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灭的眼神已经骤然凝缩,他清楚的捕捉到了苏锐的动作

    这动作简直极快,远远超出了他对这个年轻人的认知

    明灭终于相信,这个敢推平欧阳家住宅的年轻人为什么有底气来与自己一战了

    如果是双臂都未受伤的情况下,明灭根本不需要躲避苏锐的这一招,可是现在不一样了,暂时失去了一条胳膊,让他整个人的动作都变得有点不协调起来

    明灭一声低喝,被苏锐这招逼的竟然后退了一步

    苏锐的招式却没有任何用老的意思,如影随形,仍旧紧紧跟着明灭的要害

    这让后者心中的惊讶再多了一分

    他知道,所有的招式都存在用老的时候,就像弓箭,总会出现去势已尽的情况,可是,他已经后退了两米有余,但是苏锐的一爪一刺却仍旧犹如跗骨之蛆,稍有不慎,就会被对方重伤

    这是什么步法

    明灭习武多年,却从来不曾见过这样的攻击

    苏锐还是从东洋上忍山本极战的嘴里套出来的这一套轻身功法,并没有运用过几次,但每次使用起来,都会收到奇效

    明灭堂堂一代黑道枭雄,竟然被逼到了这个份上,心中已 是怒极,他大吼一声,一拳递出,轰向苏锐的手掌

    而下方,他的脚尖已经绷起,踢向苏锐那握着军刺的手

    很显然,明灭动了震怒,这两招的速度完全不在苏锐之下

    以他在硬气功方面的修为,如果击中目标,那么苏锐的两只手绝对会粉碎性骨折,再也不可能恢复

    这是以攻对攻的打法,比的就是谁快

    如果谁先得手,那么对方的下场就只有一个字了

    可是,面对明灭这种雷霆一般的攻势,苏锐竟也没有丝毫退避的意思

    就在明灭的拳头和苏锐的左手即将接触的时候,后者那铁爪一般的五指忽然回收,然后一抹乌光从他袖口间爆射而出

    这是苏锐的随身匕首

    此时,刀尖正冲着明灭的拳头

    而苏锐的另外一只手也没闲着,食指中指一动,就像是转笔一般,军刺划了个半圆之后,陡然调转方向,猛的扎向了明灭的脚踝

    两个人竟是谁也不让

    明灭不会退,因为他有他的骄傲,被一个小辈逼到了这个份上,已经是他的耻辱了

    一声大吼,他的拳头携带着雷霆万钧之势,就这样和苏锐的匕首接触在了一起

    苏锐只感觉到自己的匕首虽然刺破了明灭的手指,但是锋利的刀锋被卡在手骨中,刀尖死死抵着骨头,再也难以前进半寸

    这把匕首的锋利程度虽然不如龙凤呈祥,但在剁掉普通人的一块骨头还是没有任何的问题

    天知道明灭把硬气功给练到了什么程度,自己的刀尖竟然无法切开他的手骨

    苏锐不敢有任何的愣神,因为明灭的表情已经狰狞起来

    苏锐的军刺并没有刺到明灭的脚踝,竟被后者在空中绕了一圈,躲开了

    明灭的脚尖一绕,随后一脚再度拦腰踢向苏锐的腰间

    同时,他的拳头一震,苏锐的匕首便再也握不住,甩着血线被崩飞掉

    两个人都是双线作战,动作还能如此协调没有任何一处不被兼顾到的

    面对这种情况,苏锐已经不能不退

    可是,他才刚刚后退一步而已,明灭就已经攻上来,一拳重重的砸向了苏锐的面门

    迫不得已之下,苏锐只能单手格挡

    砰

    一声闷响,苏锐的身体被砸飞出了好几米而后重重的摔落在地

    此时的他感觉到胳膊整个都要裂开了,从肌肉到骨骼,哪哪都要命的疼

    一个人的拳劲,怎么可以强悍至斯

    苏锐躺在地上,干咳了两声,那一拳的震荡透过胳膊传递到他的胸腔,让他差点有了一种吐血的冲动

    他硬生生的忍住这种吐血的感觉,翻身坐起,不断的用另外一只手捶打着受伤的胳膊

    还好,苏锐的骨头也比较硬,在双方接触的时候,也用上了一些卸力的方法,因此并没有被明灭这一拳砸到骨裂,但饶是如此,他的手臂也彻底疼的发麻,在短时间内绝对无法自如使用了

    可是,明灭并没有紧跟着杀上来,因为他正看着自己大腿处的军刺,目光之中已经满是阴沉

    那闪着乌光的四棱军刺,就这样极其显眼的插在明灭的大腿上

    不,确切的说,是把明灭的大腿给刺了个通透军刺的尖端从他大腿的后方伸出来五寸有余

    鲜血顺着伤口不断的涌出,将他长袍的前后衣襟染红了一大片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明灭真的不会相信,这一把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四棱军刺,竟然会把自己伤害到了这个程度

    在轰击苏锐之前,明灭已经看到了对方手中射出来的乌光,但是他并没有当一回事,因为他有硬气功护体,就像之前的匕首,这种外伤是可以硬生生的挡下来。

    如果这一击能够得手的话,那么苏锐绝对会受到重伤,但是明灭没想到,他本以为自己能够无视那军刺的攻击,却没想到这军刺竟然锋利至斯不仅轻易的撕开了他坚硬的肌肉,甚至连穿透骨骼都没怎么费劲

    看这四棱军刺的锋利程度,似乎还要在龙凤呈祥双刀之上

    这是什么神兵利器

    此时,明灭的心中闪过浓浓的疑惑

    他对民间所排的华夏兵器榜了若指掌,知道这其中绝对没有一把类似四棱军刺的武器

    “这是俄罗斯军械大师泽尔尼科夫用他最先进的设备打造出来的,里面加入了许多稀有元素,不仅锋利,而且坚硬?!彼杖裣袷强创┝嗣髅鹦闹械囊苫?,因此咬牙忍着疼“好心的”帮他解答。

    明灭看着这把军刺,感受着大腿处传来的疼痛,目光之中已经是一片阴沉了

    此时此刻,他的一条腿和一条胳膊全部受了重伤

    本以为自己的硬气功堪比金钟罩和铁布衫,但是却接连遇到了两次神兵利器

    不过还好,他腿部的伤势并不像肩膀那么严重,龙凤呈祥的凤刀切开了他的骨骼和筋肉,让他的一条胳膊几乎无法使用,而苏锐这一次的军刺只是穿过骨骼而已,并没有切断甚至他能够判断出来,这军刺并没有伤到大腿处的大动脉,否则一切就都危险了

    但饶是如此,明灭也不敢把军刺拔出来

    因为四棱军刺所造成的伤口不仅不能自愈,甚至很难缝合,伤口会一直流血,那上面的血槽,可是专为放血而生

    明灭已经深深的意识到,中了这一记军刺,虽然现在看起来还不会怎么影响行动能力,但是如果继续拖延下去,会导致大量失血,这样看来,后果比龙凤呈祥所造成的伤害还要严重

    这个该死的小子

    明灭看着苏锐,眼睛之中不再是阴沉,而是已经充满了茫茫杀意

    苏锐咧嘴笑了起来,只是胳膊处的疼痛让他的笑容显得比哭还难看,他还在拼命捶打着受伤的胳膊,希望能尽快的恢复:“我现在一条胳膊不能用,你就一条胳膊一条腿能用,这样算起来,我还是赚到一点的?!?br />
    明灭冷喝一声:“伶牙俐齿,你尽可以多说一些,因为今天是你的最后一夜”

    他忍着疼痛迈出一步,但是军刺横穿他的大腿,让他的动作看起来有一种惨烈的味道。

    “忘了告诉你,这军刺除了坚硬和锋利,还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彼杖竦幕叭妹髅鹜O铝私挪?,后者的心头掠过一丝不妙的感觉。

    “这个最大的特点,就是多功能”

    苏锐说罢,右手一扯,一条黑色的细线在夜色之中陡然绷直,随后,那插在明灭大腿间的四棱军刺便迅速的倒飞而回在空中洒下了一道血线

    明灭之前压根就没有看到,在军刺的尾部还有着这么一道黑色的细线

    他一声痛哼,腿部伤口的血流速度明显又加快了一分

    苏锐摇了摇头:“我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能重创你,这容易的程度比我预想的要轻松百分之五十以上?!?br />
    如果能够顺利的跨过明灭这道坎,对于苏锐来说,所带来的并不是实力上的提升,而更多的是心志方面的坚韧

    “轻松吗”

    听了苏锐的话,明灭感觉到了莫大的耻辱,他的腿间没有了军刺的制约,虽然血流速度加快了,但行动反而更加的方便起来。

    明灭用完好的左手捏住了右臂的伤处,凤刀虽然切断了骨骼和部分肌肉,但是并不代表这条胳膊完全不能用

    如果拼着留下后遗症、永远不能复原,那么只要忍住痛苦,那么这条胳膊还是可以发出部分威力的

    之前明灭之所以没用这条胳膊,就是为了以后的事情着想,可是现在,他的大腿还在不断的流血,止都止不住,不杀了苏锐,哪里还能谈以后

    尝试着攥了一下右手的拳头,明灭只感觉到一阵清晰无比的疼痛袭来,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都做不好,如果强行爆发右臂的力量,恐怕今后算是彻底废了。

    明灭一声低吼,目光之中露出决然,双脚踩在地上,身形宛若炮弹一般,朝着苏锐爆射而去

    苏锐眼眸间的精芒骤然浓烈了几分,长身而起:“等的就是这个时候”

    说罢,他竟主动把四棱军刺丢在一边的地上,一声大吼,冲向了明灭

    在两人都没有注意到的半空处,一个航拍器正悬浮在那里,螺旋翼的轰鸣声已经被下面的交手声音所掩盖。

    在一处庭院中,几个人正看着航拍器实时传回的景象,在看到苏锐主动扔掉军刺的时候,其中一名老者长叹了一句:“明灭必输无疑了?!?br />
    另外一人紧接着说道:“此子,绝对不能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