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道声音在苏锐听起来非常的陌生,至少在这最近一段时间里是从来没有听到过的。

    苏锐抬起头望向门口,那道指在他太阳穴部位的红光便转移到了额头上。

    来者是一名身穿青色长袍马褂和布鞋的老人,看起来六七十岁的样子,头发长至齐肩,已然全白,如果不知道的人看到这身打扮,还会以为他是清朝的遗老遗少呢

    在这位老者的身后,跟着十来个同样身穿长袍马褂的中年人,一个个龙行虎步,看起来威风凛凛。

    宋雪娇和小服务员躲在吧台后面,看到这个情景,顿时更加担心了。

    因为这些人明显就是冲着苏锐来的那个白发披肩的老人虽然已经至少是花甲之年,但看起来仍旧精神矍铄,尤其是那双眼睛,更好似带着丝丝电芒

    虽然分辨不出这个苍老的声音,但是苏锐看到这身打扮,便知道来者是谁了。

    看到这位老人和来者,李云泽的眼眸间顿时涌出了狂喜之色,他在控制了首都地下世界的绝大部分资源之后,已经很久没有这么激动过了

    “王爷,真没想到,竟然是您来了?!崩钤圃笸溲欣?,对这位老人毕恭毕敬

    他竟然喊这位老人为“王爷

    宋雪娇露出惊容,她当然知道,这个老头肯定不是姓王名爷,这个称呼绝对有着极深层次的意思

    她不了解内幕,而李阳却是极为清楚的

    当这位宁海的黑道之主把“王爷”二字和某些湮灭在尘埃中的身影对上了号,顿时眼中的惊骇已经止不住了

    他还没死

    这位老人倒是根本没看毕恭毕敬的李云泽一眼,那释放着丝丝电芒的眼睛始终望向苏锐:“年轻人有朝气有锐气固然是好事,但是过犹不及?!?br />
    “我是什么样的人,我想你并不了解,更没有资格来评判?!彼杖窭淅涞幕卮?。

    “老夫此次前来,本就不是为了评判,我也没有兴趣评判任何人,世间的一切,皆有因果,每个人的行为,都有动机?!?br />
    苏锐站在原地,看着这位明显非同一般的老人,声音清冷的说道:“没想到把欧阳家的院子给推平,倒把你这老不死的给炸出来了?!?br />
    “年轻人,你知道我是谁”老者饶有兴趣的问道。

    苏锐的嘴角掠过嘲讽的笑容来:“名声在外的爱新觉罗明灭,我又怎么可能没听说过不过,我以为你这老古董早就死透了,没想到还活着?!?br />
    爱新觉罗明灭

    清朝皇族的姓氏

    在现代,姓爱新觉罗的人绝大部分已经改成了金、肇等姓,沿用这种四字姓氏的已经是极少数了,但是这位名为“明灭”的老人,却一直保留着四字姓氏至今。

    “老夫我一直活着,活的很好?!泵髅鹞⑿ψ?,即便双目如电,但从表面上看起来还仍旧是个和蔼的老人。

    但是,如果是知道他某些历史的人,一定不会将其与“和蔼”两个字挂上钩的。

    “你这种人还保留着这种姓氏,简直是对这个姓氏的侮辱?!彼杖窭湫?。

    “老夫本就是爱新觉罗一脉的后人,保留这个姓氏,自然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卑戮趼廾髅鹞⑽⒁恍Γ骸暗故悄?,年轻人,你的姓氏可是耐人寻味?!?br />
    听到这个老家伙这样讲,苏锐的眼眸之中闪过了一道寒光:“既然您老人家来了,我也不能太没有礼数,坐下谈吧?!?br />
    明灭倒也没有推辞,就这样大步走到沙发旁边坐下。

    而此时的李云泽只能站在他的旁边,后背仍旧微微躬着,完全不敢挺直

    站在沙发后面的那位不显山不露水的李家第一高手,也同样深深的看了明灭一眼,眼底闪过了一抹深深的忌惮。

    苏锐看了看从窗外射向自己的红色光点,然后对着李云泽说道:“连这位老人家都来了,你是不是该把两边的狙击手给撤掉你这样做,是不是对他的不自信”

    李云泽犹豫了一下,然后发现自己根本没法做决定。

    事实上,他是无论如何也不希望撤掉这两个狙击手,因为倘若这样做,无疑就失去了制衡苏锐的最大依仗

    可是,如果不撤的话,是不是显得对爱新觉罗明灭太不信任了他老人家都亲自过来了,自己还要让狙击手瞄着苏锐的头

    正在李云泽犹豫的时候,明灭却挥了挥手:“无妨,不需要撤掉?!?br />
    此言一出,无疑相当于杜绝了苏锐的小算盘,也让李云泽长出了一口气。

    看着苏锐,李云泽的眼神之中带着不需要有任何掩饰的轻松之意,有两把狙击枪指着苏锐的头,更有明灭这位定海神针在场,他还需要担心什么呢

    事实上,这一切已经非常简单了,事情在今天晚上就会出结果。

    李云泽非常庆幸自己在这之前选择了多坚持一会儿,才等到了欧阳家族的出手相助。

    如果他一开始就对苏锐示弱,拱手交出所有的产业,那么欧阳家族也会把自己彻底的当成弃子

    有很多时候,做出选择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但却可以改变很多事情的走向

    “怎么,您老人家是对自己的实力不自信吗您吃过的盐比我吃过的饭还多,还需要用狙击枪来加一重双保险”苏锐继续说道,语气之中充满了嘲讽。

    “无论动机怎样,方法怎样,只要结果是和想象中一样的,那就没有问题?!?br />
    明灭又拒绝了苏锐,他淡淡的说出这句话来,透着一股霸气的味道。很难想象,这样的人放在三十年前,会是个什么霸道样子。

    当然,明灭的这句话,也把他今天晚上来到此地的目的说的非常清楚了

    狙击枪指着苏锐,会是个什么结果他要的就是这个结果

    “这可和您老人家一贯的风格不大相符?!彼杖竦Φ?。

    “确实不符,但和你比起来,差远了?!泵髅鸬牟咨@狭成先跃晒易盼⑿?,尽管他知道对面坐着的是华夏年轻一代中最优秀也最能打的家伙,但,那又怎样

    “我有一个问题?!彼杖裉鹜?,目光之中带着一丝精芒。

    他知道,如果不用热武器,单纯的比起拳脚功夫,自己还真的不一定是这个老不死的对手,必须得想出万全之策才行

    “但说无妨?!泵髅鹣缘煤艽笃?,他翘起二郎腿,露出青色的布鞋和白色的布袜子。

    “您老人家已经避世了那么久,为什么这次要重新出山”苏锐看了李云泽一眼,话语之中带着挑拨离间的味道:“难道说,您老人家是准备拿回曾经属于自己的东西?!?br />
    听了苏锐这话,李云泽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

    他硬是从脸上挤出来一丝笑容:“苏少,你这话说的可就不地道了,说心里话,只要王爷想要,我会第一时间把现在所拥有的所有东西双手奉上”

    听了这话,苏锐的表情之中带上了淡淡的阴沉和嘲讽:“我想和你公平交易,你拿两把狙击枪指着我的头,而这个老古董还没问你要东西呢,你就忙不迭的双手奉上,实话告诉你,这种区别对待让我很不爽?!?br />
    李云泽笑了笑,然后把目光瞥向了一旁,尼玛,你不爽就不爽,活该不爽反正有爱新觉罗明灭在场,他可是底气十足

    而明灭也发话了:“年轻人,你很聪明,但是这种聪明一定得用对地方才行,对于你的问题,我也可以很直接的告诉你,那就是报恩?!?br />
    “报恩”

    “欧阳家族于我有恩,这三十年来,他们不知道往我那里送了多少好东西,当然,如果当年不是欧阳健出手相助,或许我早就死了?!泵髅鹚档溃骸八耘费艏易宓恼颖徊?,我也得出来替他们出口气,这个道理是不是很容易理解”

    苏锐开启无限嘲讽模式:“我算是听明白了,主子给奴才发工资,要奴才关键时刻顶上,是不是这个因果关系”

    听了苏锐说什么“主子奴才”之类的词语,跟在明灭后面的几个中年人皆是露出了怒意

    他们的拳头已然攥了起来,已经开始调整气息,每个人都处于随时爆发的状态了

    苏锐轻轻的叹息了一句:“当年在首都地下世界叱咤风云的清王明灭,如今落到了这样的地步,真的是有些让人唏嘘?!?br />
    “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提它作甚”明灭微微一笑,对于苏锐提起自己的历史完全不在意。

    三十年都过去了,新世纪都到了,他还有什么看不开的呢

    在三十年前,首都地下世界的秩序远没有现在好,当时各种势力错综复杂,经?;岱⑸炻沂录?。而爱新觉罗明灭和他手下的帮派,在短短的几年时间里,就成长为首都地下世界的第一势力,无人能敌。

    那个时候的明灭,简直是这首都城里的半个土皇帝,只要是在黑道上混过的人,通通当面称其为“王爷”或者“清王”,以示尊敬。

    本来爱新觉罗明灭是可以笑傲江湖许久的,但是很不幸,那个时候的首都地下世界实在是混乱不堪,胆大包天,当时首都市局局长的女儿在逛夜市的时候遭到了一群流氓的猥亵和强暴,国家终于忍无可忍,开始了对首都地下世界的的严打

    而势力最大的爱新觉罗明灭,则是首当其冲

    那一次建国以来声势最浩大的严打,是由苏家派系内的某人来主导的,按理说以有着“王爷”之称的明灭,绝对不可能倒台的那么快,上面对此事也有诸多争论,但是在关键时刻,当时年轻而锐气的苏无限站了出来,轻飘飘的说了几句话,便让爱新觉罗明灭彻底的消失在了人们的视线中

    “三十年前是苏无限,现在是你?!卑戮趼廾髅鹄淅湟恍Γ骸罢庀袷且怀÷只??!?br />
    ps:第二章送上,大家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