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苏锐并不知道现在是否有眼睛在暗处盯着自己,他也不在乎这些,那些所谓的暗流,只要不冒出水面来,终究永远都是暗流。

    他慢慢的踱步到了一处酒吧跟前,抬头看了看招牌,便直接走了进去。

    这是一处很僻静的街角,这酒吧看起来也不是那么的喧闹,甚至从外装修上还能看出那么一点情调。

    酒吧的名字,叫做“雪忆”。

    酒吧里的人并不算很多,也没有像其余的酒吧一样放着俗气的嗨歌,台上的歌手正演唱着轻柔舒缓抒情歌儿,从这一点上来看,苏锐更愿意相信这是一间挺有格调的咖啡厅,而不是酒吧。

    “先生,喝点什么”吧台的服务生问道。

    这是一个留着短发的利落姑娘,苏锐初看还以为是个小白脸。

    “来杯咖啡,不要加糖?!彼杖窕肥恿艘蝗?,说道。

    服务生利索的煮着咖啡,道:“您还是我见过的第一个喝咖啡不加糖的客人,我就不行,不加糖实在太苦了,完全喝不下去?!?br />
    “这样更提神?!?br />
    苏锐笑了笑,他也不喜欢喝苦咖啡,但是有了苏炽烟的警告在先,今夜肯定不会太普通,为了有备无患,他必须保持振奋的精神,如 果在关键时刻犯困了,那么后果可是不堪设想了。

    “对了,再来一杯纯牛奶,热的?!彼杖裼炙档?。

    “牛奶要和咖啡掺在一起吗”小服务生笑道:“这样就是卡布奇诺了?!?br />
    由于这个时间段的客人并不是很多,因此小服务生倒还有时间和苏锐闲聊,苏锐倒也很享受这样难得的悠闲时光。

    “不用掺在一起?!彼杖竦Φ溃骸翱Х仁怯美刺嵘竦?,牛奶是用来管饱的?!?br />
    充足的精力,充足的体力,都是他所必须的。

    “小点心要不要”小服务生发现这真是个与众不同的客人。

    “随便来几份好消化的?!彼杖裥Φ?。

    于是,他就坐在吧台的角落里,一口气喝掉温热的咖啡,然后开始对着牛奶和点心细嚼慢咽。

    大战之前,需要注意的事情真的很多,苏锐当然也不可能暴饮暴食,要是吃撑了,敌人一过来,没跑两步就盲肠炎了,还怎么打架

    这都是很关键的细节,必须注意到才行。

    当然,苏锐现在所在的小酒吧很僻静,如果没人跟踪的话,还真的很难有人会寻找到这里。

    苏锐已经下定了决心,在这间酒吧打烊之前,他是不准备出去了。每多露一次面,就增大了自己的风险。当然,苏锐并不是在惧怕外面的那些暗流汹涌,而是在静观其变。

    “你们这酒吧叫雪忆酒吧,有什么说法吗”苏锐小口吃着碟子中的淡奶千层蛋糕,很香很细腻,一如此时的气氛。

    “这是我们老板起的名字,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叫这个?!毙》裆档溃骸安还?,她的名字里就带有一个雪字?!?br />
    苏锐的眉毛扬了扬:“你们老板是个女人”

    “还是个大美女呢,目前单身状态中?!毙》裆运杖裾A苏Q劬?。

    当然,对于对方是不是美女,苏锐是并不感冒的,他思索了一下,说道:“雪忆,雪忆,也许是她在回忆什么人吧?!?br />
    “应该是,不然不可能叫这个名字?!毙》裆涣吵绨莸乃档溃骸拔颐抢习迨歉鲇泄适碌呐??!?br />
    “能把酒吧开成咖啡厅,肯定有故事?!彼杖竦髻┑男Φ?。

    就在这个时候,三个男人并排走了进来,往吧台处大大咧咧的一坐,然后说道:“小丫头,老样子,来点够劲的?!?br />
    “好的,马上,马上?!?br />
    小服务员看到这三个彪悍的男人,眼中很明显的闪过了畏惧之色,忙不迭的去调酒,但由于太过紧张,还不慎打碎了一只玻璃杯。

    “磨磨唧唧,怎么搞的”其中一个男人眉毛一横:“看到大金哥,你紧张”

    小服务员尴尬而僵硬的笑了笑:“不紧张,三位金哥来到这里,我真的高兴还来不及?!?br />
    她知道,这三个男人分别叫大金二金和三金,乃是亲兄弟,一直都是附近的地头蛇,每次来到这里都是随便吃喝,酒吧根本不敢收他们的钱。

    “少整这些没用的,你们老板娘呢为什么来这几次都没见到她”

    说道这里,大金哥的眼中露出了色眯眯的光芒,一杯高度的鸡尾酒,就这样被他一饮而尽了。

    “就是,让老板娘出来陪我们喝几杯,上次哥几个太讲究风度,硬是没强迫她,她倒是不怎么上道?!倍鸷苁遣凰乃档溃骸翱墒?,难道哥几个不去强迫她,她就不知道该干什么了吗”

    “哥几个上次是对她客气,如果她这次还不识相的话,嘿嘿”

    三金都还没喝酒呢,一张嘴,浓重的酒气便喷了出来,很显然这货在之前就已经喝了不少酒了。

    一口气将杯中的酒喝了一大半,老三才说道:“那什么,她要是不识相的话,哥几个就把她这里的好酒全部喝个精光?!?br />
    “哎呦”

    他才刚刚说完,后脑勺就挨了一巴掌,顿时有些恼火:“老大,你打我干什么”

    “你这种傻逼加脑残,我能不打你吗你难道忘了我们今天来干什么的吗”大金气的不打一处来:“你要是再跟我提喝酒的事情,信不信我把你扔出去”

    老三这才记起来今天的主要目的,出奇的没有反驳,而是揉着后脑勺,嘿嘿的笑了笑。

    在他笑的同时,眼中也同样流露出色迷迷的光芒。

    唉呀妈呀,那老板娘可贼好看了,那脸蛋,那身材,实在是没的说,比自己人生中见过的任何一个女人都要美。

    老三把杯中的酒喝光了,然后重重的拍了拍吧台,总算说了句比较上道的话:“让你们老板娘来,不然我就砸了她的酒吧你丫的信不”

    苏锐仍旧小口的喝着牛奶,吃着点心,对这一切好似无觉。

    “几位哥哥别生气,我们老板娘去外地考察项目了,已经好几天没露面了?!毙》裨奔奔泵γΦ乃档?。

    “去外地考察项目那么巧早不去晚不去,偏偏这个时候去”老三那大嗓门又亮了出来:“我跟你说,这不好使给我打她的电话,要是半个小时之内她不出现,这酒吧就别想继续开下去了”

    老三自以为说这话的时候很有霸气,殊不知一旁的角落里有个人始终在用看傻逼的眼神看着他。

    “这附近几条街上的所有场子,我们哥仨都把?;し寻じ鍪展?,要不是看你们老板娘漂亮,谁会不收?;し严衷诰痛虻缁?,让她来”老二也说道。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身穿大红色紧身连衣裙、肩膀披着白色雪纺小马甲的漂亮女人从正门走进来。

    她皮肤雪白而细腻,明显没有擦厚厚的粉底,一看就是本色示人,烈焰红唇配合着如雪肌肤,再加上一头酒红色的大波浪长发,在这里显得甚是耀眼。

    的确很漂亮。

    当苏锐看到这个女人的时候,他的眼睛已经骤然亮了起来,甚至都忘记了把举在半空的牛奶杯子放下。

    不过,他之所以会愣住,并不是因为这个女人的容貌,而是因为,他认识她

    “哎呦,老板娘回来了?!贝蠼鸬难劬υ诶习迥锬前纪褂兄碌纳聿纳洗蛄苛艘环?,色眯眯的笑着说道:“真会挑时候,知道哥几个今天会来找你?!?br />
    老二老三看着这位火辣的大美女,目光直勾勾的,就差没流口水了。

    看到这三个壮汉,美女老板的眼中明显带着一丝慌乱,随后便强行镇静下来,勉强的笑道:“没想到三位金哥今天大驾光临,小女子真是有失远迎?!?br />
    “不用远迎?!崩先蛄烁鼍凄?,弄的空气之中都是酒味:“你来陪我们哥几个多喝几杯就行了?!?br />
    “没问题,只要哥哥们喝的开心?!泵琅习遄叩桨商ɡ锩?,亲自给几个人倒上酒,然后举起杯子,笑吟吟的说道:“我来敬三位哥哥一杯?!?。

    “一个人敬三个人,这样在我这里可不好使啊?!贝蠼鸶缋湫ψ潘档?,眼睛在美女老板的胸前一直徘徊着。

    “那大金哥是什么意思呢”美女老板的目光之中带着一丝紧张。

    这几个男人已经骚扰她很多次了,但是每一次都能险之又险的避开,不知道今天晚上会怎么样

    她一个外地人,从宁海来到首都开酒吧,完全可以算得上人生地不熟,虽然以前在首都也有一些关系,但现在已经全部派不上用场了。

    经历了那场变故之后,对于此生,她已经不抱太多的希望,只求开间小酒吧,平平淡淡度过余生便好,可是,那么简单的小理想,仍旧会被人所阻挠。

    在询问大金哥的意思时,她美丽的眼睛之中闪过一丝哀愁。

    “当然是陪哥哥们轮番喝了,什么时候喝到哥哥我高兴,你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里?!?br />
    得,听了这句话,漂亮老板娘今天是别想安然无恙的离开了

    “金哥,您看还有没有别的办法”老板娘那担忧的表情之中还透着恳求,她本来就是个大小姐,如今却要落到求人的境地,实在是太悲哀。

    “没有别的办法,必须这样做?!贝蠼鸷敛谎谑蔚乃档溃骸案缂父龅日庖惶煲丫攘撕芫昧??!?br />
    这个时候,苏锐站起身来,走到了三兄弟的跟前,冷笑着说道:“要不我来跟你们喝?!?br />
    美丽的老板娘看着从角落里走出来的这个男人,震惊到了极点,纤手捂住嘴,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