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万忠听了苏锐的话,脸色整个儿变了

    欧阳家族的大宅今天晚上被挖掘机方阵联手拆掉,这在首都上流社会圈子里并不是什么秘密,而这个消息也让李家人开始惶惶不安起来。

    毕竟,首都可是说得上是历朝历代的天子脚下,想要在这块地方发展地下势力,如果没有一个强有力的大腿支撑,恐怕真的是一件比登天还难的事情。李家能够做到现在这一步,也多亏抱上了欧阳家族的大腿。否则,现在的李云泽顶多是个夜总会的老板而已。

    可是,今天,李家的靠山欧阳家族,竟然发生了强行拆迁事件已经住了几十年的老宅,被苏锐和苏无限联起手来,几乎以碾压之势给拆掉了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李万忠并没有和父亲李云泽在一起,因此也不知道后者的反应到底如何。李万忠的政治敏感性不高,他认为这不过是苏家和欧阳家族发生的一次很普通的矛盾而已,算不得什么。因此,他竟还有心情专程跑上几十公里来泡妞。

    不过,当苏锐这么一说的时候,后知后觉的李万忠才意识到了事情的不妙

    难道说,欧阳家族的主宅被拆了,他们李家也要因此而受到波及

    他知道苏锐现如今的身份,更知道对方拥有怎样的能量,因此,他一点也不怀疑对方话语里的真实性。

    如果他说李家要完蛋,那么这件事情恐怕极有可能成真

    倘若李家完蛋的原因是因为自己泡了个不该泡的妞,那李万忠可真的要哭死了。

    “锐哥,您是是在开玩笑吧?!崩钔蛑颐嗣凰さ钠呋绨怂氐暮竽陨?,讪讪说道。

    “是你在和我开玩笑,我没有半点要和你开玩笑的意思?!彼杖窨戳丝词直恚骸案阋桓鲂∈钡氖奔?,让你爹李云泽来这里,你们家在首都的所有产业,我会让人全部接手?!?br />
    “锐哥”

    “当然,你不用担心我会讹你的钱,到时候会有人对你们的资产进行评估,我会按照市场价的八折给钱?!?br />
    李万忠差点哭了,尼玛,你说八折就是八折万一你开出个零点八折的价格,我们不还是得接受

    看着李万忠神色变幻,苏锐就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冷笑道:“还有,如果你爹李云泽超过一个小时还没来,那他就只能为你收尸了?!?br />
    一个小时李万忠真想现在就死活了这么大,除了上次尿了一次裤子,他还从来没这么憋屈过

    苏锐眯了眯眼睛,看着一脸苦相的李万忠:“我想,你在过去也干过不少伤天害理的事情,我如果就这么杀了你,应该不算什么太大的事吧”

    说道这儿,他又停顿了一下,补充道:“嗯,这是替天行道”

    李万忠又哆嗦了起来,他继那次被鳄鱼池吓尿之后,再次有了控制不住前列腺的冲动

    他知道苏锐杀过不少的人,连五大世家的继承人都不放在眼里,自己在他跟前,压根就是撂着的小菜

    “锐哥,锐哥,您别激动,我我这就让我爸赶来”李万忠连忙说道

    苏锐又看了看表:“好,你现在还有五十八分钟的时间?!?br />
    李万忠欲哭无泪,连忙给李云泽打电话,并且把苏锐的意思在电话里面简短的表明了。当然,他可没敢说明是自己主动招惹的苏锐,要是那样的话,他真的怕自己的老爹不来救人了。

    李云泽正在自己的家中,听了李万忠的电话,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他知道,该来的总会来,只是万万没想到会来的这么快

    欧阳家族的主宅被拆,结果第一个倒霉的竟然是他李家

    他不禁想起来苏锐上次在北方公馆对自己说过的那句话如果我愿意的话,我可以让你在整个华夏都没有容身之地。

    现在想来,李云泽竟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

    他虽然是所谓的首都地下世界之主,但是却和傀儡没什么两样,虽然靠着手下的许多娱乐场所日进斗金,但是也要从其中抽出很大的一部分来“上贡”。

    既然抱了大腿,就总是要付出代价的。

    仔细的思考了一下,李云泽站起身来,一边吩咐手下备车,一边给欧阳家族的大管家打了电话。

    两分钟后,一辆黑色轿车便驶出了李家的别墅车库,一路连闯红灯,过路口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任何停下的意思,有好几次都差点造成了交通事故

    “再快一点?!崩钤圃罂戳丝词直?,不禁催促道。

    从这里到达那间酒吧,至少也得需要五十分钟的车程,这还是在没有任何堵车和一路绿灯的情况下

    事实上李云泽倒不相信苏锐真的会因为自己迟到而杀掉自己的儿子,但是那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儿子,李云泽当然不想看到他受一点伤

    他知道,今天晚上将是他一生之中最难的坎,如果迈过去,就是康庄大道,如果迈不过去,那连苟且偷生都做不到了

    李云泽当然不想交出首都的权力,毕竟他已经在这里深深扎根,因此只有把握住今天晚上的机会,来逼退苏锐了

    可是,欧阳家族会帮助自己吗

    对于这一点,李云泽真的没有底,他并不认为自己比欧阳家族的主宅更加重要,连宅子都可以舍弃,那么舍掉自己这颗棋子,应该也是无关紧要的事情吧

    就在李云泽发了疯一样赶往宋雪娇的酒吧之时,苏锐也拨通了一个电话。

    “我让你办的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苏少交代的任务,我自然尽力去办,我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的?!钡缁澳嵌司谷皇抢钛舻纳?br />
    青龙帮帮主李阳

    “你现在还在首都吗”

    “在,在这件事情办好之前,我会一直呆在这里?!崩钛羲档?。

    事实上这段时间以来,他都非常的庆幸,庆幸自己当初选对了人,庆幸自己歪打正着

    尤其是当苏家强势替苏锐出头的时候,李阳简直差点没兴奋死,靠上了这棵大树,日后青龙帮不愁没有再度腾飞的机会

    “我说个地址,你立刻过来?!彼杖衩辛嗣醒劬?,说道:“青龙帮是时候该进军首都了?!?br />
    进军首都

    李阳听了这四个字,本来就不错的心情便骤然激动了起来

    还有什么能比这更振奋人心

    宁海和首都,一个是华夏的经济中心,一个是华夏的政治中心,青龙帮已经占据了前者,如果能在后者的地盘上拥有一席之地,那么这对于青龙帮而言,已经不仅仅是质的飞跃了这是称霸的开始

    于是,在五分钟后,首都的大街上又多了一辆疯狂闯红灯的轿车

    李阳和李云泽几乎是同时到达雪忆酒吧门口,当两人从后排下来的时候,目光便在空气中碰撞在了一起。

    目光虽然无声,但是却充满了浓烈的硝烟味道

    李阳看到李云泽的时候就已经明白了,青龙帮想要进入首都,就必须得从对面男人的身上踩过去才行

    而李云泽显然也知道,李阳是苏锐的人,如果李家真的退出了首都地下世界,那么李阳百分之百会率领手下强势进入

    苏锐之前提到找人和自己办交接手续,现在看来,这人便是李阳无疑了

    “没想到竟然在这里见到了云泽大哥?!崩钛粜ψ抛呱锨?,伸出手来主动示好。

    大家都是黑道中人,对彼此的身份还是有着一定的了解,虽然没有什么太深的交情,但总算是打过几次交道,而过了今天晚上,他们之间的那点交情就要彻底的灰飞烟灭了。

    “我也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李帮主?!崩钤圃蟮淖旖俏⑽⑶唐?,露出一丝嘲讽之意,然后重重的和对方的手握在了一起,说道:“恭喜?!?br />
    “我倒是不知道云泽大哥为什么皮笑肉不笑的对我说恭喜?!崩钛裘靼锥苑搅成夏撬砍胺碇囊馑?,李云泽显然是在嘲讽李阳找了个好靠山,如果没有这个靠山,他根本连首都的门都别想进

    对于这一点,李阳倒是毫不介意,他李云泽又不是没找过靠山,但是靠山在关键时刻不给力,能怪谁呢

    “我并没有皮笑肉不笑,我是真心实意的恭喜?!崩钤圃罄淅湟恍?,道:“李帮主,你先请?!?br />
    “云泽大哥,请?!?br />
    李阳说完,竟率先朝酒吧内走去。

    看着李阳的背影,李云泽的眼中闪过了一丝阴狠。

    随后他往四周看了看,夜晚的街道上面车辆稀少,空空荡荡,连行人都没有几个,貌似欧阳家仍旧没有派人来的意思,这也让李云泽的心渐渐的沉了下去。

    当这位首都地下世界势力最大的人进入酒吧的时候,一个踉跄,差点没狼狈的摔倒在地

    因为他看到自己的儿子、李辉、金家三兄弟、还有高价请来的七个高手保镖,正排成了一排,然后齐齐跪在地上

    苏锐似乎没有看到李云泽和李阳进来,而是对着跪在他身前的人说道:“一百八十二?!?br />
    听到这个数字,跪在地上的那些人齐齐的伸出右手,然后重重的打在自己的脸上

    苏锐笑眯眯的说道:“每分钟只让你们自己抽自己三下,已经算是很仁慈了,对不对”

    ps:天气渐渐凉了,大家要注意保暖,秋天,应该是收获的季节,希望大家的秋天,都是金灿灿的,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