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你干的”李万忠看着倒下的父亲,又看向了李阳。

    他万万没想到,今天晚上的局势竟然会出现这种逆转而这一切,竟然会和李阳有关

    李阳淡淡一笑:“我在首都已经呆了那么多天,你父亲却一点提防之心也没有,能落到今天的下场,也是他活该了?!?br />
    李万忠似乎终于反应过来在父亲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的目光之中流露出一丝不甘,大吼道:“我们李家做了什么你们究竟要这样对我们你们青龙帮要进首都,何必拿我们开刀”

    他本来就是个花花大少,家族事业全凭李云泽在支撑,如今看到老爹喋血当场,整个人都彻底慌掉了。

    可是他却忘了,如果不是李云泽等人主动招惹苏锐的话,后者何至于如此

    爱新觉罗明灭看着现场,到处都是他徒弟的尸体,于是目光之中闪过了一丝阴毒之色来:“今天的事情,老夫记下了,等着吧,从现在起,你们将吃不香,也睡不好,我会在暗处一直盯着你们”

    说罢,他又深深的看了苏锐一眼,然后纵身一跃,整个人好似水上漂,每一步都跨出好几米的距离,几乎眨眼之间便消失在了酒吧之中

    苏锐被他这一眼看的极为不舒服,然后摇了摇头。得罪了这么一个武功高手,让他说出这种威胁的话,可真的不是一件多么愉快的事情。

    “师父”

    金九源和董占旭见到明灭离开,也喊了一声,想要跟上。

    可是,金九源才刚刚迈出一步,一道生猛的掌风已经从他的身后袭来,然后重重的印在了他的后背处,其速度之快,让人根本无法做出任何的反应

    李长风的实力绝对不可小觑,更何况是这种全力一击,金九源中招之后,立刻喷出了一大口鲜血,整个人也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远远的飞出好几米,而后重重的摔在地上

    或许是李长风的这一掌太过霸道,金九源再也没有站起来,趴在地上,口中不断的溢出鲜血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活的成

    而董占旭并没有前去营救的意思,他想要从另外一个窗口逃跑,但是由于事先已经被苏锐一脚踢的脏腑受伤,这种伤势大大的影响了他的行进速度,一用力就有种咳血的冲动

    就是这么一拖延的工夫,李长风已经腾身而起,双掌成风,朝着董占旭攻了过来

    竟是以一打二的节奏至刚至猛

    董占旭转身迎击,却没想到李长风的速度竟然如此之快,几乎是眨眼之间便来到了跟前

    就这速度,绝对秒杀他们七个师兄弟

    董占旭都还没来得及格挡,就被李长风的双掌击中,然后重重的撞在了墙壁上

    他的后脑勺撞在了坚硬的墙角,发出砰然闷响这响声让在场的人心颤不已

    他的身体像是粘在了墙上一样,然后缓缓滑下,后脑勺处留下了一道粗粗的血线

    打人如挂画

    这得是功力极其深厚才能做到的事情

    从这一点来看,李长风的真正实力不知道比蒋家的蒋晨昏高出来多少

    由于头部受到重击,董占旭的口鼻之中都冒出来鲜血,甚至两只眼睛中都有血丝流下这场面实在是让人心颤显然已经是活不成了

    一旁的小服务员已经吓的发出了一声尖叫,然后闭上了眼睛她从来没见过这种血腥的场面,估计回去至少得做两个星期的噩梦了

    宋雪娇倒是没有闭眼,只是淡淡的血腥气息飘进她的鼻孔,让她的脸色十分苍白

    李长风杀了明灭手下的两大徒弟,然后转过脸来,看向了李万忠。

    后者被李长风的眼神所震慑,勇气完完全全的消失不见,连忙说道:“别杀我,别杀我我们李家对你有大恩,你杀了我,就是忘恩负义”

    苏锐一言不发,冷冷的看着这一切,他深知“穷寇莫追”的道理,并没有选择在这个时候去追击爱新觉罗明灭。

    虽然对方肯定已经把自己恨入骨髓了

    李长风一步一步的逼近,而李万忠一步一步的后退,一边后退,一边求饶满场的死人,他的胆子都要快被吓破了

    之前苏锐说要让青龙帮进入首都地下世界,他还根本没当一回事,可是现在看来,这个目标竟然马上就要成真了

    李万忠实在是搞不明白,为什么对李家忠心耿耿几十年的李长风会叛变

    “李长风,不,长风叔,求求你别杀我我并没有做出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我”

    李万忠还想说什么,却发现李长风的面色已经变得阴冷

    而对方的这个表情,也让他的心陡然一凉

    “你真的没有做出过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吗”李长风冷冷一笑,这种气质和他平日里的淡淡然然完全不同了

    李万忠似乎看到了一丝希望:“当然,如果没有我们李家,你还是一个养活不了自己的落魄武师,又怎么可能过的上现在这种优渥的生活”

    “优渥生活”李长风的目光之中露出嘲讽的神色,苏锐虽然离得比较远,但是他似乎从这嘲讽的神情之中看到了一丝悲凉。

    “三年前,你对我的女儿做下了什么事情,想必你比我要清楚的多”李长风说道,回忆起往事,他似乎已经有些微微的激动了,语气之中也明显带上了一丝愤怒。

    “我并没有对你女儿做什么,你千万别听她的胡言乱语”李万忠的表情陡然变得慌张起来:“我是家里的少爷,怎么可能对你的女儿感兴趣虽然她长的很漂亮,但是我可从来没有对她动过心思”

    李万忠的话还未说完,李长风就已经跨前一步,一巴掌重重的抽在了他的脸上

    “如果你没有做下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那么她肚子里的孩子是哪里来的”

    李万忠这一下被打的一个趔趄,整个人差点栽倒在地:“那是她自愿的,自愿的懂不懂我的地位比她高多了,她那是倒贴”

    李万忠不解释还好,一解释,李长风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

    “自愿的她要是自愿的话,为什么会满身伤痕她要是自愿的话,为什么天天以泪洗面你真以为我什么都不懂吗”

    李长风说着,又是一巴掌扇出

    这一下,李万忠彻底被扇在地上,脑袋甚至都和地砖发生了亲密接触

    “我特么不就是强上了个女人吗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李万忠捂着脸,愣头青的脾气倒也上来了,竟然不顾死活的冲着李长风吼道:“实话告诉你,排着队等着我上的女人多了去了,还就没一个像你闺女那样的我能上她,是她的荣幸,你懂不懂”

    荣幸

    听到了这个词,远在一旁的苏锐已经露出了一丝冷意。

    李长风的女儿只是冰山一角而已,这些年间被李万忠玩过的女人不知道有多少。

    这个场景何其相似苏锐不禁想起来自己的战友何宇还有他的姐姐

    如果没有那五大世家子弟的兽行,或许何宇的姐姐现在正在小城里相夫教子,过着平淡安宁的生活,享受着美好的人生

    而现在呢

    何宇一家人全部都被逼死了

    想到这儿,苏锐不禁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在往外面喷火

    这种愤怒和疼痛,每每回想起来,都是这般的清晰

    苏锐的表情已经有如冰山,他看着李万忠,就像是在看着一个死人。

    没错,像这种人,如果不死,只会对这个社会造成更大的危害。

    他们自以为手中的权力可以摆平一切,但却忘了一句话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

    “我懂,我懂”

    两鬓斑白的李长风已经被气得浑身哆嗦了

    “这是她的荣幸是荣幸,是恩宠我给她的恩宠还不懂得接受,闹来闹去,真是不识时务”李万忠还在吼道

    “她闹了吗用你的脑子好好的想一想,她闹了吗”

    说罢,李长风一脚踢在李万忠的小腹处,后者被踢出了好几米,登时蜷缩成了一个大虾米疼的脸都变形了

    “为了我这个当爹的着想,她不仅没有闹,还自己去医院打胎如果不去打胎,她也不会发生药物过敏的情况更不会因此而天人永隔我只有这么一个女儿,我只有这么一个女儿”

    李长风越说越激动:“李万忠,你害死了我女儿,你真该死你真该死”

    在这一刻,成名多年的李家第一高手就像是一个无助的父亲,沧桑的眼睛之中已经泪光闪闪

    天知道他为了报仇,把这种眼泪压抑了多久

    “不已经给你补偿了吗我爸是不是给过你一百万”李万忠也彻底失去了理智,满眼怨毒的吼道:“一百万赔你女儿的命,难道还不够吗既然拿了钱,就特么的给我闭上你的嘴”

    李万忠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就像是在阐述一件和他完全没有关系的事情一样。

    一条被他害死的人命,就像是一条流浪狗被冻死饿死,如此的微不足道

    不仅没有任何的愧疚,反而振振有词

    苏锐眯了眯眼:“既然如此,那么就斩草除根好了?!?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