有懒得折腾,而是太能折腾了?!彼瘴尴扌Φ?,意有所指。

    苏老太爷轻轻的喝了一口杯子中的红茶,眼神之中流露出一股复杂的意味。

    “让他们不要再送这种茶过来了,太贵,我喝不起?!彼绽咸辶酥迕纪?。

    “这是您那个学生专门让人送来的?!彼瘴尴拮猿暗男Φ溃骸拔湟纳骄帕降募反蠛炫?,一般人可真享受不了,我从小到大,还真不知道这种天价贡茶是个什么滋味?!?br />
    苏老爷子也不知道是在夸他还是在损他:“你如果想喝,还能拿不到这种茶叶”

    苏无限笑而不语,似是默认。

    “壮志凌云,壮志凌云?!彼绽弦幽钭耪馑母鲎?,然后说道:“依你看,如果给这副字接个下联,应该是什么”

    “壮志凌云,锐意无限?!彼瘴尴尴胍膊幌氲拇鸬?。

    “扯淡,对仗的一点都不工整?!彼绽弦邮掌鹦θ?。

    “我也就是随口一说?!彼瘴尴匏坪跻膊幌朐俸妥约旱母盖锥等ψ?,他坐在了书桌对面,说道:“爸,您真的不为苏锐今天晚上的安全担心吗”

    “有你在安排此事,应当无碍?!彼绽咸档?。

    “我让刘闯和刘风火去了,至于您的那些老人,我都没有告诉他们?!?br />
    “那两个小子去,足够了?!?br />
    “可是,这次苏锐要面对的对手,或许不止一个爱新觉罗明灭?!彼瘴尴匏档溃骸爸澳运杖竦氖蕴揭埠?,利用也罢,都是带着一定的安全系数的,可是这次完全不一样?!?br />
    老爷子的眉毛扬了扬:“哪里不一样”

    “他一天没正式认祖归宗,那么就一天不是苏家的人,既然不是苏家的人,那么别人想要动他,或许会顾忌苏家,但绝对不至于因此而束手束脚?!?br />
    苏无限的意思很明白,虽然老爷子现在承认苏锐的身份,但是首都的其他势力还是愿意装傻充愣,否则第一家族的直系子弟,谁人敢动

    老太爷笑了笑:“这也是你想方设法要把他和苏家不断拉近主要原因”

    苏无限道:“这只是其中的一个方面,我还有别的目的?!?br />
    “我知道你那所谓的其他目的?!彼绽弦又苯拥闫?。

    “那是必然的,在您老人家眼里,我那些把戏就跟小孩过家家一样?!彼瘴尴薷系髁硕ジ呙弊?。

    苏无限知道,今天晚上对于苏锐而言,或许是最凶险的一次,父亲想再用苏锐这把尖刀去斩开某些无法解开的死结,用一些不能称得上是光明正大的手段来解决问题。这个想法示好的,但是确实是有很大的难度,毕竟苏锐的年纪摆在那里,就算他从一出生就开始练武,也不可能是那些老家伙的对手。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彼绽咸Φ溃骸八遣皇侨献婀樽?,已经不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了,重要的是,他心里有这个地方,就足够了?!?br />
    说着,老爷子指了指脚下,眼睛深处带着淡淡的欣慰神情。

    苏无限并没有再继续多说什么,而是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事实上,这局面已经非常明显了,别人明明知道苏锐是苏老太爷的儿子,却还是敢派人动他,这本身就说明了很多问题

    苏无限不相信老爷子会看不到这一点,他相信,老爷子是选择了无视。

    抑或是说,他选择了让苏锐来自行解决。

    轻轻的抿了一口微凉的极品大红袍,老爷子望着窗外的夜空,说了一句: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br />
    明灭和苏锐已经战成了一团,两个人难解难分,拳拳到肉,如果有人在附近的话,那沉闷的打击声一定会让人难过到吐血

    苏锐的嘴角在流血,而眼中充满了坚毅的光芒他越打越兴奋,越打越勇猛,很难得遇见那么强悍的对手,如果不把他的价值榨干,那么也太浪费这宝贵的机会了

    尽管明灭的攻击给他造成了很大的伤害,但是苏锐根本不在乎,几乎全是硬碰硬的打法,拳对拳,脚对脚

    哪怕受伤又怎样他要的就是酣畅淋漓

    甚至,在这些打斗之间,他甚至摸到了关于硬气功的一丝门道只要再给他充足的时间,那么苏锐相信自己绝对可以摸清楚这门硬派功夫的主要特点

    砰砰

    连续两声闷响,苏锐的拳头砸在了明灭的胸口,而明灭的拳头同样轰在了苏锐的胸膛之上

    两个缠斗了许久的身影终于分开了

    苏锐被这一拳打的倒飞出了好几米,趴在地上,胸闷异常

    他感觉到一股浓烈的腥甜味道涌了上来,再也控制不住,一张嘴,一大口鲜血便喷了出来染红了身前的地面

    只不过,虽然嘴里在吐血,但是苏锐的脸上却带着笑

    这种笑容间,带着一个男人该有的狂傲

    壮志凌云,豪情冲霄

    苏锐一咧嘴,露出沾满血红色的牙齿,一边咳嗽着笑道:“明灭,你都快死的人了,怎么还能有那么大的力气咳咳,估计你现在也不太好受吧”

    明灭同样被苏锐一拳给打翻了在地,他捂着胸口,眼中露出无法掩饰的震惊

    在震惊的同时,他的心中涌出浓烈的耻辱感

    本来此次出面,他认为一切都很简单,不过是灭掉几个年轻无知的后辈而已,杀鸡儆猴,对于明灭来说根本没有任何的难度,可是,此时不仅没有灭掉所谓的后辈,更是被对方打翻在地,狼狈不堪

    即便他有硬气功护体,但是在这一会儿的缠斗中,仍旧被苏锐伤的不轻

    尤其是最后一拳,让在硬气功中浸淫许久的明灭感受到了一种强烈的熟悉感和?;?br />
    因为,苏锐的这一拳中所蕴含的硬度比起之前来,明显在提高

    这个家伙竟然在用他那惊人的领悟力在偷师

    按理说,打到了现在,双方不都应该出现力竭的情况吗至少明灭已经感觉自己支撑不了多久了,可是苏锐的拳劲却还在提升,对自己造成的伤害竟也越来越大

    在生死关头,一边抵抗着自己的攻击,一边又在偷师自己的招式,苏锐难道是在开玩笑吗

    明灭的胸口又疼又闷,本能的张开嘴,也吐出了一口鲜血

    苏锐趴在七八米外,看着明灭吐血,眼中流露出兴奋的神色来

    这就是他的进步,这就是他的努力所争取来的成果

    此时不依靠任何兵器,仅仅凭借着拳头,苏锐也能把明灭打的吐血

    虽然他自己的吐血程度要比明灭更重,但是,那又怎样这一次能让明灭吐血,下次就能让他当场死过去

    苏锐感觉到浑身好似骨裂一般,简直疼的不行,但是他的精神却是前所未有的好

    事实上,在从东洋上忍山本极战的口中把那套轻身功法套出来之后,苏锐对于肌肉和气流的掌握能力就已经更上一层楼,如今和明灭打的酣畅淋漓,对对方的一些发力方法已经摸索出来了一些门道

    在苏锐看来,人体就是人体,这个世界上不会有所谓的“仙人”,即便是张不凡等高手,也是从小就利用某些呼吸吐纳的秘法,把身体肌肉的协调性和坚韧度提高一个让人惊恐的地步,从而在对战中能够发出所谓的一重劲二重劲之类的招式。如果到处充满了灵气仙气灵丹妙药,那还是现代社会吗

    像明灭这种已经上了年纪,但动辄一拳就可以断人筋骨高手,同样靠的也不是虚无缥缈的内力,而是发力方法

    只要发力得当,目标准确,普通人也能一拳打死一头牛苏锐相信,只要再给自己一点时间,他就能彻底掌握明灭那一身硬气功的法门

    强行支撑着哪哪都疼的身体,苏锐勉强的站起身来,深呼吸了几口,看着明灭,目光之中的战意半分都未减弱

    明灭也缓缓站起身来,事实上他的情况并不比苏锐要好多少,强行使用受伤的右臂,已经让他肩膀处的伤口已经被撕扯的更大了些,而被军刺所伤的那一条腿,更是已经被鲜血染透了

    “真是该死?!?br />
    明灭一声低吼,他也是彻底拼了,已经伤到了这种地步,他根本没想着活着离开,只想着干掉苏锐,维护自己的尊严

    望着明灭冲来的身影,苏锐的眼眸变得前所未有的凝重

    “我不知道我还能坚持多久,但我知道,我一定在你后面倒下?!?br />
    苏锐默念了一句,又是一记拳对拳,二人身影同时倒飞出去

    倒下,起来。

    相撞,打飞。

    一老一少,一直持续着这种状态,不断重复着,无声而坚持,现场充满了一种惨烈的味道。

    还是在那个显示屏前,几个人看到了苏锐那悍不畏死的样子,表情不禁更加凝重。

    “此子现在不杀,以后将后患无穷?!蹦敲险呓驳溃骸澳呐旅白诺米锼占业奈O?,也得这样做”

    “不可以?!?br />
    这个时候,站在最后面的一个中年男人忽然发话了。

    所有人都诧异的看向他,因为他才是这里最有发言权的人。

    “这样的人,是国家的脊梁?!彼苋险娴目醋牌聊簧纤杖竦纳碛?,停顿了一下:“不能杀?!?br />
    ps:其实昨天晚上已经写得差不多了,但是喝了咖啡还是太困了,于是就睡了,结果今天早晨起来一看,我去,晕晕乎乎的写的是什么玩意儿啊,然后几乎推翻重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