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花一百万来赔一个被自己害死的少女的命,这句无耻之极的话彻底的激怒了苏锐。

    李云泽已经死了,此时再杀了李万忠,那么对于李家,自然就是斩草除根了。

    李长风听了苏锐的话,眼中释放出一抹寒芒来。

    隐忍了几年,终于要到了最后的时刻。

    以李长风的实力,大可以当日便杀了李万忠和李云泽,但是他知道,这样也许会引起更多的报复,他不仅有女儿,还有兄弟姐妹,他要为太多的人考虑。

    因此,李长风才等到了现在,等到李阳出现。

    “既然你这样不思悔改,那就下地狱去,跟阎王老子忏悔吧?!崩畛し缰沼诰龆ú辉谡飧黾一锏纳砩侠朔咽奔?,他走到李云泽的尸体旁边,一脚将对方的身体踢的翻转过来,随后抽出了插在他胸口的那把凤刀。

    “一对父子,都不是什么好东西?!?br />
    在世人眼中最忠心于李家的李长风,心底竟然藏着如此多的怨恨

    如果不是他事先就安排狙击手不要对苏锐开枪,今天的局势还真的不是那么容易解套的

    看着那把从父亲身上拔出来却仍旧没有沾染一滴鲜血的宝刀,李万忠彻底慌了

    他本 来是坐在地上的,此时脚软的都爬不起来,只是撑着身体,一步一步的向后挪着

    “别杀我,别杀我,别杀我”李万忠的汗水瞬间就流了满脸,瞪着大眼睛,眼神之中满是惊恐

    苏锐隔着十来米的距离,对宋雪娇示意了一下,后者这才反应过来,连忙转过脸去,不忍再看场间的情形。

    至于那个小服务员,早就已经浑身发抖了,或许绝大多数人一辈子都见不到一次杀人的场面,但是她今天一晚上就见到了好多次

    “我如果不杀了你,有什么脸面去面对我的女儿”

    李长风等待这一天已经等待了许久,仇恨埋在他的心里,此时已经长成了参天大树。

    李万忠终于爬了起来,转身跌跌撞撞的想要跑开,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李长风手中的长刀已然爆射而出,直冲李万忠的颈后

    后者正在跑着,忽然感觉脖子一凉,然后便看到了一截刀尖从喉咙处伸出来

    李万忠本能的想要痛吼,但是发出的声音却极为的怪异又沙又哑,就像是在锯木头一般

    李长风的这一刀已经切开了他的声带和气管根本就活不成了

    李万忠捂着脖子,瞪圆了双眼,不甘心的倒在了地上,再也没有爬起来

    李家父子,今天晚上已是彻底除名

    与此同时,青龙帮进入首都,也正式拉开了帷幕

    苏锐之前对李云泽所说的话已经变成了现实你们如果不给,那么我就强抢好了。

    其实,苏锐本来并没有打算这样快的下手对付李家父子,毕竟他根本没把对方当成什么太重要的角色,可是,爱新觉罗明灭的出现,让苏锐临时起意,快刀斩乱麻,当场拿下李家。

    李阳看到李万忠终于身死,轻轻的出了一口气。

    事实上,他这段时间呆在首都,一直都在为这件事情而布局,但是没想到,布局了那么久,到最后临门一脚,却是如此的突然。

    不过,这突然之中也有着很多的必然因素,李阳倒是没什么遗憾,对于青龙帮而言,总归是好的。

    想到这儿,他不禁有些激动起来,望向苏锐的眼神也带着一丝灼热。

    如果不是自己当时做下了这种孤注一掷的决定,青龙帮又怎么可能成长到现如今的地步现在的李阳已经非常期待日后青龙帮将会达到怎样的高度了

    想着想着,他拿出了手机,给张紫薇打了个电话。

    电话的内容很简短,只有三个字。

    “进首都?!?br />
    苏锐走到李长风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并没有多说什么。

    事实上,他们本不相识,李长风之所以做下这些事情,也并不是为了帮助苏锐,而是为了给女儿报仇。

    但是,如果没有他的话,苏锐今天的脱困一定会比现在困难许多。

    李长风深深的看了苏锐一眼,然后走到了李阳的身旁。

    很显然,这个举动已经表明了他接下来的立场

    苏锐把凤刀从李万忠的颈后拔了出来,然后从墙面上拔出龙刀,两把刀的刀身仍旧明亮,没有血,也没有尘。

    他只是让李阳想办法渗透进首都,却没想到他做的远比自己想象的要多得多,也好得多。

    盯着这两把刀,苏锐竟摇了摇头。

    “和我想象的还有点不一样?!?br />
    听了这话,李阳的脸上顿时掠过紧张之色,以为自己是什么地方做的让苏锐不满意了,连忙说道:“苏少,怎么了”

    “如果事先能在这两把刀上淬点毒就好了,最好是见血封喉的那种,要不明灭那老不死的也不能跑这么快了?!彼杖褚涣车目上?。

    李阳闻言,差点一头栽倒。

    他本以为把龙凤呈祥双刀给借来就已经很抓面子了,却没想到苏锐居然要在这两把宝刀上面淬毒,如果夜莺知道苏锐这样做,会不会觉得有点不耻呢

    堂堂华夏兵器榜排名前十的神兵利器,还要淬毒吗

    不过,李阳明白,苏锐就是这样,利用好每一个细节,把最终的效果发挥到最大

    可是,没想到李长风却开口了:“我有试过?!?br />
    “哦”苏锐有点意外。

    “也不知道这刀身是什么制成的,血沾不上去,毒也沾不上去,根本挂不住,只要沾上就会自己流下来?!崩畛し缥弈蔚乃档溃骸胺裨?,哪怕事先淬上一些麻醉剂,也不可能让明灭这样安然脱身?!?br />
    一旁的李阳忽然觉得身体有点泛冷。

    “其实已经很好了,你那一刀,至少废掉了他的一条胳膊?!彼杖裎⑽⒁恍?,那表情之中的轻松已经越发明显:“这样帮我们争取了很多的时间?!?br />
    “我们”李长风有点不自然的问道。

    “是的,我们?!彼杖裥ψ趴聪蚶畛し纾骸叭绻阍敢?,你也可以加入我们?!?br />
    苏锐来到宋雪娇的身边,说道:“今天晚上就别呆在这里了,找个酒店,好好的睡上一觉,把这里的事情全部都忘掉?!?br />
    宋雪娇仍旧面色苍白,酒吧里死了这么多人,如果她晚上再继续睡楼上的话,还不知道得做多少噩梦呢。

    “这些尸体怎么办”宋雪娇在说到“尸体”两个字的时候,忍不住的打了个哆嗦。

    这是她第二次见到这么多的尸体,但是心理素质却没有一丁点的提高。

    “一会儿自然会有人来处理?!彼杖裥ψ潘档溃骸岸夷阋膊灰惺裁葱睦硪跤?,他们在三十年前就不知道能被枪毙多少次了,这一次死在这里,也是他们活该?!?br />
    宋雪娇点了点头,只听到苏锐继续说道:“不过,估计今天的事情过后,你这酒吧应该也是应该转手了?!?br />
    “嗯,我明天就发布转让消息?!彼窝┙康拿嫔杏凶乓凰亏鋈?。

    这里是她在首都仅剩的小窝了,如今终于也要离她而去。

    “不用发布消息,我已经给你找好接手的人了?!彼杖裥ψ潘档?。

    宋雪娇有一丝诧异:“谁来接手”

    苏锐指了指李阳:“就把这里当成是青龙帮在首都的第一个场子吧?!?br />
    这样的顺水人情,李阳自然是欣然从命。

    “今天晚上,你能陪我吗”

    宋雪娇犹豫了一下,问道。

    发生了这种事情,任谁都会觉得害怕,这漫漫长夜,如果没人陪伴,估计宋雪娇连眼睛都不敢闭上。

    恐怕一闭上眼,脑海里就是这些血淋淋的尸体。

    在李阳看来,宋雪娇已经是非常漂亮了,苏锐既然有这种艳福,就断然没有拒绝的道理。

    可是,苏锐还是拒绝了。

    他摸了摸鼻子,有些讪讪的说道:“很抱歉,我今天晚上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所以,不能陪你了?!?br />
    宋雪娇的眼中闪过了一抹黯然,并没有多问:“好,那你去忙吧,我自己也没问题?!?br />
    “李阳,安排两个高手?;に涡〗??!彼杖褚裁挥薪馐驮?,立时吩咐道。

    李阳闻言,自然答应:“这个没问题,我把我的贴身保镖派去?;に涡〗?,只是苏少,今天晚上您还有什么事情”

    在这个曾经夜夜笙歌的男人心里,苏锐此时不去和美女一起共度良宵,简直是在暴殄天物,况且人家美女都主动邀请了好不好

    “当然是去永绝后患?!彼杖袷掌鹆诵θ?,他的眼睛之中露出一丝精芒

    看着这一线精芒,李阳本能的哆嗦了一下,每当苏锐露出这种表情,都意味着有人可能要遭殃了。

    苏锐一翻手,手机的显示屏上正呈现出首都的地图,而在这地图之上,还有一个红点在移动着

    李阳终于开窍了:“苏少,您这是要去杀爱新觉罗明灭”

    他此时才知道,苏锐之前就在明灭的身上留下了追踪器走一步看三步,真的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这些的

    “不错,就是去杀他?!彼杖衩辛嗣醒劬Γ骸叭昵?,他就已经该死了?!?br />
    “可是,穷寇莫追”李阳欲言又止,在他看来,失去了七大弟子的明灭,正是最危险的时候,不去招惹才好

    “你忘了他临走时说过的话吗我不杀他,难道等着他来杀我”苏锐冷冷说道:“穷寇莫追的道理我当然懂,只是现在对于明灭而言,正是他最缺少警惕的时候?!?br />
    “况且永绝后患和穷寇莫追,如果二选一的话,我还是选前者好了?!?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