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时,小小的酒吧之中已经是剑拔弩张,气氛压抑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宋雪娇的心里满是担忧,想要找人帮忙,躲在吧台后面翻了半天的手机通讯录,却发现根本找不到任何能帮忙的人

    而此时的苏锐正被两把狙击枪指着头,脸上却没有任何的紧张之色。

    “我是从来不相信轮回的,三十年前你没被抓进去,只能说明你幸运?!彼杖袂嵝ψ?,转动高脚杯:“而这三十年你本该一直消失下去,却选择在这个时候跳了出来,真的不是一个很明智的选择?!?br />
    爱新觉罗明灭还想说什么,却被苏锐抢先:“当然,或许是因为欧阳家族一直养着你,你不得不出来为他们做点事情,可是,他们的手底下难道就只有你一个高手其他人怎么就没出来当炮灰”

    听到这话,爱新觉罗明灭眼中闪现出一丝冷芒来。

    “我又不是傻子,今天晚上但凡有一个你这种级数的高手在场镇着,欧阳家的大院都不可能被那么顺利的推平掉?!彼杖窭湫Φ溃骸翱墒?,到现在为止,只有你一个人站出来了,这其中的关窍,是不是很耐人寻味呢”

    之前,明灭把“耐人寻味”四个字放在了苏锐的身上,现在苏锐终于反作用给他了。

    明灭冷笑:“对于欧阳家族的事情,老夫比你知道的要多得多,你认为你是对的,但是你终究是错的?!?br />
    “哦?!彼杖裢铣ち艘艚冢骸澳遣恢滥先思艺獯卫吹秸饫?,到底是为了什么事”

    “当然,是替他们出口气?!泵髅鸬氖稚洗髯乓淮笱朗执?,他一边摩挲着,一边说道:“欧阳家族并没有任何表态,这是老夫自己的意思?!?br />
    “能在这种时候还不忘替主子撇清责任,你这种奴才还真的挺合格的?!彼杖衩辛嗣醒劬?。

    “小子,你想死吗说谁是奴才呢”一个站在明灭身后的中年男人早就忍不住了,双拳紧握,怒目而视

    “你的吐沫星子都快喷到我的脸上了?!彼杖窭淅涞目戳丝凑馕患唇┳叩募一?,嘴角微微翘起,似乎是在嘲讽:“清王,您老人家的手底下如果都是这种货色,那么今天可就没什么意思了?!?br />
    李云泽看不下去,终于插了句嘴:“你别忘了,还有两把狙击枪在指着你的脑袋说话的时候最好注意一点”

    在李家家主看来,有爱新觉罗明灭这位定海神针在场,他们已经是胜券在握了。

    明灭微微一笑:“我很欣赏你的这种自信,但是我也很想看到,过一会儿你还能否这样自信下去”

    “为什么不能”苏锐仍旧翘着二郎腿,靠在沙发上,整个身体已经完完全全的放松了下来,“我等着你出手,既然想要留下我,那得拿出点真本事才行?!?br />
    “狂妄自大,待会儿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之前对苏锐狂喷吐沫星子的那名中年男人又叫嚣道。

    “老头,这是你的徒弟”苏锐的眼睛微微眯了眯,问向明灭。

    “我是王爷的二徒弟,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金九源”

    苏锐淡淡的瞥了他一眼:“傻逼,我问你名字了吗”

    听到这话,明灭的二徒弟忽然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

    他在不断的试图用语气挑起对方的怒火,但是对方不仅不接招,反而三言两语就让自己差点失控

    他骂什么他居然骂自己傻逼

    金九源可是当年清王手下有数的几个高手虽然现在也快五十岁了,但也不是能被这种后辈随随便便的侮辱的

    可是,这金九源却完全不知道,坐在他对面的年轻人,虽然年纪只是他的一半,但是在黑暗世界中的地位却不知道要比他高上多少

    “你找死吗没有教养的东西,我现在就送你去见你娘让她好好管管你”

    金九源本来就是个暴脾气,被苏锐这么一撩拨,更加控制不住了,竟是直接要从沙发后面跃过来

    可是,他的话音才刚刚落下,他的双脚才刚刚离地,一声震耳欲聋的枪响,便响彻了整个酒吧

    不,这不是一声枪响,而是一串枪响

    苏锐眯着眼睛,不知何时,他的手中已经出现了一把沙漠之鹰,对着金九源,他连续扣动了五次扳机

    砰砰砰砰砰

    由于五声枪响靠的太近太密,甚至于在场的绝大多数人都以为是第一枪的回音

    而枪声响过之后,刚才还想跳起来击杀苏锐的金九源,已经躺在了地上,左手捂着右肩,惨嚎不止

    刺眼的鲜血,从他的指缝间流出来,挡也挡不住

    连续五枪,全部打在了他右肩和大臂的连接处,每一发子弹的弹着点几乎紧挨着,这五枪几乎把他右肩废掉了一半

    近距离被沙漠之鹰的子弹如此密集的击中,金九源的右肩膀从此以后算是彻底废掉了根本没有任何修复的可能性

    而缺少了一条胳膊,他的一身武功,至少废掉了一大半

    没有人想到苏锐会突然开枪,竟是全都愣在了原地

    这兄弟也太猛了吧外面还有两把狙击枪正指着他的头呢,他就敢这样开枪打人难道不担心自己被直接狙死

    李云泽在被枪声震了一下之后,好几秒才反应过来,立刻对着随从高手大吼:“李长风,为什么不让狙击手开枪为什么不让狙击手开枪你难道没有看到,金爷都被苏锐打伤了吗”

    号称李家第一高手的李长风有些复杂的看了李云泽一眼:“我没想到他会突然开枪?!?br />
    外面的狙击手可都是听李长风的命令,如果他不做手势,是万万不敢开枪的。

    由于苏锐的出枪动作实在是太快太快,几乎是这边把枪拔出来,然后那边金九源就已经应声倒地了

    在这种情况下,身怀绝技的李长风甚至都没来得及做出反应,更别说外面的两个狙击手了

    苏锐出枪之后,并没有立即把沙漠之鹰放到身后,而是保持着原先的开枪姿势,冷冷说道:“我虽然不知道我母亲是谁,也从来没见过她,但是,我很不喜欢别人侮辱她?!?br />
    停顿了一下,他的眼底闪过了一抹复杂,而后淡淡的说道:“因为,这听起来好像比侮辱我自己还要难受?!?br />
    而从苏锐开枪的时候,坐在对面的爱新觉罗明灭就没有任何躲闪的意思,他只是被枪声震得眨了几下眼睛,除此之外,真的是稳若泰山,竟是丝毫不担心苏锐的子弹会打到自己

    “英雄出少年?!泵髅鸬难壑写乓凰吭奚停骸罢庋某銮顾俣?,这样的精准度,哪怕我年轻的时候也达不到?!?br />
    “别扯这些没用的东西?!彼杖窨醋琶髅?,声音清冷的说道:“徒弟不懂事,是你这个当师父的没管教好?!?br />
    “哦不懂事”明灭扬了扬白眉。

    “不仅他不懂事,你也一样,你这样放任你的徒弟来当炮灰,真的好吗”

    苏锐看的十分清楚,金九源一而再再而三的出手挑衅,明灭却没有任何阻拦的意思,甚至金九源已经准备出手伤人,他也仍旧没有任何表态。

    在这种情况下,不表态,就是意味着默许,意味着放纵

    当然,在金九源被苏锐打废了一条胳膊之后,明灭仍旧没有多看上一眼,足以说明此人的冷血

    要知道,金九源可是已经跟在他身边鞍前马后几十年,从十几岁就被他收为徒弟,如今却落到这样的境地

    “老夫这怎么会是让他来当炮灰他是老夫的徒弟,为了维护我,自然心甘情愿的做这些事情?!泵髅鹈挥欣砘嵘砗蠼鹁旁吹耐春?,淡笑着说道。

    似乎有这样的徒弟,是一件让他很高兴的事情呢。

    金九源听了这话,强忍着疼痛,从地上翻身起来,然后直接跪在了沙发后面,低头说道:“师父,弟子无能,请师父责?!?br />
    说话间,他还满是怨毒的看了苏锐一眼

    明灭还未开口,却听到苏锐已经冷笑着说道:“一唱一和,这双簧演的还真是不错?!?br />
    金九源捂着伤处,他知道,自己的武功已经废了一大半,心中怎能不恨不过,在充满恨意的同时,他似乎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之所以有这种下场,完全是咎由自取的缘故

    但是,金九源已经不会再对苏锐反驳什么了,他很担心如果自己继续多说几句,后者手里的枪会打爆自己的脑袋

    明灭仍旧面带微笑的看着苏锐,没有任何的紧张之意。

    他的武功本来就极为不错,据说其师父是伪满洲国的大太监李英生,练就了所谓的大内绝学,虽然有很多人怀疑他“爱新觉罗”的姓氏是冒充的,但是对其师从李英生,倒是没有一人怀疑过。

    当初的黑道头子明灭就已经铁拳无敌,如今避世潜修三十年,心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其武功到底达到了什么样的高度,根本没有人清楚

    怪不得他根本不惧怕苏锐手中的沙漠之鹰对于他们这种能够精确控制身体每一处肌肉的人而言,自己的身体,就是最好的武器

    “既然如此,那我也就不再耽误时间了?!?br />
    明灭站起身来,他看起来并没有任何的气势,但是却给苏锐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

    “动手吧?!泵髅鸬乃档?。

    “动手吧?!彼杖裢档?。

    从两人口中所讲出来的同样的三个字,却有着截然不同的含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