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这一刻,苏锐甚至有些没法相信自己的耳朵。

    因为在他看来,宋雪娇真的是无论如何也没有理由感谢自己。

    即便真相是残忍的,但是绝大多数人都会选择拒绝真相,甚至有很多时候苏锐也是这样。

    这样看来,宋雪娇的清醒程度简直超出苏锐的想象。这个女人不仅拥有漂亮的外表,还有着睿智的头脑。

    看着近在咫尺的烈焰红唇,嗅着钻进鼻间的淡淡体香,苏锐摇了摇头,强行的把脑海之中的那一丝旖旎之念驱逐开来。

    他不禁有些自嘲的笑了笑,苏炽烟很认真的提醒过自己,今天晚上有极大的可能会出现危险,所以不让林傲雪回到自己的身边,结果呢他的身边却出现了另外一个漂亮女人。

    “有没有回去看看”苏锐收回纷乱的思绪,问道。

    “你是说回家吗”

    宋雪娇的表情之后总带着一丝淡淡的哀伤:“我爸和我弟弟这样对我,难道我还有回去的理由吗虽然他们把我养大,但是在最关键的时刻,还是让我看清楚了他们对我的态度,因此,我的心彻底凉透了?!?br />
    苏锐闻言,不禁陷入了沉默,寻思着自己是不是该把宋天祥病倒和宋亿利失踪的消息告

    “我知道,我现在是过不了心理上的一关,因此一直都没回去看过,从国外回来之后就一直蜗居在这里?!彼窝┙柯源鋈坏乃档溃骸暗比?,过几年时间,我肯定也要回去看看的?!?br />
    苏锐到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或许对于现在的宋雪娇而言,不告诉她真相才是最对她负责的方法。如果告诉她宋亿利失踪的消息,恐怕对她的打击程度将会呈几何级数在增长。

    “倒是你,干出来那么多惊天动地的事情?!彼窝┙扛┥砟霉破?,给苏锐和自己的酒杯斟满。

    这俯身的凹凸曲线映在苏锐的眼中,就像是一簇跳动的火苗。

    “我是后来才得到了消息,原来蒋家都已经被你踩在了脚底下?!彼窝┙孔猿暗男Φ溃骸叭绻艺娴某晌私业纳倌棠?,那么说不定那天晚上还会受到你的波及?!?br />
    “这样说来,你还得多感谢我一番?!彼杖裥α?,宋雪娇能够这样调侃,说明她的心情并不如自己想象中那么阴霾。

    “好,怎么感谢你都行?!彼窝┙烤倨鸨?,和苏锐再次碰了一下,然后仰起脖子,又是干杯了。

    这样的喝法,恐怕过不了多久,她就会再次醉倒了。

    一丝红酒从她的嘴角溢出,宋雪娇毫不在意,用手腕直接擦掉。

    怎么感谢都行

    看到宋雪娇都这样喝了,苏锐自然也不能推辞,一仰脖子,一大杯红酒便见了底。

    当然,在他看来,这只是宋雪娇的一句玩笑话。

    “在你出国之前,貌似咱们也是这样喝的?!?br />
    苏锐心中一动,调侃了一句,那一夜,宋雪娇悲伤之极,用红酒把自己灌的酩酊大醉,结果最后却在浴室里滑倒,白白便宜了苏锐的眼睛。

    而在那个夜晚,两个人睡在了一张床上,中间虽然隔着一条被子,但是极度缺乏安全感的宋雪娇却还是钻进了苏锐的怀中苏锐彻夜未眠,真正的是把“坐怀不乱”的精神发扬光大了。

    听了苏锐的话,宋雪娇苦笑了一下:“是啊,丑态都被你看到了?!?br />
    她倒没有什么尴尬,苏锐反而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这并不算什么,美女是没有丑态的?!彼杖裥Φ溃骸霸偎盗?,你身材那么好,都把我吓到了?!?br />
    “真会说话,这张嘴不知道骗过多少女人吧”不知道是酒精的作用还是温度的缘故,宋雪娇的脸庞之上已经布上了一层红晕,她又轻轻的抿了一口酒,烈焰红唇与红酒的接触,让人感觉到有种相得益彰的美感。

    不知怎么的,现在的她已经没什么朋友,但是在面对苏锐的时候,却能感觉到自己出奇的放松,这种感觉已经很久没在她身上出现过了。

    “你准备一直在这里呆着吗”苏锐主动拿过酒瓶,给宋雪娇倒满。

    “不然还能去哪里呢”宋雪娇说道:“这间酒吧是我和蒋毅搏在一起的时候投资的,当然,其他人并不知道这里的老板是我,也包括蒋毅搏在内。偶尔郁闷了就下楼喝喝酒,累了倦了就上来睡个觉,这样浑浑噩噩的日子,其实也挺好?!?br />
    浑浑噩噩也挺好

    宋雪娇停顿了一下,而后看着苏锐,似乎是大有深意说道:“人有时候就不能活的太清醒?!?br />
    “你这是在告诫我吗”

    苏锐摸了摸鼻子:“我可不认为我活的很清醒?!?br />
    “不,你比任何人都清醒,你比任何人都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彼窝┙克档?。

    “哦”苏锐闻言,饶有兴趣的问道:“何以见得呢”

    “如果你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那么今天晚上的欧阳家族就不会被整个拆掉了?!?br />
    苏锐一怔,他倒是没想到,宋雪娇即便偏安一隅,也能对整个首都的情况了解的如此透彻。

    “我那是被人给算计了?!彼杖窨嘈Φ?,面对苏无限的连环套连环,他根本就躲不开。

    苏锐甚至不得不承认,他很庆幸苏无限对自己并没有什么恶意,否则的话,有这么一个强大的对手,真的是一件很让人感觉到恐惧的事情。

    宋雪娇甩掉高跟鞋,半蜷缩在沙发里,一双玉足毫不避嫌的蹬着苏锐的大腿:“以你的性格,就算是被算计了,也是心甘情愿的,否则谁能让你跳进陷阱里”

    “没想到你这么了解我?!彼杖裼械阋馔獾乃档?,同时他被宋雪娇的动作搞得有点身体发热。

    他们两个可是没有发生过任何关系的普通朋友,现在却保持着这种姿势,真的会让某个当事人控制不住的乱想。

    “我们现在这样不太好吧”苏锐苦笑着,身体绷得紧紧的,僵硬无比。

    “有什么不好的,我知道你是正人君子?!?br />
    宋雪娇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双脚不再蹬着苏锐的大腿,而是小腿伸直,就这样随意的搭在苏锐的身上,她完全不知道,对于一个生理发育都十分正常的男人而言,这种挑逗性质的动作具有多么庞大的杀伤力。

    “可是,我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彼杖窈芪弈?,自己长得就那么像个好人

    “那次我抱着你睡了一整夜,你都一动不动,现在这程度和那个时候相比,又能算的了什么呢我认为你是什么样,你就是什么样?!?br />
    女人的信任就是这么简单,她们的固执程度也会远超别人的想象。

    而苦逼的苏锐,则是要为了这种信任,把自己强行伪装成为一位正人君子,继续忍受着对方无意识的撩拨。

    两个人就这样没有边际的聊着,不知不觉,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多小时。

    桌子上两大瓶红酒已经见了底。

    多日不见,宋雪娇的酒量压根就没有半点的长进,此时的她已经晕晕乎乎,靠在苏锐的身上,单手搂着对方的脖子,就像是亲密的哥们儿一样。

    苏锐倒也不介意,只是忍受着这种“信任”让他感觉到很难受。

    “苏锐,我还想喝酒?!?br />
    宋雪娇松开苏锐的脖子,而是窝在苏锐的怀里,舒服的闭着眼睛,喃喃说道。

    “不准喝了?!彼杖窨戳丝醇该淄獾哪亲奥频木乒瘢骸澳阋窃俸认氯?,我真的会担心你对我做出什么禽兽不如的事情来?!?br />
    “乱一次也没什么的吧再说我长得又不算丑,不会让你吃亏的?!?br />
    宋雪娇醉眼朦胧,媚眼如丝,借着酒劲,她倒是说出了许多平日里绝对不可能从她口中讲出来的话。

    当然,苏锐是完全分辨不出来,她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究竟是认真的成分更多一些,还是玩笑的成分更多一些。

    此时的宋雪娇似乎觉得身体有点热,竟然从背后把红色裙装的拉链给拉开,然后双手在背后一解一拉,胸前的束缚便立刻消失。

    从苏锐的角度,正好可以顺着领口看进去,那两座雪白的山峰几乎有一大半已经尽收眼底。

    宋雪娇觉得这样还不够,甚至单手一拽,把那件黑色的贴身衣物直接从裙装中扯了出来,顺手给扔到了一边。

    这个动作直接把苏锐看的愣住了,他倒是完全没想到宋雪娇竟然彪悍至此,当着他的面便做出如此霸道的动作。

    不过,苏锐也不得不感叹,这个女人的身材着实不错,即便没有了钢圈的衬托,但是隔着红色裙装,也仍旧能够看到那饱满而挺拔的形状,用“尤物”二字来形容这个女人,绝对没有任何的错。

    “我觉得我有必要睡一会儿?!?br />
    苏锐觉得自己口干舌燥,如果任由宋雪娇再做出什么开放性的出格举动,两个人在今天晚上可就真的要危险了,他不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在很多时候也管不住自己的小兄弟。

    说完这句话,苏锐竟然真的闭着眼睛,往沙发上一靠。

    看到苏锐这样,宋雪娇的唇角微微翘起,美眸之中闪过一丝淡淡的媚意:“我就说过,你要么是个君子,要么是个禽兽,结果你却禽兽不如?!?br />
    听了这句话,苏锐差点暴起,他奶奶的,这是什么逻辑自己不和她那什么,还要被她嘲讽

    是不是就要把她压在身体下面唱征服,她才能不奚落自己

    苏锐正想发作呢,却发现宋雪娇已经调整了个姿势,双腿并拢弯曲的放在沙发上,竟枕着苏锐的大腿睡了起来。

    而此时,金家三兄弟还在外面商量着对付苏锐的事情,他们早就已经给所谓的“忠少”打了电话,果然如金老大所料,这个忠少确实是个见到女人走不动路的角色,一听说这里有绝世美女,这货立刻屁颠屁颠的带着人跑来了

    “再有十分钟,忠少就要来了,到那个时候,咱们就看着那家伙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苯鹄洗竽Φ?。

    “老大,可是这样的话,那漂亮女人不就落入忠少之手了吗”老三有点郁闷的说道:“那可是我们先看上的女人”

    “你先看上个屁首都的地下世界都是忠少他们家的,你还想分一杯羹活腻歪了吗”金老大气的不打一处来,他真想把这个不开窍的老三狠狠的揍一顿。

    “你们在说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有一道声音在三兄弟的背后响了起来。

    三个人齐齐转身,却发现有一道黑色的身影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他们的身后

    这三兄弟之前完全没有任何的觉察,此时看到这个好似幽灵的家伙,浑身的汗毛都被吓得竖起来了

    ps:感谢dslq、书友9140223、书友16023435、萧辰宇少侠的万赏,实在太给力。

    感谢书友3772066、笑看红尘8612、鬼灬儛、此情可问天、神剑、star柒少、书友13463675、我爱英镑、书友16813507、丝男log、书友16804864、恶魔炽天使、心恋红尘、书友16793929的月票支持。

    关于昨天第二更的事情,在写到十二点的时候,事实上已经写完了,但是已经困的不行,为了保证质量才准备今天早上改完发上来。一般第二更晚更的话,我会在书友群里说明,昨天也是。感谢书友3772066的提醒,如果以后再出现类似情况,我会在书评区里也说一下,避免没加书友群兄弟们的久等,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