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灭本身正在愤怒的关头,结果看到苏锐竟然敢选择在这个时候阻拦自己,竟然怒极反笑。

    他在距离苏锐十米左右的位置站定,冷笑着看着苏锐:“好小子,我还真的小看你了?!?br />
    “过奖?!彼杖袼植遄趴诖?,还是靠在车身上:“我是来向老前辈学习的?!?br />
    “向我学习我七个徒弟都被你杀了,你还来向我学习什么”明灭继续冷笑,他的眼神之中也透露出怨毒的神色来。

    “你又不在意他们的死活,我杀了也就杀了,你当时都没拦着,现在又装出一副心疼的样子,真的是很无趣?!彼杖袼祷凹?,竟还从车里取出一瓶矿泉水,拧开盖子喝了一口,整个人显得放松无比。

    最后金九源和董占旭都还没死呢,明灭就自顾自的离开,完全没有带着徒弟一起闪人的意思,如果他当时出手的话,恐怕李长风也不可能那么轻易的干掉他们。从这一点来看,他这个当师傅的似乎并不怎么在意徒弟的死活。

    “他们已经是两个废人,就算活下来,恐怕实力也恢复不到全盛时期的三成,不如死了,一了百了?!泵髅鹚党隽诵闹械南敕?,脸上还挂着冷笑。

    “我想,你的答案刷新了我对这个世界的认识?!彼杖竦?淡笑道:“原来这世界上还真有如此冷血如此不要脸的人?!?br />
    明灭的脸上再多一份怒意。

    事实上,七个徒弟跟了他几十年,但是在他们身死的时候,明灭的眼中只有愤怒,却没有悲伤似乎,这些徒弟只是他的工具一样。

    “你难道就没想过,留着金九源和董占旭,虽然是残废,但至少还能给你养老送终,不然你要是现在死了,恐怕连个抬棺材撒纸钱的人都没有?!彼杖窭湫ψ潘档?,脸上掠过一丝嘲讽的表情,似乎他是胜券在握一般。

    “我们两个今天鹿死谁手,还尚未可知?!泵髅鸬难凵窬拖袷嵌旧咭话?。

    “那大可以试试?!彼杖裰沼谡局绷松硖?,把喝了一半的纯净水放在引擎盖子上,浑身已经开始微微的紧绷起来。

    “你带了多少人来不要装神弄鬼了,让他们全部出来吧?!泵髅鹄湫ψ?,此时他的心情很不好。

    三十年未现身,结果初次亮相就遇到了这种情况,被一个比自己小上好几十年的年轻人逼到了这个份上,简直是耻辱到了极点龙游浅水,虎落平阳

    “我没带任何人?!彼杖竦男θ菹缘靡斐G崴桑骸拔乙桓鋈死吹??!?br />
    “你一个人”明灭在说这话的同时,还仔细的感知了一下周围的情况,在这样夜深人静的时刻,似乎附近还真的没有外人。

    对于这一点,他感觉到很诧异,苏锐在独自面对他的时候,不应该这样有底气才对

    “我想,我应该可以赢你?!彼杖袼忠丫⑽⒌倪鹆巳?,目光之中的战意已经升腾了起来

    对于他而言,眼前的明灭铁定是一道坎,但如果利用得当,也会成为一块垫脚石

    在苏锐看来,明灭即便武功高强,但已经被龙凤呈祥宝刀所伤,暂时的失去了一条胳膊,如果自己连这种情况下的他都打不过的话,那么也白白混这一场了,不如一头撞死算了,还妄称什么太阳神

    如果连这个坎都迈不过,苏锐如何能够震慑蠢蠢欲动的其他家族

    说实话,苏锐在以往对战的时候,除非用真正优势的实力碾压对手,否则都会用到一些手段,这些年来有了双子星和十二神卫的强大助力,让他在战斗的时候很少去完全用尽自己的实力,哪怕是强闯蒋家大院面对张不凡,他也得到了军师的帮助。

    或借力,或团战,虽然这些手段是行之有效的,在?;ぷ约旱那疤嵯禄鼓艿玫较嘤Φ男Ч?,但是,苏锐却渐渐发现,自己的体内已经少了很多激情。

    那种一往无前的进取精神,已经在苏锐的体内被渐渐的磨灭了对于生命安全看的越来越重,而脑海深处的冒险精神却是越来越少

    不管是华夏,还是西方黑暗世界,都还有太多的困难等着他去解决,还有太多的事情等着他去做,如果不能使自己永远保持激情的状态,那么如何能有动力在这漫漫长路上走下去

    之前面对明灭的时候,他忽然有了一种蠢蠢欲动的感觉这种感觉极为的迫切

    在短短的时间里面,苏锐就已经下定了决心,他要让这位三十年前就该死掉的首都黑道枭雄,成为自己的垫脚石

    今天晚上,他要单挑爱新觉罗明灭

    太阳神阿波罗,有他自己的骄傲

    似乎是意识到了苏锐将要做些什么,明灭的眼神也渐渐的凝重了起来,披肩的白发已经开始无风自舞

    “我想,欧阳家族屹立这么多年而不倒,暗地里肯定不止你一个高手,不知道等你死了之后,他们还会不会派其他人出来”

    明灭不吭声。苏锐淡淡一笑:“这还真是个很难回答的问题,那就等你死了之后再看吧?!?br />
    说着,他一震手腕,由俄罗斯军械大师泽尔尼科夫亲手打造的甩刺便出现在了他的手里

    “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既然如此,那我就成全你好了”

    明灭吐出一口气,此时的他看起来完全没有垂暮之年的样子,整个人犀利的就像一把标枪

    明灭从头到尾都没有提及自己一条胳膊暂时被废的事情,因为他也有自己的骄傲

    “不过,今天就算赢了你,我也没什么好骄傲的,毕竟你一条胳膊没法用,实力大打折扣?!彼杖窭湫?。

    明灭没有讲话,受伤的胳膊垂在身侧,另外一条胳膊横于胸前,这是一个标准的守势

    “那好,开始吧?!?br />
    苏锐冷冷一喝,整个人已经化为了一道流光,竟是主动冲向了明灭所在的位置

    他手中的军刺已经被当成了棍子,从侧面狠狠的抽向了明灭的身体

    这一招配合上苏锐行进中的速度,简直快到了极点,军刺甚至已经在空中带出了道道幻影

    事实上,苏锐这一招虽然看似凶猛,但也是试探的成分更多一些,他要通过这些动作,看一看明灭对全身的防御能力到底如何

    “给我起开”

    明灭一声低吼,未受伤的那只手平平递出,食指的指尖竟然点在了四棱军刺的棱间

    被点了这么一下,苏锐差点没握住军刺,手腕发麻,让这把神兵利器差点脱手飞出

    还是事先的预计不足,让苏锐出现了这种狼狈的情况

    他完完全全没想到,明灭的防御竟然可以这般精准和强悍苏锐本想着,以四棱军刺的锋利,就算无法对明灭造成致命伤害,但削断他一根手指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但是,和苏锐预想的不一样,明灭偏偏准而又准的点在了两条棱之间,而且这看似普通的防御,竟然拥有如此恐怖的力量

    都是七老八十的人了,是怎么把身体力量保存的那么好

    苏锐真的不敢想象,如果明灭两条胳膊完好、二人正面对上的话,他会对自己形成怎样的碾压之势

    苏锐不知道的是,他心中虽然惊骇,但是爱新觉罗明灭绝对要比他更震惊

    因为明灭那一下看似轻描淡写就挡下了苏锐的攻击,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手指同样彻底的麻掉了甚至手指关节处都传来了清晰的疼痛感

    这一下,同样能够看出苏锐的力量是何等的恐怖

    因为明灭十分清楚自己的实力,他的硬气功已经练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毕生精力的一半都放在修炼手指上,如果面前放上一块普通的薄钢板,他一指下去,甚至可以将钢板穿透

    至于穿透肌肉骨骼什么的,更是不在话下

    可是,就是这威力无边的一指,却连苏锐的武器都没有打飞

    这个年轻人的强悍远远的超出他的想象明灭怎能不震惊

    如果苏锐知道爱新觉罗明灭此时的想法,会不见觉得有点骄傲

    答案是当然不会。

    他并不需要得到明灭的认可,他只需要迈过自己那一关

    “真是好手段?!?br />
    苏锐眯着眼睛,由衷的赞了一句,不管明灭的人品到底如何,但是能够把硬功夫修炼到这种地步,确实是值得人敬佩

    在这种情况下,身体就已经是最好的武器

    苏锐是遇强则强的类型,敌人越是强大,就越是能够压榨出他身体的潜能此时他眼中的战意已经比之前要强大到了一倍不止

    “再来”

    苏锐一声低喝,瞬间欺身靠近,右手握着军刺,左手五指成爪,双招齐出同时攻向明灭的喉咙和下方要害

    这招简直像极了萍踪侠影录里男主角张丹枫的双剑合璧

    敌人能够挡得住一招,但绝对无法挡得住第二招

    现在的明灭只有一只手能用,他要么挡住喉咙,要么护住下方要害,否则要么变成死人,要么变成太监

    和第一招的试探不同,苏锐的这一招看似简单直接,但绝对是威力极大的杀招

    你不是手指硬吗我倒要看看,你的丁丁是不是一样硬老不死的看你还特么的能硬的起来

    苏锐在心中咒骂道

    身上的两个不同位置都将受到攻击,爱新觉罗明灭本能的想要动手格挡,结果却牵动了肩膀上的伤势,让他不禁疼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而就在这个时候,苏锐的左手和军刺已经杀到了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