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欧阳健完全没有想到,苏锐竟然那么干脆的就拒绝了欧阳家所提出来的任何条件

    之前欧阳健还在判断,苏锐之所以走的那么慢,说的那么多,就是在向欧阳家族提出要求,但是他从一开始就判断错了

    他本来就是要揍欧阳冰原,根本不需要任何条件他本来就是要拆掉欧阳家的宅子,根本不会有任何改变

    “那就先拆了再说吧?!?br />
    苏锐的话音一落,那名上校就对着几辆挖机一摆手。

    轰隆隆的引擎声顿时响了起来

    看着这个举动,苏锐还有些愣住了,一个特种部队里面的上校,如何能够指挥的动地方上的挖掘机驾驶员

    这样的多部门联合动作,实在是跨度太大了吧

    那位上校走到苏锐的跟前,说道:“这都是我们军区的工程兵?!?br />
    苏锐听了这话,不禁露出意外的神色来,他轻轻的拍了拍上校的肩膀,倒也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走到院子中央,接下来他要做的只有一件事情,那就是围观。

    听到这些工程机械所发出来的引擎声响,欧阳家族所有人的心都开始渐渐的沉了下去

    从开始到现在,终于要拆了这是他们终究避免不了的厄运

    “不要”

    已经有人开始大喊。

    可是,这样的喊声已经完全淹没在挖掘机的轰鸣声中

    那些来自首都军区的工程兵们才不会管这些人的喊叫,一个个面容冷峻,操纵着机械,缓缓的朝着大厅前面的人群开来

    “你们再敢往前开,就把我轧死吧”

    这个时候,一个欧阳家族的子弟血冲脑门,竟然横着睡在了路中央

    不过,很不幸的是,他所拦住的挖掘机,正是之前差点一记铲斗把欧阳成腰斩的那位驾驶员所操控的

    只见这驾驶员的眼睛都没有眨一下,挖掘机并没有任何的停留,像是直接要从这名欧阳家子弟的身上压过一样,根本就没有半点刹车的意思

    这名子弟终究没有抱着必死的决心,他一睁眼,发现挖掘机的履带已经近在咫尺,溅起的泥土已经洒到了他的脸上,短暂冒出来的骨气顿时消失无踪,心中的恐惧陡然升级,连忙打了几个滚,拔腿就跑

    这个动作也让他之前的勇敢举动变得滑稽无比。

    再也没有人敢阻拦这些挖掘机,他们气势汹汹的冲向了欧阳家的宅子,没几秒钟的功夫,现场便已经是灰尘弥漫了

    看着墙壁碎裂,看着柱子倒塌,欧阳家族里的所有人似乎都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在慢慢的变成碎片

    二十几台工程机械同时动作,拆除速度简直快的难以想象

    看着住了几十年的老宅被迅速的强行拆除,雕梁画栋变成了一堆堆瓦砾,每个欧阳家族中人的眼中都露出浓重的悲哀和不甘心的愤慨

    就这么拆了

    近在咫尺所发生的这一切,显得那么的不真实好似噩梦

    但是,当那些灰尘的味道钻进他们的鼻孔时,他们才意识到,这一切都是真实的,并不是虚幻

    他们的宅子,真的被拆掉了

    甚至有许多女眷承受不住这种屈辱,开始捂脸痛哭起来

    欧阳星??醋耪庖磺?,目光之中没有任何的留恋。

    和其他人的想法不同,这里对于他而言,只不过是一处简单的住址而已,并没有那么多的象征意义。

    欧阳家还有很多的地皮,还有很多的院子,比这里大而豪华的别墅更是数不胜数,拆掉一处而已,不过相当于损失点钱,有什么好心疼的呢

    很可惜的是,并不是所有人都抱着和他同样的想法。

    今天晚上,他们的信心已经被碾压的粉碎粉碎就如同这满地碎落的砖块一般

    苏锐隔着人群,远远的看了欧阳星海一眼,这个隐藏极深的家伙正目不转睛的看着拆迁现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苏锐忽然没有了再看下去的兴致,他知道,从今天起,欧阳家族将会彻底把他放在对立面上。

    但,那又怎样

    而在他的敌对名单上,也又多了一个名字欧阳冰原。

    这里的一切都有几个部门在联合动作,已经不需要苏锐再多操心什么了,他和年轻上校打了个招呼,便转身离开。

    至于邵飞虎那边,想必他得知邵梓航的消息,也一定会主动联系自己的。

    从现在起,欧阳家族主宅被拆的消息,将会传遍首都的大街小巷,这一场雷厉风行的敲山震虎,将会收到难以想象的成果

    随着这个消息传出,首都的所有世家都会陷入惶惶不安之中

    看着苏锐的背影,欧阳星海的眼中闪过一道复杂的光芒。

    他曾经以为自己是无可取代的天之骄子,将牢牢守住首都第一少的宝座,但是这个男人的出现,竟如此轻易的击碎了自己的骄傲。

    当主宅的大厅房顶被挖掘机的铲斗打碎的那一刻,欧阳健的身影变得更加伛偻,好似一下子苍老了好几岁。

    欧阳中石尽管也支持搬离,但是当主宅真的破碎的时候,他的眼中还是涌起难以掩饰的悲怆。

    场间已经是灰尘弥漫,连呼吸都受到影响,再也没有人能呆的下去,欧阳家族中的许多人都是被呛得一边咳嗽一边小跑着离开

    这片承载着欧阳家几十年光荣和历史的宅院,这个屹立几十年而不倒的钉子户,此时正式烟消云散,彻底成为过去式

    苏锐走出这片胡同,打了打身上的灰尘,望着天上皎洁的月亮,长长的吐了一口浊气。

    这次的黑锅算是被的够惨,可是把欧阳家的仇恨全部拉到自己的身上了。

    不过苏锐倒是也一点没有怪苏无限的意思,虽然他有利用自己,但是从头到尾都没什么恶意。

    苏锐并没有叫出租车,就这样慢慢走着,在首都的街道上漫无目的的闲逛。

    至于身后的四起烟尘,似乎已经和他没有了半点关系。

    等到明天,整个首都将会爆发出难以想象的暗流,到那个时候,就不需要苏锐来单独面对了。

    苏锐正准备拿出手机来给林傲雪打个电话,但就在这个时候,苏炽烟的短信过来了。

    “傲雪今天晚上在我家睡,你一个人睡吧?!?br />
    苏锐哭笑不得,之前苏炽烟还说如果自己不上门去接,他们就不放人,看来这是要玩真的了

    “我不同意?!彼杖竦幕匦叛约蛞怅?。

    “不同意你就亲自来接?!彼粘阊毯芸煊只馗戳?。

    “你们给我送来,不然我现在就开着挖掘机拆了你们家院子?!?br />
    发完这条短信,苏锐觉得自己真是太无聊了。现在的他对整个苏家都没什么反感,又怎么可能开着挖掘机拆掉人家的院子这样的威胁真的是一点意义都没有,跟打嘴炮没什么两样。

    “我很期待看到你开挖掘机来到苏家门口的样子?!?br />
    得,今天这场斗嘴,苏炽烟算是彻底的占了上风。

    苏锐不禁无语的回道:“得,那你说说,我怎么样才能见到林傲雪”

    苏炽烟的下一条短信却是并没有再开玩笑“傲雪今晚在你身边,我怕不安全?!?br />
    今晚

    不安全

    苏锐的眼眸之中掠过一丝凝重的神色,即便隔着手机屏幕,他也能够体会出苏炽烟的认真语气。

    为什么跟在自己的身边会不安全

    难道说因为今天晚上的动荡,明天首都的所有势力极有可能重新开始迅速的洗牌

    难道说这些矛盾极有可能转嫁到自己的身上

    苏锐皱着眉头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这其中的因果联系。

    “到底要发生什么,你说话能不能直接一点,不要打马虎眼”

    “我也不知道,只是一种猜测?!?br />
    看到苏炽烟的这个回复,苏锐沉默了。

    对欧阳家族做下这些事情,肯定会有相应的后果发生,苏锐才不会相信,一个在华夏排在前列的豪门世家,会这么容易妥协。

    就连苏炽烟也只能根据现有的形势进行猜测,说明要么是欧阳家真的准备彻底妥协,没有采取任何的动作,要么是他们隐藏的极深,连苏家都觉察不到。

    而苏锐这个见惯了阴谋的家伙,更愿意相信是后者的可能性大一些。

    他相信,现在苏家的主基调是对自己并没有什么恶意的,林傲雪呆在那里,也确实比在自己的身边要安全的多。

    “该来的总会来,该躲的总也躲不掉?!彼杖竦囊恍?,眼中的自信已经重又燃烧起来。

    “欧阳星海你个混账”这个时候,一身灰尘的欧阳莲忽然喊住了正在离去的欧阳星海,然后狠狠的骂了一句

    这女人早就满脸泪痕,混合着灰尘,几乎把精致的妆容给彻底破坏,之前嚣张跋扈的样子也已经完全的消失不见。

    她此时看到本该成为顶梁柱的大侄子欧阳星海,竟然直接毫无抵抗的举手投降,实在是气的不打一处来,恨铁不成钢的骂道

    对于这种语气,欧阳星海在这么多天以来早就习以为常,他甚至连身体都没有回转一下,就这样耸了耸肩,表示自己很无奈。

    “欧阳星海你怎么可以这样,你怎么可以这样”

    欧阳莲捂着脸,呜呜大哭了起来

    主宅被拆成了一片废墟,也让她的心彻底被击碎了。

    欧阳星海见此,不禁有些动容,他转身走到姑姑身边,叹了口气。

    “姑,别哭了,咱家没事?!迸费粜呛0参康?。

    “没事,这叫没事吗我们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了啊”欧阳莲完全控制不住的泪崩了。

    “真的没事?!?br />
    欧阳星海犹豫了一下,道:“姑姑,你又不是不知道,咱们家里难道只有表面上的那几十个安保人员吗那些被爷爷养了十几年的人,可是一个都没有露面呢?!?br />