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爱新觉罗明灭走在夜色之下,他大步流星,完全没有半点垂暮老人的模样。

    金九源和董占旭没有跟上来,明灭已经猜到了他们的结局,七大弟子,一晚之内尽皆身死,这对他的打击不可谓不巨大

    在明灭看来,这是一个很明显的局,一个专门针对他的局。但是,如果让他知道,今天晚上的一切都是苏锐临时起意误打误撞之时,不知道他会作何感想。

    现在,明灭的脑子里面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不计代价的杀了苏锐

    只有杀了他,才能解自己的心头之恨

    肩膀上的伤口还在流血,每走一步,断裂的骨骼都会传递出疼痛,龙凤呈祥果然是宝刀,竟然能够把自己苦练多年硬气功的身体轻易的伤到了这种地步

    堂堂一代枭雄,隐姓埋名三十年,三十年后重新出山,却落到了这样的下场

    苏锐,李阳,李长风还有龙凤呈祥双刀的主人张不凡

    明灭已经下定了决心,等到养好伤之后,就一个一个的去报复这些人自然也包括张不凡在内

    如果是全盛时期,他自认为自己的实力并不在张不凡之下不蒸馒头争口气,他也要维护自己三十年前黑道枭雄的尊严

    首都的秋夜,带着一股肃杀而萧瑟的感觉。

    “如果苏少您执意要去的话,要不要我多安排几个人”李阳很担心,苏锐的实力虽然很强悍,但毕竟和明灭这种老妖怪级别的人物相比,还是有着差距的。

    “我可以一同前往?!崩畛し缢祷傲?。

    看来,这位曾经李家的第一高手是打定主意要跟着李阳或者说跟着苏锐了。

    “有长风在,也能多一重保障?!崩钛粑叛?,连忙说道。

    “或者,我把那两个狙击手叫上”

    “不需要,我一个人,足够了?!彼杖竦幕鼐?。

    “可是”

    “没有可是,我意已决?!彼杖竦挠锲谐渎徘八从械募岫?,李阳还是第一次见到他这个样子。

    行事风格充满了投机主义者特色的李阳绝对没想到,苏锐竟会选择一个人前往这样的风险也太大了吧

    他本以为苏锐会带着一大波人,然后去群殴爱新觉罗明灭

    李长风最初也面露诧异之色,但是他习武多年,很快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关窍,而后看向苏锐的眼神之中不禁充满了敬重

    这么多年来,李长风心高气傲,几乎没有佩服过别人,这还是第一次

    “能不能不去”

    宋雪娇忽然出声了,女人的直觉非常敏感,她本能的感觉到有什么不对

    “不能?!彼杖裥α耍骸坝幸恍┦虑?,必须我自己来解决?!?br />
    说完,他便转身走了出去。

    不知怎么的,看着苏锐那坚定的的背影,宋雪娇忽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李阳还想跟上去说些什么,却被李长风拉住了。

    “为什么拦着我你难道想看着苏少去送死”

    “拦着你,是为你好?!?br />
    “为我好”

    李长风点了点头,淡淡说道:“你真的选对了人?!?br />
    李阳被这番话搞得摸不着头脑,他自顾自的走到酒柜里,给自己开了一瓶白酒,咕嘟咕嘟的喝了一大杯,看起来颇有一些郁闷。

    他的贴身保镖走到跟前,说道:“帮主,你何必要如此郁闷青龙帮终于要进首都了,你应该高兴才是?!?br />
    “高兴我能高兴的起来吗我告诉你,苏少的性命比青龙帮的一切都重要如果他死了,那么一切都完了,你懂不懂”李阳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原来已经对苏锐在不知不觉之间有了这么深的依赖感,从以前的提防,到现在的无条件信任,这种变化让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他不会出事的,我相信他?!彼窝┙克档?,只是,见识过明灭身手的她此时的语气之中却有那么一丝不自信。

    李阳抬起头看了宋雪娇一眼,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拿过一个酒杯,倒了半杯白酒,递给她。

    “谢谢?!彼窝┙拷庸票?,喝了一大口,辛辣的气息冲淡了心中的些许恐惧与烦躁。

    她又深深的看了一眼这飘满了血腥气的酒吧,目光之中已经没有了留恋。

    李阳又给李长风倒了一杯酒,几个人竟然就这样慢慢的喝了起来,但是却没有一人讲话。

    不知道现在的苏锐,距离明灭还有多远

    就在几人各自出神了许久之后,一辆普普通通的别克商务车忽然疾驰而来,然后猛的停在了酒吧门口

    车门打开,两个身穿黑色西装却没打领带的中年男人从后排走下来

    这两人看起来大概有一米八的样子,每个人都是留着平头短发,面庞黝黑,目光之中流露出精芒。

    看着他们走路的样子,李阳的心不禁咯噔一跳,绝对都是高手

    他虽然不懂武功,但是眼力却是不错,在这两个中年男人的身上,他甚至闻到了杀戮的气息

    这得是打过多少架、杀过多少人,才能拥有的气质

    他们丝毫没有掩饰自己身上的杀戮气息,就这样走了进来,浑身都流露出来冷意

    在闻到酒吧里面的血腥气息之后,这两个男子的眉头已经是深深皱起

    李阳完全可以确定,这二人的身手一定要比之前明灭的七大徒弟要高强的多,至少不在李长风之下

    一旁的李长风比李阳的反应更加激烈了一些,他已经放下了酒杯,站在了二人的前方,然后身上的气势开始缓缓凝聚。

    “李长风你也在这里”

    其中一个男人看到了李长风竟然出现在这里,二话不说,身形暴起,瞬间跨过了好几米的距离,一拳犹若奔雷,直冲李长风的面门而来

    竟是一言不合,直接开打

    李阳不禁后退了一步,那个穿着西装的中年男人在飞过他身边的时候,距离他还有一米,但是李阳的面部就已经感觉到了被劲风刮的生疼

    那拳势,简直是至刚至猛

    面对这种攻击,强如李长风也没有选择硬接,而是双掌向前,划了一个半圆,似乎想要把对方的攻击力引开

    拳掌相交,发出砰然一声闷响

    李长风蹬蹬蹬的后退了几步,才勉强稳住了身形而那个西装男人也只是后退了一步而已

    感受到了浑身的气血被这一拳给打的激荡起来,李长风的脸上不禁露出一抹惊讶

    “十年不见,你们兄弟两个的功夫又高了不少,刘闯,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冲动?!崩畛し绯辽档?。

    那个名叫刘闯的男人闻言,冷冷问道:“明灭在哪里”

    “你们是来找明灭的”一旁的李阳看形势不对,连忙答道:“他已经走了?!?br />
    “走了”刘闯的眼睛之中释放出来一丝危险的光芒,语气之中火药味十足:“这不是他的性格三十年未出山,他就这么走了不要骗我,否则你们下场很惨,我保证”

    李阳这堂堂的青龙帮帮主竟然忍不住的打了个哆嗦,他真的不知道这个刘闯是干什么的,为什么普普通通的话语之中就能够释放出这种有如实质的杀意

    “刘闯,别冲动?!闭飧鍪焙?,另外一个西装男人发话了,此时,他正盯着酒吧内躺着的那七具尸体。

    “李长风,你杀了两个人?!蔽髯澳腥丝戳思秆?,便沉声说道。

    “好眼力,这样都能被你看出来?!崩畛し绮唤蘖艘痪洌骸安焕⑹橇醴缁??!?br />
    “哥,怎么回事”刘闯上前问道。

    “明灭的七大徒弟全都死了?!绷醴缁鹚档?,他的目光之中闪烁着一股别样的光芒:“除了李长风杀的两人,其余的几人应该都是苏锐的手笔?!?br />
    看着这两个男人,宋雪娇的心不禁再度提了起来她并不知道他们的所属阵营,只知道他们实力很强如果他们是欧阳家族的人,那么苏锐的处境又将多危险几分

    李长风点点头,他看起来和这兄弟二人很熟,属于亦敌亦友的那种:“刘闯,看来你的眼力还应该多和你哥哥学着点?!?br />
    刘闯冷冷的回了一句:“关你屁事”

    “明灭去哪里了”刘风火把视线从那七大徒弟的身上收了回来,问道。

    “不知道?!崩畛し缡祷笆邓担骸肮兰剖腔乩衔蚜??!?br />
    他倒也是个实在人,从头到尾都没有把自己刺伤明灭的事情告诉刘姓兄弟,这种表功并没有任何的意义。

    “苏锐呢”刘风火的眉头一皱,这才是他们此次来的最关键的目的。

    “杀明灭去了?!?br />
    “杀明灭好胆色?!绷醮持馗戳艘幌?,然后笑道:“不过明灭那老不死的可不好杀,就算苏锐把他的那群手下全部都带上,恐怕也很难打败明灭,说不定还会搭上几个人?!?br />
    “不是?!崩畛し缤6倭艘幌?,眼中露出敬佩的神色,又对刘闯说道:“他一个人去的?!?br />
    一个人去的”

    刘风火和刘闯对视了一眼,两个人的声音同时提高了八度,彼此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震惊

    “没错,如果你们现在赶过去的话”李长风说道:“可能已经来不及了?!?br />
    他的话音未落,酒吧之中已经不见了刘姓兄弟二人的身影

    宋雪娇的脸色有些发白:“他们是谁”

    “苏家的人?!崩畛し绲档?。

    明灭正走在桥上,他的速度极快,如今已经离开那酒吧三十公里了。

    只要过了这一段城郊的路,就能回到他的住处,养好伤,再复仇。

    可是,此时明灭的脚步忽然停下,那快速前进的身影也戛然而止

    因为在他的前面,赫然停着一辆车,一个男人正靠坐在引擎盖上抽着烟,烟头的火光在夜色下显得忽闪忽闪的

    苏锐见到明灭过来,冷笑着把烟头一扔,道:“我很少抽烟,但听说貌似这样可以放松紧张的心情,我试了下,效果不错?!?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