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灭气势汹汹的出击,虽然他以他的能力,在李长风出手的那一刻,就已经感到了后背的偷袭,但是却并没有多去关注

    在他李长风的这种袭击还真的入不了他的眼睛此人虽然被称为李家第一高手,但是真正的实力比明灭的徒弟可强不了太多否则也不会被只剩一条胳膊的金九源纠缠了那么久

    在明灭凭借他苦修多年的硬气功,普通的刀剑很难伤的了他

    往往刀尖刚刚刺破皮肤,就被他的肌肉夹住了,根本难以寸进

    于是,他明灭想用手臂往后随意的一挥,挡住这次偷袭,但是金九源的一声惊怒大吼,则是让他猛然大惊

    华夏兵器榜上排名前十的绝世双刀龙凤呈祥

    不管这是不是真的,都不能够让他怠慢即便他是爱新觉罗明灭,即便他曾经是首都黑道世界的第一高手

    明灭能够夹住普通的锋刃,但是却绝无可能抵抗住龙凤呈祥

    削铁如泥,并不是传说

    于是,明灭本能的一扭身体,硬生生的抵消了前冲的惯性,整个人往旁边迅速扑去

    如果他再继续向前,那么这两把宝刀将会毫无疑问的贯穿他的身体

    正是他这一躲,一把刀擦着他的身体飞过,很轻易的便没入了前方的墙壁中,只留下了颤动的刀柄

    在那金黄色的刀柄处,一条五爪金龙盘于其上

    可是,明灭能够躲得开一把龙刀,却没能躲开另外一把凤刀

    那把本来射向他心脏部位的宝刀虽然并没有击中要害,但是却轻易的刺进了他的肩膀,削断了他的骨骼,而后从左胸上方穿出来两寸有余

    也不知道这宝刀是什么材料制成的,刺出来的刀尖仍旧锃亮无比,寒气逼人,竟没有沾染一丝鲜血

    明灭本来处于怒极状态,正准备对苏锐下辣手,但是势头刚刚起来,却被这两把宝刀给打断了

    他左胸上方的刀尖,目光之中已经是一片阴寒

    曾经的首都黑道之王重新出山,结果竟是直接遭到了暗算这转折,真尼玛蛋疼

    “很好,非常好,连龙凤呈祥双刀都出现了。 ”

    明灭单手放到背后,握住刀柄,用力一拔

    这个动作产生了不少的疼痛,让他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带着雪亮寒光的刀身从他的身体之中被拔出,仍旧不沾一滴血

    但是,少了刀身的阻塞,从伤口处涌出来的血却更多了,把他青色的长袍马褂染红了一大块

    “我和翠松山无冤无仇,张不凡何至于如此对我”明灭单手拎着宝刀,锐。

    苏锐摊了摊手,耸了耸肩,表示无奈:“其实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你最好亲自去翠松山问问张不凡那个老不死的,我想他会给你答案的?!?br />
    “你让我去问他真的把我当成傻子了吗”明灭声音寒冷的说道:“年轻人,真是好手段,欧阳家能被你推平,真是一点也不冤枉”

    七名得力弟子,死了五个,剩下的两人已经残废,这样的损失,简直让爱新觉罗明灭感觉到肉疼无比

    而且,他一招未出,就已经被宝刀所伤这一条胳膊在三个月以内绝对无法再投入使用了

    此时此刻,爱新觉罗明灭的心中有着太多太多的疑惑。

    在他自己和翠松山的张不凡从来不曾有过交集,这龙凤呈祥双刀乃是他的心爱之物,怎么此时会出现在李家的李长风手中

    明灭并没有时间去仔细的思索,因为他已经意识到,这次明显就是一个针对自己的杀局

    龙凤呈祥宝刀已经出现了,那么对方还有没有其他后手

    明灭之所以能够在当年混乱的局势之中成为枭雄,并且一直活到了现在,足以说明他并不是一个有勇无谋的匹夫

    苏锐站在几米之外,并没有任何的移动,他似乎是在寻找战机。

    这里不是战场,如果单枪匹马的决斗,他并不一定能够保证干掉明灭,即便对方此时的肩膀已经受了伤。

    苏锐知道,对方练武的时间,甚至比自己的年龄还要大两三倍,自己就算是再天才,也不可能在现在的年纪就赶得上对方。

    明灭似乎也没有立即动手的意思,他转过脸来,面色清冷的云泽,道:“原来是你?!?br />
    李云泽被这一系列误会给搞得简直快要崩溃了,他到现在还完完全全的摸不着头脑:“王爷,这里面有误会,怎么会是我动的手呢这绝对不可能啊”

    明灭只是冷冷的,就像是在个死人。

    “李长风,你给我解释解释,这是怎么回事”李云泽指着站在一旁的李长风怒骂道:“,如果没有我,你连饭都吃不饱,居然干出这种吃里扒外背叛我的勾当真是该死”

    骂完李长风,李云泽立刻转向明灭:“王爷,今天的一切都是他的个人行为,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有龙凤呈祥双刀我真的不知道”

    明灭冷冷的哼了一声,李长风是李云泽的心腹手下,心腹干出来的事情,他这个当主子的会不知道

    被明灭这样的眼神盯着,李云泽忍不住的打了个寒颤,然后对着李长风气急败坏的喊着:“混蛋,你快给我解释清楚你这是要把我给害死啊”

    李云泽知道,以明灭的性格,是一定不会放过自己的

    哪怕不是自己干的,但是这些人都因自己而死,他也因自己而伤这种仇恨已经深入骨髓了

    李云泽现在只希望李长风能够给明灭解释清楚,然后寄希望于对方可以放自己一马

    可是,李长风接下来的话却让他的心瞬间便沉到了谷底

    这位李家的第一高手抬起头来,静静的说道:“不是你让我这么干的吗为什么到现在还否认”

    李云泽闻言,差点就疯了,他万万没想到,李长风竟然会在这种时候对自己栽赃陷害这特么的真是跳进大西洋也洗不清了

    李云泽一脸的灰败,指着李长风的鼻子骂道:“你给我解释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长风摇了摇头,目光复杂:“你对我有恩,无论让我做什么我都会做的,哪怕你现在让我帮你背锅?!?br />
    停顿了一下,他继续说道:“不就是个黑锅而已吗没有任何问题?!?br />
    越解释越让别人误会

    这话落在别人的耳中,就像是李云泽事先指使李长风做这种事情,而现在他自己死不承认,却要让对方背黑锅一样

    李云泽简直彻底慌掉了,平日里养成的威严也已经完完全全的消失殆尽,在他小命真的比什么都重要而李长风的这种行为,无疑是在想着让自己送命

    “王爷,请您饶命我李云泽绝对不会做出这种事情”

    李云泽说完,转而长风:“我知道,你被人收买,才做出出卖我的事情,对不对”

    李长风抬起沧桑的眼睛,对李云泽的问题避而不答,反而说道:“我这条命都是您的?!?br />
    这种表忠心的行为,才是最强悍的黑锅。

    “好,真的很好?!?br />
    这个时候,明灭的声音终于响了起来,听起来让人不禁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我爱新觉罗明灭,三十年未出山,结果出山的第一天,却被你们几个小辈玩弄于股掌之间,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br />
    他的声音之中带着一丝自嘲,也带着一丝凄凉。

    “王爷,不是您想的那样,希望您能给我一点时间,我会把事情的真相调查清楚”李云泽连忙喊道

    “我都一个快老死的人了,我给你时间,谁又能给我时间”

    明灭的眼神之中带着死寂的意味,在这几分钟里,他一直在用这种眼神云泽,让后者一直处于浑身发冷的状态之中

    “王爷,王爷,请你给我机会,我”

    李云泽还未说完,便爱新觉罗明灭把手一扬,然后一道刺眼之极的寒芒从他的手中爆射而出

    龙凤呈祥的凤刀

    寒芒一出,让这个酒吧内的温度都仿佛下降了好几分

    李云泽根本没法躲开,眼睁睁的道寒芒在自己的眼中越放越大

    苏锐见此,手中的沙漠之鹰想要抬起来,但是想了想,却又放了下去他并不想帮李云泽这个忙。

    就在苏锐犹豫的工夫,那一道寒芒已经毫无阻碍的扎进了李云泽的胸口

    砰。

    一声闷响。

    李云泽似乎听到了一个装满了谁的气球爆炸的声音

    破裂的是他的心脏

    前那金色的刀柄,李云泽眼睛里的生机开始迅速的消散

    他没有用怨恨的眼神死自己的爱新觉罗明灭,而是李长风。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

    李云泽说完这句话,并没有等到答案,便已经轰然摔倒在地。

    李长风并没有多的主子一眼,而是低垂着眼睛,面

    毫无疑问,今天晚上的他扮演了一个极为重要的角色那两把惊艳之极的双刀,就这样改变了整个局势的走向

    堂堂的首都地下世界老大李云泽,就这样身死当场了

    “为什么”

    李万忠似乎愣住了,也没有去哭丧自己的父亲,而是本能的问了一句,在他的脸上写满了疑惑

    “我可以告诉你为什么?!?br />
    这个时候,一直站在旁边的李阳发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