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没过多久的工夫,一辆奔驰s500和一辆别克商务就相继驶来,停在了金家三兄弟的面前。

    而此时,那个给他们带来巨大惊吓的黑色身影,已经没了踪影。

    奔驰还未停稳,副驾的车门就已经打开,一个中年男人就走出来问道:“大金,人在哪儿呢”

    这男人身材不算高,但是看起来很精悍,目光之中带着一股强势的味道。

    看到此人,金家三兄弟连忙站起来,点头哈腰的说道:“辉哥,您怎么亲自来了”

    中年男人的脸上闪过一丝不耐烦:“忠少都来了,我能不来么少讲废话,快说正事”

    别看这大金刚才凶悍,现在被中年男人的目光一瞪,忍不住的打了个哆嗦。

    而此时,奔驰后面的那一辆别克商务的车门打开,七个身着黑色西装的保镖从其中走出来。

    大金见此,又忍不住的打了个哆嗦,因为这七个男人的外表精悍程度竟不在辉哥之下

    他最近也听说了,李家家主李云泽最近给忠少配备了七个高手,以避免出现危害到他人身安全的情况,现在李万忠只要出门,后面都会跟着这一辆商务车。

    奔驰的后排打开,一个身穿白色休闲装的 男人从里面走出。

    他看了大金一眼:“听说有人砸你们的场子”

    “忠少好”

    金家三兄弟忙不迭的点头哈腰:“是的,我们发现这个酒吧的女老板非常漂亮,寻思着要把她介绍给忠少您,这可是咱的地盘,介绍个人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br />
    他话语中的“介绍”,自然和“强抢”没什么两样。

    “然后呢”李万忠眯起了眼睛。

    “然后,我们都快成功了,结果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年纪轻轻的,身手倒是很厉害,我们兄弟三个都没打过他?!贝蠼鹨幌肫鹫獠?,目光之中就流露出怨毒:“这可是忠少您的地盘,他这样打我们,不就是在相当于打您的脸吗”

    李万忠冷着脸不说话。

    事实上,在李家攀上大树,隐隐成为了首都地下世界的势力之首的时候,就很久没有发生过这种砸场子的事情了。金家三兄弟虽然为人粗糙了点,但好歹身手也算是不错,今天竟然集体被一个人教训了,他李万忠还确实有点意外。

    他倒还真想见识见识,到底是谁能把他这三个手下虐的跟狗一样。

    当然,对于金家三兄弟口中所说的极品美女,他就更感兴趣了。

    那名叫“辉哥”真名为李辉的中年男人说道:“我看你们三个的脸上也没什么伤势,大呼小叫,成何体统?!?br />
    “伤都在这里?!?br />
    金家三兄弟很是屈辱的伸出手,指了指自己的裆下,尼玛,现在那里都疼的麻木了,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再用

    李辉的眉头皱的更深了:“一群废物”

    “是,是,辉哥教训的是?!?br />
    李万忠冷冷说道:“前面带路?!?br />
    看到忠少发话,金家三兄弟简直兴奋的要死,靠山终于出现了,待会儿要好好看看那小子怎么死的

    李万忠这出场方式可是派头十足,金家三兄弟前面开路,李辉走在他的身侧,七个猛男分成两排跟在身后,实在是够壮观的。

    金老大率先推开酒吧的门,直接就亮了嗓子:“那个混蛋去哪里了给我滚出来”

    看到这阵势,小服务员顿时被吓得哆哆嗦嗦,她撑着吧台,才勉强维持住身体的平衡:“金哥,你们你们又回来了啊,欢迎欢迎”

    此时,这小服务员脸上的笑容比哭还难看。

    李万忠走进来,环视了这酒吧一圈,淡淡的说道:“这里的装修风格倒还挺有情调?!?br />
    大金重重的一拍吧台:“你们老板和那个男人去了哪里”

    李万忠瞥了粗鲁的大金一眼,也没出声,兀自走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下。

    包括李辉在内,八个人在他后面紧紧跟随,吸引了一大堆人的目光。

    酒吧里的酒客们此时已经开始为那位美丽的老板娘祈祷了,金家三兄弟这次搬来的救兵,明显就不是什么好惹的主

    当然,如果让他们知道,这次来的是李家的大少爷,不知道这些人又会作何感想。

    “愣着干什么我再问一遍,那一对狗男女去了哪里”大金又重重的拍了拍桌子。

    李万忠闻言,眉毛挑了挑。

    尼玛,说那是一对狗男女,那自己还准备会会老板娘呢,自己又成什么了

    李万忠摇了摇头,目视前方,头也不回的说道:“李辉,一会儿好好教教这三个姓金的该怎么说话?!?br />
    “是,大少爷?!崩罨缘愕阃?,目光仍旧冰冷而严肃。

    “我们老板在楼上休息呢?!毙》裨备揪兔欢嘞?,直接就招了。

    这倒不是她不想着掩饰,而是已经预料到了这件事情的可怕后果。对方气势汹汹的来了那么多猛男,很明显是不准备善了此事,只有老板出面才行了。

    不过,一想到那位对自己笑眯眯的随和客人,小服务员的心又安定了不少,有他在,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的吧。

    “那就去上楼把她喊下来?!崩钔蛑腋糇藕眉该子挚诹?。

    大金听了,立刻狗仗人势的再次拍了吧台一下,吼道:“听见没去给我喊人”

    小服务员委屈的抹了抹喷到了脸上的吐沫星子,然后蹬蹬蹬的朝楼上跑去。

    而这个时候的苏锐和宋雪娇,还是保持着之前的姿势。

    枕着苏锐的大腿,已经喝了不少酒的宋雪娇睡的十分香甜,而苏锐则是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心中没有一丝一毫的旖旎之念。

    之前喝了点红酒,但是这并不会对苏锐的思路造成任何的影响,反而会让他愈发清醒。

    虽然金家三兄弟被打跑了,但是只要宋雪娇在这里多一天,他们就有可能持续来骚扰。

    “这块地盘,是李家管的么”苏锐自顾自的说了一句,睁开眼睛,一缕精芒从其中释放了出来。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了咚咚咚的敲门声。

    “娇姐,你在里面吗快开门,他们又回来了”小服务员着急的声音传了进来。

    “怎么回事,吵吵的,还不让人睡觉了吗”

    宋雪娇正睡得香呢,完全没有任何理会的意思,竟然翻了个身,俏脸竟是直接贴着了苏锐的某个位置。

    后者见状,无奈苦笑,抓住肩膀,把她摇醒了,说道:“人家都来砸你场子了,你还睡”

    宋雪娇睡眼惺忪,却多了一种别样的美感,她揉了揉眼睛:“金家三兄弟来砸场子了”

    不过,她刚刚说完,却发现自己眼前的正是苏锐的某个部位,顿时吓得彻底清醒了。

    “娇姐,你快出来啊”小服务员还在敲门。

    宋雪娇连忙站起身来,开门之前还不忘整了整裙子刚才睡觉的时候,貌似裙子都已经被蹭到了臀部以上,黑色的短裤都露出来了。

    宋雪娇打开门,气喘吁吁的小服务员立刻说道:“娇姐,不好了,金家三兄弟带着帮手来了,好多人呢”

    “他们又来了”宋雪娇有点惊讶的转过脸看向苏锐,似乎是在征求他的意见。

    似乎从开始到现在,也只有这个男人才能够带给她安全感,宋雪娇曾经也是很有主见的女强人,但是现在和苏锐在一起,却一切都本能的想要听他的。

    “走吧,跟我一起去看看?!彼杖竦淖旖枪雌鹨凰炕《壤?,带着嘲讽之意的说道:“小鱼小虾的,能翻出多大的浪花”

    事实上,对于苏锐来说,即便今天金家三兄弟不再出现,他也会主动找上门,为宋雪娇彻底的了结此事。

    小服务员好心的提醒了一句:“不是小鱼小虾,好多猛男呢?!?br />
    “那也没事,他能搞定?!彼窝┙靠戳怂杖褚谎?,不禁想起来两人第一次面对伏击的情形。

    她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眼神之中充满着信任。

    小服务员有点惊讶,她可从来没见到过老板对任何一个男人这样亲密。

    虽然两人的话语都很清淡,但是小服务员能够明显感觉出,这绝对不是普通朋友该有的状态。

    “我很喜欢你对我的这种信任?!?br />
    苏锐打开门走出来,在经过宋雪娇身边的时候,似是好心的提醒了一句:“如果你要和我一起去的话,记得把胸罩穿上?!?br />
    宋雪娇一愣,低头一看,这才发现自己的胸前少了某种束缚,她终于是想起来自己之前做过什么荒唐的事情了,简直羞愤欲死,俏脸登时红了一大片。

    喝醉了竟然脱衣服,看起来,自己的酒品真的不怎么好啊。

    这竟是宋雪娇此时心中的唯一想法。

    而一旁的小服务员已经石化了

    她盯着老板的胸前,那弧度虽然挺拔,但明显没有穿内衣,小服务员在很认真的思考着这对男女之前在做些什么

    苏锐究竟是老板的什么人,竟然能够让她这样

    半分钟后,宋雪娇红着脸从房间里面走出来:“走吧?!?br />
    “演技不错?!彼杖竦餍Φ?。

    “还不是你太正人君子,送到嘴边的肉都不愿意吃?!彼窝┙苦亮艘痪?,算是调侃了回去。

    小服务员更加震惊了,这样看来,老板还是倒贴上去,结果人家都不要

    这个时候,李万忠正坐在楼下,轻轻的捻着一只高脚杯,刚才金老大翻箱倒柜,算是把这酒吧里最贵的一瓶红酒给找出来了。

    今天晚上机会难得,他真是要好好的拍一拍忠少的马屁才行,希望宋雪娇能合忠少的胃口。

    而此时,偌大的酒吧几乎已经空空荡荡,李万忠的七名手下用短短一分钟的时间,就完成了彻底的清场。

    就在这个时候,李万忠听到了高跟鞋的声音,随后抬起头,一个火红的身影便照亮了他的眼睛。

    酒吧的房顶是呈塔尖状的,几乎站不住任何人,可就在这样的立锥之地,偏偏有一个黑色的身影站在那里,仿若已经和夜色融为了一体。

    他的瞳孔里反映着皎洁的月光,竟给人一种绿幽幽的诡异感,就像是一头离群的孤狼。

    ps:下一章应该在十二点左右,如果到时候还没更新,只能说明要么我困倒了,要么我卡死了大家就先睡吧另外,猜猜这黑衣人是谁,猜对了就奖我一个飞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