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李万忠玩过的女人真的有不少,事实上到了他这种地位,已经不追求女人的数量,而是追求质量了。

    像宋雪娇这么漂亮的女人,他不是没有玩过,但绝大多数都是后期“改良”出来的人工美女。李万忠阅女无数,自然一眼就能看出来,宋雪娇的脸蛋和身材全部都是纯天然的,绝对没有动过刀子。

    而且,李万忠本能的凭经验感觉到,这个漂亮的老板娘尽管拥有一头波浪长发和诱人的烈焰红唇,但应该还没有经历过那种事情。

    这个发现让他竟有点微微的激动起来,不说别的,如果能够把这种女人调教好的话,绝对会别有一番滋味的。

    李万忠的外表看起来有点沉默寡言,但是却有着一颗绝对堪称闷骚的内心。

    他轻轻的抿了一口红酒,已经把目光完全的锁定在了宋雪娇的身上了。

    那大红色的裙装,好似跳动的火苗,把他内心深处的悸动也给彻底的点燃了起来。

    “不错?!崩钔蛑仪嵘档?。

    听到他的这句话,大金的心里简直像喝了蜜一样甜

    这也就证明,他今天晚上的马屁并没有拍到马蹄子上面

    李万忠再次深深的看了一眼宋雪娇,随后收回 了眼神。

    他既然来到了这里,就是这里的王,自然得有一点王的风采才是。

    “辉哥,就是他?!?br />
    金老三指着走在宋雪娇身边的苏锐,纷纷的说道道:“就是这个家伙,把我们兄弟三人都给揍了”

    “真是没用的东西?!?br />
    李辉很是不爽的看了金老三一眼,便一挥手,示意了一下。

    七名保镖之中的两人已经点点头,站了出来,走到了楼梯下面,正好堵住了宋雪娇几人的道路。

    苏锐眯了眯眼睛,淡淡的说道:“给我让开?!?br />
    这两名保镖闻言,不仅没有让开,反而更向前逼近了一步。

    看着他们粗大的指节,明显就是在沙袋上下了多年的苦工,苏锐竟是咧嘴笑了,这一路走来,真是难得遇到几个像样的对手。

    “废掉他两条胳膊,带到忠少前面跪着?!崩罨栽对犊醋?,冷冷说道。

    谁敢挑衅忠少的威严,最轻的下场都是扭断胳膊,至于会不会丢掉小命那就要看他待会儿的表现了。

    而这时候,李万忠仍旧没有转头,翘着二郎腿,慢慢的品着红酒,就像是个优雅的王子。

    宋雪娇的脸色已经微微变了,对方近在咫尺,她本能的可以感觉到,这两个人的功夫一定比金家三兄弟要高一大截子

    她担忧的看了苏锐一眼,却发现后者已经一伸手,把她给推到了一边

    与此同时,那两名保镖已经齐齐挥拳,朝着苏锐攻了过来

    这拳势极为迅猛,好似奔雷,绝对是难得一见的好手

    面对这种凶猛攻势,苏锐的身形不退反进,微微往旁边一侧,避开一人,然后右拳猛然轰出

    不偏不倚,两只拳头毫无花哨的对在了一起

    李万忠的保镖明显是个狠辣的拳手,光是从他那凸起的指节就能够看出来,不知道打坏了多少沙袋才能练出来这样的效果。

    可是苏锐的拳头就明显有些文艺了,平日里注重保养的他,不仅指节没有任何的变形,甚至手部皮肤也可以用细腻来形容。和对方一比,显得立刻落了下风

    “真是找死”那名保镖大喝一声他准备用自己的铁拳,把对方轰的筋断骨折

    李辉甚至已经没兴趣看了,他同样是个不错的高手,很轻易的就能看出来,这样的打架结局到底是怎样的保镖必胜。

    可是,接下来的一声闷响,却出乎了所有人的预料

    只见保镖的身体已经倒飞而出,然后重重的摔落在三四米开外

    而苏锐呢则是好端端的站在原地,轻轻的拍了拍手。

    随后,他的身形一转,右腿已经如钢鞭一般,骤然扫出

    “咔嚓,咔嚓”

    另外一名保镖觉得有点不妙,立刻把双臂竖在胸前,用以抵挡苏锐的攻击

    可是,苏锐这一下可是用了八成的力道就算是想要硬挡,也别想挡得住

    众人只听到清脆的骨裂声响起,然后就见到这名保镖同样惨叫着倒飞而回,不偏不倚的砸在了之前那名保镖的身上

    两个人,四条胳膊,此时就已经断了三根几乎已经完全的失去了战斗力

    完成了这雷霆二击之后,苏锐又轻轻松松的站在了原地。

    宋雪娇看着他没事,心中的一块石头也落了地。她想着苏锐之前把自己推到一边的情形,不禁有点感动。

    关键时刻,他竟然还能想着?;ぷ约耗?。

    “就这些阿猫阿狗吗”苏锐满脸嘲讽的说道:“这样下去,我连热身都不够、”

    李辉的脸色很不好看,他是清楚的知道这些新入保镖的真正实力,只是比他略逊一筹而已,但是这两人竟然扛不住对方的一招

    李辉看的非常清楚,在刚才的打斗过程中,这个年轻人根本没采用什么花哨的手段和技巧,完全就是硬碰硬,以力破局

    能够在拳对拳的时候把对方击飞好几米,这看似普通的外表之下,得拥有多么恐怖的力量

    想到这儿,李辉的脸色不禁更加阴沉

    踢到铁板了

    可是,他对首都的高手都十分熟悉,似乎并不知道这个年轻男人的存在下手如此狠辣果决,他到底是谁

    即便两个手下被打飞,保持风度的李万忠都没有回头看上一眼,他仍旧品着红酒,淡淡的说道:“李辉?!?br />
    李辉闻言,顿时明白少爷的意思,直接说道:“你们五个,一起上”

    这五人闻言,有些犹豫的点了点头。

    少爷的命令是不能不听的,但是刚才这个年轻男人有多么的恐怖,他们也全都看在了眼里。

    简简单单的两招,就打飞了两名同伴,即便他们现在有五个人,也并没有多少胜算

    看着虎视眈眈朝自己包围而来的五个人,苏锐的嘴角又勾了起来:“还真是不怕麻烦呢?!?br />
    说罢,他忽然迈出了几大步,竟是主动了进入了战圈之中

    苏锐的举动也让这五个人感觉到非常的意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苏锐的拳头就已经冲着面门砸下来了

    连挡都没来得及回挡,这个保镖便被砸碎了鼻梁骨,鲜血和眼泪鼻涕一起涌出根本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苏锐顺手一拳砸在了此人的颈后,后者直接眼睛一闭,带着满脸鲜血栽倒在地

    随后,苏锐的身形没有任何的停留,回转身体,右腿扫过,正中一人脑袋,又是应声倒地直接昏厥过去,连爬都爬不起来

    而剩下的三名保镖,面对苏锐如此的雷霆攻势,竟是没有一人敢再率先出手

    “早点结束,大家好回家睡觉?!?br />
    苏锐淡淡的说了一句,随后单手一捞,抓住了旁边人的领子,一记下勾拳,重重的打在了此人的下巴上

    这一下让后者的上下颚立刻咬合在了一起,磕的他眼冒金星,眼前发黑整个人甚至都被打的离地二十公分了

    没等此人摔落在地,苏锐的右脚就已经往正前方踹出,正面那人虽然事先有了防备,但是苏锐这正面攻击,所发出的力量何止重于千钧根本就不是他能够抵抗的

    这个倒霉的家伙同样被踹出了好几米,然后在地上连续翻滚了好几圈,直到撞到了桌角才停下来

    然后,他捂着胃部,跪在地上,开始不断的狂呕

    苏锐这一下正好踹在了他的胃部,此人挨了这一击之后,好似有种错觉,似乎整个胃部都要被从食道挤出来了

    七个保镖,现在只剩下一人而已

    而苏锐对付他们,也只是每个人身上用一招

    “是我动手,还是你自己动手”

    苏锐转脸笑着望向那名保镖。

    对方看到自己的同伴已经被眼前的猛人三下五除二的放倒了那么多,心中的自信已经被完全击垮,他站在原地,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简直是骑虎难下了

    苏锐倒也没有再在他身上讨便宜的意思,笑眯眯的看着李辉,说道:“那什么,别耽误大家的时间,要不你也一起来吧”

    面对苏锐的嘲讽,李辉尽管心中已经是怒极,但是却无从反驳

    因为对方的实力确实太强大了

    七个保镖联起手来,都不是他的一合之将

    看着苏锐傲然而立的身影,宋雪娇的眼中异彩涟涟

    就在这个时候,最后一个保镖看到苏锐正背对着自己,以为机会来了,竟从腰间拔出了一把匕首,大吼一声,朝苏锐扑了过去

    而他的匕首,正对着苏锐的后心

    “苏锐,小心”宋雪娇本能的发出了一声惊呼

    看着自己的匕首尖端距离苏锐的后心位置越来越近,这名保镖脸上的表情露出了一丝狰狞,他本不想杀人,但却是被逼到了这种地步

    可是,下一秒,他脸上的狰狞就化为了愕然

    因为不知何时,他手中的匕首竟然没有了而手掌仍旧保持着虚握的姿势

    而苏锐的手里,已经是寒光乍现

    包括李辉在内,没有人看清苏锐到底是如何空手夺白刃的

    似乎他的右手只是在背后轻轻的一抹,保镖的刀便到了他的手里

    “你可真够狠的啊?!彼杖窭淅涞乃盗艘痪?,那道寒芒在他的手中自上而下,狠狠的扎进了对方的肩膀

    对于想要重伤自己的人,苏锐可从来不会客气

    匕首入体,正好卡在肩胛骨之间,疼的要死,这名保镖本能的发出了一声惨嚎

    可是,苏锐插进去之后还不满意,偏偏还又把匕首拔了出来

    那匕首和骨头的摩擦声响,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到牙酸

    这名保镖什么时候经历过这种事情,竟然被那摩擦声搞的直接吓晕了过去

    苏锐摇了摇头,转脸看向了李万忠,而后者终于不再拼酒了,也瞪圆了眼睛,一副见了鬼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