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丫的算是哪根葱”

    看到苏锐忽然冒出来,金哥极为的不爽,重重的一拍吧台。

    正在泡妞的关键时候,怎么可以被打断

    要知道,他们三兄弟可是早就筹划好了,今天晚上要把这个美妞给占为己有

    “我不是哪根葱,我只是不想看你们继续在这里碍眼罢了?!彼杖竦乃档?。

    一旁的小服务员已经担心的要死,她知道这三个姓金的有多么暴力,打起架来也是名声在外,不然也不可能成为这片区域的扛把子。

    小服务员可不想看到苏锐这个随和的客人受到任何伤害,连忙帮着解释道:“三位哥哥,你们可别跟他一般见识,他是第一次来,不认识三位哥哥”

    而她根本没有注意到,美丽的老板仍旧处于震惊之中,死死的盯着站在她侧面的男人,眼中全是难以置信

    “不认识我们”金老大冷笑一声:“不认识正好,今天就认识认识好了”

    说罢,他重重的一拍吧台,然后伸手揪住了苏锐的衣领

    “敢坏我们的好事,信不信哥几个弄死你”金老大怒道,他的手抓着领子,想要把苏锐扯过来,却没想到根本就扯不动

    苏锐就这样简简单单的站在那里,双手插着口袋,看似浑身放松,但大金愣是拉不动

    “就这点水平”

    苏锐的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了嘲讽的笑容,他不屑的说了一句,然后同样伸出手来,抓住了大金的小臂。

    苏锐脸上的笑容不变,右手却在用力,大金只感觉到自己的小臂在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挤压着,似乎马上就要被挤得变形了

    “我草你妈”

    大金知道自己遇到了高手,吃痛之下,一声怒吼,重拳挥出,轰向苏锐的面门

    这砂锅大的拳头,让人看起来都觉得有些慎得慌

    “啊”一旁的小服务员已经尖叫出声,她被吓得闭上了眼睛,似乎不忍再看接下来苏锐的惨状

    这三兄弟的铁拳可是名声在外,小服务员甚至曾经还听说过,这三兄弟曾经一人一拳,就把一个人给打成了重度脑震荡

    可是,她预想中的惨叫并没有发生,那只砂锅大的拳头已经被人攥在了手里

    苏锐冷眼看着他,左手五指一起发力,大金只感觉到自己的拳头被死死捏住,骨头都要被对方攥的裂开了

    他控制不住的发出了一声惨叫,半边身体都失去了力量

    “我很不喜欢和你们这种人渣浪费时间?!?br />
    苏锐摇了摇头,随后飞起一脚,重重的踢在了大金的两条腿中间

    于是乎,在场的所有人只看到大金被踢的几乎撅着屁股跳起来,然后捂着要害部位,重重的摔倒在地

    小服务员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发现局势已经完全逆转,不由再度惊呼出声。

    这个看起来并不算强壮的男人,怎么就把长的跟头熊一样的大金哥给撂倒在地的

    二金和三金见状,纷纷觉得有些意外,但也没有多想,都挥着拳头冲上来。

    很快,他们也都落到了和大哥同样的下场,捂着下面摔倒在地,蜷缩的像个大虾米

    “滚出去吧?!彼杖癯胺淼乃档溃骸懊挥薪鸶兆?,就别想来泡妞,轻轻一踢就成了这样,看来你们床上的功夫也不大行嘛?!?br />
    听了这句话,倒在地上的几个人几乎想要吐血,尼玛,如果让老子轻轻踢一下你那里,看看你还能站得住

    “我要弄死你草你全家的”老三喝多了,蜷缩在地上,还放着狠话。

    “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一定不会这样讲?!?br />
    苏锐摇了摇头,单手拎起老三的脚踝,竟是直接把他拖向了门口

    后者想要挣扎,结果一松手,两条腿中间又传来了剧痛之感,简直狼狈不堪。

    苏锐就这样提着他一路出门,然后举起来,将其头朝下的塞进了垃圾桶内

    老三被这样塞进了绿色的垃圾桶里,不停的挣扎,苏锐摇了摇头,右腿高高抬起,自上而下的一个下劈,再次砸在了老三两腿的中间位置

    当然,他这一下并不是多么的用力,否则这老三这辈子铁定当不成男人了。

    哪怕苏锐一点力气都不用,光靠腿部自上而下产生的重力,也已经让老三彻底吃不消了。

    他一声惨嚎,然后整个身子缩进了垃圾桶内,苏锐顺手就把盖子给合上了。

    而此时,金家的老大和老二仍旧捂着下面,倒在酒吧内起不来。

    “是我拉你们出去,还是你们自己滚出去”

    苏锐走回酒吧,眯着眼睛问道。

    酒吧内的其他客人都很是吃惊的看着这边,常年在这一片喝酒的人,谁会不知道金家三兄弟的凶悍可是,这么凶悍的几个男人,竟然被眼前这个看似并不太强壮的年轻人轻轻松松的撂倒,甚至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老大和老二能够在这地块上混那么久,自然也不是傻子,知道眼前的男人不能力敌,于是都愤愤的看了苏锐一眼,便捂着下面弯着腰离开。

    苏锐摇了摇头,在这两个家伙撅着屁股出门的时候,往他们的臀部各踹了一脚。

    他这一脚只用了三成的力量,二人连续踉跄了好几步,便彻底失去重心,直接扑倒在地,摔了个结结实实的狗吃屎。其中一个鼻子还撞的出血,实在是狼狈到了极点。

    苏锐根本没兴趣多看他们几眼,便转身走进了酒吧。

    “哥,咱们怎么办要不要喊兄弟们一起上,弄死这狗东西”

    良久之后,老二才气喘吁吁的说道,他抹了一把脸上的鲜血,望向酒吧的眼神之中满是怨毒。

    从出道以来,他还从来没有受过这种屈辱,如果不报复回去,以后还怎么在这片地界上混

    “一定要弄死他,一定要弄死他”

    这个时候,更加怨毒的声音从垃圾桶中响起,老三这货已经在里面呆了半天了,他生怕自己下半辈子做不成男人,因此把苏锐恨到了极点。

    老大却摇了摇头:“咱们几个不是他的对手,说不定再来几人,也同样打不过他?!?br />
    “那我们怎么办难道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就要硬生生的忍过去吗不好使,这不好使”

    身后的垃圾桶倒了,老三满身垃圾的从里面爬了出来,歇斯底里的吼道。

    “找忠少汇报这件事吧?!崩洗蠡故巧晕⒂械隳宰拥模骸霸勖呛么跻菜闶撬牡昧κ窒?,一会儿尽量把事情说的严重一些,他一定会让人来替咱们出口气的?!?br />
    “如果忠少不帮忙咋办”

    “如果忠少不帮忙,那就告诉他,咱们兄弟几个在这里发现了一个绝世美女,想要献给他,却没想到被别人给抢走了”

    “大哥,好主意”老三一拍满是垃圾的脑门:“据说忠少最喜欢美女,见到女人就迈不开步子,咱们这次一定能找回场子”

    苏锐自然是没听到外面的对话,哪怕就是听到了,他也不会在意,顶多把刚才打人的动作再复制一遍而已。

    此时,他走进酒吧,就听到那小服务员兴奋的大喊:“帅哥,你太给力了”

    苏锐微微一笑,然后把脸转向了那漂亮的女老板。

    “真是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彼杖褡呱锨叭?,在距离对方一米的位置站定。

    因为某些事情,两个人之间的关系绝对谈不上亲密,但却是比较复杂。

    她因为他而家破人亡,也因为他而坚持活到了现在。

    宋家的大小姐宋雪娇。

    “从国外回来,就一直呆在这里?!逼恋呐习宓髡艘幌虑樾?,同样露出一个复杂的笑容:“走吧,我请你喝一杯?!?br />
    “话说你这环境还挺好的,隔音做的也不错,就是房间有点小了?!?br />
    此时的苏锐正处于酒吧三楼的某个房间之中,这里被宋雪娇简单的装修成了一室一厅,外带一个衣帽间,顶多也就七十来平,简单到不能再简单,但是呆在这里,却听不到酒吧任何的喧嚣,宋雪娇很显然在隔音上面下了很多的工夫。

    “房间还是小点的好,太大了没有安全感?!彼窝┙靠嘈Φ?。

    苏锐闻言,轻轻的叹了一声。

    现在她的弟弟宋亿利被黑衣人掳走,不知去向,她的父亲宋天祥重病不起,一直在医院,公司的业绩也一落千丈。

    曾经能够和必康制药不相上下的天祥集团,如今在以一种让人震惊的速度滑落,彻底失去了与必康抗衡的资本。

    “你恨我吗”苏锐犹豫了一下,问道。

    “说实话?!彼窝┙孔忱此档溃骸安缓??!?br />
    “为什么不恨我”苏锐自嘲的笑了笑:“如果不是我的出现,你或许已经嫁进了蒋家,成为了蒋家少奶奶,或许以后还有可能成为蒋家的女主人?!?br />
    “而且,你也会继续过着你宋家大小姐的优渥生活,而不用跑到首都的角落里,开着小酒吧,受着地头蛇的气?!?br />
    宋雪娇摇了摇头,她端着两杯红酒走到苏锐的身旁坐下,递给苏锐一杯,两人轻轻的碰了下。

    “如果不是你的话,我或许还生活在虚假的繁荣里,我会以为我的男朋友很爱我,我的父亲很疼我,我的弟弟很离不开我?!?br />
    宋雪娇把杯中的红酒一饮而?。骸八淙徽嫦嗪懿锌?,但是我希望我能活的真实一些?!?br />
    她放下酒杯,目光灼灼的看着苏锐:“所以,我很感谢你?!?br />
    这样的夜晚,这样的真挚眼神,这样的紧身红裙,这样的烈焰红唇,总是会让人的内心最深处升起一抹悸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